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峡溃坝前安徽各地逃生自救路线图(图)

2020-08-14 08:17 作者: 宋征时

手机版 正体 0个留言 打印 特大


(图片来源:STR/AFP via Getty Images)

序言

中共当局不顾各个学科多数专家的反对意见,迫使长江三峡工程强行上马、违规建造,还有权力寻租、贪污贿赂、偷工减料、弄虚作假等所留下的质量隐患,加上多年来在施工、管理、运行等各方面严重违反科学规律,促使技术、社会、政治、生态等一系列风险交互影响、高度聚集。库区大量蓄水还人为改变了当地的地质条件,使三峡及附近地区地震频度呈持续增长趋势。三峡水库因此而成为高悬于其大坝以下长江中下游六省一市(湖北、湖南、江西、安徽、江苏、浙江、上海)人民头上的一把“达摩克利斯剑”,同时也成了中共统治集团祸国殃民的最大物证之一。

今年入夏以来,长江流域持续遭遇大范围强降雨天气,全流域的江河湖汊、水库、池塘等已经泛滥成灾,多地有“悬河”已经水满为患、警戒超标,众多城市以及大批城镇村落也已多次“水漫金山”。

从中南海决策层到地方的中共各级官府、官员,为了保护“重点城市”以及属于“国家利益”的水利、水电工程,不惜牺牲人民的生命财产,普遍采用水库无预警开闸泄洪的野蛮残忍做法,甚至蓄意在夜间实施无预警超大流量突击性泄洪,把人民推入水深祸烈的灭顶之灾。

人祸天灾交相迭加,三峡水库大坝更是面临一朝崩裂、随时溃坝的空前危险。三峡决堤激流之所至,安徽省许多地区或如中国古籍《尚书 • 尧典》所载:“汤汤洪水方割,荡荡怀山襄陵,浩浩滔天”。长江中下游地区甚至可能出现水漫千里、汪洋一片的泽国。

对于如此的灾难性后果,中国著名水利工程学专家、清华大学教授黄万里先生早有预见,因而在生前多方论证、不断上书,力阻三峡工程上马。黄先生学识渊博、造诣卓著,且风骨耿介、敢于秉真直言。在1993年6月14日致中共中央政治局常委及江泽民的第三封信中,黄先生力陈三峡工程造价严重低报造假等舞弊行为,并且规劝:“这一错误,凡建设领导都该懂得而负责。”同一信函中,他还指出:“(三峡工程)今准备施工了,领头的‘专家’应负刑事之责。”(引自戴晴《黄万里教授抱憾辞世 中国再无人反对三峡工程》) 黄万里先生2001年辞世前留下有关三峡的预言已逐一应验,只剩最后一个预言有待应验:三峡大坝最终被拆掉(或溃坝)。

曾任水利电力部副部长、毛泽东兼职工业秘书的李锐,生前为体制内反对三峡工程的主要代表人物,竭尽全力阻止祸国殃民的三峡工程上马。著名理论物理学家、时任北京大学校长周培源指出三峡工程的巨大危害时沉痛地说:建了三峡,“将来上海都要完蛋”(引自凤凰网《前北大校长周培源反对建三峡:将来上海要完蛋》)。著名物理学家钱伟长《海湾战争的启示》一文,从国防角度对三峡工程提出质疑(参见王维洛:《钱伟长和三峡工程》)。如此这般的资料文献,不计其数。

知名记者、政治评论人士戴晴女士奔走各方,出书《长江啊长江:三峡工程论争》(1989年2月初版),汇总记录了一些著名科学家(及各方面专家乃至军方人士)所列举的三峡工程多种重大弊端及警告。结果,书和警告都被置之不理,戴晴女士还被投入监狱达十个月。

全国人大三峡工程方案论证并不依据科学论证行事,而根据中共统治集团的政治决策来强迫签字、强行通过。李锐先生告诉我们:即便如此,“仍有九名专家、两名顾问和一位政府官员拒绝在论证书上签字,中国人民是应该记住他们的:陆钦侃(防洪组专家)、侯学煜(生态与环境组顾问)、陈昌笃(生态与环境组专家)、程学敏(电力组专家)、方宗岱(防洪组专家)、何格高(综合经济组专家)、郭来喜(综合经济组专家)、黄元镇(综合经济组专家)、覃修典(电力组专家)、伍行中(综合经济组专家)、李玉光(移民组专家)、廖文权(移民组,四川开县移民办主任)。”(引自李锐《我知道的三峡工程上马经过》)  

成百上千的人士顶着中共统治集团的压力,纷纷指出三峡工程必将祸国殃民。体制内人士甚至群起抵制。1992年全国人大表决三峡方案时,尽管中共中央一再施压要求投赞成票(最终票数1767),但仍然有177人投了反对票,664人投了弃权票,25人未按表决器,三者占总投票数的三分之一(参见《三峡大坝是争议不断的世界最大的水利工程》)。

旅居德国的水利专家王维洛博士就三峡水利工程及其相关问题(如“南水北调”、地面沉降等)不断在媒体上以多种形式撰文、接受采访、应邀访谈等,数十年如一日,用百计寻千方,使得三峡工程问题及其险情始终能得到海内外公众的跟踪和关注。王维洛博士在2020年6月20日接受《走入美国》节目访谈时指出,三峡溃坝的可能性已经高达百分之九十!

面对如此险情,有识之士不惧风险,又一次发出预警:“宜昌以下跑,最后说一次”。

本文也就此尝试为位于三峡大坝以下(即“宜昌以下”)的安徽省各地民众提供一个灾前逃生(即“跑”)自救的路线图,并借此对他们再度预警,使之尽早落实各方面的相关准备。

有关本路线图的说明

一,本文遵循中国古训“水往低处流,人往高处走”,参照安徽省地形大势、全省各地海拔高程(参见附录一、附录二)和其他地理资料,为安徽各地人们设计、规划出“往高处走”的撤退路线图。其目的在于提供一份兼有预警性、实用性、工具性的“逃生自救指南”或曰“逃生自救路线图”。

二,本路线图供“灾前”的规划、筹谋、准备逃生线路之用。“临灾”之际,洪水汹涌而至或既已泛滥成灾,敬请随机、就近、迅速攀援登上大树、楼顶、土丘等各类具有一定高度的地物以躲避洪峰。届时切忌舍近求远,切勿机械搬用供“灾前”所用的本路线图,而应当立即因地制宜、因水势制宜、因具体情况而制宜。

三,由于本路线图仅供灾前的规划、筹谋、准备逃生“线路”之用。非“线路”性的事项如救生装备及工具、通讯手段、食物储备之类,不包括在本路线图之内。敬请广泛关注、多方参考各媒体、自媒体提供的相关内容。

四,逃生线路的选择,本着“安全、自救、及时”的原则,首先强调远离水之所趋、所往的“低处”。即不仅要尽量远离长江干流,而且还要尽可能避开淮河、巢湖(甚至黄河故道),以及其他河流、湖泊、水库等各类大、中型水体。即使水势趋缓退落时,也尽可能不要逗留水边,以防下一波洪峰再度来袭。逃生线路还要尽量规避电线杆、发射塔、电站等电力设施,以防触电。通过桥梁要迅速,切勿停留于桥面之上,以防桥体垮塌。此外,不要因“慌不择路”而通过、穿越或进入隧道、涵洞、地铁、地下车库、地下商场等,以防遭埋、被淹。

