历经雨伞革命及反送中运动 《古惑仔》告别28年江湖生涯(视频)

——专访全世界最长寿最长篇漫画作者牛佬(文启明)

2020-06-08 13:40 作者: 李晴

手机版 正体 0个留言 打印 特大

香港漫画《古惑仔》亦经历伞运、反送中,至4月30日出版最后一期后,正式告别28年跌宕起伏的江湖生涯。图为作者牛佬。
香港漫画《古惑仔》亦经历伞运、反送中,至4月30日出版最后一期后,正式告别28年跌宕起伏的江湖生涯。图为作者牛佬。(图片来源 : 梁明/看中国)

【看中国2020年6月8日讯】(看中国记者李晴报道)1990年代香港黑帮电影曾主导华语电影市场,出产过不少描述“兄弟情”“江湖义”的电影作品。当中,根据《古惑仔》漫画改编的古惑仔电影系列更是家传户晓,不少主演亦因饰演此系列电影而走红。但随着纸媒式微,这部以黑帮组织“三合会”为主题的香港漫画,至2020年4月30日出版最后一期后,正式告别28年跌宕起伏的江湖生涯,结束2335期全世界最长寿最长篇的漫画故事。又或者,经历了雨伞革命及反送中运动,陈浩南也心累变老要荣休了。《看中国》走访了作者牛佬,他说,陈浩南只是暂别公众视线,或再现于1930年代的上海滩。

古惑仔》创刊于1992年4月,经历廿八载于今年4月尾结束,提到结束的原因,主编牛佬说,“最主要是实体出版物的空间缩窄,而且越来越窄,网络信息琳琅满目,造成所有实体出版物都难以生存下去。10年前《古惑仔》已经挨得很辛苦,改为三日刊后亦一直蚀钱,最终都改变不到结束的命运。”

虽然实体出版物结束,但牛佬却打算进军网络,由线下转为线上。目前正在研究摸索中,不过相信一众《古惑仔》粉丝都会耐心等候。

廿八年政治风云变幻 陈浩南亦经历伞运、反送中

58岁牛佬看起来样子很年轻,似40几,却烟不离手,日食四、五包,他笑称“要维持营养嘛”。他亦认不健康“我发现不吸烟时,会有小小手震,这样就不健康了。”

讲述过往吸烟史,都几生动富有画面:19岁去露营,因为带的烟不够,而在荒山野岭来回行路3个钟出去买烟。虽然此一嗜好看起来不健康,不过,都可见牛佬为做成一件事而似牛一般的韧力!

牛佬40岁戒酒,年轻时小赌怡情,之后都懂得适可而止,及时戒除。而多了很多有益身心的活动:跑步、游水、潜水、打拳,年轻时亦曾学过中国武术及多种西洋拳术,并考获潜水长资格,及一级(基础)泰拳教练牌。

采访当日,同记者倾谈半个钟,都没见他吸烟,他笑言:怕记者被烟雾喷到。当记者说不介意时,他便开心地点上一支烟,人亦顷刻变得精灵了许多。同记者忆述过去廿八年政治风云变幻下的人事变迁,香港街道已经变了模样,都不胜唏嘘。

早期《古惑仔》漫画讲述黑帮故事,兄弟情,江湖义。但当香港经历了97、雨伞运动后,明显看到2014、15年他在书中加入了那场运动的元素。“无特别原因,至少因为写现代故事漫画,加入时事元素,会有些时代感,人物亦好看有趣些,‘咦,原来陈浩南都面对这场运动啊?!’”

香港经历了数十年平静安稳的生活:“马照跑,舞照跳”,突然在2014年伞运时,警方在繁华的夏壳道施放了第一枚催泪弹,之后又连续施放,直到2019年催泪弹在香港的街道上“遍地开花”,甚至十八区几乎区区开花,陈浩南的心情如何呢?

