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维洛专访】三峡集团敛财黑幕:一个典型的国有资产私有化(视频)

2020-08-31 07:30 作者: 李静汝

手机版 正体 4个留言 打印 特大


王维洛专访

【看中国2020年8月31日讯】(看中国记者李静汝采访报导)最近网上传出中国三峡集团考虑出售其高达40亿美元的海外股权,据说出售小部分股权将有助于降低该公司债务水平。不过,之前有爆料说,半年前三峡集团出售海外股权是想把国内资金经过所谓的买卖转为海外旗下的一个实体公司资产。但因为整个的操作不透明,所以对其真正的目的是什么外界并不清楚。

迄今为止,很多中国民众都认为三峡工程是国有,而三峡集团也自称是国有企业。但是,三峡工程发电的经济效益、分红只是分给了三峡集团/长江电力有限公司的股东们,这已经是一个“公开的秘密”。那么,三峡集团最初的钱是哪里来的?三峡基金的钱去了哪里?谁来控制?长江电力有限公司是怎么回事?它和三峡集团的关系是怎样的?三峡工程的发电机又属于谁?三峡工程发电的利润去了哪里?谁是长江电力股份公司的股东们?对这一系列的问题,《看中国》记者李静汝采访了旅居德国的著名环保生态学、水利学专家王维洛博士。

三峡集团成立在欺骗邓小平建低坝谎言之后

王维洛在采访中指出:三峡集团是1984/1985年成立的。当时正好是国务院已经在1984年的时候批准了三峡工程的新建方案。它的基础是当时邓小平在1980年的时候说的,“他赞成低坝方案,看准了不要动摇,下定决心干。”

王维洛讲到,1980年邓小平视察三峡地区以后,表态支持低坝方案,低坝方案就是正常蓄水位150米的方案,正常蓄水位比现在三峡大坝还要低25米。但是当时邓小平其实是上当受骗了。“因为当时在汇报的时候说150米的方案,它的发电量比现在还要大,那么邓小平当时听到了一句,就是说建了三峡以后可以使万吨海轮直接从上海开到重庆,所以邓小平听了很激动。因为1920年的时候,邓小平那时候好像才17岁离家出走到法国去留学,其实是打工去了。那个时候他就是从重庆坐船到上海去,但是半路上这个轮船坏了,他又改走陆路,从陆地上再走一直到上海。一路上走的比较辛苦,所以他印象很深。所以一听说这个万吨海轮能够从上海直接开到重庆,他就很激动,他就觉得好。他不知道其实汇报的那个人是在骗他。怎么骗呢?就说像发电量根本不是150米这个方案,万吨海轮更是瞎编的,那是200米水位的方案,而且还是没有南京长江大桥时的那个方案。移民的人数他是按150米报的,损失报的最小,效益报的最大,邓小平就说好。”

三峡集团发起成立长江电力股份有限公司

对外界传出的出售小部分海外股权消息,有人说是三峡集团,也有说是长江电力股份有限公司,这两个公司到底是什么关系?还是一套人马两个名称?

王维洛指出,1983年时中共国务院就同意了建三峡工程。1984年的时候,国务院就正式批准了要准备在1986年动工。那时候正好李鹏是副总理,他担任中共中央和国务院的三峡筹备组组长。1985年就成立了一个三峡工程的筹备公司,就是三峡集团的前身。等到三峡工程1992年批准了以后,1994年的时候,这个三峡集团就改作“三峡建设总公司”,再改作三峡集团,就是现在的三峡集团。三峡集团号称是一个国有公司。

王维洛进一步指出,三峡集团进军海外已经是很多年的事情了,以前三峡集团的结构还是比较清晰的,它就和另外一个公司有关系。2003年的时候三峡工程刚开始发电的时候,就成立了一个“中国长江电力股份有限公司”。这个公司把三峡集团就是三峡工程所有的发电机给买下来了,“长江电力股份有限公司”的发起人是谁呢?就是三峡集团,三峡集团发起成立这么一个股份有限公司。因为“三峡工程集团”它不能自己成立这么一个股份有限公司,它就拉了一个“华能集团”。“华能集团”那个时候的老总是谁呢?李小鹏是老总,李鹏的儿子李小鹏是老总,还带了中国的“核能集团”、“中石油”,第四个是“葛洲坝集团”,就是建三峡的那个集团。还有一个是长江水利委员会的“长江勘测设计院”,一共这么6家公司一起组成了“长江电力股份有限公司”。