五,即使人们选好逃生“线路”,并且在“灾前”已经抵达相对安全的“高处”(如进入山区躲避),依然要警惕山洪爆发、泥石流来袭、堰塞湖泄溃、山体滑坡等灾害(以及山区水库无预警泄洪等人祸)。由于篇幅和题目所限,本路线图难以对此详加细释,敬请读者关注、参考各媒体、自媒体提供的相关内容。

六,天降暴雨日,库泄夜洪时。由于中共当局为保全“重点城市”及各类设施而“以下游为壑”、“以邻为壑”、“予民以祸”,普遍实施水库无预警泄洪的做法(尤其是夜间无预警泄洪);并不时伴之以舆论误导,甚至还有临灾现场搞欺骗的事例。安徽全省民众都要对此高度警惕,“防洪先要防泄洪”,“听啥都不能听党的话”,“宁可信网上流言蜚语,也不信新闻联播千言万语”。

七,本路线图就三峡溃坝尝试为安徽省各地民众提供避灾逃生线路,基本上不涉及有关其他灾害的避灾逃生。

八,本文只提供在大多数情况下对于广大公众(或非专业人员的普通民众)来说最明显、最便利、最主要的逃生线路,因而并不排斥其他具有可行性的线路设计和具有可操作性的相关实践。对于众多逃生线路的宏观描述,本路线图可以做到大致无误。至于每个地区的局部灾情、水位变动、受淹状况等,则无法作细节性的具体预测,敬请各位读者包涵。灾前临危之际,希望大家尽早准备、充分预警、酌情运筹、及时撤离、果断自救。

九,参照地图阅读本文或曰本路线图,则效果为佳。是为阅读建议。

安徽省抗洪预警形势概观

三峡溃坝造成的特大洪水或将不日爆发,长江中下游特大洪灾或将不期而至,仅安徽一省就可能有近半亿人口受灾。对此,我们将如何应对、怎样行动呢?我们首先从鸟瞰安徽省的地形大势入手,而后分析全省各地的抗洪预警形势。

安徽省的地理形势与湖北、湖南、江西大不相同。鄂、湘、赣三省或“三面环山”、或“三侧屏山”,中央部分为平原及低山丘陵。安徽则是“北有平原南有山,两河分省成三段”。前一句指安徽省呈“南高北低”的地形大势。后一句指长江、淮河两大河流由东向西横穿安徽省,将全省划分为皖南、淮南、淮北三大区域(即上文所谓“三段”)。安徽是全中国典型呈现这种地理“三段论”的唯一省份(或仅有的一个一级行政区划单位)。

安徽“南有山”首先指全省最大山体即构成皖南地形主体的皖南丘陵。皖南丘陵以黄山(及九华山)为中央部分,分布于皖南及皖浙赣边界地区。“南有山”其次是指皖西山地,即淮南西南部皖、鄂、豫三省交界处的大别山区。因此,皖南防洪避灾、逃生自救可以与鄂、湘、赣三省一样,“人往高处走”,进入皖南丘陵。合肥以西的淮南地区人们也同样有大别山区那样的“高处”可登。但淮南北部、淮北全境则地势低平。因大平原被众多河流切割的地形地貌、外加某些河流因泥沙含量居高而频繁泛滥等水情汛况,使那些区域逃生自救线路的设计问题变得相当复杂。

上文“北有平原”指占安徽全省面积大部分的平原,由皖南的长江沿岸平原、淮南的皖中平原、淮北的淮北平原三部分构成。皖南沿(长)江平原、皖中平原两者皆为长江中下游平原的一部分。淮北平原为黄淮平原的一部分;而黄淮平原又是黄河中下游平原即华北平原的一部分。这些平原连成一片,从皖南丘陵北侧一直向北展开至燕山南麓、永定河畔的北京,甚至向东北延伸至长城起始点—山海关。

就整个中国而言,安徽是平原占全省总面积比例最高的省份之一。淮北平原上几乎没有令人起眼的“高处”。皖中平原上的“高处”也仅见于分布零星、为数甚少,而且海拔和面积都很有限的低矮残山或小型丘陵。这种典型大平原地形如果遭受河流泛滥改道的侵袭,往往会形成所谓“黄泛区”。河流水体泥沙含量愈高,泛滥改道愈加频繁,黄泛区的面积就愈益扩大。几乎整个淮北都曾是黄泛区;淮南的六安、合肥、滁州一线以北的多个地区也曾是黄泛区。人们通常说的“黄泛区”一般就指曾分布于河南东部、安徽北部、江苏北部共计44县的黄泛区;而其中安徽省黄泛区的所占面积最大。

中国的第二大河黄河是世界上泥沙含量最高的大河,以其历史上泛滥成灾、改道频繁而闻名于世。淮河也多泛滥、有改道,只是在规模、频度上要逊黄河一筹。十二世纪末,黄河曾在豫东向南改道“夺淮”— 夺取淮河下游河道,经淮北、苏北而流入黄海。淮河原下游河道被侵夺后,中游因而受淤堰塞且向南外泄、改道流入长江,并从此成为长江支流。十九世纪中叶,黄河再次改道向北,经山东而流入渤海直至今日;同时在淮北、苏北留下了一条黄河故道(其实这也是更早期的淮河故道)。不同于鄂、湘、赣三省水系“大一统”于长江,安徽省境内黄河、淮河、长江三大河流多次南移北迁、此牵彼扯的渊源关系,使安徽成为中国水系最复杂的省份之一。

三峡大坝建成以前,长江洪水从未以近乎全面覆盖的规模淹没过庐江(属合肥市)、无为(属芜湖市),并继续向北推进至巢湖,从而使长江洪水和巢湖洪水汇成一片;更没有持续向北推进至淮河一线,从而使长江洪水和淮河洪水汇成一片。

但三峡大坝建成以后,情况已经截然改观。由于三峡崩堤溃坝可能性及其威胁的出现,淮河南岸(甚至少数河段的北岸)从此进入长江洪水直接威胁的范围之内。长江洪水从此有可能以近乎全面覆盖的规模与巢湖洪水、淮河洪水乃至黄河洪水汇成一片。本来就已经复杂、堪忧的安徽省水系汛情,因此而变得更为复杂、堪忧。

一旦三峡溃坝洪峰汹涌而至,皖南北部的沿(长)江平原和占淮南大部的皖中平原或将全部被洪水吞没。此时要“往高处走”逃生,皖南的人们可以进入皖南丘陵,淮南西部的人们可以进入大别山区。但远离山区而置身大平原的人们,除了淮南东南部的一部分居民可以就地登上零星残存于皖中平原的低矮丘陵如张八岭之外,大多数淮南北部居民(即皖中平原北部大部分居民),只有北越淮河、向北撤退至淮北即历史上的黄泛区主体部分才安全。

