歷經雨傘革命及反送中運動 《古惑仔》告別28年江湖生涯(視頻)

——專訪全世界最長壽最長篇漫畫作者牛佬(文啟明)

2020-06-08 13:40 作者: 李晴

手機版 简体 0個留言 列印 特大

香港漫畫《古惑仔》亦經歷傘運、反送中,至4月30日出版最後一期後,正式告別28年跌宕起伏的江湖生涯。圖為作者牛佬。
香港漫畫《古惑仔》亦經歷傘運、反送中,至4月30日出版最後一期後,正式告別28年跌宕起伏的江湖生涯。圖為作者牛佬。(圖片來源 : 梁明/看中國)

【看中國2020年6月8日訊】(看中國記者李晴報道)1990年代香港黑幫電影曾主導華語電影市場,出產過不少描述「兄弟情」「江湖義」的電影作品。當中,根據《古惑仔》漫畫改編的古惑仔電影系列更是家傳戶曉,不少主演亦因飾演此系列電影而走紅。但隨著紙媒式微,這部以黑幫組織「三合會」為主題的香港漫畫,至2020年4月30日出版最後一期後,正式告別28年跌宕起伏的江湖生涯,結束2335期全世界最長壽最長篇的漫畫故事。又或者,經歷了雨傘革命及反送中運動,陳浩南也心累變老要榮休了。《看中國》走訪了作者牛佬,他說,陳浩南只是暫別公眾視線,或再現於1930年代的上海灘。

古惑仔》創刊於1992年4月,經歷廿八載於今年4月尾結束,提到結束的原因,主編牛佬說,「最主要是實體出版物的空間縮窄,而且越來越窄,網絡信息琳瑯滿目,造成所有實體出版物都難以生存下去。10年前《古惑仔》已經捱得很辛苦,改為三日刊後亦一直蝕錢,最終都改變不到結束的命運。」

雖然實體出版物結束,但牛佬卻打算進軍網路,由線下轉為線上。目前正在研究摸索中,不過相信一眾《古惑仔》粉絲都會耐心等候。

廿八年政治風雲變幻 陳浩南亦經歷傘運、反送中

58歲牛佬看起來樣子很年輕,似40幾,卻煙不離手,日食四、五包,他笑稱「要維持營養嘛」。他亦認不健康「我發現不吸菸時,會有小小手震,這樣就不健康了。」

講述過往吸菸史,都幾生動富有畫面:19歲去露營,因為帶的煙不夠,而在荒山野嶺來回行路3個鐘出去買煙。雖然此一嗜好看起來不健康,不過,都可見牛佬為做成一件事而似牛一般的韌力!

牛佬40歲戒酒,年輕時小賭怡情,之後都懂得適可而止,及時戒除。而多了很多有益身心的活動:跑步、游水、潛水、打拳,年輕時亦曾學過中國武術及多種西洋拳術,並考獲潛水長資格,及一級(基礎)泰拳教練牌。

採訪當日,同記者傾談半個鐘,都沒見他吸煙,他笑言:怕記者被煙霧噴到。當記者說不介意時,他便開心地點上一支煙,人亦頃刻變得精靈了許多。同記者憶述過去廿八年政治風雲變幻下的人事變遷,香港街道已經變了模樣,都不勝唏噓。

早期《古惑仔》漫畫講述黑幫故事,兄弟情,江湖義。但當香港經歷了97、雨傘運動後,明顯看到2014、15年他在書中加入了那場運動的元素。「無特別原因,至少因為寫現代故事漫畫,加入時事元素,會有些時代感,人物亦好看有趣些,『咦,原來陳浩南都面對這場運動啊?!』」

香港經歷了數十年平靜安穩的生活:「馬照跑,舞照跳」,突然在2014年傘運時,警方在繁華的夏殼道施放了第一枚催淚彈,之後又連續施放,直到2019年催淚彈在香港的街道上「遍地開花」,甚至十八區幾乎區區開花,陳浩南的心情如何呢?

