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謝田時間】習近平保黨卻被黨拋棄?既像崇禎又像溥儀(視頻)

2020-08-24 11:27 作者: 李靜汝

手機版 简体 70個留言 打印 特大

謝田時間
謝田時間 (圖片來源:看中國)

【看中國2020年8月24日訊】 (看中國記者李靜汝採訪報導)最近網上曝出在中共的北戴河會議中,中共高層各方勢力達成共識讓習近平走人。網上也出現了有網民貼出各種各樣的草蓆(習)、竹蓆(習)圖片,暗喻習近平下臺,「換習」。有觀察人士指出,習近平上臺後做的一切保黨努力卻引來「眾怒」,現在又被中共高層拋棄。習近平怎麼就得罪了所有中共高層自己人?他的反腐和向左走保黨路線為何難奏效?習近平怎樣做才能自保?看中國記者就此採訪了美國南卡來羅納大學艾肯商學院教授謝田博士。

習近平被中共高層拋棄既像崇禎又像溥儀

對於近日傳出的中共高層達在北戴河會議上成共識「換掉習近平」的傳言,謝田認為,中共的北戴河會議是中共高層內鬥、分贓的會議。「中共這個內鬥在這個北戴河會議上,換人也好,或算計誰也好,或者分贓也好由來已久。我去過北戴河這個地方,是很好的一個海濱度假的地方,本來是個有山有水很好玩的一個地方,中共把它變成了勾心鬥角、權鬥的地方。現在人們一提起北戴河,都感覺到一種陰森森的感覺。

中共內部它要換掉誰,捧上誰,撤掉誰,內鬥等等,都在北戴河會議體現。它達成這個共識換掉習近平,我認為這是中共的內部,不管是哪一面,兩面,內鬥的兩面,加上一些大老,可能在總體上,都達成一種共同的認識。我們在最近知道的中央黨校一個教授,前黨校的教師蔡霞女士,她說的也是那樣,就是大家都認為,習近平不能留,他必需走人,必需換掉。」

謝田指出:「我倒是覺得習近平現在有點像明朝的末代皇帝崇禎,又像清朝的那個末代皇帝溥儀,就是說既像崇禎,又像溥儀。這二個都是末代皇帝,我想習近平應該是中共的末代皇帝,他目前的處境是裡外難做人。

崇禎我們知道,他在明朝末年的時候,也是內外交困,基本上就是個孤家寡人,他那些群臣,大臣,大將,本來可以器重的那些人,但群體的貪腐,在大清朝大軍壓境的時候,也就是國家有內患外患的時候,那些重臣各自給自己留後路,但表面上又對崇禎阿諛奉承。你看習近平現在的這個情況,真是非常像崇禎當年那個情況。應該說共產黨高級官員,整個體制高度的腐敗,這些人也都在為自己留後路,伺機逃跑。表面上他們也為了自己權力,還在繼續阿諛奉承,拍馬。這就是說我為什麼說他有點像崇禎。

我覺得還有一點,他實際上也像那個溥儀。溥儀我們知道,清朝的那個末代皇帝,他很小就即位,那個時候他實際上是一個小孩子,是被控制,身不由己。他周圍的人,不管太后,或者近臣,大臣,大家都在操縱他,控制他。他自己實際上也沒有辦法做出自己的一個明智的、真正的決定。

我們現在看習近平也是這樣,他實際上也是。當然他不是小孩子,但是我覺得跟他這個經歷和教育背景、他個人的特性有關。他周圍的人,你看那一些親信,狗頭軍師,沒有太多敢言的,很多都是唯唯諾諾的,尤其掌控中宣部這些傢伙,也在錯誤的引導他,誘導他,導致他步步走向滅亡。可以說習近平在這個位置上,我認為他是裡外難做人,他真是把所有人都得罪了。」

習近平已經把自己的政治資產揮霍光

有報導指,習近平當年反腐時說一直要在反腐的路上,但幾年下來大家看到實際情況並非像他當年說的那樣。對此謝田指出:「中共實際上我們知道,它已經不是簡簡單單的腐敗,因為有這個制度,沒有制衡,沒有制約,所以他在這個官員的位置上就會腐敗。有絕對的權力,有絕對的腐敗,這個我想大家都知道。英國的阿克頓勛爵當年說過,權力導致腐敗,絕對的權力,導致絕對的腐敗。現在確實是這樣。還有中共它自己在所謂的中國的憲法都已經提到,共產黨超越這個憲法。中共現在是有約九千萬人組成的龐大一個社會集團,它的那個權力是超越憲法的,它這種絕對的權力,一定要導致絕對的腐敗。