然而,此时若恰逢淮河、黄河也泛滥四溢,与奔腾不羁的长江洪峰汇成一片,在大平原上形成水深三公尺以上的千里泽国,则淮北全境、淮南北部人民将面临无处可逃的灭顶之灾。面对如此灾情又置身于如此地理环境,个人逃生自救往往无能为力,只能作为辅助性手段。任何国家政权及各级行政部门都有责任救助灾民,都不能按兵不动,更何况如此水患本来就是中共统治集团罔顾人民生命财产安全的水利方针及其营运政策所造成的。

安徽省作为中国的一级行政区划(含省、直辖市、自治区、特别行政区)单位,直接下辖的次级行政单位(属于二级行政区划)共16个:黄山市、宣城市、马鞍山市、芜湖市、铜陵市、池州市、安庆市、合肥市、六安市、滁州市、淮南市、蚌埠市、阜阳市、亳州市、宿州市、淮北市。

参照安徽省各地的地形大势、海拔高程(参见附录一、附录二)和其他地理资料,根据溃坝决堤后全省各地受灾情况的预估程度、以及应当予以先期预警的相应级别,我们可以将上述16个次级行政区划单位大致分为三个级别类型:

绿色预警区 (1个):黄山市,不受三峡溃坝的直接威胁。

黄色预警区 (4个):阜阳市、亳州市、宿州市、淮北市,基本上不会受到三峡溃坝的直接威胁,但有可能受到溃坝灾情的边缘性影响。
(所谓“黄色预警区”仅仅是就三峡溃坝洪灾而言。但由于淮河洪水、黄河洪水可能同步泛滥于三峡溃坝洪灾之际,这些黄色预警区内的居民应该保持更高度警惕。详见下文“综上所述”。)

红色预警区 (11个):宣城市、马鞍山市、芜湖市、铜陵市、池州市、安庆市、合肥市、六安市、滁州市、淮南市、蚌埠市,都会受到三峡溃坝的直接威胁和灾难性影响。

上述每一“预警区”(对应于二级行政区划)下可细分为若干“预警亚区”(基本上对应于三级行政区划)。如作为“预警区”的宣城市,其辖区内包含有7个属于“预警亚区”的区、县、(县级)市。至于“预警区”和“预警亚区”之间的关系,大致可视为“大陆”和“次大陆”之间的关系(诸如“南亚次大陆位于亚洲大陆的南部”、“某某预警区包括某某预警亚区”之类)。

综上所述,皖南、淮南、淮北三个地区所面临的洪涝灾情威胁可以简要概括如下:

— 皖南地区会受长江三峡溃坝的直接威胁和灾难性影响;
— 淮南地区会受长江三峡溃坝的直接威胁和灾难性影响、淮河泛滥的直接威胁和灾难性影响,淮南北部会受黄河泛滥的间接威胁和边缘性影响;
— 淮北地区会受淮河泛滥的直接威胁和灾难性影响、黄河泛滥的直接威胁和灾难性影响,淮北南部会受长江三峡溃坝的间接威胁和边缘性影响。

上文曾提到,安徽水系的复杂使各地逃生自救线路的设计具有相应的复杂性。上文还曾提到,“黄色预警区”淮北的居民反而应该对水患保持“更高度警惕”。其原因在于淮南、淮北两地都面对着有朝一日或然降临的巨大新威胁:三条大河波浪宽,同步泛滥淹两岸。我家就在岸上住,水患不断心不安。

此外,“防洪先要防泄洪”,防泄洪则要先了解水库的位置所在。据《维基百科》网站《安徽水库列表》一文提供的资料,“至2013年,中国安徽省共有大型水库13座”,中型水库近百座。此文与同一网站的文章《中国大型水库列表》中,可以查找到这13座大型水库其中大部分的有关资料。本路线图会就防泄洪在下文给出若干具体提示。

由于中共官方一以贯之的体制性腐败,灾害临头时又频频采取无预警泄洪(甚至蓄意在夜间实施无预警超大流量突击性泄洪)作为应急措施来保坝防溃,居住在水库近旁的安徽省居民(尤其是居于大库高坝之下的居民),要对无预警泄洪始终保持高度警惕,特别是在夜间。

红色预警之一:池州市逃生自救路线图

“红色预警区”池州市位于长江南岸,地属皖南,下辖贵池区、青阳县、东至县、石台县,共4个“预警亚区”。

石台县地处皖南丘陵北部的九华山区,海拔较高,属“绿色预警亚区”(本文恕不展开分析)。

东至县、贵池区、青阳县自西向东沿长江南岸排列,它们的北部都为长江沿岸平原,南部都为九华山脉北麓。因此三地都属“红色预警亚区”。

东至县居民逃生方向:向南撤退至九华山脉北麓
东至县居民逃生时,迅速离开沿(长)江、沿(升金)湖地带,向南撤退至东至县南部九华山脉北麓。

贵池区居民逃生方向:向南撤退至九华山脉北麓
贵池区居民逃生时,迅速离开沿(长)江地带,向南撤退至贵池区南部九华山脉北麓。

青阳县居民逃生方向:向南撤退至九华山脉北麓
青阳县居民逃生时,迅速离开沿(长)江地带,向南撤退至青阳县南部九华山脉北麓。

红色预警之二:宣城市逃生自救路线图

宣城市位于长江南岸,地属皖南,下辖宣州区、宁国市、广德市、郎溪县、泾县、旌德县、绩溪县,共计7个“预警亚区”。

归类为“红色预警区”的宣城市,其辖区内,旌德县、绩溪县两地海拔较高,属“绿色预警亚区”(本文恕不展开分析)。

宁国市地势也较高,但是该市周边局部仍可能为三峡溃坝洪水所波及,故属“黄色预警亚区”(本文恕不展开分析)。

宣州区、广德市、郎溪县、泾县等四处地方则属“红色预警亚区”。

宣州区居民逃生方向:向南撤退至皖南丘陵山区
宣州区居民逃生时,向南撤退至宁国市境内的皖南丘陵山区。

泾县居民逃生方向:向南撤退至黄山山区
泾县南部为黄山山区,北部为长江沿岸平原。
泾县居民逃生时,迅速离开沿(长)江地带,向南撤退至泾县南部的黄山山区。

郎溪县居民逃生方向:向南撤退至皖南丘陵山区
第一步:首先向南撤退至广德市境内;
第二步:继续向南撤退至广德市南部的皖南丘陵山区。

广德市居民逃生方向:就地登上低山丘陵,向南撤退至皖南丘陵山区
广德市南部为皖南丘陵山区,北部为有低山丘陵分布其间的平原。
广德市居民逃生时,可在广德市北部就地登上低山丘陵,亦可向南撤退至广德市南部的皖南丘陵山区。

红色预警之三:马鞍山市逃生自救路线图

“红色预警区”马鞍山市地跨皖南、淮南,下辖花山区、雨山区、博望区、当涂县、和县、含山县。该六地都呈低矮丘陵零星点缀其间的平原地貌,属“红色预警亚区”。其中花山区、雨山区、博望区、当涂县四地位于长江以南(当地长江干流东岸),和县、含山县两地位于长江以北(当地长江干流西岸)。

马鞍山市长江以南各“红色预警亚区”逃生自救路线图

花山区、雨山区、博望区、当涂县居民逃生方向:就近登上低矮丘陵,向南撤退至皖南丘陵山区
第一步:迅速离开沿(长)江地带,就近分头登上当地的低矮丘陵;
第二步:随后视情况或分头向南撤退至宣州区(宣城市辖区)境内;
第三步:继续分头向南撤退至宁国市(宣城市辖区)境内的皖南丘陵山区。

