被送中12港人 黄伟然妻子哭求当局放丈夫返港(视频)

2020-09-17 10:59 作者: 梁路思、李怀橘

手机版 正体 2个留言 打印 特大

被送中12港人黄伟然的太太在采访期间她多次落泪,心中苦闷难以尽述。事件发生后,家人承受巨大压力,虽然四处奔走,但求助无门……
被送中12港人黄伟然的太太在采访期间多次落泪,心中苦闷难以尽述。(图片来源:看中国采访截图)

【看中国2020年9月17日讯】(看中国记者梁路思、李怀橘采访报导)被送中12港人黄伟然的太太近日接受《看中国》采访,期间她多次落泪,心中苦闷难以尽述。她说,与丈夫在2015年结婚,算上拍拖时间,相处六年有余,坦言丈夫不仅是爱人,亦是亲人,一家人是不可分割的;事件发生后,家人承受巨大压力,虽然四处奔走,但求助无门……

黄妻表示丈夫失联20余日,音讯全无,代理律师尝试探望,因未出具看守所要求的公证书,被拒之门外,待公证书办理后,本周末将再次尝试探望。

她指,公证书为亲属关系公证,由黄伟然妈妈出面办理,公证她与黄伟然的母子关系。

参考其他被扣押人士家属的经验,黄妻坦言情况不乐观,很多代理律师即使持有公证书,仍遭拒绝。

她称,日前收到香港入境处通知指12港人已经获派官方律师,即大陆当局委讬的律师,故认为律师再次见到先生的机会微乎其微。

和其他12港人家属一样,黄伟然家人于上月28日经香港警方收到大陆方面的《港澳居民被采取刑事强制措施情况通报表》 ,“失踪那么多天,原来被抓到大陆去了,还以为他已经不在世上”,黄妻黯然地说。

最后一次见丈夫是上月22日,犹记上午10时上班前,丈夫在客厅玩手机,毫无异样,那亦是黄伟然离家的一日,整晚未归。翌日,警察上门称保释中的丈夫没有如常去警署报到,她大惊,按照警方指示报失踪人口案。

其后她回家翻查先生物品,竟发现一封遗书。遗书大意说,当看到这封信时,他已不在世上,香港社会动荡不安,唯自己力不从心。

因参与反送中被控后,黄伟然情绪低落,由荔枝角看守所获释后,他甚少和家人交流,整天把自己反锁在房内,不与家人共膳,亦不想被家人打扰。直至看到遗书,她才惊觉原来丈夫承受着巨大的精神压力。

黄伟然原本有份正职,今年1月被捕后旋即被公司辞退,之后黄没有再工作,大部份时间留在家中,仅偶尔外出和朋友聚餐。

黄妻表示,丈夫因有案件在身,笑容不在,亦不再如从前那般逗她开心。因此情况已持续几个月,她习以为常,未觉丈夫有离开的异样,仅知他有轻微抑郁。

因不想让家人担心,黄伟然把所有事情都埋在心里,她坦言对丈夫在荔枝角看守所的情况并不知情,丈夫亦未透露半句,加之自己工时常长,每日上班10小时,和丈夫相处时间不多。

黄妻担心盐田看守所情况比荔枝角更甚,未知丈夫可否适应,“在荔枝角至少我们每天都可以探望他,即使只有15分钟,都可以看一下他的表情,看他有没有受伤、被虐待等,但在盐田的情况我们完全不知道,律师也见不到他,叫我们如何放心!”

妻子最大心愿就是丈夫可以返港,在香港司法程序下受审。她认为12港人皆为香港公民,港府有责任保护香港人利益,把他们接回香港。

对于华春莹指责12港人为分裂分子,意图将香港从中国分裂出去,黄妻强烈否认,表示丈夫完全没有港独思想,未发生反送中运动前,丈夫经常随她去大陆,夫妻二人也计划退休后去大陆养老。

另外,她说不管大陆官方如何扣帽子,至少要让代理律师见丈夫一面,丈夫在大陆无亲无戚,更不会主动要求官派律师,而且官派律师至今未和家属方面接触。

自从丈夫失踪后,黄妻和婆婆相依为命,两人终日苦闷、寝食难安、惴惴不安,惊恐黄伟然在大陆受到不公对待。

“每天看到新闻都在说某某律师被当局劝退,其实我们的律师也受到压力”,首先是利诱,当局向代理律师表示若放弃此案,则介绍其它收入丰厚的案件予他;被拒后,其次便是威逼,国保会跟踪律师,找他“谈话、喝茶”,黄妻担心如此下去,没有律师敢接手案件;与此同时,自己越感茫然无助。

这一系列经历对家庭造成多方面打击,包括经济方面。黄妻表示,丈夫失业后,家庭失去主要经济来源,加之疫情影响,自己工作朝不保夕,要被放无薪假,故希望事情尽快有结果,不要再拖下去。

香港政府对今次12港人事件态度冷漠,黄妻多次致电深圳各相关部门,或无人接听,或被敷衍了事。

婆婆亦因劳心而倍感疲惫,一边上班,一边关注儿子的事情,虽然强颜欢笑,但黄妻担心婆婆年纪大会支持不住,“这种苦闷,只有经历的人才了解”。

婆婆每晚睡得都不扎实,频去厕所,她说,想必婆婆也是“翻来覆去睡不着”的。

本身夫妻二人计划稍有积蓄后就生儿育女,现在一切计划和对未来的憧憬皆被残酷的现实打乱。

黄伟然在反送中运动中是“和理非”(和平、理性、非暴力)抗争者,黄妻相信先生本质善良,不会做伤害人的事情。

黄妻思夫心切,采访中多次表示希望丈夫可以返港,得以见他一面,即使在港服刑,至少可以定期见面,惟两种制度之下,深圳离香港那么近,却又那么遥不可及……

她说,黄伟然是理性的人,是否如外界所言“投奔怒海”,一切有待先生返港才可真相大白。她无奈地形容大陆情况好像迷一样,被扣押人士的现状,家属无从知晓,音讯皆无。

鼓足勇气出现在镜头前,黄妻希望透过媒体,社会可持续关注12港人事件,她希望每一位被送中的港人都可以完完整整地返港与家人团聚……

 



【诚征荣誉会员】溪流能够汇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爱。我们向全球华人诚意征集万名荣誉会员:每位荣誉会员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订阅费用($68美元/年),成为《看中国》网站的荣誉会员,就可以助力我们突破审查与封锁,向至少10000位中国大陆同胞奉上独立真实的关键资讯,在危难时刻向他们发出预警,救他们于大瘟疫与其它社会危难之中。

欢迎给您喜欢的作者捐助。您的爱心鼓励就是对我们媒体的耕耘。 打赏

看完这篇文章您觉得

评论



退党

看中国版权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

x
我们和我们的合作伙伴在我们的网站上使用Cookie等技术来个性化内容和广告,提供社交媒体功能并分析我们的流量。 点击下方同意在网络上使用此技术。您要使用我们网站服务就需要接受此条款。 详细隐私条款. 接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