你看他反腐到一定階段就停止了,所以老百姓並不相信他真反腐。還有,他利用反腐打擊他的對手時,也得罪了一些中共高層權貴,他們非常恨他,巴不得把他給幹掉。而中共開明派那一方,他們對他也不信任,因為他多次不能堅定立場,還抱有幻想,或者對自己有那種盲目的自信。就是從各方面來講,他把所有的人都得罪了。我想本來大概八年前的話,那個時候他剛上臺的時候,實際上可能還挾帶了一點民心,有點反腐的成績,但現在他基本上把他的政治資產,政治遺產,全部都揮霍光了。」

習近平反腐目的保自己的絕對權力

謝田進一步指出,中共這個腐敗,也成了中國老百姓非常痛恨的一件事情。「所以習近平打貪腐的時候,一個是這個貪腐確實很嚴重,引起了民憤。但他也知道這個貪腐你不能全部打掉,把所有的貪官全去掉後,共產黨就沒有了。所以他是利用王岐山,利用這個反腐來剷除反對他的人。這個在中共內部也最常見,保自己。因為大家都看到,他本來可以藉著反腐的那個力道或浪潮,把這個最大的腐敗分子江澤民,曾慶紅拿下來,但是他沒有。所以他的反腐,實際上從一開始保自己,到第二步實際上保江派、保黨。

現在我們也知道,這個反腐基本上已經消聲匿跡,或者是不了了之了。是不是中共的貪腐沒有了?實際上是越演越烈,甚至滲透到各個領域,什麼科研,醫療,軍隊,軍火裝備,武器裝備上,你就可以看出來。所以現在看他這個反貪腐,事實上也就成了保黨、保自己,這顯然不是真的反腐。」

江澤民時期統治基本手段-越腐敗越陞官

謝田指出,中共的貪腐在江澤民時代就已經達到了登峰造極。「實際上在江澤民時期,江澤民已經直接把那個腐敗做為一種統治的工具,或者是攏絡它這些黨內幹部的工具。通過允許他們腐敗,讓他們悶聲發大財,這樣江澤民就讓他們可以死心塌的跟著它走,繼續維護它的權力。

中共老在說,中國富裕起來了,小康社會,進入中等發達國家,實際上我們現在知道,這都是謊言。比如說很多人現在都指出來了,中國十四、十五億人裡面,只有一億人是比較富裕,他們發達了,他們是中共所謂先富起來的一部分人。這一部分人,就是中共權貴集團,最上層的五百個家族,加上幾百個中央委員,候補委員,各個省的高幹,他們的親屬家族這些人。而十三億中國老百姓,實際上還是陷入在貧困之中。現在有更多數據,李克強說的六億人,收入不到一千塊錢。還有最新的研究說,九億人平均收入不到二千塊錢。更多中國製造的財富都被這些先富起來的人貪腐去了。」

習近平向左走路線處處碰壁

據悉,目前中共正面臨內外交困窘地,除了經濟嚴重萎靡,加上洪災、水患,中共的糧食也出現了問題。有報導指,習近平正在走回毛時代的供銷社,統購統銷來控制百姓。謝田認為這條路其實很難走通。「首先時代已經不一樣了。中國老百姓,像我們這個年代比方說從六十年代過來的,我們經歷過一部分文化大革命的後期,對那些有些印象。當時的大躍進,後來所謂的三年自然災害,或者糧食緊缺,以前那種控制供應,布票、糧票,這些我還有些印象。那個時候的老百姓比較能吃苦,當然當時老百姓還有一個虛假的認知,他們認為全中國人都這樣,好像中央領導也比較簡樸,他們看到毛澤東穿了一個打補丁睡袍的那個照片,以為就是說大家都那麼簡樸。中共宣傳說我們的困難,我們的災難,是美帝搞的,或者是蘇聯修正主義搞的,蘇修搞的,都是外邊給我們製造的。

