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谢田时间】习近平保党却被党抛弃?既像崇祯又像溥仪(视频)

2020-08-24 11:27 作者: 李静汝

手机版 正体 70个留言 打印 特大

谢田时间
谢田时间 (图片来源:看中国)

【看中国2020年8月24日讯】 (看中国记者李静汝采访报道)最近网上曝出在中共的北戴河会议中,中共高层各方势力达成共识让习近平走人。网上也出现了有网民贴出各种各样的草席(习)、竹席(习)图片,暗喻习近平下台,“换习”。有观察人士指出,习近平上台后做的一切保党努力却引来“众怒”,现在又被中共高层抛弃。习近平怎么就得罪了所有中共高层自己人?他的反腐和向左走保党路线为何难奏效?习近平怎样做才能自保?看中国记者就此采访了美国南卡来罗纳大学艾肯商学院教授谢田博士。

习近平被中共高层抛弃既像崇祯又像溥仪

对于近日传出的中共高层达在北戴河会议上成共识“换掉习近平”的传言,谢田认为,中共的北戴河会议是中共高层内斗、分赃的会议。“中共这个内斗在这个北戴河会议上,换人也好,或算计谁也好,或者分赃也好由来已久。我去过北戴河这个地方,是很好的一个海滨渡假的地方,本来是个有山有水很好玩的一个地方,中共把它变成了勾心斗角、权斗的地方。现在人们一提起北戴河,都感觉到一种阴森森的感觉。

中共内部它要换掉谁,捧上谁,撤掉谁,内斗等等,都在北戴河会议体现。它达成这个共识换掉习近平,我认为这是中共的内部,不管是哪一面,两面,内斗的两面,加上一些大老,可能在总体上,都达成一种共同的认识。我们在最近知道的中央党校一个教授,前党校的教师蔡霞女士,她说的也是那样,就是大家都认为,习近平不能留,他必需走人,必需换掉。”

谢田指出:“我倒是觉得习近平现在有点像明朝的末代皇帝崇祯,又像清朝的那个末代皇帝溥仪,就是说既像崇祯,又像溥仪。这二个都是末代皇帝,我想习近平应该是中共的末代皇帝,他目前的处境是里外难做人。

崇祯我们知道,他在明朝末年的时候,也是内外交困,基本上就是个孤家寡人,他那些群臣,大臣,大将,本来可以器重的那些人,但群体的贪腐,在大清朝大军压境的时候,也就是国家有内患外患的时候,那些重臣各自给自己留后路,但表面上又对崇祯阿谀奉承。你看习近平现在的这个情况,真是非常像崇祯当年那个情况。应该说共产党高级官员,整个体制高度的腐败,这些人也都在为自己留后路,伺机逃跑。表面上他们也为了自己权力,还在继续阿谀奉承,拍马。这就是说我为什么说他有点像崇祯。

我觉得还有一点,他实际上也像那个溥仪。溥仪我们知道,清朝的那个末代皇帝,他很小就即位,那个时候他实际上是一个小孩子,是被控制,身不由己。他周围的人,不管太后,或者近臣,大臣,大家都在操纵他,控制他。他自己实际上也没有办法做出自己的一个明智的、真正的决定。

我们现在看习近平也是这样,他实际上也是。当然他不是小孩子,但是我觉得跟他这个经历和教育背景、他个人的特性有关。他周围的人,你看那一些亲信,狗头军师,没有太多敢言的,很多都是唯唯诺诺的,尤其掌控中宣部这些家伙,也在错误的引导他,诱导他,导致他步步走向灭亡。可以说习近平在这个位置上,我认为他是里外难做人,他真是把所有人都得罪了。”

习近平已经把自己的政治资产挥霍光

有报道指,习近平当年反腐时说一直要在反腐的路上,但几年下来大家看到实际情况并非像他当年说的那样。对此谢田指出:“中共实际上我们知道,它已经不是简简单单的腐败,因为有这个制度,没有制衡,没有制约,所以他在这个官员的位置上就会腐败。有绝对的权力,有绝对的腐败,这个我想大家都知道。英国的阿克顿勋爵当年说过,权力导致腐败,绝对的权力,导致绝对的腐败。现在确实是这样。还有中共它自己在所谓的中国的宪法都已经提到,共产党超越这个宪法。中共现在是有约九千万人组成的庞大一个社会集团,它的那个权力是超越宪法的,它这种绝对的权力,一定要导致绝对的腐败。