「我寫了陳浩南在同朋友聊天時,突然有人掟石頭落來這樣的情節。」他說,「對我來講,心理衝擊蠻大的。雨傘運動時,我比較關注,因為未試過,突然間街道被佔領,民眾可以佔領中環、銅鑼灣、金鐘和旺角,覺得很奇怪。」

陳浩南同川普碰杯 都是「那些年」好玩些

牛佬認為,「雨傘運動都有一點爭取民主的意味,也是市民第一次同官方有比較大的接觸,直到去年的黑衣人,有些習慣了這樣的場面,反而就將這些情節加入到故事中,純粹是一個時代的背景,這樣也算是有一個背景的交代。」

他坦言,這個過程中,心情有變化,又有些淡漠了,「我覺得又輪不到自己憂慮,順著時代的脈搏走好了。對於我來說,是否有些東西能寫?有些不能寫?我什麼都寫,只要是大眾的口味。反而,歌頌警察就不要了,有些撩是逗非了。」

牛佬說自己無政治立場,對與錯也費事寫。雖然向來很少禁忌,但在這場運動中亦會稍加留意「跟著大眾走,無謂犯眾憎」。

細心留意,《古惑仔》的幾期漫畫,都有黑衣人在硝煙彌漫的馬路上執催淚彈,有抗爭現場的傘陣,有721...(有無藍絲市民打來漫畫社投訴?)牛佬笑言,「一定會有了,我從來都是不理的。始終都是一本消閒的刊物。就算講到怎樣都好,哪有這麼大的力量?始終有一個政治環境在,如果它可以斷定哪些對哪些錯的話,我覺得它已經不是一本漫畫,而是一本政治刊物了。一本漫畫又怎會成氣候?它不會成氣候的,無非是非笑話而已。

牛佬直言,經營漫畫廿八年,《古惑仔》三個字已經宣洩了他本人的個性:「我行我素,不會循規蹈矩啦」

2016年川普當選美國總統,是《古惑仔》廿八年來唯一推遲出版的一次,有無特別寓意?「我不認識他,他也不認識我,但我覺得過癮嘛。大家都覺得特朗普不會當選。未開估之前,一萬個當中一萬個人都無人估到。所以,自己靈感觸發,覺得他同陳浩南走到一起碰下杯,慶祝他選舉成功,都很有趣啊。」他說,純粹是想哄讀者開心。

長達一年的反送中運動,香港社會發生巨變,會否令作家或漫畫家產生更多的創作靈感呢?牛佬直言「社會變化沒有令我產生更多的靈感,而是讓我覺得很奇怪,很混亂,顛覆了自己的世界觀。我始終是上一代人,鍾意那個年代,無論好玩度,賺錢能力,都是八九十年代最好玩。那時有夜總會,有Ball樓,夜晚出街好熱鬧。咸澀招牌又多,現在連打邊爐都沒有了,我怕遲些人們會將此概念入腦,不會再打邊爐,現在還有什麼好玩的呢?」

遊走於網路與現實之間 真假難辯

講到線上創作漫畫,仍活在八、九十年代香港最輝煌時期的漫畫家到現在都未能接受時代的變遷,牛佬手中的電話亦只是打出打入的「老爺機」。要接受網路世界,始終都覺得「無奈」。他說,「現在已經回不了頭了,如果我要人不要用網路電話,我會被人打。

「其實網路都好,但善用的人歷來就不多。任何事情恰到好處善用都是好事,只是多數人會把事情搞彎,盜版物、是非八卦滿天飛。如果開車爆胎打個電話,拖車公司即到;約了人突然有事去不到,打個電話,GPS教人行路都是很方便的事。除此之外,我想不到還有什麼好處。」他笑言。

當走在街上,除了周遭車水馬龍的聲音外,嘈雜而無聊的電話聲充斥於耳時,真是令繁忙的都市又多了幾分刺耳的喧囂。實在令人難以耳根清靜。雖然現實生活離不開網路,牛佬始終都守住一份男人單純俐落的交往方式,「我不喜歡煲電話粥,大家見面傾談,飲杯奶茶,都有人與人之間的情感互動和交流」牛佬笑起來很真誠單純。「但網路始終都要用了,現在填表格都需要用網路。」

