听人权人士向莉讲述中国真实现状(图)

2021-02-09 08:31 作者: 孙诚

手机版 正体 0个留言 打印 特大

陕西人权律师常玮平父母为救儿子在宝鸡公安局高新分局前挂牌抗议
陕西人权律师常玮平父母为救儿子在宝鸡公安局前挂牌抗议(图片来源:维权网)

【看中国2021年2月9日讯】向莉现居美国旧金山,是一名在过去约十年间从事中国人权事业的女性。近期,她的新书《岁月不静好——人权卫士说中国》,讲述了她自2012年以来在中国从事人权事业的历程,包括她介入调查、披露海南万宁小学校长性侵女童案、黑龙江建三江事件的经历。近日,本台记者对她进行了专访,听她讲述了她写作新书的心路历程及她对中国人权问题的看法。

让人们了解真实的中国:向莉的心路历程

记者:您好,请介绍一下您写作本书的心路历程。

向莉:心路历程,主要就是我来到美国之后,有很多人问我两个问题。第一个问题就是“你为什么会从艺术策展人和画廊经理这样的一个身份,转变到人权捍卫者这样的身份?”。很多人很好奇,因为在他们的心目中,我以前不管是大学老师还是做画廊的,都不是一个“被迫害”的人。的确,在我进行维权之前没受过迫害。尽管我回答了,还是有很多人再继续问,所以我觉得我应该把这个东西写出来,给大家更明确的一个转变的原因和心路历程。

向莉:第二个就是我的逃亡经历,很多人对这个东西很感兴趣,他们觉得是比较传奇的一个经历,然后大家对这个经历会感兴趣:“你是怎么一步步走的,一步步逃亡,你为什么要逃亡?你经过什么磨难,你最后怎么来到美国?”所以,因为这两个问题,有不同的有朋友不时地问,我觉得(需要)回应一下。另外还有一个原因是疫情。我以前在旧金山当过老师,但是疫情以来,我就无法再继续工作了,学校关闭了。

向莉:我想,这么长一段时间,我还是要做点什么事情,我就把我之前一直有的写(书)的想法开始落实下来。所以我应该是从2019年底开始计划,但真正的落实可能还是2020年这一年,在疫情中间写出来的,给自己一个交代,也给朋友们一个交代。

向莉:然后,我也更希望的就是,让全世界的人民都了解中国的真实情况,并不是像共产党所宣传的那种,是一个非常光鲜亮丽的现代化的中国,“有人权、有很好的教育、有高楼大厦、有高铁”。在这些繁荣背后,其实有很多对人权的迫害。基于这个原因,我觉得应该让更多人来了解中国的现状,和中国人民被绑架的这样一个现实。他们没有任何人权,他们被剥夺了说话的权利。所以,这是一个最基本的(原因)。

走上捍卫人权之路的导火索:丁志健事件

记者:您能不能谈一下,您最早是受到了什么事情的触动,从而走上人权维护者之路的?

向莉:触动,我在这个书里写过,就是丁志健事件是一个最直接的导火索。之前,我一直在新浪微博、腾讯微博做网上“围观”,包括茉莉花事件、陈光诚事件、大连的污染事件。有很多事件我是在网络上“围观”,那时候我还没有完全变成一个人权捍卫者,但已经开始了一种自我启蒙,这是一个开始。最直接的导火索,就是丁志健事件。我是北京市民。丁志健是(2012年)7月21号,下班回家的时候开车经过北京东三环的广渠门桥,他的车子突然陷到了广渠门桥底下的积水里。我去看了一下,按理说,300米远的地方,就是一个抗洪救灾指挥部,他应该是很容易获救的,可是没有人去救他。然后,他就打电话给他的妻子,让他妻子过来救援。他的妻子也在一路上打110报警,但没有人去。后来,他妻子到了现场之后,就跪下来求警察去救,但是仍然无法施救。最后警察就说,有这么一个传言,就是“我们必须要等领导来,我们现在的什么技术不够”,当然这是一种借口。因为等领导来了之后,电视台的摄像机也来了。几分钟,就把丁志健的车给打捞上来了。但是这些人一直等到丁志健死了,才把他拖出来,丁志健就死在是在车里。

向莉:所以,这件事情对我的触动很大,就是每一个人都可能成为丁志健。如果我开车路过、一个普通北京市民开车路过,恰好那个时候路过广渠门桥,那么可能就是我死在车里面,没有人来救我。那么,我们交了那么多税,我们作为北京市民,为什么我们得不到政府的救助?我们的生命就要这样白白牺牲?所以,这是我的触动。你要知道,很多人是相信中国是有人权的,这是共产党的宣传。

为受害女童发声:海南万宁事件

记者:在这本书里,您谈到了很多你亲身经历的人权事件。有哪些是最触动您的呢?