马鞍山市长江以北各“红色预警亚区”逃生自救路线图

和县、含山县居民逃生方向:就地登上低矮丘陵、向北撤退至张八岭支脉南麓
第一步:迅速离开沿(长)江地带,就近分头登上当地的低矮丘陵;
第二步:如大平原或受淹将成泽国,而附近低矮丘陵海拔过低、面积过小、数量过少、避灾者又过多而拥挤不下,大部分居民可迅速分头向北撤退至全椒县(滁州市辖区)境内;
第三步:继续向北撤退至全椒县北部张八岭支脉南麓,如龙王尖(海拔393公尺)山麓。

红色预警之四:芜湖市逃生自救路线图

“红色预警区”芜湖市地跨皖南、淮南,下辖镜湖区、弋江区、繁昌区、湾沚区、鸠江区、无为市、南陵县共7个“预警亚区”。其中镜湖区、弋江区、繁昌区、湾沚区、南陵县五地位于长江南岸,无为市位于长江北岸,鸠江区则地处长江南、北两岸。

繁昌区、南陵县两地呈低山丘陵零星点缀其间的平原地貌,其余五地为较为典型的平原地带。芜湖市辖下七地都属“红色预警亚区”。

芜湖市长江以南各“红色预警亚区”逃生自救路线图

鸠江区(南岸部分)、镜湖区、湾沚区居民逃生方向:向南撤退至皖南丘陵山区
第一步:迅速离开沿(长)江地带,向南撤退至宣州区(宣城市辖区)境内;
第二步:继续向南撤退至宁国市(宣城市辖区)境内的皖南丘陵山区。

弋江区、繁昌区居民逃生方向:向南撤退至黄山山区
第一步:迅速离开沿(长)江地带,向南撤退至南陵县境内;
第二步:继续向南撤退至泾县(宣城市辖区)境内;
第三步:持续向南撤退至泾县南部的黄山山区。

南陵县居民逃生方向:向南撤退至黄山山区
第一步:首先向南撤退至泾县(宣城市辖区)境内;
第二步:继续向南撤退至泾县南部的黄山山区。

芜湖市长江以北各“红色预警亚区”逃生自救路线图

鸠江区(北岸部分)、无为市居民逃生方向:向西撤退至大别山区东部边缘
第一步:迅速离开沿(长)江地带,向西撤退至庐江县(合肥市辖区)境内;
第二步:继续向西撤退至桐城市(安庆市辖区)境内;
第三步:持续向西撤退至桐城市北部的大别山区东部边缘。

如果突遇三峡溃坝洪峰与淮河洪水同时抵达,来不及向西撤退至庐江县,鸠江区(北岸部分)、无为市居民应急方案如下:
第一步:迅速离开沿(长)江地带,就近登上较大或略大的低矮丘陵,如其中海拔最高者之一鸡毛燕(海拔527公尺,位于巢湖南岸附近、无为市与合肥市下辖巢湖市之交界处);
第二步:如大平原或受淹将成泽国,而附近低矮丘陵海拔过低、面积过小、数量过少、避灾者又过多而拥挤不下,大部分居民可迅速转向东撤,分头登上皖浙高速公路巢湖-芜湖段的各高架路段躲避;还可迅速分头撤退至合肥-杭州铁路线巢湖-芜湖段沿线各车站躲避(为保交通大动脉畅通,铁路站、线所在地通常优先予以排洪,人员也相对容易获救);
第三步:如上述行动皆受阻或不果,则迅速向东集中到芜湖市各党政军机构所在地,使之难以推诿不管,从而使自己增加获得(由直升机、救生艇、冲锋舟等)附带救助的机率。而国家机构及官员拒绝救助灾民的行为(哪怕是奉命行事),则有可能使行为主体付出难以预估的代价。

红色预警之五:铜陵市逃生自救路线图

作为“红色预警区”的铜陵市下辖4个“预警亚区”:铜官区、义安区、郊区、枞阳县。

铜陵市地跨皖南、淮南,长江贯穿其辖区:铜官区、义安区两地位于长江南岸(当地长江干流东岸),枞阳县位于长江北岸(当地长江干流西岸),郊区则地处长江南、北两岸。

铜官区、枞阳县呈现典型的平原地貌,义安区、郊区(北岸部分和南岸部分)为有低山丘陵分布的平原地带。它们都属于“红色预警区”。

铜陵市长江以南各“红色预警亚区”逃生自救路线图

铜官区、郊区(南岸部分)居民逃生方向:向东撤退至低山丘陵
迅速离开沿(长)江地带,向东撤退至义安区东南部的低山丘陵区域。

义安区居民逃生方向:向东南撤退至低山丘陵
迅速离开沿(长)江地带,向东南撤退至义安区东南部的低山丘陵区域。

铜陵市长江以北各“红色预警亚区”逃生自救路线图

郊区(北岸部分)居民逃生方向:向北撤退至低山丘陵
迅速离开沿(长)江地带,向北撤退至郊区北部的低山丘陵区域。

枞阳县居民逃生方向:向西北撤退至大别山区东部边缘
第一步:迅速离开沿江(长江)、沿湖(破岗湖、白荡湖)地带,向西北撤退至桐城市(安庆市辖区)境内;
第二步:继续向西北撤退至桐城市北部的大别山区东部边缘

红色预警之六:安庆市逃生自救路线图

安庆市位于长江北岸,地属淮南,下辖迎江区、大观区、宜秀区、桐城市、潜山市、怀宁县、望江县、宿松县、太湖县、岳西县,共计10个“预警亚区”。

地理上,安庆市辖区全境可分为两部分:西北部为大别山区,东南部为长江沿岸平原;整体呈“西北高,东南低”的地形大势。桐城市、潜山市、太湖县、宿松县四地沿合肥至南昌的铁路线以及皖赣高速公路安庆段,呈东北-西南向排列,坐落在西北部和东南部之间的过渡带上。该四地各自境内,也都呈“西北高,东南低”的地势。

该“过渡带”以西北,只有全境处于大别山区的岳西县一地。该地带以东南,迎江区、大观区、宜秀区、望江县、怀宁县五地都呈河流沿岸平原地貌。怀宁县南部、宜秀区平原上有若干低山丘陵,其中海拔最高者之一为宜秀区破岗湖西侧的三线尖(海拔697公尺)。

归类为“红色预警区”的安庆市,其辖区内,岳西县由于海拔较高,属“绿色预警亚区”(本文恕不展开分析)。

迎江区、大观区、宜秀区、桐城市、潜山市、怀宁县、望江县、宿松县、太湖县等其余九处地方则属“红色预警亚区”。

桐城市居民逃生方向:向西北撤退至大别山区东南麓
桐城市居民逃生时,可向西北撤退至桐城市西北部大别山区东南麓。

潜山市居民逃生方向:向西北撤退至大别山区东南麓
潜山市居民逃生时,可向西北撤退至潜山市西北部大别山区东南麓。

太湖县居民逃生方向:向西北撤退至大别山区东南麓
太湖县居民逃生时,可向西北撤退至太湖县西北部大别山区东南麓。
(撤退时,一定要警惕太湖县境内的花凉亭水库无预警泄洪!)

