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全民”微信的背后(图)



微信(MARTIN BUREAU/AFP via Getty Images)

【看中国2020年9月8日讯】就在2016年美国总统大选后,乔安妮・李(Joanne Li)意识到,那款将她与其他中国移民联系起来的应用,已经让她与现实脱离了联系。

据《纽约时报》报导,乔安妮・李(李女士)认为她在中国应用微信上看到的一切,都表明川普(特朗普)是一位可敬的领导人和出色的商人。

李女士居住在多伦多时曾广泛的阅读,也愈发认识到微信上充斥着流言蜚语、阴谋论和彻头彻尾的谎言。一篇文章声称加拿大总理贾斯汀・特鲁多(Justin Trudeau)打算使毒品合法化。另一篇谣言说加拿大已经开始在杂货店销售大麻。上海一家媒体账号发帖警告中国人要小心,以免因为意外将毒品从加拿大带回而被逮捕。

她也对关于中国的描述提出质疑。当一位华为高管于2018年在加拿大被捕,外国媒体的报道文章很快被微信审查。她的中国友人(不管在国内还是国外)开始说加拿大没有正义,而这与她自己的经历相矛盾。“突然间,我发现和别人谈论这个话题没有意义,”李女士说。“感觉如果只看中国(大陆)媒体,我所有的思想都会有所不同。”

对身处中国的大多数中国人而言,微信是一款一体化应用:他们可以通过它交换故事,与老同学聊天,支付账单,联络同事,发布让人眼红的度假照片,购物以及获取新闻。而对数以百万散居海外的中国人来说,它是一座桥梁,从家庭聊天到美食照片,它让他们与家的象征联系在一起。

随着微信变得普及,它已经成为强有力的社会控制工具,是中共当局对民众说什么、和谁说以及看什么进行引导和监管的一种方式。

它甚至让北京的影响力触及扩至境外。当秘密警察在国外发布威胁时,他们通常在微信上这样做。根据法庭文件显示,当在美从事秘密工作的军事研究人员需要与中国大使馆联络时,他们会使用微信。党内成员在海外留学时,也通过微信进行协调。

作为北京当局监控的基石,微信如今被认为是对美国国家安全的威胁。川普政府提议直接将微信和中国短视频应用TikTok一起封禁。一夜之间,中国最大的两项互联网创新变成了中美之间不断蔓延的科技对峙的新战线。

在微信分享一篇文章 被绑上老虎椅

2018年,李女士回到中国从事一份房地产工作时,亲身感受到了中国互联网管制的抽打。在经历海外生活后,她试图靠分享世界大事文章的群组来平衡自己的新闻食谱。2020年初,在中共病毒(又称新冠状病毒,COVID-19)蔓延和中国与世界各国关系出现紧张之时,她在微信上发了一篇美国政府运营的自由亚洲电台(Radio Free Asia)的文章,内容涉及中加外交关系的恶化,该文章后来遭到审查删除。

第二天,四名警察就出现在她家人居住的公寓。他们带了枪和防暴盾牌。

“我母亲吓坏了,”她说。“她一看到他们,脸色都白了。”

警察将李女士以及她的手机和电脑都带到当地派出所。她说,他们用一种名为老虎椅的约束装置铐住她的腿,以便进行审问。他们反复询问了这篇文章和她微信上的海外联系人,随后把她在牢房里关了一晚。

她两次获释,然后又被拖回派出所接受新一轮审问。李女士说,一名警官甚至在质问她的网络言论时坚称中国有言论自由保护。“我什么都没说,”她说。“我只是想,你的言论自由是什么?是把我拖到警察局,让我夜不能寐,审问我的自由吗?”

