鼓励示威打压礼拜 纽约州长市长遭起诉并败诉(图)


美国联邦法院判定,当纽约州从武汉肺炎(Covid-19)限制中重新开放时,州长库默(Cuomo)、州司法部长和市长白思豪(Blasio)限制宗教礼拜却纵容大规模抗议超越了其权限,禁止其封锁礼拜堂。
纽约州长、市长“抑善扬恶”的行径终究受到了法律的打击。图为纽约北区詹姆斯·T·弗利(James T.Foley)法院大楼。(图片来源:Beyond My Ken/Wikimedia/CC BY-SA 4.0)

【看中国2020年6月29日讯】(看中国记者理翺编译/综合报导)当美国纽约州继续从武汉肺炎(Covid-19)的限制措施中重新开放时,一位美国联邦法院法官判定,纽约州州长安德鲁·库默(Andrew Cuomo)、州司法部长莱蒂蒂亚·詹姆斯(Letitia James)和纽约市市长比尔·白思豪(Bill de Blasio)限制礼拜活动但却纵容大规模抗议示威的做法“超越”了其行政职权权限,并禁止和限制他们对涉及的礼拜堂再实施封锁措施。

据福克斯新闻网周末报导,美国地方法院法官加里·夏普(Gary L.Sharpe)周五(6月26日)在布鲁克林就两名天主教神父,史蒂文·索斯(Steven Soos)和尼古拉斯·斯塔莫斯(Nicholas Stamos),和托马斯·莫尔社会(Thomas More Society)协会代表的3名东正教犹太人提出的诉讼进行判决并发出了初步禁令。

在5月因乔治·弗洛伊德(George Floyd)之死大苹果(纽约市)发生了大规模抗议示威活动和抢劫后,上述原告在纽约北区提起了诉讼,指控左派民主党人纽约市市长白思豪和纽约州州长库默等利用武汉肺炎限制措施歧视宗教信仰者。

夏普法官在判决的联邦命令中说,当白思豪“积极鼓励参加抗议示威活动,但却公开阻止宗教聚会并威胁宗教信徒时”,他有“同时的亲抗议活动以及反宗教聚会的证据信息”。

“库默州长和白思豪市长本可以以公共卫生的名义轻易地以不谴责其所要传递的信息的方式阻止抗议活动,并且本可以出于公共安全的理由行使酌处权使抗议活动暂停,而不是反过来鼓励他们(库默、白思豪)知道的其行为是在公然无视户外活动限制和社会疏远规则的示威者。”法官解释说。

“他们本来也可以保持沉默。但是,州长库默和市长白思豪通过那样做,发出了一个明确的信息,即大规模抗议示威活动应该受到优惠待遇。”

根据判决发出的联邦法院法令,在参与者遵守规定的社交距离的前提下,白思豪、库默和詹姆斯被禁止和限制对涉及的礼拜堂实施任何大于对第2阶段开放行业所施加的室内聚会的限制。

他们还被禁止“在参加聚会的参与者遵守适用的行政命令和指南中规定的社会疏远要求的前提下,对户外聚会实施任何限制。”

控方代表、美国司法部称赞这是人民自由的胜利

控方代表托马斯·莫尔社会协会特别顾问克里斯托弗·费拉拉(Christopher Ferrara)庆祝了这一判决,并称库默的武汉肺炎封锁的行政命令“假仁假义”,“当他和市长白思豪看到他们所支持的大规模示威运动有成千上万的人上街时,行政令便立即消失了。”

费拉拉在给《福克斯新闻》的一份声明中说:“突然之间,不再需要限制‘群众聚会’来挽救生命了。”“然而,他们仍在继续禁止高中毕业典礼和超过25人的其它户外聚会。”

他补充说:“这一(法院)决定是制止以公共卫生为借口而行使绝对威权制度的突然出现的趋势的重要一步。”他表示,这种威权制度实际上对掌权者而言意味着自由,但对大众而言却不是。

美国司法部称其为“宗教自由和纽约人公民自由的胜利”。

助理司法部长埃里克·德雷班德(Eric Dreiband)表示:“政府不能通过保护言论自由和集会权利但同时却威胁或限制宗教活动的来进行歧视,政府必须保护宪法第一修正案所保障的所有权利。”

他继续说:“法院的判决与美国司法部在类似文件和信件中(包括在纽约市和全国其它地方)所采取的立场和论点一致。”“司法部将继续支持那些寻求平等待遇以反对因宗教信仰而歧视他们的公职人员的威胁和行动的信仰者。”

“宪法以及我们捍卫和保护宪法的誓言的要求并不高。”

纽约州政府高层打压信仰者、支持暴力示威者劣迹斑斑

夏普法官在法院决定中指出了纽约领导人对礼拜堂所施加的特别限制:在开放的第2和第3阶段,仍将礼拜室的室内容量限制为25%,在第3阶段将礼拜室的室外聚会限制为25人,在开放的第1阶段和第2阶段,礼拜堂的聚会限制是10人,但同时却允许进行大规模抗议活动、对其它企业予以高的人数限制以及准许150人的户外毕业典礼。

在诉讼中提到的许多违规行为中,控方代表托马斯·莫尔(Thomas More)指出,白思豪在6月4日参加在纽约市卡德曼广场举行的大规模政治集会并讲话时没有戴口罩,也不遵守社交距离和10人的限制。然而几天后,在威廉斯堡,哈西迪犹太儿童被一名警察踢出公园以强制执行库默和白思豪对“非必要聚会”的10人限制措施。

4月,在威廉斯堡的警察驱散了拉比·柴姆·梅尔茨(Rabbi Chaim Mertz)的葬礼后,白思豪威胁犹太人社区,要逮捕和起诉“非法”的大规模宗教聚会。

“我向犹太人社区以及所有社区传达的信息非常简单:警告的时间已经过去。”白思豪在推文中写道。“我已指示纽约警察局立即进行传唤,甚至逮捕聚集在一起的人。这是为了制止这种疾病并挽救生命。”

白思豪因针对整个犹太社区而被迫道歉,但他在之后的讲话中却变本加厉,称他的行为是“强硬的爱”。

与其打压信仰者形成鲜明对比的是白思豪对暴力抗议示威者的纵容与支持。他不但批准示威者可以进行大规模抗议活动,并且还积极配合那些人提出的解散警察部门、切断警察经费的要求,宣布大规模消减纽约警察局的资金,这严重的打击了纽约警察的士气。

据福克斯新闻网周日(6月28日)报导,纽约市警察局告诉《福克斯新闻》,抗议活动有时甚至是暴力袭击使来自纽约警察局的数百人受伤,然而该市正在削减预算并将资金转移到该市的其它计划中。纽约布朗克斯区警察局长因纽约警察局对警察改革的处理而决定辞职。在弗洛伊德去世至6月23日之间已有272名警官申请退休,这比2019年同期增加了49%。随之而来的是,纽约市的枪击、暴力案件大幅激增。

纽约州长库默此前在白思豪受到抨击时曾说过,他有权解雇白思豪,但是他认为市长干的不错,因此决定让其继续行使权力治理纽约市。库默对于白思豪的所作所为也的确一直采取支持或默许的态度。


欢迎给您喜欢的作者捐助。您的爱心鼓励就是对我们媒体的耕耘。 打赏

看完这篇文章您觉得

评论


退党


神韻晚會

看中国版权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

x
我们和我们的合作伙伴在我们的网站上使用Cookie等技术来个性化内容和广告,提供社交媒体功能并分析我们的流量。 点击下方同意在网络上使用此技术。您要使用我们网站服务就需要接受此条款。 详细隐私条款. 接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