汪浩:美中从战略伙伴变成战略对手的三大考量(图)


作家、国际关系评论员汪浩(图片来源:视频截图)
作家、国际关系评论员汪浩(图片来源:视频截图)

【看中国2020年1月23日讯】作家、国际关系评论员汪浩表示,美中从战略伙伴转变为战略对手,主要基于三个不同层面的考量。

汪浩在《年代向钱看》节目中表示,40多年前,特别是1972年,尼克松第一次访华,他对中国政策的转变基于三个考量:(1)地缘政治;(2)和平演变;(3)全球产业链。

第一美国有地缘政治层面的考量。当时,美国国内反越战情绪高涨。1955-1975年的越战是美苏之间在越南就归属资本主义阵营还是共产主义阵营的一场战争。这是二战后美国参战人数最多,影响最大的战争,最终美国在越南战争中遭受严重损失,综合国力随之下降,冷战的优势逐渐被苏联占领。

美国希望通过改善与中国的关系达成两个目标:(1)早日结束越南战争;(2)联合中国对抗苏联的军事扩张。

第二,美国希望和平演变,使中国成为一个正常国家,在国际关系中成为一个正常的参与者。毛泽东时代,中国是主张向国际社会输出共产主义革命的国家。美国的对华政策一直在围堵或拉拢中国之间摇摆,尼克松总统基本决定拉拢中国,希望中国能够正常地参与国际社会,促使其和平演变。

第三,美国希望把中国的经济拉入到美国主导的国际资本主义全球产业链,既包括让中国开放市场,使美国企业可以进入;也包括利用中国较低廉的劳动力,构建全球生产线。

汪浩认为,美国对华政策考量的因素中,和平演变,使中国成为一个正常国家这个考量是最主要的,而且是从1949年以来,美国决策当局和学界长期不变的考量。但经过40年,美方发现这不成功,特别是中共19大修宪后,中国回到了毛泽东输出革命,输出中国(中共)模式、输出实力的这种破坏现行国际体系的一种战略上。

这使得美国的愿望完全破产,川普(特朗普)当选后对中国的政策进行了战略调整:(1)把中国和中共严格区分开来;(2)把中共作为战略敌人来对待,而不是作为一个战略伙伴。

过去两年,美国对华政策本质上的转变越来越明显。

在过去20年,中共利用WTO的规则在全球化的过程中得到了巨大发展,而美国和其它西方国家遭受了巨大损失。中国2001年加入WTO时GDP1.33兆美元,占全球GDP的比重为4.02%,进出口额0.51兆美元。到了2018年,GDP达到13.8兆,占全球GDP的比重达15.2%,进出口额达4.61兆。

中共利用了美国资本市场的开放,在美国和香港得到了大量融资,中国赖以发展的市场、资金来自西方,但结果是美国和西方失去了大量制造业的工作,西方的技术也被中共窃取。它在军事和地缘政治等各个层面变得更为强大,和美国抗衡,同时通过“一带一路”扩张期政治、经济、战略势力范围,这都惹恼了美国,使得两国从战略伙伴转变为战略敌对关系。这个过程不是一天发生了,而是多年来不断变化的过程。到了川普总统执政后,变得更加清晰和剧烈。

“这个状况,我觉得随着时间的推移会变得更加明显,”汪浩表示。

具体到台湾,中国改革开放得到的第一桶金是台商和港商把工厂和工作机会搬到华南,如富士康就是典型案例。大陆提供大量廉价劳动力,一度曾有大批大陆童工来到沿海一带挣钱。这使得那里成为超级工厂,加入了全球供应链。

此后,WTO使得全球化的外资进入中国,滋养了中共。

汪浩表示,富士康非常典型地反应了台、美、中之间的三角关系。富士康利用了中国的廉价劳动力和环境,它实际上给中国带去了三样东西:(1)其产品出口到美国市场;(2)其生产线依靠美国、欧洲和日本的技术;(3)其资金来自台湾和美国。

他说,前20年,富士康向台湾借钱,到中国去投资。目前,鸿海在台湾的负债达1兆多台币,它在中国投资了2-3兆台币。

富士康是全球化的一个很好的案例,它利用了全球的优势,但是如果做过头的话,会使得一些国家的人民大量失去工作机会,因中国有大量廉价劳动力,可能使其它国家劳动力的工资全部被打下去,这就是台湾人的工资20多年没有涨的原因。而美国、台湾的大量资金外流,就没有足够的资金对本国产业和基础设施进行投资。加上核心技术被迫转让给中国,再要与之竞争就变得非常困难。

全球化的过程造成了资本主义起源的国家在提供资金、技术、市场和人才的情况下,被中共掏空。川普与纳瓦罗正在全力扭转这个过程。


欢迎给您喜欢的作者捐助。您的爱心鼓励就是对我们媒体的耕耘。 打赏

看完这篇文章您觉得

评论




神韻晚會

看中国版权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

x
我们和我们的合作伙伴在我们的网站上使用Cookie等技术来个性化内容和广告,提供社交媒体功能并分析我们的流量。 点击下方同意在网络上使用此技术。您要使用我们网站服务就需要接受此条款。 详细隐私条款. 接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