“我写了陈浩南在同朋友聊天时,突然有人掟石头落来这样的情节。”他说,“对我来讲,心理冲击蛮大的。雨伞运动时,我比较关注,因为未试过,突然间街道被占领,民众可以占领中环、铜锣湾、金钟和旺角,觉得很奇怪。”

陈浩南同川普碰杯 都是“那些年”好玩些

牛佬认为,“雨伞运动都有一点争取民主的意味,也是市民第一次同官方有比较大的接触,直到去年的黑衣人,有些习惯了这样的场面,反而就将这些情节加入到故事中,纯粹是一个时代的背景,这样也算是有一个背景的交代。”

他坦言,这个过程中,心情有变化,又有些淡漠了,“我觉得又轮不到自己忧虑,顺着时代的脉搏走好了。对于我来说,是否有些东西能写?有些不能写?我什么都写,只要是大众的口味。反而,歌颂警察就不要了,有些撩是逗非了。”

牛佬说自己无政治立场,对与错也费事写。虽然向来很少禁忌,但在这场运动中亦会稍加留意“跟着大众走,无谓犯众憎”。

细心留意,《古惑仔》的几期漫画,都有黑衣人在硝烟弥漫的马路上执催泪弹,有抗争现场的伞阵,有721...(有无蓝丝市民打来漫画社投诉?)牛佬笑言,“一定会有了,我从来都是不理的。始终都是一本消闲的刊物。就算讲到怎样都好,哪有这么大的力量?始终有一个政治环境在,如果它可以断定哪些对哪些错的话,我觉得它已经不是一本漫画,而是一本政治刊物了。一本漫画又怎会成气候?它不会成气候的,无非是非笑话而已。

牛佬直言,经营漫画廿八年,《古惑仔》三个字已经宣泄了他本人的个性:“我行我素,不会循规蹈矩啦”

2016年川普当选美国总统,是《古惑仔》廿八年来唯一推迟出版的一次,有无特别寓意?“我不认识他,他也不认识我,但我觉得过瘾嘛。大家都觉得特朗普不会当选。未开估之前,一万个当中一万个人都无人估到。所以,自己灵感触发,觉得他同陈浩南走到一起碰下杯,庆祝他选举成功,都很有趣啊。”他说,纯粹是想哄读者开心。

长达一年的反送中运动,香港社会发生巨变,会否令作家或漫画家产生更多的创作灵感呢?牛佬直言“社会变化没有令我产生更多的灵感,而是让我觉得很奇怪,很混乱,颠覆了自己的世界观。我始终是上一代人,钟意那个年代,无论好玩度,赚钱能力,都是八九十年代最好玩。那时有夜总会,有Ball楼,夜晚出街好热闹。咸涩招牌又多,现在连打边炉都没有了,我怕迟些人们会将此概念入脑,不会再打边炉,现在还有什么好玩的呢?”

游走于网络与现实之间 真假难辩

讲到线上创作漫画,仍活在八、九十年代香港最辉煌时期的漫画家到现在都未能接受时代的变迁,牛佬手中的电话亦只是打出打入的“老爷机”。要接受网络世界,始终都觉得“无奈”。他说,“现在已经回不了头了,如果我要人不要用网络电话,我会被人打。

“其实网络都好,但善用的人历来就不多。任何事情恰到好处善用都是好事,只是多数人会把事情搞弯,盗版物、是非八卦满天飞。如果开车爆胎打个电话,拖车公司即到;约了人突然有事去不到,打个电话,GPS教人行路都是很方便的事。除此之外,我想不到还有什么好处。”他笑言。

当走在街上,除了周遭车水马龙的声音外,嘈杂而无聊的电话声充斥于耳时,真是令繁忙的都市又多了几分刺耳的喧嚣。实在令人难以耳根清静。虽然现实生活离不开网络,牛佬始终都守住一份男人单纯俐落的交往方式,“我不喜欢煲电话粥,大家见面倾谈,饮杯奶茶,都有人与人之间的情感互动和交流”牛佬笑起来很真诚单纯。“但网络始终都要用了,现在填表格都需要用网络。”

