警察勾结黑社会 清廉香港已不在(组图)

【明珠之劫】系列之三

2021-02-19 14:06 作者: 李怀橘

手机版 正体 5个留言 特大

逾九千港人出席银发族游行,支持年轻人,守护香港,提出撤回恶法等五大诉求。
2019年7月17日,约九千银发族举行反送中静默游行,支持年轻人。(图片来源:周秀文/看中国)

【看中国2021年2月19日讯】七一示威学生冲入并占领立法会并未令香港人割席,反而凝聚到更多来自不同阶层的人士加入抗争。

没有一个年轻人在良知上犯错

2019年7月17日,约九千银发族举行反送中静默游行。游行前几位年轻人在路边向前来的银发族高喊:“多谢各位前辈,建设了如此美丽的香港!”经过的银发族走过来拍打年轻人的肩膀,勉励说“靠你们了!”

发起游行的团体呼吁,“你我老而未废,一起撑后生仔女”。孙励生代表银发族在记者会上发言,他对年轻人的爱护和欣赏令人动容。

孙励生表示,年轻人让全社会觉醒,香港社会一直歧视年轻人,40年前把年轻人叫“边青”,20年前叫“隐青”,10年前叫“愤青”,5年前叫“废青”,他表示其实年轻人是“心水清”(编注:有深入洞察力,把事情看得透彻),“因为他们知道制度的败坏,是社会沦丧之本”,“知道不受监控的权力和权贵勾结的关系网,才是香港沦落到今天地步的根本原因”。

他表示,这一代年轻人有良知,虽然有年轻人触犯法例,但没有一个年轻人在良知上犯错!当大众已向歪曲的世代妥协,年轻人却守护香港,未言放弃,庆幸香港有这一代年轻人去追求一个真正平等、正义的社会,悲哀的却是要他们付出他们的青春,甚至宝贵的生命……

孙励生讲出很多人的心声,的确,曾经以为只会谈恋爱、打电游的年轻人竟挺身而出打救香港,若不是他们,我们或许也只能在哀叹中无奈地接受恶法;若不是他们,我们或许已经被利益蒙蔽双眼,仅有的良知被享乐主义慢慢腐蚀殆尽……

年轻人不是天生的勇武,他们也徬徨过,也害怕过,但是他们用良知战胜了恐惧。但他们所面对的压力和考验不仅来自街头抗争,有些甚至来自家庭至亲。

很多中学生、大学生的父母是蓝丝(亲共者),反对子女与港府、中共对抗,因此在金钱上要胁子女:如果出去示威,就不给零用钱,拒绝为其交学费等等,甚至有的父母把孩子拒之门外,令他们流离失所。7月22日,就有一位26岁年轻人,因为政见不合与家人发生争执,被赶出家门,和友人哭诉后,深夜11点在沙田广源村跳楼自杀。

失去经济支持,很多年轻人落难到吃不饱、没饭吃,晚上要睡公园的境地,也有年轻人因为全身心投入抗争,不得不辍学。

抗争者就算有些钱,也要拿去买装备。抗争的装备不便宜,一个防毒面具普通的半面罩/双罐价钱100至300百港币,全面罩/双罐则贵一些,要700至1000港币。而且每次镇压,警方均发射大量催泪弹,所以滤芯也要经常更换,每对滤芯价钱大约100港币。为了阻挡橡胶子弹、海绵弹,示威者还要买材料自制简易盾牌。此外,眼罩、手套、用完即弃的衣服等等都是经常性开销。


抗争者出来投身运动,还要自费购买防毒面具、头盔、眼罩等等装备。(图片来源:Anthony Kwan/Getty Images)

还有受伤的年轻人,因为害怕医院报警(医院内有常驻警察),不敢就医。无论伤得多重,甚至皮开肉烂要缝线甚至骨折,都只能私下解决;有些则视死如归,一位不愿具名的医生曾向媒体透露,“对于抗争者们来说,死不是问题,皮肉痛楚不能磨灭他们的意志……或者他们觉得,他们的生命就是要拚搏,甚至牺牲,去换取其他人可能会得到的公义。”

