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场“超级细菌”发起的大流行病 离我们不远了?(图)



药品示意图(图片来源:Adobe stock)

【看中国2020年6月1日讯】近日,大陆网站《虎嗅科技组》刊登了一篇科技类文章,指出中国人常吃的阿莫西林,正在引起一场灾难。如果对该种药物的处理不当,一场由“超级细菌”发起的大流行病,就会离我们不远了。

文章写道,在中国近80%的江浙沪儿童体内,正存留着一种或几种抗生素,从他们尿液中检测出来的抗生素种类共计有21种之多。其中,赫然出现了部分已明确在临床禁止儿童使用的抗生素,如庆大霉素、链霉素、土霉素等。

孕妇也没能幸免。她们中的41.6%,尿液中被检出一种及以上抗生素。

更令人惊惧的是,这些孩子体内还有兽用抗生素残留,像用于养鸡、养猪的金霉素、恩诺沙星、泰乐菌素。

这是复旦大学公共卫生学院近年来对上千名8~11岁儿童和516名孕妇所做的一项调查。如此高的抗生素暴露比例本就惊人,“兽用”、“禁用”给人的冲击更大。即便我们还不清楚这可能会带来哪些危害,也不由十分担忧且愤怒。

最不可思议的兽用抗生素到底是哪儿来的?河海大学长江保护与绿色发展研究院的一项调研给我们揭示了部分原因。该项调研结果显示,长江抗生素平均浓度为156ng/L(纳克/升),高于欧美一些发达国家(低于100ng/L)。也就是说,兽用抗生素进入人体内的通道之一,可能是饮用水系统。

这其实已经不是新鲜事儿了。早在2015年,中国科学院广州地球化学研究所应光国团队在研究中发现,珠江流域的抗生素浓度更高。其中,阿莫西林浓度达到3384ng/L,诺氟沙星、青霉素等其他6种常见抗生素的浓度也都在1000ng/L以上……

虽然中国还没有官方统计数据,但在2003年,广东省药品不良反应中心估算,国内每年有8万人死于抗生素滥用。随着抗生素用量的不断增加,这个数字仍将快速增长。

在中国,鸡、猪等用以食用为目的饲养的禽畜,以及人工饲养的鱼、虾等水产,也面临着同样的命运。有从事药物研发的相关人士告诉《虎嗅》,在国内的中小型养殖场这种现象极为普遍,抗生素被养殖者混在饲料和水中,每天对禽畜进行无差别投喂。

据应光国团队估算,到2013年,中国抗生素年使用量已达16.2万吨,约占世界用量的一半。其中52%为兽用。

结果便是,上了餐桌的禽畜体内含有大量抗生素残留,大快朵颐的人们吞入腹中的除了美味还有药物,而养殖期间,动物的排泄物可能作为肥料,将残留抗生素传递给蔬菜、水果,也是进入人体的通道之一。

此外,排泄物还将因为不当处理最终流入水中。而这些被动吃下、饮下的抗生素,就是人体内检出兽用抗生素的原因。

诚然,只有微量的抗生素会通过食物和水进入人体内。但是不知不觉间已经被抗生素包围的我们,并不能架得住这样的“日积月累”。

值得注意的是,作为抗生素大国,中国的抗生素产量和使用量都远高于其他国家。

在不同市场调查机构的统计中,2018年全球抗生素市场规模在420亿~450亿美元左右。从市场规模来看,中国占比超过60%。从用量上来看,中国也远远超过其他国家。

全球养殖业中,中国所用抗生素量也最高,占比23%。而印度,才只占3%。而从产量上来看,中国也是当之无愧的抗生素大国。

前瞻产业研究院数据显示,2018年中国抗生素原料药产量约为19.6吨,用于生产青霉素钠、阿莫西林、头孢拉定、阿奇霉素等22个主要抗生素药物。出口量约占3万吨,其余均在国内消化。

其中,头孢类和青霉素的产能甚至已经超过全球市场总需求量,存在产能过剩的情况。也正因如此,中国的抗生素药物来得更加容易,价格更为便宜。

也难怪著名经济学家吉姆・奥尼尔(Jim O'Neill)对中国的情况十分担忧。他说:“在当前抗生素用量约占世界一半的中国大陆,如不采取有效措施,到2050年,每年将导致100万人早死,累计造成20万亿美元的损失。”

《虎嗅科技组》的文章在最后写道,药物的研发速度本就难以追上细菌的进化速度,再加上鲜有人愿意投入,随着越来越多耐药菌的出现,人类面临的感染风险也将更大,治愈的可能性又在不断变小。

如果这样的现状持续下去,终有一天,现有抗生素会完全失效,我们似乎将回到那个还没有抗生素的年代。到时,可能一场小手术的术后感染都能要了我们的命。

一场由“超级细菌”发起的大流行病,离我们也就不远了。


欢迎给您喜欢的作者捐助。您的爱心鼓励就是对我们媒体的耕耘。 打赏

看完这篇文章您觉得

评论


退党


神韻晚會

看中国版权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

x
我们和我们的合作伙伴在我们的网站上使用Cookie等技术来个性化内容和广告,提供社交媒体功能并分析我们的流量。 点击下方同意在网络上使用此技术。您要使用我们网站服务就需要接受此条款。 详细隐私条款. 接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