不過,當決定踏入網路世界時,他始終都保留一分警惕:當疫情來時,好多假消息滿天飛。要過濾信息,的確很浪費時間。

寫到無人看為止 三日刊人物老的快

《古惑仔》走過廿八載,當中「最繁盛的時期,始終是創刊初期,92年到2000年最好賣,也賺到最多錢。最誇張時,週刊每期出4、5萬冊。或每個禮拜賣3、4萬冊書,同期,亦出左好多類似《古惑仔》的書,如《古惑女》等都很好賣。」

2003年《古惑仔》週刊改為三日刊,開始牛佬都輕車熟路,但兩年後發現,「度橋有一個困難,比如一個反派人物,由他出現到結束這個反派角色,可能需要半年的時間,但是改為三日刊後,變成所有的角色都變得比較容易老。因為他做的事太多,但在我的角度他出場沒多久,這件事令我做起故事來覺得很辛苦。」

很多讀者會猜想,書裡面的角色是不是作者本人的化身呢?「我想每一個寫作人或創作人都會或多或少的將自己的性情投入到書中的角色裡面,陳浩南我盡量讓他跟從我的年紀。比如我30歲、40歲時我應該做什麼?他應該做什麼呢?所謂做什麼,是心態。比如我50歲、60歲時,我會怎樣想,他會怎樣想呢?我會盡量讓他跟我同步,比較容易處理。如果我60歲,陳浩南30歲,我想不到他想什麼,我覺得不像是一個真人。」

有時讀者亦會問創作者的靈感來自哪裡?「其實當任何一個創作人的創做成為一種職業時,是不需要有任何靈感的,如果他說有靈感才做這件事,那他一定是業餘的。

「比如做三日刊時,三日就出一期,我們是無靈感的,埋首書台就要做了。做不到怎麼辦,我們就用舊的的方法,比如抄回自己以前的橋段,或者抄別人的橋段,總之無所不用其極。又或者拖橋,一定是這樣。提筆就精彩,只要他是人,一定不行。兩、三個禮拜可以做到,但到第四個禮拜他就散了。」

他直言,「任何職業如此無論職業導演,抑或職業畫家,一到交貨時間就要即刻出產作品。只不過個人狀態都很重要,如果那段時間心情好、身體好、沒有分心去玩,狀態一定會好,寫的東西也一定精彩。但這種精彩度也不會持續很久。所以隨著個人狀態的起跌,寫出來的水準也會有起跌,起起跌跌當中,銷路亦然。」所以,出版社老闆如果不是「爬格子」出身,聽到此都要理解作者的難處啦。

鄭伊健太乖仔 劉德華實為原創屬意陳浩南

一直盛傳《古惑仔》電影的原著者牛佬認為鄭伊健不是其心目中的陳浩南?有人傳牛佬屬意謝霆鋒、劉德華。記者親自求證,他直言:「我覺得我心目中最似陳浩南的是劉德華。鄭伊健太過乖仔,形象太過健康,不是很像江湖大佬」。

他認為,電影成功是另外一回事。「可能劉德華演說不定更成功,不過鄭伊健都很成功了。」他說,電影跟漫畫是兩回事。兩個世界,既然版權賣出去,他盡量不參與其製作過程。

不過,牛佬也透露,90年代年,文寯任《古惑仔》電影系列的監製和編劇時,他曾經試過帶一個靚妹朋友見文寯,他的想法是,找新人費用沒那麼高,但監製心中始終另有打算。

七十年代漫畫業百花齊放 曾師從名家

當年《古惑仔》電影版上畫後,曾引起社會輿論和話題,有人批評電影美化黑社會。牛佬直認:「電影真是美化了黑社會,但我沒有理會,也管不了。說我美化也好,醜化也好,總之我出了一本刊物。尤其我還寫了一本《Warning》,講明18歲以下不能賣,只有18歲以上才能賣。

「我覺得我無義務去顛覆教導的責任,我寫的時候都是順著自己的道德,同時想到會否被人告,會嘗試把握尺度,盡量不給人告。每個人的道德標準不同,我只是盡量跟從自己的道德來衡量。」

他說,不介意別人怎樣看他。但會跟從法例尺度所限制的範圍創作。寫黑社會漫畫,亦純粹覺得黑道的題材,無論是小說還是電影,都是大眾津津樂道的。同時,亦有商業的考量。面對記者,他坦承笑言:「很好賺」。