向莉:我觉得,我自己主动参与的有两个案子,可能会比较有触动。第一个是海南万宁的那一次,那一次是真的不能忍受。一个小学校长陈在鹏,他带着几个女生,他们学校的女生,去开房,然后带着官员一起去开房,这个是很恐怖的(按:此事发生在2013年)。并且他们压制了家长。家长要找律师、打官司,他们让家长把律师给辞退,不让媒体报道这件事情,(把这件事情)完全压下来。

向莉:所以我们就完全不可以想象。“你们号称的要保护妇女儿童的权益,是怎么来保护的?你们的妇联跑到哪里去了?你们的保护儿童的这些人跑到哪里去了?”所以我们就很生气,尤其叶海燕很生气(按:叶海燕是中国女权运动人士,曾在2013年参加万宁维权事件后不久被中国警方拘留)。她当时就跟我说,“向莉,我们能不能去万宁抗议一次?”

向莉:当时王宇律师也在(按:王宇是北京维权律师,在2015年的“705大抓捕”中,被中国当局以“涉嫌颠覆国家政权”的罪名逮捕),我们就非常兴奋地说“好,我们一定要去抗议”。因为叶海燕有一个女儿,她感同身受。一个未成年的女生可能才10岁左右,就被她的校长带去开房,这是多么恶劣的事情!这个事情如果发生在韩国或者美国,总统是要下跪道歉的,可是在中国没有人负责,没有人去谴责万宁市教育局,也没有人去谴责校长。我们就觉得,应该去表达这个事情,让更多人来关注这几个受害的女生,至少让正义得到伸张,所以我们就去了海南万宁。

律师肋骨铺成的法治之路:建三江事件

向莉:第二个事件就是建三江事件(按:此事发生于2014年。当时,四名人权律师被黑龙江省建三江农垦公安局带走,并遭行政拘留)。建三江有四个律师被抓:张俊杰、唐吉田、江天勇和王成律师。王成律师,当时我们在外面声援的时候,听他同监舱的人放出来说,被打的很惨,被警察拿着鞋底打得惨叫。然后,我们又看到有穿白大褂的医生进去,就说明这四个人是遭了酷刑。之后等张俊杰律师被拘留五天后放出来,出来之后他就无法正常行走了,佝偻着腰。之后他给我打电话,说他被酷刑,他的尾锥骨被打断了。后来回去查,肋骨也断了。

向莉:唐吉田律师和江天勇律师被释放之后,我陪唐吉田律师去二炮医院复查,当时就是10根肋骨断了。之后下午是江天勇律师去,但是那时候国保已经反应过来,跑到同一个二炮(医院)去。江天勇没拿到(诊断)报告,因为国保把报告拿走了,可能随便拿个人(的报告)替换它,说他没有任何问题。后来江天勇律师又换了另外一个城市的另外一个医院,发现他可能是8根肋骨断了。之后同样,王成律师也是换了医院,因为头一个医院也是“没有任何问题”,(就)换了第二个医院,然后发现他也是肋骨断了,所以总共加起来是24根肋骨(断了)。

向莉:我们在建三江的时候写过一句话,就是“中国的法治道路是用律师的肋骨铺成的”,因为当时四个律师被抓,有24条肋骨被打断。他们在用他们的肋骨、他们的身体践行社会责任和权利。

中国的严酷言论管制之下,希望依然存在

记者:您觉得,在当今中国舆论管制越来越严酷的情况下,您的这本书是否能对打破这种禁锢起到作用?

向莉:会有的。我在最后一章,其实写到了今年的疫情,有一些公民记者被打压、被抓捕,然后也写到了香港的抗争,就是反送中运动,后面我还为他们写了一首诗。我们在海外也是有一个“支港联”,支持香港联合会,我在里面也做一些宣传的事情。所以不管怎么样,这个环境是共产党在那边让它越来越糟糕,因为他们严控,他们禁止消息的自由流通,甚至诬陷这些反送中的香港年轻人。那么,不管怎么样,在一个信息可以流通的时代,你可以在一个时期切断信息,但是你不可能永远切断信息,这些信息永远都在。只要可以翻墙,那么在大家得到一些信息的时候,他们也会反思,所以我认为希望还是在的。

(原题目:专访人权人士向莉:让更多人了解中国真实现状)

(文章仅代表作者个人立场和观点)

责任编辑:嘉远 来源:自由亚洲电台

本文短网址: 版权所有,任何形式转载需看中国授权许可。 严禁建立镜像网站.



【诚征荣誉会员】溪流能够汇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爱。我们向全球华人诚意征集万名荣誉会员:每位荣誉会员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订阅费用($68美元/年),成为《看中国》网站的荣誉会员,就可以助力我们突破审查与封锁,向至少10000位中国大陆同胞奉上独立真实的关键资讯,在危难时刻向他们发出预警,救他们于大瘟疫与其它社会危难之中。


欢迎给您喜欢的作者捐助。您的爱心鼓励就是对我们媒体的耕耘。 打赏

看完这篇文章您觉得

评论



donate
退党
ebook

看中国版权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

x
我们和我们的合作伙伴在我们的网站上使用Cookie等技术来个性化内容和广告,提供社交媒体功能并分析我们的流量。 点击下方同意在网络上使用此技术。您要使用我们网站服务就需要接受此条款。 详细隐私条款. 接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