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冠军为儿子哭求床位 导演一家住不上医院离世(图)



2008年“北京奥运火炬”在湖北省内传递时,裴佳云为宜昌传递第二部分的第一棒火炬。(图片来源:截图)

【看中国2020年2月17日讯】近日,湖北省前赛艇世界冠军裴佳云对媒体称,她的婆婆、丈夫、儿子先后感染中共肺炎(又称武汉肺炎、新冠肺炎,COVID-19),丈夫已不幸病逝,儿子在方舱医院隔离。湖北电影制片厂导演常凯日前亦留下遗言称:“辗转多家医院哀求拜哭,怎奈位卑言轻,床位难觅,直至病入膏肓。”目前常凯一家四口已相继去世。

裴佳云丈夫感染冠状病毒离世

据大陆媒体报道,裴佳云曾是著名赛艇运动员,在世锦赛、亚运会上均获得过冠军,1月28日晚上,裴佳云的丈夫首先觉得不舒服,有点发烧,接着婆婆也不舒服,于是他们到医院去做检测。当天她的儿子也去做了检测,但儿子的结果是没有感染。

“婆婆和丈夫做完核酸检测以后又做了CT拍片,拍片显示是感染了。从医院回来后,我丈夫症状加重,出虚汗、拉肚子、发烧、咳嗽,因为很难受。我就找社区和其他渠道求助,都是说没有办法住院,因为没核酸检测结果。”裴佳云说,“晚上10点钟的时候,我给120打电话,请求赶快过来把我丈夫送到医院去,对方问我有没有联系到床位,我说没有联系到,他们说不负责安排床位,只负责接送人。我说只需要你们把我丈夫送到门诊去,哪怕只吸个氧气、打个点滴什么的都可以,对方答应了。”

裴佳云说,凌晨两点多的时候,她给丈夫背上放了个热水袋,喂他喝了一杯水,就回到自己房间,再过来看的时候,丈夫已经过世。

裴佳云回忆,那时大约是凌晨两三点的样子,120开出死亡证明,写的是“呼吸衰竭而亡”,“到了晚上七八点,殡仪馆的人来了,走的时候,殡仪馆不让我们去,说是国家规定⋯⋯关于骨灰盒,他们说要等疫情结束以后再通知我们去拿。”

“我丈夫就这样子走了,他才51岁,也曾是一名赛艇运动员,身高1.9米,获得过全运会和亚锦赛冠军。我们1986年认识,1994年结婚,都是一个运动队的,他生前身体没什么大碍。”

为儿子哭求床位

裴佳云说,2月3日,她又带儿子去做CT,显示已感染,“现在回想,那天晚上不应该让儿子给他爸做心肺复苏的,他赶快躲在房间就好了,可能当时一下子没有反应过来,他戴口罩在那按压,手接触了,估计就这样子感染了。”

次日,儿子对她说:“妈妈,我跟爸爸症状一样了,我在出汗、拉肚子了。”

裴佳云听后吓坏了,赶快从16楼跑下来,去居委会找人,着急替儿子看病。可居委会在另一个小区,“这个小区都不让我们出门,门都堵了。我没有办法了,就要出来,我就跟小区的人说我要到居委会去,我儿子病了,不开门就跟你急。”

后来,在裴佳云哭求下,她的儿子终于被送到医院去做核算检测,检测结果呈阳性。目前她的儿子得到了一张方舱医院的床位。

导演一家四口相继去世:位卑言轻 床位难觅

据陆媒报导,2月16日,湖北电影制片厂导演常凯一家四口相继去世。

2月14日,常凯和姐姐去世,此前他的父母也因中共肺炎去世。陆媒从湖北电影制片厂获得证实,常凯是该厂“像音像”对外联络部主任;今年55岁的他和父母以及妻子,姐姐均生活在湖北。

该厂《讣告》称,2月14日4时51分,常凯在武汉市黄陂区人民医院去世,唯一的儿子现在在英国留学,因为年末突然爆发了中共肺炎,所以儿子没能回到家乡和父母共度中国新年。因此,儿子也成为了一家人中唯一没有被感染中共肺炎的幸运者。

常凯在父母去世后,曾写下遗书说自己并没有求到床位。


(微博截图)

 

(编者按)导致武汉肺炎爆发的病毒是来自中共统治下的中国,由于中共当局隐瞒真相致使疫情在全球扩散。武汉人、湖北人,乃至所有中国人及全世界人民都是受害者。中共不是中国,也代表不了中国,因此,中共治下出现的这种病毒应叫“中共病毒”。


欢迎给您喜欢的作者捐助。您的爱心鼓励就是对我们媒体的耕耘。 打赏

看完这篇文章您觉得

评论




神韻晚會

看中国版权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

x
我们和我们的合作伙伴在我们的网站上使用Cookie等技术来个性化内容和广告,提供社交媒体功能并分析我们的流量。 点击下方同意在网络上使用此技术。您要使用我们网站服务就需要接受此条款。 详细隐私条款. 接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