中國人有個傳統,不患寡而患不均。實際上就是大家都在比較艱苦的時候也沒關係,他就害怕那個不均等,貧富差距大。實際上中共那個時候的生活,上層生活,已經遠遠超出中國老百姓的想像,只是那個時候我們不知道而已。那個時候實際上有相當大的貧富差距,比方後來林彪被打倒了,我們才知道,原來上層江青、林彪,他們過的那樣的生活。他們那個時候可以看外國電影,外國進口的香菸,好酒,好吃的,吃喝玩樂,遠遠的超出了中國老百姓的想像。就是說,那個時候老百姓沒有那麼多的認識,沒有那個現代化,外國世界,自由世界生活的那種認識。

但是現在不同了。現在你不管中國人民什麼樣的生活水平,跟原來已不一樣,並且很多很多人,多多少少到海外,到國外發達國家去過,自由社會去過,也知道一些情況。現在他如果開始向左的話,恐怕他就走不通,時代不同他走不通。除了一些毛左派的人士可能會支持,其他也沒有太多人會支持他。甚至就是說即使江派那些曾經想把習近平給幹掉,想把他推翻的那些人也不會支持他全面的向左轉,因為江派那些人,實際上我們剛才提到,他們是靠著腐敗,靠著對外開放的便利和他們權力的便利,從這個對外開放中獲取了最大的利益,他們當然也不想失去這個利益。當然偏右的人或者比較傾向於開放的人,也不會支持他,這個路線實際上沒有人去支持他走。」

習近平忘了一點不是黨保他 而是他保黨

謝田進一步指出,習近平認為他的權力是共產黨給的,他要保住這個權力的話,他就要保護或者維持共產黨。「他沒有意識到一點,我想很多海外的高人都已經給他指出來了,現在不是共產黨在保他的權力,實際上是他在保共產黨,只要他不保、放棄,只要說一句我們不要共產黨,共產黨馬上完蛋。就像當年葉利欽講的或者勸說戈爾巴喬夫放棄共產黨,共產黨馬上就解體。但他現在還沒有接受、聽取這些高人給他的一些建議,他想向左走,我們看到很多復辟倒退的路,不管政治上、經濟上。經濟上走回票據時代,統購統銷,實行供銷社。我想他現在每一步往下走,都是在累積中國老百姓的憤怒。

往右走他也不敢走,他怕左面這些人吃了他。當然右面開明一點的,傾向於改革開放的這些人,也不相信他。現在實際上就是說中共的左右那些人,他自己的派系,和江曾派系的人,所有人都不相信他。覺得他沒有魄力,優柔寡斷。優柔寡斷不說,好像還有很多盲目的自信。這個自信跟他周圍的狗頭軍師、中宣部管宣傳的那些人,他們的那些惡劣做法有關。你沒有魄力,優柔寡斷,錯失良機,還盲目自信,還似乎很倔強,還心眼小,所以這個很讓人不恥。就是說他裡外難做人,內外有共識,就是要他走人。讓他走的人,我們看到不光是有企業界的,體育界的,文藝界的,娛樂界的,現在又有中央黨校出來的,反映了相當多的紅二代的那些人,都讓他走人。」

國際社會放棄了對中共的幻想

對國際社會現在怎麼看習近平,謝田指出,國際社會主要是美國了,因為其他西方國家基本上還是為美國馬首是瞻,看美國的走向在動,並且美國經常處在一個領先的地位,來帶領這個世界潮流。「我認為美國的看法,從川普(特朗普)總統三、四年前上任的時候開始到現在,已經發生了巨大的變化。這個變化或這種認知上的提高或深入,先從川普的團隊開始,現在已經滲透到美國的全社會,包括左派那些學者,還有相當一些美國的政壇學術界的兩派,一派是擁抱熊貓的人panda hugger或親中派的,他們起初蠻寄希望於中共的改良,就連這些人現在也意識到,中共實在是太邪惡,也太危險。這些人中共原來拉攏也好,收買也好,或交往的很多好朋友,包括這些中共的‘老朋友’,甚至包括基辛格這樣的人,華爾街的很多人,或者是學術界很多人,他們對中共都已經絕望了,開始放棄了幻想。

現在國際社會對中共的一次次在中美貿易談判中出爾反爾,尤其在這次瘟疫,中共病毒(又稱新冠狀病毒,COVID-19)武漢瘟疫的事件上,我想全世界都認識到,不光是美國,我們知道日本、印度,甚至很多歐洲國家,包括加拿大和澳洲,通過各種各樣的事情,都認識到中共非常邪惡。而且它的邪惡、它的作為超出了人們的想像,美國原來指望用這種經濟發展來換取人民的自由,換取中國真正改革開放,走向一個正常社會,這個夢想已經完全破滅。」

