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全璋隔离期满仍不自由 警方指他还算在服刑(组图)


王全璋 李文足(图片来源:推特图片)
王全璋 李文足(图片来源:推特图片)

【看中国2020年4月24日综合报道】中共病毒肆虐全球,以疫情为由,中国维权律师王全璋日前出狱后,被送往济南隔离,如今期满仍未获自由。王全璋妻子李文足23日引述当地警方指,王全璋被剥夺政治权利,仍算在服刑,且回京不利他的“改造”。

中央社24日报道,中国维权律师王全璋日前出狱后,被送往济南隔离,如今期满仍未获自由。王全璋妻子李文足23日引述当地警方指,王全璋被剥夺政治权利,仍算在服刑,且回京不利他的“改造”。

因卷入2015年“709事件”遭中国政府逮捕的王全璋,4月5日刑满出狱后,被以防疫为由转送到户籍地山东济南进行居家隔离。

中共病毒 王全璋 不自由 算在服刑(图片来源: 李文足 推特)
王全璋出狱隔离期满 不自由算在服刑(图片来源:李文足/推特)

李文足透过推特(Twitter)表示,王全璋被隔离期间没有通讯自由,手机也被控制。而14天隔离期满后,王全璋仍无法离开济南。

香港明报引述王全璋的辩护律师谢阳表示,政府以剥夺政治权利5年为由,限制王全璋的自由,而他仍会申诉。王全璋当年被控颠覆国家政权罪,遭判有期徒刑4年6个月,剥夺政治权利5年。

李文足在推特上转述王全璋姊姊王全秀,23日与当地警方交涉的过程。李文足写到,一名魏姓便衣员警向王全秀表示,王全璋不准回北京的原因很多,“在北京不利他改造”。王全璋被剥夺政治权利5年,“说白了,王全璋还算是在服刑,由章丘(王全璋在济南居住地)公安来执行”。

王全璋日前接受德国之声(20日)专访时指出,目前他准备和妻儿见面,但当地执法机关藉褫夺公权的处分,限制他去北京,“这是完全没有任何法律依据的”。他说,前段时间官方以疫情为由限制自己离开济南,之后又说是“两会”(全国人民代表大会、全国政治协商会议),“他们的借口都是随时想出来的,就跟唾液一样,随时可以分泌。所以我还要继续争取”。

2015年7月9日起,中国官方对维权律师展开大规模抓捕行动,被称为“709事件”。警方当年在23个省市逮捕、传唤、刑事拘留和约谈上百名律师、维权人士和他们的亲属。王全璋等多位被捕人士被控“颠覆国家政权罪”,刑期都在3年以上。

香港网络媒体立场新闻4月18日报道,王全璋14日隔离期当天届满,不过其妻李文足在社交媒体表示,中午接获王全璋电话,王全璋表示警察曾找他谈话,第二天仍不能回北京;不过王全璋又立即改口,称是自己刚出狱,需要时间“适应适应”。

李文足对此表示震惊,并指当局原先说隔离14天,王全璋就能恢复自由,但现时他的通信自由、人身自由继续受限制。李文足又质疑:“全璋说的‘适应适应’是他的本意吗?”李文足表示,希望王全璋能挣脱限制,早日与她及儿子团聚。

王全璋是“709大抓捕事件”最后一名在囚的律师,2015年7月至9月期间,中国政府在全国23个省大规模搜捕、带走过百名律师、维权人士及上访家属。王全璋被当局拘禁多时,被控以“颠覆国家政权”,2018年年底才受审,并被判4年半有期徒刑。

自由亚洲20日上午报道,通过到达济南的谢阳律师,得以和王全璋直接通话。王全璋盛赞妻子多年的坚持超出他的想像,他感激妻子的坚持及外界的关注。希望尽快回北京与家人团聚。

王全璋说:老了,老了很多,现在还比较健康,没有什么大的毛病,除了以前的中耳炎偶尔发作。虽然社区在阻拦,但公安这边没有明确说让他们限制我人身自由的。我现在在外面跟谢阳去派出所办身份证,在外面看到很蓝的天空、绿绿的草地、美丽的花朵,这种感觉是非常真实。也非常感谢,因为你们的帮助关心,我处境可能更好一些。如果没有朋友们的帮助我的家人也很难过下去,我也没想到她会……有些作法超出我的想像,也很感谢我的家人,希望能尽快跟家人团聚吧,一家人在一起是最重要的事情,争取尽快吧。