长江电力股份有限公司仅用1300亿买走了三峡大坝所有发电机

据王维洛透露,根据中国审计署的数据,三峡工程用了2200亿建成。而“长江电力股份有限公司”只用了1300亿就买走了三峡所有发电机。“一步一步的它把三峡所有的发电机都转到了‘长江电力股份有限公司’的手里。它说是它出钱买的,因为三峡集团就是它的最大的股东,它又是从三峡集团买的。里面的现金是怎么走的,你就不用去管了,但是它总共花的钱,用了大概1300亿,把所有的发电机全部划归到它的名下了。那么我们知道三峡工程是用了2200多个亿,这是根据中国审计署公布的数据。有人说是用了5000亿,但是中国审计署它说是用了2200亿建了三峡工程,‘长江电力股份有限公司’就只用1300亿,就买走了所有的发电机。所以三峡工程发的电都是长江电力的股东的收益,是长江电力股东的收入。”

三峡集团的海外资产有多少?

三峡集团手上到底有多少钱?据王维洛了解,有一大部分钱是长江电力的。“到了2010年以后,三峡集团就向外扩张了,向海外投资。同时它有时候又是以长江电力股份有限公司向海外投资,两个同时在那里做生意,这就使得它的公司结构变得很复杂。三峡集团下面还设了很多的子公司,有时是以子公司的名义向海外投资。它执行的策略就是‘买买买’。成功购买的有什么呢?在欧洲市场上,它购买了葡萄牙电力公司的一部分股份;然后又购买了德国的海上风能发电一部分的股份,德国的能源也在它手里。那么它还想购买什么呢?还想购买西班牙的电力公司的一部分股份,再来它想扩大购买葡萄牙公司的,使它自己股份占有率超过51%,这是在去年的时候,它想完成的一笔生意。

另外一笔生意是在拉美。在拉丁美洲它成功的购买了巴西水电,是巴西的最大的水电还是第二大的水电公司。它还买了秘鲁的发电公司。人家估计三峡集团的海外资产有200亿美元。”

三峡集团发展海外目的----把国内的资产变作国外一个公司的财产

2018年的时候,三峡集团就开始想在海外成立一个单独的公司,把200亿美元的资产接收过去,就是把这200亿的钱都转到这家公司的身上。到底它的目的是什么呢?王维洛指出:其实就是想把国内的资产变作一个国外公司的财产。就是说三峡集团当时执行的那个政策,和王建林及吴小晖,或肖建华的那些公司采取的策略是一样的,就是在国内捞钱,然后在国外置买大量的资产,就是“买买买”,置大量的资产。

那时候德国最大的电影院系统就是美国的,后来被王建林给买走了,王建林买了20%的股份。王建林就规定,每一个下属的电影院,每周必须要放一场中文电影,而且还必须是原声的。因为那个电影院离我们家不远,我们就去看了,以前德国根本就看不到中文原声的电影。当时王建林都是“买买买”,现在换过来了,成了“卖卖卖”。王健林后来把国外的资产全卖完了。

大家都问为什么?为什么吴小晖的国外资产也都“卖卖卖”?肖建华的资产也都“卖卖卖”。当然吴小晖、肖建华的资产大多数又被中资买走了。当中共的领导层发现中国很大一批商人在通过资本运作把钱都挪国外去了,资金外流了。比如说“海航”,它也是这个策略,在国外“买买买”,现在又是“卖卖卖”,钱从中国出来之后,就变成了国外的资产。

当中共政府知道他们的这个目的以后,中共政府就逼他们卖。为什么要卖呢?我的猜想,就是中共政府现在缺钱,特别是缺美元、缺外汇、缺硬通币。所以它就逼这些企业把财产卖掉,让美元资金回流,以支撑国内的经济。

三峡集团卖海外股份是转移财产?