宿松县居民逃生方向:向北撤退至大别山区南麓
宿松县居民逃生时,迅速离开沿江(长江)、沿湖(龙感湖、大官湖、黄湖、泊湖)地带,向北撤退至宿松县北部大别山区南麓。

望江县居民逃生方向:向西北撤退至大别山区东南麓
第一步:迅速离开沿江(长江)、沿湖(泊湖、武昌湖)地带,向西北撤退至太湖县境内;
第二步:继续向西北撤退至太湖县西北部大别山区东南麓。
(撤退时,一定要警惕太湖县境内的花凉亭水库无预警泄洪!)

怀宁县居民逃生方向:向西北撤退至大别山区东南麓
第一步:迅速离开沿(长)江地带,向西北撤退至潜山市境内;
第二步:继续向西北撤退至潜山市西北部大别山区东南麓。

迎江区、大观区、宜秀区居民逃生方向:向西北撤退至大别山区东南麓
第一步:迅速离开沿(长)江地带,向西撤退至怀宁县境内;
第二步:随后向西北撤退至潜山市境内;
第三步:继续向西北撤退至潜山市西北部大别山区东南麓。

红色预警之七:六安市逃生自救路线图

六安市地属淮南,下辖金安区、裕安区、叶集区、霍邱县、舒城县、霍山县、金寨县,共计7个“预警亚区”。

地理上,六安市辖区全境可分为两部分:南部为大别山区,北部为皖中平原;整体呈“南高北低”的地形大势。舒城县、霍山县、金寨县三地呈东-西向排列,坐落在大别山区和皖中平原之间的过渡带上。该三地各自境内,也都呈“南高北低”的地势。

坐落于该“过渡带”以北的金安区、裕安区、叶集区、霍邱县四地都呈典型的平原地貌。

归类为“红色预警区”的六安市,其辖区内七处地方都属“红色预警亚区”。

金寨县居民逃生方向:向南撤退至大别山区北麓
金寨县居民逃生时,可向南撤退至金寨县南部大别山区北麓。
(撤退时,一定要警惕金寨县境内的梅山水库和响洪甸水库无预警泄洪!)

霍山县居民逃生方向:向南撤退至大别山区北麓
霍山县居民逃生时,可向南撤退至霍山县南部大别山区北麓。
(撤退时,一定要警惕霍山县境内的佛子岭水库无预警泄洪!)

舒城县居民逃生方向:向南撤退至大别山区北麓
舒城县居民逃生时,可向南撤退至舒城县南部大别山区北麓。
(撤退时,一定要警惕舒城县境内的龙河口水库无预警泄洪!)

金安区居民逃生方向:向南撤退至大别山区北麓
第一步:首先向南撤退至霍山县境内;
第二步:继续向南撤退至霍山县南部大别山区北麓。
(撤退时,一定要警惕霍山县境内的佛子岭水库无预警泄洪!)

裕安区居民逃生方向:向南撤退至大别山区北麓
第一步:首先向南撤退至舒城县境内;
第二步:继续向南撤退至舒城县南部大别山区北麓。
(撤退时,一定要警惕舒城县境内的龙河口水库无预警泄洪!)

叶集区居民逃生方向:向南撤退至大别山区北麓
第一步:首先向南撤退至金寨县境内;
第二步:继续向南撤退至金寨县南部大别山区北麓。
(撤退时,一定要警惕金寨县境内的梅山水库和响洪甸水库无预警泄洪!)

霍邱县居民逃生方向:向南撤退至大别山区北麓
第一步:迅速离开沿河(淮河)、沿湖(城东湖、城西湖)地带,分头向南撤退至叶集区或裕安区境内;
第二步:继续分头向南撤退至金寨县或霍山县境内;
第三步:持续分头向南撤退至金寨县南部或霍山县南部大别山区北麓。

如果突遇三峡溃坝洪峰与淮河洪水同时抵达,来不及向南撤退至大别山区,霍邱县居民应急方案如下:
第一步:迅速离开沿河(淮河)、沿湖(城东湖、城西湖)地带,分头向南撤退至叶集区或裕安区境内;
第二步:第一步撤退过程中,如洪峰已经抵达叶集区、裕安区境内,撤退者可迅速分头登上合肥至(河南)信阳高速公路六安段的各高架路段躲避;还可迅速分头集中至合肥-信阳铁路线六安段沿线各车站躲避(为保交通大动脉畅通,铁路站、线所在地通常优先予以排洪,人员也相对容易获救);
第三步:如上述行动皆受阻或不果,则迅速向东集中到裕安区境内的六安市各党政军机构所在地,使之难以推诿不管,从而使自己增加获得(由直升机、救生艇、冲锋舟等)附带救助的机率。而国家机构及官员拒绝救助灾民的行为(哪怕是奉命行事),则有可能使行为主体付出难以预估的代价。

红色预警之八:滁州市逃生自救路线图

“红色预警区”滁州市下辖8个“预警亚区”:琅琊区、南谯区、明光市、天长市、来安县、全椒县、定远县、凤阳县。此八处地方皆位于平原地带,属“红色预警亚区”。

皖中平原上,除了零星分布的低山丘陵,张八岭是最大的一条低山山脉,其主脉由西南向东北绵延于肥东县(属合肥市)、定远县、南谯区、明光市(皆属滁州市)、盱眙县(属江苏省淮安市),其峰峦中最高者有龙王尖(海拔393公尺)、北将军(海拔339公尺)等。张八岭也是长江和淮河的分水岭。

主体位于滁州市辖区内的张八岭,为皖中平原东部居民抗洪逃生的重要地理坐标。据本逃生自救路线图,上述滁州全市8个“红色预警亚区”,外加合肥市肥东县、巢湖市,马鞍山市含山县、和县,共计有12个“红色预警亚区”的逃生路线都指向张八岭,呈“周边向心辐集”状。

就抗洪逃生路线而言;坐落于皖中平原东部的张八岭,与坐落于江汉平原北部的大洪山颇有几分类似。如果说,大洪山雄峙于江汉平原之上有如泰山雄峙于华北平原之上的缩小版;张八岭则堪当大洪山的缩小版。

中国人民解放军陆军三界合同战术训练基地(简称“三界训练基地”)1986年开设于安徽省滁州市明光市三界镇一带,占据张八岭的大片区域。地处内蒙古的朱日和合同战术训练基地于二十一世纪初正式运行之前,张八岭曾是中国面积最大的军事训练基地,可供多军兵种进行师级规模的对抗演练,其空间规模应该相当可观。

一旦三峡溃坝洪峰汹涌而至,大平原即受淹而成泽国,如果就近之处其他低矮丘陵海拔相对低、面积相对小、数量相对少,避灾民众又人数过多且拥挤不下,灾区人民应当迅速与基地驻军接洽,要求开放基地保密级别相对较低的大面积区域,以拯救千百万生命。换言之,除了指挥中心、雷达站、弹药库等保密级别高的目标和区域之外,那些演习时供坦克碾压的冈峦坡岱,那些供步兵分队演练“正斜面”、“反斜面”山地攻防的山梁山脊,等等,都应该向灾区人民开放、供灾区人民逃生所用。