你看他反腐到一定阶段就停止了,所以老百姓并不相信他真反腐。还有,他利用反腐打击他的对手时,也得罪了一些中共高层权贵,他们非常恨他,巴不得把他给干掉。而中共开明派那一方,他们对他也不信任,因为他多次不能坚定立场,还抱有幻想,或者对自己有那种盲目的自信。就是从各方面来讲,他把所有的人都得罪了。我想本来大概八年前的话,那个时候他刚上台的时候,实际上可能还挟带了一点民心,有点反腐的成绩,但现在他基本上把他的政治资产,政治遗产,全部都挥霍光了。”

习近平反腐目的保自己的绝对权力

谢田进一步指出,中共这个腐败,也成了中国老百姓非常痛恨的一件事情。“所以习近平打贪腐的时候,一个是这个贪腐确实很严重,引起了民愤。但他也知道这个贪腐你不能全部打掉,把所有的贪官全去掉后,共产党就没有了。所以他是利用王岐山,利用这个反腐来铲除反对他的人。这个在中共内部也最常见,保自己。因为大家都看到,他本来可以借着反腐的那个力道或浪潮,把这个最大的腐败分子江泽民,曾庆红拿下来,但是他没有。所以他的反腐,实际上从一开始保自己,到第二步实际上保江派、保党。

现在我们也知道,这个反腐基本上已经消声匿迹,或者是不了了之了。是不是中共的贪腐没有了?实际上是越演越烈,甚至渗透到各个领域,什么科研,医疗,军队,军火装备,武器装备上,你就可以看出来。所以现在看他这个反贪腐,事实上也就成了保党、保自己,这显然不是真的反腐。”

江泽民时期统治基本手段-越腐败越升官

谢田指出,中共的贪腐在江泽民时代就已经达到了登峰造极。“实际上在江泽民时期,江泽民已经直接把那个腐败做为一种统治的工具,或者是拢络它这些党内干部的工具。通过允许他们腐败,让他们闷声发大财,这样江泽民就让他们可以死心塌的跟着它走,继续维护它的权力。

中共老在说,中国富裕起来了,小康社会,进入中等发达国家,实际上我们现在知道,这都是谎言。比如说很多人现在都指出来了,中国十四、十五亿人里面,只有一亿人是比较富裕,他们发达了,他们是中共所谓先富起来的一部分人。这一部分人,就是中共权贵集团,最上层的五百个家族,加上几百个中央委员,候补委员,各个省的高干,他们的亲属家族这些人。而十三亿中国老百姓,实际上还是陷入在贫困之中。现在有更多数据,李克强说的六亿人,收入不到一千块钱。还有最新的研究说,九亿人平均收入不到二千块钱。更多中国制造的财富都被这些先富起来的人贪腐去了。”

习近平向左走路线处处碰壁

据悉,目前中共正面临内外交困窘地,除了经济严重萎靡,加上洪灾、水患,中共的粮食也出现了问题。有报道指,习近平正在走回毛时代的供销社,统购统销来控制百姓。谢田认为这条路其实很难走通。“首先时代已经不一样了。中国老百姓,像我们这个年代比方说从六十年代过来的,我们经历过一部分文化大革命的后期,对那些有些印象。当时的大跃进,后来所谓的三年自然灾害,或者粮食紧缺,以前那种控制供应,布票、粮票,这些我还有些印象。那个时候的老百姓比较能吃苦,当然当时老百姓还有一个虚假的认知,他们认为全中国人都这样,好像中央领导也比较简朴,他们看到毛泽东穿了一个打补丁睡袍的那个照片,以为就是说大家都那么简朴。中共宣传说我们的困难,我们的灾难,是美帝搞的,或者是苏联修正主义搞的,苏修搞的,都是外边给我们制造的。