王维洛提到:“就在半年以前这个消息公布之前”,三峡集团“还表示要把葡萄牙的电力公司股份扩大到50%以上,它当时准备的投资是90亿欧元,后面有消息说它当时可能是估价估低了,可能要超过100亿欧元。就是说半年以前它还想做大,现在正好反过来要把股份卖掉。它现在手上的40亿美元或者20亿美元基本上有3个是比较牢靠的。第一是葡萄牙的这块卖掉,或者是巴西的这块卖掉,或者是秘鲁这块卖掉。它在世界各地还有许多资产,比如前段时间说的在巴基斯坦建坝,它已经建了两个坝,现在准备第三个坝。它在巴基斯坦有财产。在老挝有坝也有财产,在马来西亚也有财产,在非洲也有财产,但是这些财产要外人来评估它是不怎么挣钱的,尽管是有钱但是不挣钱。所以它现在手上有的就是这3块东西,不知道它要卖哪一块?

如果你从另外一个角度来看的话,可能它原计划就是要想成立一个单独的海外资产公司,它本来就想联合新加坡的一个投资公司,来成立一个海外实体公司,把三峡集团海外资产全部都挪到那去。所以卖这个资产的话也有可能是原计划的实施,而不是把资产回流到国内,是要继续转移财产。”

三峡集团起家的钱是来自三峡基金 而三峡基金来自老百姓

三峡集团最早的钱是哪来的一直都是热门话题。王维洛指出:“三峡集团在1985年成立的时候是光屁股,没有钱的,现在都在宣传三峡集团钱怎么来的呢?说它通过发行三峡的债劵,它发行过三峡债,发了3次还是4次,是筹的钱。

但是一直都回避三峡集团的钱来自于‘三峡基金’,其实就是来自老百姓每消费一度电时多付的0.7到1.5分的钱,这么多年中国老百姓一直在缴的那么多钱。有消息说是缴了2000多亿,也有说是缴了3000多亿,还有说是5000亿,这个数据都不一样,因为这个数据它是不公开的。”

王维洛还举例说:“北京的传知行有一位叫任星辉的小伙子曾去告财政部,说你必须把这部分基金的钱怎么来的?来了多少?用到哪里去了?你必须公开。但中国法院最后说不受理,就把他给驳回了,说你无权知道。任星辉的理由是你的钱是我们老百姓缴的,老百姓作为缴纳三峡基金税的人,我们有权知道,对不对?法院驳回说你无权知道。”

三峡集团股东们的分红是他们当初投资的40倍

对于三峡基金收了老百姓多少钱?钱去了哪里?怎么花的?都不知道。王维洛提到,但是有一点,就是三峡的发电机不是中国人民的,也不是国家资产,那是“三峡长江电力股份有限公司”的。

“长江电力股份有限公司”在它的网站上宣传说它是中国所有的股份有限公司里分红最好的。它曾经有一年分红的数目是它这一年净收入的104%还是105%,就是它净收了100块钱,它给了股东们105块钱。

王维洛认为:“其实真正的股东是谁呢?真正的股东应该是中国老百姓,因为是中国老百姓缴的‘三峡基金’建了三峡工程。他们是真正的股东。但是实际上这些钱都交给‘长江电力股份有限公司’的股东了。原始的这些股东们,就是最早发起的那些股东们,他们在最近这些年里收到的分红是他们当初投资的40倍。就是说你当初买了1块钱股票,这些年分红分下来你收了40块钱,它是一个绝对绝对挣钱的公司,因为它没有给老百姓、投资者任何的分红,它既不要还本也不要付息,它是白捡的。就像你在马路上白捡了这么多钱,你再把它存到银行,每年拿利息,你说我分给我家里的人,就是这么一件事情。”

今年大洪水三峡发电量超过历史最高记录 长江电力股票看涨

王维洛表示,当今年洪水最大的时候,你去看控制三峡闸门的是哪个单位?有时候说是三峡集团什么调度中心。真正的调度中心名字是“中国长江电力股份公司”的调度中心,就是长江电力控制着三峡的闸门,它说放多少是由它说了算的。

王维洛透露:“国内有文章说,这不是在国内大的公开媒体上,而是在专业的媒体上说的。三峡工程由于今年的水量多,它只是说水量多,三峡今年发电量肯定超过历史最高记录。它估计会超过历史最高的水平,可以超过40%。后来又说如果后续水量不足的话可能达不到这么高。但是今年三峡由于上游来水比较多,它的发电量肯定是超历史最高的水平。所以,长江电力的股票现在是看涨。

我们就可以想像一个三峡工程对于中国老百姓来说,无论是三峡大坝上游的重庆和三峡库区的老百姓,他们正承受着洪水的肆虐,财产损失惨重。我们看到长江下游、中下游,这2个月来长江下游的这些灾民们他们失去了房屋、土地,对不对?他们遭受了巨大的洪水损失,对他们来说是净损失。但是对三峡集团、‘长江电力股份有限公司’来说,他们是哗哗的黄金,就像李鹏说的一样‘水轮机一转,一响,黄金万两’”。

如何评价三峡工程的防洪效益?

