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冠軍為兒子哭求床位 導演一家住不上醫院離世(圖)



2008年「北京奧運火炬」在湖北省內傳遞時,裴佳雲為宜昌傳遞第二部分的第一棒火炬。(圖片來源:截圖)

【看中國2020年2月17日訊】近日,湖北省前賽艇世界冠軍裴佳雲對媒體稱,她的婆婆、丈夫、兒子先後感染中共肺炎(又稱武漢肺炎、新冠肺炎,COVID-19),丈夫已不幸病逝,兒子在方艙醫院隔離。湖北電影製片廠導演常凱日前亦留下遺言稱:「輾轉多家醫院哀求拜哭,怎奈位卑言輕,床位難覓,直至病入膏肓。」目前常凱一家四口已相繼去世。

裴佳雲丈夫感染冠狀病毒離世

據大陸媒體報導,裴佳雲曾是著名賽艇運動員,在世錦賽、亞運會上均獲得過冠軍,1月28日晚上,裴佳雲的丈夫首先覺得不舒服,有點發燒,接著婆婆也不舒服,於是他們到醫院去做檢測。當天她的兒子也去做了檢測,但兒子的結果是沒有感染。

「婆婆和丈夫做完核酸檢測以後又做了CT拍片,拍片顯示是感染了。從醫院回來後,我丈夫症狀加重,出虛汗、拉肚子、發燒、咳嗽,因為很難受。我就找社區和其他渠道求助,都是說沒有辦法住院,因為沒核酸檢測結果。」裴佳雲說,「晚上10點鐘的時候,我給120打電話,請求趕快過來把我丈夫送到醫院去,對方問我有沒有聯繫到床位,我說沒有聯繫到,他們說不負責安排床位,只負責接送人。我說只需要你們把我丈夫送到門診去,哪怕只吸個氧氣、打個點滴什麼的都可以,對方答應了。」

裴佳雲說,凌晨兩點多的時候,她給丈夫背上放了個熱水袋,餵他喝了一杯水,就回到自己房間,再過來看的時候,丈夫已經過世。

裴佳雲回憶,那時大約是凌晨兩三點的樣子,120開出死亡證明,寫的是「呼吸衰竭而亡」,「到了晚上七八點,殯儀館的人來了,走的時候,殯儀館不讓我們去,說是國家規定⋯⋯關於骨灰盒,他們說要等疫情結束以後再通知我們去拿。」

「我丈夫就這樣子走了,他才51歲,也曾是一名賽艇運動員,身高1.9米,獲得過全運會和亞錦賽冠軍。我們1986年認識,1994年結婚,都是一個運動隊的,他生前身體沒什麼大礙。」

為兒子哭求床位

裴佳雲說,2月3日,她又帶兒子去做CT,顯示已感染,「現在回想,那天晚上不應該讓兒子給他爸做心肺復甦的,他趕快躲在房間就好了,可能當時一下子沒有反應過來,他戴口罩在那按壓,手接觸了,估計就這樣子感染了。」

次日,兒子對她說:「媽媽,我跟爸爸症狀一樣了,我在出汗、拉肚子了。」

裴佳雲聽後嚇壞了,趕快從16樓跑下來,去居委會找人,著急替兒子看病。可居委會在另一個小區,「這個小區都不讓我們出門,門都堵了。我沒有辦法了,就要出來,我就跟小區的人說我要到居委會去,我兒子病了,不開門就跟你急。」

後來,在裴佳雲哭求下,她的兒子終於被送到醫院去做核算檢測,檢測結果呈陽性。目前她的兒子得到了一張方艙醫院的床位。

導演一家四口相繼去世:位卑言輕 床位難覓

據陸媒報導,2月16日,湖北電影製片廠導演常凱一家四口相繼去世。

2月14日,常凱和姐姐去世,此前他的父母也因中共肺炎去世。陸媒從湖北電影製片廠獲得證實,常凱是該廠「像音像」對外聯絡部主任;今年55歲的他和父母以及妻子,姐姐均生活在湖北。

該廠《訃告》稱,2月14日4時51分,常凱在武漢市黃陂區人民醫院去世,唯一的兒子現在在英國留學,因為年末突然爆發了中共肺炎,所以兒子沒能回到家鄉和父母共度中國新年。因此,兒子也成為了一家人中唯一沒有被感染中共肺炎的幸運者。

常凱在父母去世後,曾寫下遺書說自己並沒有求到床位。


(微博截圖)

 

(編者按)導致武漢肺炎爆發的病毒是來自中共統治下的中國,由於中共當局隱瞞真相致使疫情在全球擴散。武漢人、湖北人,乃至所有中國人及全世界人民都是受害者。中共不是中國,也代表不了中國,因此,中共治下出現的這種病毒應叫“中共病毒”。


歡迎給您喜歡的作者捐助。您的愛心鼓勵就是對我們媒體的耕耘。 打賞

看完這篇文章您覺得

評論




神韻晚會

看中國版權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