不过,当决定踏入网络世界时,他始终都保留一分警惕:当疫情来时,好多假消息满天飞。要过滤信息,的确很浪费时间。

写到无人看为止 三日刊人物老的快

《古惑仔》走过廿八载,当中“最繁盛的时期,始终是创刊初期,92年到2000年最好卖,也赚到最多钱。最夸张时,周刊每期出4、5万册。或每个礼拜卖3、4万册书,同期,亦出左好多类似《古惑仔》的书,如《古惑女》等都很好卖。”

2003年《古惑仔》周刊改为三日刊,开始牛佬都轻车熟路,但两年后发现,“度桥有一个困难,比如一个反派人物,由他出现到结束这个反派角色,可能需要半年的时间,但是改为三日刊后,变成所有的角色都变得比较容易老。因为他做的事太多,但在我的角度他出场没多久,这件事令我做起故事来觉得很辛苦。”

很多读者会猜想,书里面的角色是不是作者本人的化身呢?“我想每一个写作人或创作人都会或多或少的将自己的性情投入到书中的角色里面,陈浩南我尽量让他跟从我的年纪。比如我30岁、40岁时我应该做什么?他应该做什么呢?所谓做什么,是心态。比如我50岁、60岁时,我会怎样想,他会怎样想呢?我会尽量让他跟我同步,比较容易处理。如果我60岁,陈浩南30岁,我想不到他想什么,我觉得不像是一个真人。”

有时读者亦会问创作者的灵感来自哪里?“其实当任何一个创作人的创做成为一种职业时,是不需要有任何灵感的,如果他说有灵感才做这件事,那他一定是业余的。

“比如做三日刊时,三日就出一期,我们是无灵感的,埋首书台就要做了。做不到怎么办,我们就用旧的的方法,比如抄回自己以前的桥段,或者抄别人的桥段,总之无所不用其极。又或者拖桥,一定是这样。提笔就精彩,只要他是人,一定不行。两、三个礼拜可以做到,但到第四个礼拜他就散了。”

他直言,“任何职业如此无论职业导演,抑或职业画家,一到交货时间就要即刻出产作品。只不过个人状态都很重要,如果那段时间心情好、身体好、没有分心去玩,状态一定会好,写的东西也一定精彩。但这种精彩度也不会持续很久。所以随着个人状态的起跌,写出来的水准也会有起跌,起起跌跌当中,销路亦然。”所以,出版社老板如果不是“爬格子”出身,听到此都要理解作者的难处啦。

郑伊健太乖仔 刘德华实为原创属意陈浩南

一直盛传《古惑仔》电影的原著者牛佬认为郑伊健不是其心目中的陈浩南?有人传牛佬属意谢霆锋、刘德华。记者亲自求证,他直言:“我觉得我心目中最似陈浩南的是刘德华。郑伊健太过乖仔,形象太过健康,不是很像江湖大佬”。

他认为,电影成功是另外一回事。“可能刘德华演说不定更成功,不过郑伊健都很成功了。”他说,电影跟漫画是两回事。两个世界,既然版权卖出去,他尽量不参与其制作过程。

不过,牛佬也透露,90年代年,文寯任《古惑仔》电影系列的监制和编剧时,他曾经试过带一个靓妹朋友见文寯,他的想法是,找新人费用没那么高,但监制心中始终另有打算。

七十年代漫画业百花齐放 曾师从名家

当年《古惑仔》电影版上画后,曾引起社会舆论和话题,有人批评电影美化黑社会。牛佬直认:“电影真是美化了黑社会,但我没有理会,也管不了。说我美化也好,丑化也好,总之我出了一本刊物。尤其我还写了一本《Warning》,讲明18岁以下不能卖,只有18岁以上才能卖。

“我觉得我无义务去颠覆教导的责任,我写的时候都是顺着自己的道德,同时想到会否被人告,会尝试把握尺度,尽量不给人告。每个人的道德标准不同,我只是尽量跟从自己的道德来衡量。”

他说,不介意别人怎样看他。但会跟从法例尺度所限制的范围创作。写黑社会漫画,亦纯粹觉得黑道的题材,无论是小说还是电影,都是大众津津乐道的。同时,亦有商业的考量。面对记者,他坦承笑言:“很好赚”。

