俄罗斯科学家发现:病毒真的“长眼睛”(图)


病毒实际上是一种载有精神道德方面信息的生物,它包含精神方面,也包含生物方面。
病毒实际上是一种载有精神道德方面信息的生物,它包含精神方面,也包含生物方面。(图片来源:Adobe stock)

2003年,正当“萨斯”(SARS)病毒在中国蔓延的时候,俄罗斯《生命与安全》杂志在2003年第三期上刊登了一篇题为《SARS——远远不仅是病毒》的文章。文章的作者名叫固班诺夫.B.B.,是俄罗斯社会生态学国际研究院的学者。

固班诺夫通过一系列试验和实践,得出了一个独特的科学结论:“病毒实际上是一种载有精神道德方面信息的生物,它包含精神方面,也包含生物方面。我们人类所了解的只是病毒的生物方面,这方面仅占病毒的一小部分,所以现代的医学只是在试图治疗病毒生物的一面,而不是清除病毒的根本。”

他通过对于爱滋病、肝炎、SARS等病毒的产生及传染方式的研究,发现病毒能够在本来健康的身体上自主地产生、发展,而这些人很多是没有接触过感染源的。

对此,可能很多人会有这样的联想:经常感冒的人,稍微被风吹一下可能就要流鼻涕;红眼病流行时无意间看了病人一眼,自己可能就患上了红眼病;还有癌症,怎么那么容易扩散,手术把肿瘤都切除了,可是它又在身体的其它地方落脚了。

固班诺夫指出:“人的大脑在活动时可以产生一个‘有形体’,而这个思维有形体却有正与不正的善恶之分。”

固班诺夫通过研究得出的结果是:任何疾病首先是患者在精神道德方面溃败的结果,其次才是患者机体外壳的损伤。如果人的机体和精神道德都是健康的,如果人体总能发出正的“思维有形体”,那么当病毒接近人体的时候,病毒就会被粉碎掉,从而使人能够保持健康。而那些经常发出不正的“思维有形体”的人,也就是经常发出不正的大脑辐射的人,就很容易染上病毒,即便只是有病毒携带者从他身边走过,或是只是注意到了他,都可能让他染上病毒。这是人体对病毒的“偶然捕获”。

这位外国学者经过研究还发现,当一个人的思维有问题时,在他身体周围的能量层中就会有相应的变化,就像人在感染肺炎的时候,就是因为自己不正的“思维有形体”使身体周围的能量层在左上半身的部位产生了裸露。那么有了这个裸露的地方,病毒也就很容易入侵了。

中共病毒(又称新冠状病毒,COVID-19)爆发至今,已蔓延全球,死亡病例数早已远远超过当年的萨斯(SARS)。那么,这病毒会不会有“思维”呢?会不会“长眼睛”呢?它对感染对象会不会有选择呢?



【诚征荣誉会员】溪流能够汇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爱。我们向全球华人诚意征集万名荣誉会员:每位荣誉会员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订阅费用($68美元/年),成为《看中国》网站的荣誉会员,就可以助力我们突破审查与封锁,向至少10000位中国大陆同胞奉上独立真实的关键资讯,在危难时刻向他们发出预警,救他们于大瘟疫与其它社会危难之中。

欢迎给您喜欢的作者捐助。您的爱心鼓励就是对我们媒体的耕耘。 打赏

看完这篇文章您觉得

评论



退党

看中国版权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

x
我们和我们的合作伙伴在我们的网站上使用Cookie等技术来个性化内容和广告,提供社交媒体功能并分析我们的流量。 点击下方同意在网络上使用此技术。您要使用我们网站服务就需要接受此条款。 详细隐私条款. 接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