王全璋表示与外界隔绝近5年,目前还不能重整记忆,纪录及表达被抓捕后的遭遇。早前他曾透露,被捕后曾遭国保逼迫看其他律师被迫害录影,官方也多次挑拨其与妻子关系等。早上从湖南长沙赶至济南的709获释律师谢阳,突破当地看守成功探访王全璋,这是王全璋获释后首次见到友人。谢阳发出的照片显示,王全璋比入狱前苍老很多。

谢阳向记者表示,此行目的是了解王全璋的处境,以便撰写一个报告提交给联合国及相关机构。在他见到王全璋后,一度因拍照遭社区官员阻止,对方强令谢阳删除照片,后谢阳准备带王全璋到外面就餐时再遭保安阻拦,在谢阳力争下王全璋获准与谢阳外出。

谢阳预计当局还会设障或找出其他借口阻止王全璋回京。他现在精神状态好像还不错。但这个事情可能没有想像得那么乐观,我也和他说了,这个权利我们不能够放弃。毕竟现在对他的羁押没有任何法律依据的,他们不是给他非法隔离吗?这14天也没了,所以他们也没有任何借口,必须无条件的恢复他的人身自由。

记者向济南圣井派出所询问为何还将王全璋限制自由,对方指称是社区在执行看管令。圣井派出所员警说:派出所不管他,他不在我们管辖之内啊,你找他们社区。

谢阳斥圣井派出所撒谎,因为社区也是奉公安之命去看守,但无论是街道还是圣井派出所都像机器一样,在执行上面对709案的既定打压策略。监视那帮人,还不就是它们(公安)的人,就公安它能指挥得动呢,只是换了个方式而已,在这样的体制下,他们所有人都不可能长脑袋,只能很机械地去干活。

王全璋的妻子李文足表示,在王全璋所谓的被隔离期间,她与王全璋获准每天在固定时间并在警方监视下通话。而当局也未兑现王全璋在隔离期满后即可自由的承诺,她担忧济南当局再生变故,盼丈夫尽早回京。

李文足说:很感谢谢阳律师专程从长沙去济南看望全璋,这个消息和照片鼓舞人心,给我带来了希望。因为全璋与世隔绝快5年了,今天终于见到了朋友。但是我看到全璋那个照片很沧桑,我就特别心疼,在被抓之前他才30多岁,但现在看上去他老了很多。这5年的监狱生活肯定是他受了不少苦。他们一直说的是隔离14天后全璋就自由了,今天已经是16天了,我最最希望的是全璋能够马上回到北京,回到我和孩子身边。

维权律师王全璋早前因代理弱势群体及法轮功、不少敏感案件而屡遭当局打压;2015年8月被拘捕,在被单独监禁3年半年后,于2018年12月底被秘密审判;2019年1月,王全璋被以颠覆国家政权罪名判刑4年半。今年4月5日获释后被带到济南继续限制自由,至目前有逾半月。

责任编辑:李欣悦

本文短网址: 版权所有,任何形式转载需看中国授权许可。 严禁建立镜像网站.



【诚征荣誉会员】溪流能够汇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爱。我们向全球华人诚意征集万名荣誉会员:每位荣誉会员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订阅费用,成为《看中国》网站的荣誉会员,就可以助力我们突破审查与封锁,向至少10000位中国大陆同胞奉上独立真实的关键资讯,在危难时刻向他们发出预警,救他们于大瘟疫与其它社会危难之中。
荣誉会员


欢迎给您喜欢的作者捐助。您的爱心鼓励就是对我们媒体的耕耘。 打赏

看完这篇文章您觉得

评论



加入看中国会员

神韵晚会
神韻作品
donate
退党

看中国版权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

x
我们和我们的合作伙伴在我们的网站上使用Cookie等技术来个性化内容和广告并分析我们的流量。点击下方同意在网络上使用此技术。您要使用我们网站服务就需要接受此条款。 详细隐私条款. 同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