还有些抗争者不想面对10年监狱生涯而逃亡海外,身在他乡,人生路不熟,年纪轻轻无钱无物,又无一技傍身,生存变成最大的难题……

民间虽然自发成立很多组织,义务帮助有需要的抗争者,但未必行之有效、面面俱到。很多抗争者在巨大的精神压力下,患上创伤后遗症,太多困难,非一时三刻就能解决。

尽管如此,抗争群体并未因此退缩,抗争也未因此结束。年轻人给香港人上了人生宝贵的一课,身体力行地示范什么是勇敢、坚持、善良和自我牺牲。

九七前制度性清廉 回归后制度性腐败

六七十年代的香港曾经贪污腐败横行,市民要打赏公职人员才可以接受服务,警队尤甚,当年坊间常道“好仔唔当差”(编注:好男儿不做警察)。时任港督麦理浩根据《总督特派廉政专员公署条例》于1974年成立独立于政府部门的廉政公署(Independent Commission Against Corruption,简称:廉署或ICAC)来打击公职人员贪腐问题。

廉政公署实行“三管齐下”策略,即教育、预防和执法并用打击贪腐。当年,学校会安排学生参观附近的廉署部门,了解ICAC职能,何为贪污,如何举报,ICAC接获举报后如何处理等。此举将廉洁之风如常识教育并普及给香港各社会阶层,也令市民明白法治是香港繁荣的基石。廉署广告词——“香港胜在有ICAC”成为佳话。

在港督麦理浩的10年管治下,香港一跃而成“亚洲四小龙”之一,为日后成为国际金融中心奠定了坚实的基础。

遵纪守法、廉洁奉公是香港社会的清流。2015年,一个内地来港考驾驶执照的青年,用500港币贿赂考官,其后考官报警,青年被捕,转送廉署接受调查。当时九龙汽车驾驶教师公会的董事长卫守勋向媒体表示,香港社会清廉,不容许这样的事情发生,不要说500,5000都不收。

2012年9月,也有一男子在考驾驶执照时,三度用一封千元红包贿赂考官,称是“饮茶钱”,考官不为所动并报警,该男子被重囚8个月。男子称,这在内地是正常做法,以为香港和内地一样。

但香港在主权移交后,清廉、法治一步步被侵蚀。中共以恐怖、谎言治国,不喜欢香港司法、立法、行政三权分立,主张“三权合作”,“党主导一切”。香港警队掌握“枪杆子”,自然成为被中共统战的对象;而本地黑社会和中共同声同气,九七后自然认祖归宗。

九七前已有媒体曝光中共利用香港黑社会搞事,发挥影响力。1993年时任公安部长陶驷驹曾对媒体表示,“黑社会不是铁板一块,当中有些人也是爱国、爱港的”。他所指的“爱国、爱港”是效忠共产党。而邓小平也曾宣称,“香港黑社会不都是黑的,好人也不少”,“我几次讲过,黑社会并不都黑,爱国的还是很多”。

反送中运动之前,香港警察和市民的关系良好。网上有供公众查询的《警察通例》,列明警察执法时需遵守的规则和应有的操守,市民了解后可监督警队。即使在2014年雨伞运动期间,警民的关系也未算太差,当时示威学生有句口号:“警民同根生,香港人不打香港人”,也有记者拍到警员用自己饮用的水帮中催泪弹的学生清洗双眼。当年港人觉得所谓“黑警”,仅是少数。

反送中运动爆发后,香港警察魔性大发,和印象中秉承公义的形象判若两人。而7・21、8・31事件则更颠覆港人几十年的思维,短短一个月内,几十年清廉的法治社会瞬间沦丧。

警黑勾结堂而皇之

港人游行时有句讽刺政府的口号:“7・21不见人,8・31打死人”。7・21和8・31是反送中运动会中两个黑暗里程碑。

7月21日,民阵举行了第六次反送中游行。夜晚,一些抗争者在中联办外示威。与此同时,元朗发生恐怖袭击,几百个身穿白Tee的黑社会成员持棍棒、藤条在元朗一带,包括元朗港铁站内,无差别地袭击在场市民、记者,甚至老人、孕妇和儿童都不能幸免,造成至少几十人受伤。整个袭击过程持续2、3个小时。当时很多市民打999报警求助,都无法接通,即使接通,也被告知“害怕就不要上街”。