对如何评价三峡工程的防洪效益?王维洛认为,站在不同人的角度上、不同公司的角度上,评价是完全不同的。“三峡集团、‘长江电力股份有限公司’看的是它发电量的增长。我们看到的是长江洪灾对于长江流域、长江两岸人民所造成的灾难。

三峡集团现在又可以说了,你看我今年的收入会大量的增长,我的股票、我的市值又增长了。那么三峡集团它的市值的增长,是建立在5500万受洪灾的这些灾民们的痛苦上所增加的财产。”


2020年7月19日,三峡大坝在泄洪。 Getty Images图STR/AFP/Getty Images

三峡工程表面是国有 其实它的收益已经完全私有化

目前传出的出售海外股权的说法之一是三峡集团为了减轻债务,但王维洛质疑这种说法。三峡集团最主要的来源是来自于“三峡建设基金”,它是一本万利,它是来自老百姓的钱。有人说因为三峡集团是国有的,所以三峡工程的发电机还属于中国人民。它只是打着一个国有公司的名义来说明三峡工程还是国有的,其实它的收益已经完全私有化了,因为三峡的发电收益已经变作了“长江电力股份有限公司”股东的分红了。这就是中国的国有资产在私有化过程中一个最典型的案例,受益的是那些利益集团,付出的是中国的老百姓。所以中国的老百姓不要老觉得“三峡大坝”是我们的,是我们的骄傲,它和你一毛钱关系也没有,它的分红一毛钱也流不到你的口袋里来。

三峡集团/长江电力有限股份公司的股东到底是谁?

王维洛指出:“其实可以把它们分出来,但是这个家族和那个家族,他们切割也不是那么清楚,他们都是你中有我,我中有你的,大家都交织在一起的。它通过这种很复杂的公司结构,使你看不清它到底是哪一家公司在运作?它的资金从哪里来,又到哪里去了,你搞不清楚。因为它的讯息是不透明的,就连看三峡集团要卖这个财产,它的目的到底是什么?是像它说的要减轻债务呢?还是要实现它把中国国内的资产转到国外去,由一个海外的经济实体来控制?你都看不清楚,因为那是它半年以前想要做的事情。因为你要这样转的话,你也是通过市场上的卖,打着引号‘卖’的过程。”

王维洛进一步指出:“它的子公司现在很多很多。以前它的关系是很清晰的,其实三峡集团就是‘长江电力股份有限公司’,三峡集团的老总就是长江电力股份公司的CEO也好,董事长也好,就是他们。他们是两个公司一套班子,钱都到了这些人的手里去了,分红到了他们手里去了。他们手上的原始股现在已经是他们原来投资的40倍。但是中国老百姓投进去的我们不说这个数字是多大,我们只说中国审计署公布的那个数字2200亿人民币的投资。他要是也像股东一样获得40倍的效益的话,中国老百姓每个人能分多少钱?老百姓自己算每个人分多少钱。

反正有一句话说到底,三峡工程,三峡发电的效益不归中国人所有,所以问‘三峡大坝’是不是个国有的?都没有意思了。它可能把债务都留给你了,利益都留给他了,他们拿着分红,很高兴,你还在那里替他数钱呢。中国的老百姓必须要看清楚。”



【诚征荣誉会员】溪流能够汇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爱。我们向全球华人诚意征集万名荣誉会员:每位荣誉会员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订阅费用($68美元/年),成为《看中国》网站的荣誉会员,就可以助力我们突破审查与封锁,向至少10000位中国大陆同胞奉上独立真实的关键资讯,在危难时刻向他们发出预警,救他们于大瘟疫与其它社会危难之中。


欢迎给您喜欢的作者捐助。您的爱心鼓励就是对我们媒体的耕耘。 打赏

看完这篇文章您觉得

评论




退党

看中国版权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

x
我们和我们的合作伙伴在我们的网站上使用Cookie等技术来个性化内容和广告,提供社交媒体功能并分析我们的流量。 点击下方同意在网络上使用此技术。您要使用我们网站服务就需要接受此条款。 详细隐私条款. 接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