中国人有个传统,不患寡而患不均。实际上就是大家都在比较艰苦的时候也没关系,他就害怕那个不均等,贫富差距大。实际上中共那个时候的生活,上层生活,已经远远超出中国老百姓的想像,只是那个时候我们不知道而已。那个时候实际上有相当大的贫富差距,比方后来林彪被打倒了,我们才知道,原来上层江青、林彪,他们过的那样的生活。他们那个时候可以看外国电影,外国进口的香烟,好酒,好吃的,吃喝玩乐,远远的超出了中国老百姓的想像。就是说,那个时候老百姓没有那么多的认识,没有那个现代化,外国世界,自由世界生活的那种认识。

但是现在不同了。现在你不管中国人民什么样的生活水平,跟原来已不一样,并且很多很多人,多多少少到海外,到国外发达国家去过,自由社会去过,也知道一些情况。现在他如果开始向左的话,恐怕他就走不通,时代不同他走不通。除了一些毛左派的人士可能会支持,其他也没有太多人会支持他。甚至就是说即使江派那些曾经想把习近平给干掉,想把他推翻的那些人也不会支持他全面的向左转,因为江派那些人,实际上我们刚才提到,他们是靠着腐败,靠着对外开放的便利和他们权力的便利,从这个对外开放中获取了最大的利益,他们当然也不想失去这个利益。当然偏右的人或者比较倾向于开放的人,也不会支持他,这个路线实际上没有人去支持他走。”

习近平忘了一点不是党保他 而是他保党

谢田进一步指出,习近平认为他的权力是共产党给的,他要保住这个权力的话,他就要保护或者维持共产党。“他没有意识到一点,我想很多海外的高人都已经给他指出来了,现在不是共产党在保他的权力,实际上是他在保共产党,只要他不保、放弃,只要说一句我们不要共产党,共产党马上完蛋。就像当年叶利钦讲的或者劝说戈尔巴乔夫放弃共产党,共产党马上就解体。但他现在还没有接受、听取这些高人给他的一些建议,他想向左走,我们看到很多复辟倒退的路,不管政治上、经济上。经济上走回票据时代,统购统销,实行供销社。我想他现在每一步往下走,都是在累积中国老百姓的愤怒。

往右走他也不敢走,他怕左面这些人吃了他。当然右面开明一点的,倾向于改革开放的这些人,也不相信他。现在实际上就是说中共的左右那些人,他自己的派系,和江曾派系的人,所有人都不相信他。觉得他没有魄力,优柔寡断。优柔寡断不说,好像还有很多盲目的自信。这个自信跟他周围的狗头军师、中宣部管宣传的那些人,他们的那些恶劣做法有关。你没有魄力,优柔寡断,错失良机,还盲目自信,还似乎很倔强,还心眼小,所以这个很让人不耻。就是说他里外难做人,内外有共识,就是要他走人。让他走的人,我们看到不光是有企业界的,体育界的,文艺界的,娱乐界的,现在又有中央党校出来的,反映了相当多的红二代的那些人,都让他走人。”

国际社会放弃了对中共的幻想

对国际社会现在怎么看习近平,谢田指出,国际社会主要是美国了,因为其他西方国家基本上还是为美国马首是瞻,看美国的走向在动,并且美国经常处在一个领先的地位,来带领这个世界潮流。“我认为美国的看法,从川普(特朗普)总统三、四年前上任的时候开始到现在,已经发生了巨大的变化。这个变化或这种认知上的提高或深入,先从川普的团队开始,现在已经渗透到美国的全社会,包括左派那些学者,还有相当一些美国的政坛学术界的两派,一派是拥抱熊猫的人panda hugger或亲中派的,他们起初蛮寄希望于中共的改良,就连这些人现在也意识到,中共实在是太邪恶,也太危险。这些人中共原来拉拢也好,收买也好,或交往的很多好朋友,包括这些中共的‘老朋友’,甚至包括基辛格这样的人,华尔街的很多人,或者是学术界很多人,他们对中共都已经绝望了,开始放弃了幻想。

现在国际社会对中共的一次次在中美贸易谈判中出尔反尔,尤其在这次瘟疫,中共病毒(又称新冠状病毒,COVID-19)武汉瘟疫的事件上,我想全世界都认识到,不光是美国,我们知道日本、印度,甚至很多欧洲国家,包括加拿大和澳洲,通过各种各样的事情,都认识到中共非常邪恶。而且它的邪恶、它的作为超出了人们的想像,美国原来指望用这种经济发展来换取人民的自由,换取中国真正改革开放,走向一个正常社会,这个梦想已经完全破灭。”