上文说过,皖中平原东部12个县或县级市的受灾人口大部分可能会集中到张八岭,甚至合肥市外撤的部分人口也可能汇集到张八岭。与湖北的大洪山相比,张八岭海拔低、面积小,又被三界训练基地占去一大块,但预计接纳逃生人口将高于大洪山。届时军方若不积极开放基地区域,张八岭其他区域为数有限的制高点上拥挤不堪的高密集度避灾人群中,可能会不时有人被洪峰大浪裹挟卷走……

天长市居民逃生方向:向西北撤退至张八岭主脉东北麓
天长市居民逃生时,迅速离开沿(高邮)湖地带,向西北撤退至盱眙县(江苏省淮安市辖区)西部张八岭主脉东北麓。

来安县居民逃生方向:向西北撤退至张八岭主脉东南麓
来安县居民逃生时,可向西北撤退至明光市南部张八岭主脉东南麓。

琅琊区、南谯区居民逃生方向:向西撤退至张八岭主脉东南麓
琅琊区、南谯区居民逃生时,可向西撤退至南谯区西部张八岭主脉东南麓,如北将军(海拔339公尺)山麓。

全椒县居民逃生方向:向北撤退至张八岭支脉南麓
全椒县居民逃生时,可向北撤退至全椒县北部张八岭支脉南麓,如龙王尖(海拔393公尺)山麓。

明光市居民逃生方向:向南撤退至张八岭主脉西北麓
第一步:迅速离开沿河(淮河)、沿湖(花园湖、女山湖、里湖)地带,向南撤退至明光市南部;
第二步:继续向南撤退至明光市南部张八岭主脉西北麓。

定远县居民逃生方向:向东撤退至张八岭主脉西北麓
定远县居民逃生时,可向东撤退至定远县东部张八岭主脉西北麓。

凤阳县居民逃生方向:向东南撤退至张八岭主脉西北麓
第一步:迅速离开沿(淮)河、沿(花园)湖地带,向南撤退或就近登上凤阳县境内的低矮丘陵,如其峰峦中最高者之一狼窝山(海拔340公尺);
第二步:随后向东南撤退至定远县东部张八岭主脉西北麓。

红色预警之九:合肥市逃生自救路线图

安徽省头号“红色预警区”合肥市下辖9个“红色预警亚区”:瑶海区、庐江区、包河区、蜀山区、巢湖市、庐江县、肥西县、肥东县、长丰县。

合肥市作为安徽省省会,地处皖中平原中央部分,位于巢湖以北。

经初步查询文献,尚未找到长江洪峰与巢湖洪水汇成一片而肆虐于皖中平原的有关记载。但自从三峡大坝落成之日,这一情况已经截然改观:合肥市已然在三峡溃坝突发洪水的威胁范围之内。

如果不在汛期或黄梅雨季,长江三峡溃坝的洪峰袭来时,巢湖具有一定的滞洪(水)削(洪)峰功能,还能少量蓄洪、分洪,起到一点明显大于杯水车薪的有限作用。

但如果遇到今年入夏后长江流域遭遇的大范围持续强降雨天气,一旦三峡大坝决堤之滚滚洪流激荡而下、以浊浪排空之势磅礴而至,又恰值巢湖、甚至淮河加黄河同步泛滥、席卷皖中平原之际,合肥全市将成为一片泽国:铁路、公路及其枢纽被淹,城市的街道、地铁被淹,甚至骆岗机场航空港也将被淹没…… 

三峡溃坝,不仅合肥全市将成为泽国,整个皖中平原、几乎整个淮南都可能陷入一望无际的大洪水之中。

对于湖北、湖南、江西三省而言,三峡溃坝意味着江汉平原、洞庭湖平原、鄱阳湖平原那些低海拔平川被淹,各省直接受灾面积至多为“八百里浸川”。然而,安徽省一旦遭受三峡溃坝洪流席卷涤荡,那将是泽国千里而不止,那将是半个省以上面积浸泡在洪水的汪洋中。

湖北的大洪山接纳江汉平原逃生人流之时,东有桐柏山、西有荆山等“高处”可以供逃生自救的人群分流,从而分担大洪山的压力。张八岭的东西“两翼”就没有这样的“高处”可供人群分流。张八岭孤峙独立于长江下游大平原上,沿北纬32.2度往西约350公里至接近淮河源头的河南省信阳市境内,才有较为明显的“高处”(桐柏山北麓)在地表隆起;往东则至江苏省南通市黄海沿岸约260公里,放眼望去尽是一马平川。“人往高处走”。大平原上,“高处”如此难得寻觅,合肥人该往何处撤,又该如何“走”?

上文不止一次说过,皖中平原东部12个县或县级市的受灾逃生人口大部分会集中到张八岭,甚至合肥市辖区内如瑶海区、庐江区、包河区等地外撤的部分人口也可能汇集到张八岭。即使没有军方三界训练基地的存在,以整个张八岭的有限面积,要接纳滁州市8个县或县级市的逃生人口已经勉为其难;而且由于地理位置毗邻接近,它还不得不接纳另外4个县或县级市(其中已经包括合肥市的肥东县和巢湖市)的逃生灾民。

因此,除肥东县和巢湖市外,本路线图不建议合肥市下辖的其他7个“红色预警亚区”居民选择张八岭作为逃生方向。换言之,瑶海区、庐江区、包河区、蜀山区、庐江县、肥西县、长丰县居民的逃生方向,最好是向西南撤退至大别山区。

滔天洪峰将至。中共官方很可能在百姓面临洪水没顶之时不首先救助,先不救助甚至不予救助。鉴于长期以来中共政权置人民死活于不顾的累累前科和当前犯下的无预警泄洪等罪恶,以及各级官僚的滥权枉法、渎职失策、欺瞒误导、草菅人命,合肥人或将群起奋力自救,自行组织大规模外撤。

如果预警时间充裕,可以选择通过铁路、高速公路提前外撤自救。撤退大方向(再次强调):向西南撤退至大别山区。

在三峡溃坝洪峰已经通过九江而进入安徽省,但淮河、黄河并未同步泛滥的情况下,建议尽可能优先利用下列道路系统外撤自救:合肥-信阳铁路线(六安段)、合肥至(河南)信阳高速公路六安段、312国道、105国道,等等。具体撤退方向:向西南撤退至六安市下辖的舒城、霍山、金寨三县南部大别山北麓。

在三峡溃坝洪峰已经通过九江而进入安徽省,并且淮河或黄河(或淮河加黄河)亦已同步泛滥的情况下,建议除继续利用上述道路系统外,尽可能同时利用下列道路系统外撤自救:合肥-九江铁路线、合肥至(江西)九江高速公路、206国道,等等。具体撤退方向:向西南撤退至六安市下辖的舒城县南部大别山北麓、东北麓,安庆市下辖的桐城、潜山二县北部大别山东南麓。

合肥市巢湖以东*各“红色预警亚区”逃生自救路线图
(*“巢湖以东”指巢湖南北向轴线以东)

肥东县居民逃生方向:向东撤退至张八岭主余脉西南麓、支脉南麓 
第一步:迅速离开沿(巢)湖地带,向东撤退至肥东县东部张八岭主余脉西南麓;
第二步:随后视情况或继续向东撤退至全椒县(滁州市辖区)北部张八岭支脉南麓,如龙王尖(海拔393公尺)山麓。