12歲投身漫畫行業,1970年代曾師從名家。當時香港漫畫行業百花齊放,盛產不少大師級名家。黃鈞岳是牛佬入行的啟蒙老師,13歲則跟從漫畫師父上官玉郎(莫君岳),14歲成為上官小寶(鄺東源)的入室弟子,1980年代加入「玉郎機構」,曾編繪《金剛》和《如來神掌》起稿。1992年與文鑑鴻、倫裕國等成立「浩一有限公司」,創作其代表作《古惑仔》,並為其帶來長達10年的輝煌巔峰歲月。

「因為做這一行很多年,很小就入行,變得一落筆就知道哪些不能寫,雖然

香港規例很含糊,但總之,性侵、亂倫、以及殘忍畫面,如斷手斷腳,或描寫傷口,以及挖眼、扣喉等動作的不會寫。多數會被告。就算需要寫,也會避忌,或者文字、圖畫不會同時出。」他說,多年的創作經驗,已經非常清楚哪些位置敏感。

巨星仍未出現 漫畫永遠不會式微

「當每一行不濟的時候,都會有巨星出現,來救這一行業,無論電影、樂壇、漫畫,或者小說都好,哪一行業都需要出現一兩個領軍人物,帶動行業發展。」他曾經說,在等待電影業的巨星出現,像當年的周潤發、劉德華?四大天王?牛佬說,這個巨星要能救到那個行業才行。

「很難,千等萬等,機會很渺茫。在這一行,還未發現巨星,當一個行業萎縮時,一定是有原因的,會有一個重大的原因令這個行業萎縮,所以,出現的那個巨星一定要很厲害,可以頂得住整個行業的萎縮問題。真是要等,但未必見到。」

提到香港漫畫界巨星,他謙稱自己不是星。「我只是其中的一個漫畫工作者。早年之所以投入漫畫,也是因為這個行業中有黃玉郎、上官小寶、馬榮成等漫畫巨星,帶動這個行業蓬勃發展。我們就是不停做,在前輩的照耀下有些力量。」

紅褲子出身的牛佬,九十年代風聲水起,發展勢頭勁,雖然自己無子嗣,卻不忘培育新人,曾成立「牛家班」,倫裕國、邱瑞新、溫日良、顏子健及吳文輝等都曾受過牛佬的指導。

提到這一行的接班人,他遺憾表示,「這一行萎縮都有一大段時間了,差不多15年的時間。我想在這15年裡沒什麼人入行,所以變做斷了層,無人入行是因為這一行入行時人工非常低,差不多要貼錢返工。而在香港這樣一個富有的世代來講,我想沒什麼人能捱得了這苦。所以,近十幾廿幾年斷了層。很難有接班人產生。」

隨著紙媒式微,實體漫畫也在走下坡路。「發展勢頭已經回不去了,因為實體漫畫依賴報攤,報攤亦處於式微當中,因為租約貴、舊區換新區。」他說,雖然新區商場亦有報攤,但賣報紙賣漫畫的味道卻難以與昔日舊報攤相比。不可取而代之。

「我覺得全世界的小朋友都喜歡看公仔,喜歡公仔、卡通、漫畫類型的東西,所以,我覺得漫畫不會式微,只是看在什麼平台上發放,我覺得實體漫畫會式微,但漫畫永遠不會式微。」

来源:看中國

本文短网址: 轉載請註明出處, 嚴禁建立鏡像網站。



【誠徵榮譽會員】溪流能夠匯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愛。我們向全球華人誠意徵集萬名榮譽會員:每位榮譽會員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訂閱費用($68美元/年),成為《看中國》網站的榮譽會員,就可以助力我們突破審查與封鎖,向至少10000位中國大陸同胞奉上獨立真實的關鍵資訊, 在危難時刻向他們發出預警,救他們於大瘟疫與其它社會危難之中。


歡迎給您喜歡的作者捐助。您的愛心鼓勵就是對我們媒體的耕耘。 打賞

看完這篇文章您覺得

評論



有奖征文
退党

看中國版權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