习近平把一手好牌给打烂

谢田认为,实际上我们看到中共习近平把一手好牌给打烂了。“中共现在是四面树敌,它跟美国对抗,跟日本对抗,跟台湾对抗,跟香港对抗,然后跟印度也对抗。越南现在悄悄的把中国的产业链转移,工厂给吸引到它那里去了,连俄罗斯都不再理中共了,你看现在中国和印度对峙的时候,俄罗斯作壁上观,趁机给印度大卖最先进的军火。习近平上台就那么几年之间,丢了一个世界一流的国际金融中心,搞丢了香港;我们知道中国是世界工厂,这么多产业和企业,把这个产业链也搞砸了;中国因为有这个世界工厂,所以中国有一个世界上最大的供应链,很多最强大的供应链,把这个供应链给搞丢了;还把一个世界最大的消费市场,美国市场给搞砸了,把一个每年给中国5千亿美元的金主也给搞丢了。

还有,你看中共在关键的时候,实际上是真正的纸老虎。本来看到中共的宣传影片非常的战狼精神,我们如何如何强大,我们又如何世界第几了,第一,第二了,或者我们让美国吓尿了,日本吓傻了。现在一旦美国这种反制、反击,涉及到贸易战提高到新的高度,还有金融战,对香港的制裁、镇压民主人权的制裁,对中共高级官员个人的制裁,一旦涉及到这些以后,中共马上服软。南海、台湾,本来是它的核心利益,觉得什么人都不敢动的地方,说台湾只要有美国军人出现在台湾,它就要武力收复台湾,现在我们看到美国的军舰已去了,美国的海军陆战队也在台湾;南海那边美国的海军在中共控制岛礁旁边、20海哩之内通过,它也不敢讲。实际上在这种嚣张的表面下,本质上的虚弱也完全被西方发现,发现它是一个不可信的,很邪恶的,又是一个真正虚弱的、这么一个腐朽的政权。基本上我觉得国际社会看习近平、看中共政权就是一个笑话。看着这个政权怎么样最后完蛋,瓦解而已。”

习近平已经错过最佳时机

对于习近平没有退路,谢田认为他已经过了最佳时机。“我是说这个机会已经错过了,时机错过了,就机不可失,时不再来了。现在真要有什么路可走的话,他需要很大很大的魄力。本来那个时候他有川普的支持,有国际社会对他的理解,中国老百姓的民愤也没这么强,那时候借着反腐的动力,实际上他那时候如果干掉江泽民和曾庆红,然后解体共产党,或者放弃共产党。就像蔡霞教授提到的这样,那怕是中共高层脱离共产党,把僵尸给扔掉,重新组合党,可能对中国来说就是一件好事。

这些事情本来习近平可以做的,也应该做。我觉得一年半以前、两年前他是非常有机会,很好的机会来做的。但是他一而再再而三的错过了机会,并且我觉得他不断受到狗头军师的蛊惑,还动不动跑到中共什么一大,旧址去宣誓效忠,这是他自己真正的跟共产党绑在了一起。现在共产党70年做的恶,所有的罪恶都绑在他身上,他没有勇气把这个给解体。不排除的话,他就得为它承担。所以现在你说他能不能做到像蔡霞教授建议的那样呢?我觉得可能可以,但可能性已经非常非常小,因为他的能力已经被大大的削弱了。”



【诚征荣誉会员】溪流能够汇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爱。我们向全球华人诚意征集万名荣誉会员:每位荣誉会员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订阅费用($68美元/年),成为《看中国》网站的荣誉会员,就可以助力我们突破审查与封锁,向至少10000位中国大陆同胞奉上独立真实的关键资讯,在危难时刻向他们发出预警,救他们于大瘟疫与其它社会危难之中。

欢迎给您喜欢的作者捐助。您的爱心鼓励就是对我们媒体的耕耘。 打赏

看完这篇文章您觉得

评论



退党

看中国版权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

x
我们和我们的合作伙伴在我们的网站上使用Cookie等技术来个性化内容和广告,提供社交媒体功能并分析我们的流量。 点击下方同意在网络上使用此技术。您要使用我们网站服务就需要接受此条款。 详细隐私条款. 接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