巢湖市居民逃生方向:向东撤退至张八岭主余脉西南麓,向西南撤退至大别山区北麓
巢湖市地处巢湖南北向轴线以东的巢湖东半部沿岸,其辖区小部分(“南部”)在巢湖东南岸,大部分(“北部”)在巢湖东北岸,从两边合抱着巢湖的东半部。

巢湖市(北部)居民逃生方向:向东撤退至张八岭支脉南麓
第一步:迅速离开沿(巢)湖地带,向东北撤退至全椒县(滁州市辖区)境内;
第二步:继续向东北撤退至全椒县北部张八岭支脉南麓,如龙王尖(海拔393公尺)山麓。

巢湖市(南部)居民逃生方向:就近登上低山丘陵,向西南撤退至大别山区东麓
第一步:迅速离开沿(巢)湖地带,就近登上较大或略大的低矮丘陵,如其中海拔最高者之一鸡毛燕(海拔527公尺,位于巢湖南岸附近、巢湖市与芜湖市下辖无为市之交界处);
第二步:视情况或继续远离沿(巢)湖地带,向西南撤退至庐江县境内;
第三步:继续向西南撤退至桐城县(安庆市辖区)东北部大别山区东麓。

如果突遇三峡溃坝洪峰与淮河洪水同时抵达,来不及向西南撤退至大别山区,巢湖市(南部)居民应急方案如下:
第一步:迅速离开沿(巢)湖地带,就近登上较大或略大的低矮丘陵;
第二步:视情况或继续远离沿(巢)湖地带,向西南撤退至庐江县、桐城县境内;
第三步:第二步撤退过程中,如洪峰已经抵达庐江县、桐城县境内,洪水已经阻断道路,撤退者可迅速分头登上合肥至(江西)九江高速公路合肥-怀宁段、合肥至铜陵高速公路等的各高架路段躲避;还可迅速分头集中至合肥-九江铁路线肥西至桐城段沿线各车站躲避(为保交通大动脉畅通,铁路站、线所在地通常优先予以排洪,人员也相对容易获救);
第四步:如上述行动皆受阻或不果,则迅速就近集中到各级党政军机构所在地,使之难以推诿不管,从而使自己增加获得(由直升机、救生艇、冲锋舟等)附带救助的机率。而国家机构及官员拒绝救助灾民的行为(哪怕是奉命行事),则有可能使行为主体付出难以预估的代价。

合肥市巢湖以西*各“红色预警亚区”逃生自救路线图
(*“巢湖以西”指巢湖南北向轴线以西)

庐江县居民逃生方向:向西南撤退至大别山区东麓
第一步:迅速离开沿(巢)湖地带,向西南撤退至桐城市(安庆市辖区)境内;
第二步:继续向西南撤退至桐城市北部大别山区东麓。

肥西县居民逃生方向:向西南撤退至大别山区北麓
第一步:迅速离开沿(巢)湖地带,向西南撤退至舒城市(六安市辖区)境内;
第二步:继续向西南撤退至舒城县南部大别山区北麓。
(撤退时,一定要警惕舒城县境内的龙河口水库无预警泄洪!)

瑶海区、庐阳区、包河区、蜀山区居民逃生方向:向西南撤退至大别山区北麓
第一步:迅速离开沿(巢)湖地带,向西南撤退至肥西县境内;
第二步:继续向西南撤退至舒城市(六安市辖区)境内;
第二步:继续向西南撤退至舒城县南部大别山区北麓。
(撤退时,一定要警惕舒城县境内的龙河口水库无预警泄洪!)

长丰县居民逃生方向:向西南撤退至大别山区北麓
第一步:首先向西南撤退至瑶海区、庐阳区、包河区、蜀山区境内;
第二步:继续向西南撤退至肥西县境内;
第三步:持续向西南撤退至舒城市(六安市辖区)境内;
第四步:持续向西南撤退至舒城县南部大别山区北麓。
(撤退时,一定要警惕舒城县境内的龙河口水库无预警泄洪!)

如果突遇三峡溃坝洪峰与淮河洪水同时抵达,来不及向西南撤退至大别山区,长丰县居民应急方案如下:
第一步:首先向西南撤退至瑶海区、庐阳区、包河区、蜀山区;
第二步:视情况继续向西南撤退至肥西县、舒城县。但如果第一步撤退过程中,洪峰已经抵达瑶海区、庐阳区、包河区、蜀山区境内,则第二步撤退过程立即中止。撤退者可迅速集中到安徽省、合肥市各党政军机构所在地,使之难以推诿不管,从而使自己增加获得(由直升机、救生艇、冲锋舟等)附带救助的机率。而国家机构及官员拒绝救助灾民的行为(哪怕是奉命行事),则有可能使行为主体付出难以预估的代价;
第三步:如洪峰抵达于第二步撤退过程中,肥西县、舒城县已经水患严重,撤退者可迅速分头登上合肥至(江西)九江高速公路合肥-怀宁段的各高架路段躲避;还可迅速分头集中至合肥-九江铁路线肥西至桐城段沿线各车站躲避(为保交通大动脉畅通,铁路站、线所在地通常优先予以排洪,人员也相对容易获救)。

红色预警之十:淮南市逃生路线图

“红色预警区”淮南市下辖7个“红色预警亚区”:田家庵区、谢家集区、大通区、八公山区、潘集区、凤台县、寿县。

淮河由西向东穿过淮南市辖区,田家庵区、谢家集区、大通区、八公山区、寿县地处淮河以南;潘集区、凤台县位于淮河以北。整个淮南市辖区呈大平原地貌,偶有低山丘陵,如以成语“草木皆兵”而知名的八公山。

八公山山脉大体呈南北走向,主体部分位于八公山区与寿县交界处,有低矮山丘数十座,主峰海拔241公尺。八公山对淮南市淮河以南部分而言,其重要性相当于张八岭之对皖中平原东部。

八公山区、寿县(寿春镇)居民逃生方向:就近登上八公山
由于得八公山之地利,八公山区居民及寿县最北端的寿春镇居民逃生时,可迅速离开沿(淮)河地带,就近登上八公山各制高点。淮南市其余地区居民则另当别论如下。

长江三峡溃坝洪水泛滥时逃生路线图

淮河以北部分的潘集区、凤台县居民必须对水况汛情严加关注,随时准备在水患严重时向北后撤。

淮河以南部分的田家庵区、谢家集区、大通区、八公山区、寿县居民迅速北越淮河,进入潘集区、凤台县境内,视情况或继续向北后撤。淮河以南部分居民如来不及北越淮河,可设法迅速登上八公山各制高点。

淮河洪水泛滥时逃生路线图

淮河以北部分的潘集区、凤台县居民逃生时,
第一步:迅速离开沿(淮)河地带,向西北撤退至蒙城县、利辛县(皆属亳州市)境内;
第二步:随时准备在水患加重时继续后撤。

淮河以南部分的田家庵区、谢家集区、大通区、八公山区居民逃生时,
第一步:迅速离开沿(淮)河、沿(瓦埠)湖地带,向南撤退至长丰县(合肥市辖区)境内;
第二步:继续向南撤退至合肥市下辖的瑶海区、庐阳区、包河区、蜀山区境内。