最后,警方逼她写了一份认罪书和支持中国的宣誓,然后放了她。

“没有微信那你就会很孤独”

微信流行起来时,李女士远在多伦多,在姐妹的一再催促下,她才在2013年开始使用微信。

她发现附近有和她相似的人。她的许多中国朋友都在微信上。她们找到了几乎和国内一样好的餐馆,还在一起游览这座城市。一个由中国移民建立的公共号专门组织各种活动,点燃了不少浪漫的火花。“微信上曾经非常有趣,”她回忆。

现在这个应用让她联想起监狱。在询问过程中,警方告诉她,一个被他们称为“天网”的监控系统标记了她分享的链接。“天网”与电影《终结者》(Terminator)中的人工智能同名,是一个现实生活中的技术监控系统,也是北京斥资数十亿打造的几个系统之一。

监控行动支持了一支快速增长的网络警察力量。该组织在微信等服务中进行搜索,寻找被视为政治敏感的帖子,从链接到嘲讽中国领导人习近平的笑话,无所不包。为了处理微信数以亿计的用户和他们的对话,会有软件对关键字、链接和图片进行分析,以此产生线索。

虽然李女士的账户是在加拿大注册的,但回到中国后,她受到中国规定的约束。甚至在中国境外,微信上的流量似乎也在为这些自动控制系统提供信息。总部位于多伦多大学(University of Toronto)的研究机构公民实验室的报告显示,腾讯曾监控中国境外微信用户发送的图像和文件,以帮助训练其在中国境内的审查算法。实际上,即使微信的海外用户没有受到审查,该应用程序也会从他们身上学习如何更好地审查。

由于担心陷入自动化的陷阱,李女士现在写东西时都会故意打错别字。她不会直接提到警察,而是使用自己发明的双关语,称他们为“金叉”。她不再分享微信以外的新闻网站的链接,并且压抑自己谈论政治的倾向。

不过,要想获得自由,她必须删除微信,但她做不到。当中共病毒危机袭击中国时,她的家人在封锁期间用它来协调食品订单。她还需要出示这款应用上的当地政府健康码,才能使用公共交通或进入商店。

“我想改用其他聊天软件,但是没有办法,”她说。

“如果真有其他选择,我就会换一个,但是微信太可怕了,因为没有别的选择。它和生活的联系太密切了。购物、付款、工作,都必须使用它,”她说。“如果你换到另外一个应用,那你就会很孤独。”

“失联是什么感觉”

维族活动人士法卡特・乔达特(Ferkat Jawdat)的母亲消失在中国庞大的维族再教育营体系中后,他的微信成了一种纪念。

这款应用可能被用作对她不利的证据。但和许多维族人一样,他一次又一次地打开微信。那里有他和母亲多年的照片和对话。它还承载着一个被他抱紧的渺茫希望,那就是有一天她会再次联系他。

对于在中国国内受到了严格数字控制的维人来说,这款聊天应用已成为中国安全部队发出威胁的渠道。联邦调查局在法庭文件中称,中国大使馆通过微信与进入美国窃取科研成果的军事研究人员交流。中国共产党用它来保持联系,组织海外成员,包括外国交换学生。

虽然中国政府可以使用任何聊天应用,但微信有其优势。警方很清楚它的监控能力。在中国,大多数账户都与用户的真实身份挂钩。

乔达特的母亲于2019年夏天从拘禁营获释,她身体虚弱、疲惫不堪。中国警方给了她一部手机,给她注册了微信。听到母亲的声音,乔达特压抑着激动的情绪。他本来一直无法确定她是否还活着。尽管松了口气,但他还是发现了一些不对劲的地方。她对中国共产党做出了一些生硬的赞美。

然后警方找到了乔达特,他们通过微信向他发出一个匿名的好友请求。当他接受后,一名男子介绍说自己是中国新疆地区再教育营所在地安全部队的高级官员。此人提出了一个建议:如果身为美国公民及维族活动人士的乔达特能够停止提高人们对难民营关注的努力,那么他的母亲可能会获得护照,并获准到美国与家人团聚。



【诚征荣誉会员】溪流能够汇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爱。我们向全球华人诚意征集万名荣誉会员:每位荣誉会员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订阅费用($68美元/年),成为《看中国》网站的荣誉会员,就可以助力我们突破审查与封锁,向至少10000位中国大陆同胞奉上独立真实的关键资讯,在危难时刻向他们发出预警,救他们于大瘟疫与其它社会危难之中。

欢迎给您喜欢的作者捐助。您的爱心鼓励就是对我们媒体的耕耘。 打赏

看完这篇文章您觉得

评论



退党

看中国版权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

x
我们和我们的合作伙伴在我们的网站上使用Cookie等技术来个性化内容和广告,提供社交媒体功能并分析我们的流量。 点击下方同意在网络上使用此技术。您要使用我们网站服务就需要接受此条款。 详细隐私条款. 接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