12岁投身漫画行业,1970年代曾师从名家。当时香港漫画行业百花齐放,盛产不少大师级名家。黄钧岳是牛佬入行的启蒙老师,13岁则跟从漫画师父上官玉郎(莫君岳),14岁成为上官小宝(邝东源)的入室弟子,1980年代加入“玉郎机构”,曾编绘《金刚》和《如来神掌》起稿。1992年与文监鸿、伦裕国等成立“浩一有限公司”,创作其代表作《古惑仔》,并为其带来长达10年的辉煌巅峰岁月。

“因为做这一行很多年,很小就入行,变得一落笔就知道哪些不能写,虽然

香港规例很含糊,但总之,性侵、乱伦、以及残忍画面,如断手断脚,或描写伤口,以及挖眼、扣喉等动作的不会写。多数会被告。就算需要写,也会避忌,或者文字、图画不会同时出。”他说,多年的创作经验,已经非常清楚哪些位置敏感。

巨星仍未出现 漫画永远不会式微

“当每一行不济的时候,都会有巨星出现,来救这一行业,无论电影、乐坛、漫画,或者小说都好,哪一行业都需要出现一两个领军人物,带动行业发展。”他曾经说,在等待电影业的巨星出现,像当年的周润发、刘德华?四大天王?牛佬说,这个巨星要能救到那个行业才行。

“很难,千等万等,机会很渺茫。在这一行,还未发现巨星,当一个行业萎缩时,一定是有原因的,会有一个重大的原因令这个行业萎缩,所以,出现的那个巨星一定要很厉害,可以顶得住整个行业的萎缩问题。真是要等,但未必见到。”

提到香港漫画界巨星,他谦称自己不是星。“我只是其中的一个漫画工作者。早年之所以投入漫画,也是因为这个行业中有黄玉郎、上官小宝、马荣成等漫画巨星,带动这个行业蓬勃发展。我们就是不停做,在前辈的照耀下有些力量。”

红裤子出身的牛佬,九十年代风声水起,发展势头劲,虽然自己无子嗣,却不忘培育新人,曾成立“牛家班”,伦裕国、邱瑞新、温日良、颜子健及吴文辉等都曾受过牛佬的指导。

提到这一行的接班人,他遗憾表示,“这一行萎缩都有一大段时间了,差不多15年的时间。我想在这15年里没什么人入行,所以变做断了层,无人入行是因为这一行入行时人工非常低,差不多要贴钱返工。而在香港这样一个富有的世代来讲,我想没什么人能挨得了这苦。所以,近十几廿几年断了层。很难有接班人产生。”

随着纸媒式微,实体漫画也在走下坡路。“发展势头已经回不去了,因为实体漫画依赖报摊,报摊亦处于式微当中,因为租约贵、旧区换新区。”他说,虽然新区商场亦有报摊,但卖报纸卖漫画的味道却难以与昔日旧报摊相比。不可取而代之。

“我觉得全世界的小朋友都喜欢看公仔,喜欢公仔、卡通、漫画类型的东西,所以,我觉得漫画不会式微,只是看在什么平台上发放,我觉得实体漫画会式微,但漫画永远不会式微。”



【诚征荣誉会员】溪流能够汇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爱。我们向全球华人诚意征集万名荣誉会员:每位荣誉会员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订阅费用($68美元/年),成为《看中国》网站的荣誉会员,就可以助力我们突破审查与封锁,向至少10000位中国大陆同胞奉上独立真实的关键资讯,在危难时刻向他们发出预警,救他们于大瘟疫与其它社会危难之中。

欢迎给您喜欢的作者捐助。您的爱心鼓励就是对我们媒体的耕耘。 打赏

看完这篇文章您觉得

评论



退党

看中国版权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

x
我们和我们的合作伙伴在我们的网站上使用Cookie等技术来个性化内容和广告,提供社交媒体功能并分析我们的流量。 点击下方同意在网络上使用此技术。您要使用我们网站服务就需要接受此条款。 详细隐私条款. 接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