被黑白无常索命却幸运还阳的奇异事件(组图)


我父亲讲了一个远房表亲被无常索命然后还阳的事。
父亲讲了一个远房表亲被无常索命然后还阳的事。(示意图/图片来源:Adobe Stock)

我出生在东北国营农场的一个生产队,我父亲当时任生产队长。八十年代初的一个夜晚,我也就是十一、二岁吧。那晚生产队的候会计来访,正赶上停电,所以父亲就和他秉烛夜谈。他们说到这个世上到底有没有鬼的问题,我父亲讲了一个远房表亲被无常索命然后还阳的事,这个表亲家里很富裕,有些资产,村里的人都称他孙少爷。

无常索命

事件发生在四十年代末,山东省武城县一个村镇,那年孙少三十左右。这一天孙少骑车到邻村去吃酒席,在人家酒足饭饱后已是后半夜。那家人要留孙少过夜,担心路上不安全,那晚正是阴历七月十五,又怕他撞邪。孙少仗着酒劲非要回家,说大月亮天的有什么好怕的。

旷野中,孙少正不紧不慢的蹬着车,突然车前方立起两个高大的人影。明亮的月光中,只见那两个人影都身着长衣,带着高高的尖帽,一黑一白,手里拿着铁锁链挡在路中间。

孙少顿时倒抽了一口凉气,汗毛直竖,心想:坏了!这不是无常鬼索命来了么。一念间,自行车已到了两个无常身前。其中一无常伸手就抓住了车把,另一个举起锁链就往他头上套来。这时孙少在惊惧中真是恶从胆边生,一挥手里的狗皮鞭子就向两个无常抽去。这黑白无常一闪身,孙少使劲的蹬着车子向前冲去。这时只听“哗啦”一声,无常从身后扔过来铁链子就套在了孙少的脖子上,电光火石中孙少抓住铁链子又给扔了回去,继续没命的往前冲,如此几次。

飞驰中又听“哐当”一声,铁链子又砸在了后车座子上,孙少不敢回头看,他知道无常在身后紧追不舍,只要他们的手搭在了后车座上,他就回手一鞭子。这时他脑中已无其它意识,只是下意识使劲的蹬着车子逃命。就这样,月光下两追一逃,渐渐已望到了村头。

这时已是凌晨三四点钟,正好村头一家村民起来到屋外小解。这孙少一望到灯光,听到了人声,登时精力一卸,“咣当”一声摔在了地上,昏了过去。

那村民听到声响马上来查看,一看这不是孙少吗?只见那孙少牙关紧闭,口泛白沫,昏迷不醒。村民忙喊人将他送回家中。

这天孙少家人慌乱得上窜下跳,找来几个大夫抢救也毫无见效,孙少只是昏迷不醒,又不知是什么病因,就这样折腾了一天。

天色渐晚,昏迷中孙少看到黑白无常拿着锁链从屋外进来,来到他面前,对他说道:看你这回还往哪跑!说着将铁链往他头上一套,拽起他就往屋外走。孙少刚踏出屋门,就听屋内一片哭声,他知道:完了,这回是真死了!

孙少被无常牵着飘出了村外。
孙少被无常牵着飘出了村外。(示意图/图片来源:Adobe Stock)

游历阴府

孙少被无常牵着飘出了村外,猛然间,一座高大的城池耸立在孙少面前。入得城来,已然是白昼,却见城中车水马龙,人声鼎沸,好不热闹。不及细看,孙少被拽到一座府门前,那府门上书三个大字:城隍府。那府中坐着一位老和尚,孙少定睛一看,不觉惊呼出声:咦,这不是师父吗?忙上前施礼问候。那和尚也颇觉意外,道:徒儿啊!怎么是你?你怎么到这里来了?