習近平把一手好牌給打爛

謝田認為,實際上我們看到中共習近平把一手好牌給打爛了。「中共現在是四面樹敵,它跟美國對抗,跟日本對抗,跟臺灣對抗,跟香港對抗,然後跟印度也對抗。越南現在悄悄的把中國的產業鏈轉移,工廠給吸引到它那裡去了,連俄羅斯都不再理中共了,你看現在中國和印度對峙的時候,俄羅斯作壁上觀,趁機給印度大賣最先進的軍火。習近平上臺就那麼幾年之間,丟了一個世界一流的國際金融中心,搞丟了香港;我們知道中國是世界工廠,這麼多產業和企業,把這個產業鏈也搞砸了;中國因為有這個世界工廠,所以中國有一個世界上最大的供應鏈,很多最強大的供應鏈,把這個供應鏈給搞丟了;還把一個世界最大的消費市場,美國市場給搞砸了,把一個每年給中國5千億美元的金主也給搞丟了。

還有,你看中共在關鍵的時候,實際上是真正的紙老虎。本來看到中共的宣傳影片非常的戰狼精神,我們如何如何強大,我們又如何世界第幾了,第一,第二了,或者我們讓美國嚇尿了,日本嚇傻了。現在一旦美國這種反制、反擊,涉及到貿易戰提高到新的高度,還有金融戰,對香港的制裁、鎮壓民主人權的制裁,對中共高級官員個人的制裁,一旦涉及到這些以後,中共馬上服軟。南海、臺灣,本來是它的核心利益,覺得什麼人都不敢動的地方,說臺灣只要有美國軍人出現在臺灣,它就要武力收復臺灣,現在我們看到美國的軍艦已去了,美國的海軍陸戰隊也在臺灣;南海那邊美國的海軍在中共控制島礁旁邊、20海哩之內通過,它也不敢講。實際上在這種囂張的表面下,本質上的虛弱也完全被西方發現,發現它是一個不可信的,很邪惡的,又是一個真正虛弱的、這麼一個腐朽的政權。基本上我覺得國際社會看習近平、看中共政權就是一個笑話。看著這個政權怎麼樣最後完蛋,瓦解而已。」

習近平已經錯過最佳時機

對於習近平沒有退路,謝田認為他已經過了最佳時機。「我是說這個機會已經錯過了,時機錯過了,就機不可失,時不再來了。現在真要有什麼路可走的話,他需要很大很大的魄力。本來那個時候他有川普的支持,有國際社會對他的理解,中國老百姓的民憤也沒這麼強,那時候藉著反腐的動力,實際上他那時候如果幹掉江澤民和曾慶紅,然後解體共產黨,或者放棄共產黨。就像蔡霞教授提到的這樣,那怕是中共高層脫離共產黨,把殭屍給扔掉,重新組合黨,可能對中國來說就是一件好事。

這些事情本來習近平可以做的,也應該做。我覺得一年半以前、兩年前他是非常有機會,很好的機會來做的。但是他一而再再而三的錯過了機會,並且我覺得他不斷受到狗頭軍師的蠱惑,還動不動跑到中共什麼一大,舊址去宣誓效忠,這是他自己真正的跟共產黨綁在了一起。現在共產黨70年做的惡,所有的罪惡都綁在他身上,他沒有勇氣把這個給解體。不排除的話,他就得為它承擔。所以現在你說他能不能做到像蔡霞教授建議的那樣呢?我覺得可能可以,但可能性已經非常非常小,因為他的能力已經被大大的削弱了。」



【誠徵榮譽會員】溪流能夠匯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愛。我們向全球華人誠意徵集萬名榮譽會員:每位榮譽會員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訂閱費用($68美元/年),成為《看中國》網站的榮譽會員,就可以助力我們突破審查與封鎖,向至少10000位中國大陸同胞奉上獨立真實的關鍵資訊, 在危難時刻向他們發出預警,救他們於大瘟疫與其它社會危難之中。

歡迎給您喜歡的作者捐助。您的愛心鼓勵就是對我們媒體的耕耘。 打賞

看完這篇文章您覺得

評論



退党

看中國版權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