淮河以南部分的寿县(寿春镇除外)居民逃生时,
第一步:迅速离开沿(淮)河、沿(瓦埠)湖地带,向南撤退至金安区(六安市辖区)境内;
第二步:继续向南撤退至六安市下辖的霍山县境内。

长江三峡溃坝洪水与淮河洪水、黄河洪水同步泛滥时逃生路线图

一旦三条河流同步泛滥,安徽会有半个省以上面积被淹。此时,因大平原地形等因素,淮南市居民已经很难靠民间或个人力量有效实施逃生自救,国家机构和行政部门有义务和职责落实抢险救生的实际措施。
中共各级官府、官员玩忽职守、消极观望、互相推诿、漠视人命、贪污救灾财款等等毛病不改、积恶成习。老百姓已经舍了70年所谓“小家”,而中共这个自封为“大家”之主的政权,70年来几乎没有建设过真正符合科学要求和技术规范的合格水利工程,居然没有真正根治好任何一条大河。淮南市大部分居民必须准备在希望渺茫、条件有限的情况下提前逃生、拼死自救。
本路线图对此也无筹可展,只能提出减缓(而不是逃脱)洪水威胁的措施如下:

淮河以北部分的潘集区、凤台县居民逃生时,
第一步:撤退过程中,若洪水已经阻断道路,可迅速分头集中至合肥-阜阳铁路线淮南段沿线各车站躲避(为保交通大动脉畅通,铁路站、线所在地通常优先予以排洪,人员也相对容易获救);
第二步:如上述行动受阻或不果,则迅速就近集中到淮南或其他城市各级党政军机构所在地,使之难以推诿不管,从而使自己增加获得(由直升机、救生艇、冲锋舟等)附带救助的机率。而国家机构及官员拒绝救助灾民的行为(哪怕是奉命行事),则有可能使行为主体付出难以预估的代价。

淮河以南部分的田家庵区、谢家集区、大通区、八公山区、寿县居民逃生时,
第一步:撤退过程中,若洪水已经阻断道路,就近者可迅速登上八公山各制高点;
第二步:如距八公山较远且灾情急迫,则迅速分头集中至合肥-阜阳铁路线淮南段沿线各车站躲避(为保交通大动脉畅通,铁路站、线所在地通常优先予以排洪,人员也相对容易获救);
第二步:如上述行动受阻或不果,则迅速就近集中到淮南或其他城市各级党政军机构所在地,使之难以推诿不管,从而使自己增加获得(由直升机、救生艇、冲锋舟等)附带救助的机率。而国家机构及官员拒绝救助灾民的行为(哪怕是奉命行事),则有可能使行为主体付出难以预估的代价。

红色预警之十一:蚌埠市逃生路线图

“红色预警区”蚌埠市下辖7个“红色预警亚区”:龙子湖区、蚌山区、禹会区、淮上区、五河县、固镇县、怀远县。

淮河由西向东穿过蚌埠市辖区,龙子湖区、蚌山区、禹会区地处淮河以南;淮上区、五河县、固镇县、怀远县位于淮河以北。整个蚌埠市辖区呈典型的大平原地貌。

长江三峡溃坝洪水泛滥时逃生路线图

淮河以北部分的淮上区、五河县、固镇县、怀远县居民必须对水况汛情严加关注,随时准备在水患加重时向北后撤。

淮河以南部分的龙子湖区、蚌山区、禹会区居民迅速北越淮河,进入淮上区、怀远县境内,视情况或继续向北后撤。

淮河洪水泛滥时逃生路线图

淮河以北部分的淮上区、五河县、固镇县、怀远县居民逃生时,
第一步:迅速离开沿(淮)河地带,向北撤退至固镇县、怀远县北部;
第二步:随时准备在水患加重时继续向北后撤。

淮河以南部分的龙子湖区、蚌山区、禹会区居民逃生时,
第一步:迅速离开沿(淮)河地带,向南撤退至凤阳县(滁州市辖区)境内的低矮丘陵,如其峰峦中最高者之一狼窝山(海拔340公尺);
第二步:继续向南撤退至长丰县(合肥市辖区)境内;
第三步:随时准备在水患加重时持续向南撤退至合肥市下辖的庐阳区、蜀山区境内。

长江三峡溃坝洪水与淮河洪水、黄河洪水同步泛滥时逃生路线图

一旦三条河流同步泛滥,安徽会有半个省以上面积被淹。此时,因大平原地形等因素,蚌埠市居民已经很难靠民间或个人力量有效实施逃生自救,国家机构和行政部门有义务和职责落实抢险救生的实际措施。
中共各级官府、官员玩忽职守、消极观望、互相推诿、漠视人命、贪污救灾财款等等毛病不改、积恶成习。近70年“治淮(河)”,越治越坏。蚌埠市居民必须准备在希望渺茫、条件有限的情况下提前逃生、拼死自救。
本路线图对此也无筹可展,只能提出减缓(而不是逃脱)洪水威胁的措施如下:

蚌埠市(包括淮河以北和以南部分)居民逃生时,
第一步:撤退过程中,若洪水已经阻断道路,可迅速分头集中至合肥-徐州铁路线蚌埠段沿线各车站躲避(为保交通大动脉畅通,铁路站、线所在地通常优先予以排洪,人员也相对容易获救);
第二步:如上述行动受阻或不果,则迅速就近集中到铁路沿线城市各级党政军机构所在地,使之难以推诿不管,从而使自己增加获得(由直升机、救生艇、冲锋舟等)附带救助的机率。而国家机构及官员拒绝救助灾民的行为(哪怕是奉命行事),则有可能使行为主体付出难以预估的代价。

结语

三峡工程是中共强加给中华民族的巨大灾难。
时至今日,三峡或溃坝在即,滔天洪峰或不期而至。

面对空前的大洪水威胁,中共继续搞信息过滤、舆论欺骗,不让公众全面了解实情。
拜托诸位读者一起来打破新闻封锁,尽其所能将此路线图告知安徽人。

愿天助大家成功逃生自救!
愿天佑安徽人民!愿天佑长江中下游人民!愿天佑中华!


完稿于2020年8月10日
 

(文章仅代表作者个人立场和观点)

来源:看中国来稿

本文短网址: 转载请注明出处, 严禁建立镜像网站.



【诚征荣誉会员】溪流能够汇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爱。我们向全球华人诚意征集万名荣誉会员:每位荣誉会员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订阅费用($68美元/年),成为《看中国》网站的荣誉会员,就可以助力我们突破审查与封锁,向至少10000位中国大陆同胞奉上独立真实的关键资讯,在危难时刻向他们发出预警,救他们于大瘟疫与其它社会危难之中。


欢迎给您喜欢的作者捐助。您的爱心鼓励就是对我们媒体的耕耘。 打赏

看完这篇文章您觉得

评论



有奖征文
退党

看中国版权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

x
我们和我们的合作伙伴在我们的网站上使用Cookie等技术来个性化内容和广告,提供社交媒体功能并分析我们的流量。 点击下方同意在网络上使用此技术。您要使用我们网站服务就需要接受此条款。 详细隐私条款. 接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