原来,在孙少的村镇外有一座庙,而这老和尚生前是这座庙的住持。孙少小时候拜他为师,所以才认识。

孙少忙道:是无常将我抓到这里来的。那老和尚忙命鬼吏拿来生死簿查看,看后对孙少说:徒儿啊!你阳寿未尽,看来是拘错了。既然来了,就在这玩耍一天,到时再送你回去。孙少忙应承,并问起这城中之事。

老和尚说道:这座城就是阳间村镇外的那座庙,我死后被封为这座城的城隍神,掌管这城池附近世人冥籍,收管魂魄。这里并不是真正的阴曹地府,所有刚死的魂魄都扣留在这城里,先经过相当严厉的盘问之后,有罪之人才解到“酆都”(即阎罗府、阎王殿)这些真正的冥府去。城中白日即是阳间的黑夜,一颠一倒,除此之外,与阳间并无两样。

闲聊之后,城隍便让孙少到城中转转,并吩咐天黑之前赶回好送他还阳。孙少在城中闲逛,见这阴府之人的穿着打扮、集市叫卖、生活起居,与世间并无差异。

正行间,孙少猛然看到他八岁的儿子正在人群中跑跳,心惊道:这小兔崽子什么时候也跟着我来了。忙唤儿名,那儿只是不睬,孙少伸手去抓,那儿闪身往人群中一躲,便找不到了,孙少只是纳闷。之后孙少又在城中看到三位他村中之人,问他们话只是不睬,这三人身上都有疾病。孙少明明记得他们都好好的活在世间,怎么在这里遇见,奇怪不已。

天色渐晚,孙少回到城隍府,问起他儿及村中几人之事。城隍说是这几人阳寿将尽,都是患病而亡。孙少本想救他儿,城隍拿生死簿给他看家人的阳寿,孙少一看命中如此,只得作罢。

不觉时辰已到,城隍命无常送孙少回去。出得城门,只见一片昏暗,孙少只觉背后被大力一推,惊叫一声,便向前跌去。

还阳显迹

孙少只觉身体向前一跌,大叫一声,睁眼一看,却发现自己正躺在棺中,周围只听嘤嘤窃窃的哭声。他知道家人正为他守灵,于是拍棺大叫:我没死,快把我抬出去。

亲朋好友正在悲伤,忽听他在棺中大叫,顿时吓得魂飞魄散,以为诈尸。孙少只得再叫:我真的没死,快把我抬出去。周围的人惊疑不定,此时天色渐亮,其中几个胆大之人战战兢兢的上前,推开棺盖。孙少坐起身来,说:我真的没死,快把我抬出去。周围的人一看他并无异样,七手八脚的把他抬到炕上。

孙少说:我饿死了,快给我点吃的。家中人又是一阵手忙脚乱,待他吃饱喝足,恢复了元气,才一五一十的讲起了他的经历。只听得亲朋好友、左邻右舍是将信将疑,又惊又怕。

没过几天,孙少的小儿患病不起,家中老少慌忙,寻医救治。孙少也不觉悲伤,只劝家人治也没用,肯定是不能活了,果然没几天孩子就死了。

孙少又找到村中那三个人,告诉他们得什么病,什么时候死,让他们该吃该喝,准备后事。没过多少时日,三人相继去世,无不应验。

自此,孙少游阴还阳的事便在十里八乡传开了。

责任编辑:文星

本文短网址: 版权所有,任何形式转载需看中国授权许可。 严禁建立镜像网站.



【诚征荣誉会员】溪流能够汇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爱。我们向全球华人诚意征集万名荣誉会员:每位荣誉会员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订阅费用,成为《看中国》网站的荣誉会员,就可以助力我们突破审查与封锁,向至少10000位中国大陆同胞奉上独立真实的关键资讯,在危难时刻向他们发出预警,救他们于大瘟疫与其它社会危难之中。
荣誉会员


善举如烛《看中国》与您相约(图)

看完这篇文章您觉得

评论



加入看中国会员

神韻作品
donate
退党

看中国版权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

x
我们和我们的合作伙伴在我们的网站上使用Cookie等技术来个性化内容和广告并分析我们的流量。点击下方同意在网络上使用此技术。您要使用我们网站服务就需要接受此条款。 详细隐私条款. 同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