民主派立法会议员林卓廷到达现场协助遇袭市民时,遭多名白衫暴徒在列车内围殴,嘴角被插伤需缝针,右手在抵挡攻击时多次中棍,右臂及右手伤势严重。资深传媒人柳俊江亦在元朗站内被白衣人袭击,头部受伤,鲜血披面坐于地上。事后被简单包扎后他接受记者采访,苦笑着说,“我很难再相信警察”。

有网上片段显示,事发时两名军装警察出现在元朗站,见到市民被袭击未有理会,转身匆匆离开。夜晚11点20分,防暴警察抵达现场,此时港铁站已无白衣人。另一网上流传片段显示防暴警察把手搭在白衣人的肩头,相互寒暄,并护送他们离去。警方则回应称“未有见到任何人士持有攻击性武器”。

立法会议员何君尧被怀疑牵涉元朗恐袭,何是中联办“契仔”(编注:干儿子),有黑道背景。此人也是亲共团体香港青年关爱协会(青关会)的名誉会长和法律部顾问。青关会是梁振英当政时成立的其中一个“爱”字头组织,专门动用道德低下人士谩骂、滋扰、攻击本地法轮功的请愿活动。而其他“爱”字头组织,如爱港力、爱港之声等则攻击民主派活动。本地亲共组织背后都深得中联办支持,这些组织又和黑社会有千丝万缕的联系。


市民在墙上写下控诉:天灭中共,黑警滥权。(图片来源:李天正/看中国)


香港反送中抗争活动中,小朋友手持“警黑一家亲”的标语。(图片来源:看中国)

7・21事件让港人看到法治的沦丧,警察包庇黑社会,警黑一家。当执法者公然违法,纵容邪恶的时候,社会还有任何公义可言?

7・21是黑社会打人,警察包庇。而8・31则是警察无差别打人,是元朗恐击的警察版,手法更甚。

警察无差别袭击市民 公义何在

8月31日香港多区都举行游行示威活动。约夜晚11点,防暴警察冲入太子站往中环方向列车车厢,以警棍无差别殴打在场乘客,见人就打,很多乘客吓到尖叫、哭喊、惊慌失措。警察还向他们疯狂喷射胡椒喷雾以及作出拘捕。

很多乘客事后谈及事件时均表示感到恐惧,心有余悸,称当时没有作出任何挑衅或攻击性行为,但都被警员用警棍殴打。

网上片段可见,当时情况非常混乱,不断传来尖叫声,有乘客受到警察施以胡椒喷雾后相拥而哭,亦有人大叫警员不要打人。受伤乘客下车后,车内一片狼藉,地上留下了染血的纸巾。

其后港铁关闭太子站,记者和急救员被赶离现场。有急救员在铁闸外展示“阻碍救援违反国际人道法”的旗帜,并哭求入站救援伤者,未获警察理会。

当晚有大批市民不满警察滥暴,包围附近的旺角警署,众多车辆鸣笛抗议,持续至次日凌晨3时多。

事后有消息传出,当晚有多人被警察殴打致死。本港媒体“传真社”在去年11月末发布的采访中证实其中有6人依然生还。但案件诸多疑点,而且警方、消防以及港铁公司均未有回应公众诉求,也未披露站内更多细节,不能排除当时的确有人被警察殴打致死。

8・31之后,市民在太子站外设祭坛悼念死者,警察时不时都会如情绪失控般摧毁祭坛(编注:这非警察分内工作),把鲜花扔在地上。警察走后,市民又会火速修复祭坛,太子站外重新出现插满白色菊花的墙。








(上四图)市民在太子站外贴海报、设祭坛悼念死难人士。(图片来源:庞大卫/看中国)

感谢林郑的庇护,8・31事件中的警察仍然逍遥法外。只要维护政权管治,警察的一切恶行皆可被赦免。不禁回想起2014年雨伞运动期间,警司朱经纬用警棍从后连续打了一名男子肩部两下,则被判囚3个月。而反送中运动中,大批警察在镜头面前殴打示威者致流血、骨折、昏厥,竟然无一被起诉、入罪!

7・21和8・31是让香港人彻夜难眠的日子,愤怒、失落和绝望交织。曾经有人在讨论区发问,为何港人要陷入如此困境,做出如此剧烈的牺牲?为何要承受中共恶果?有人引用孟子答:这是上天赋予港人的历史责任,“天将降大任于斯人也,必先苦其心志,劳其筋骨,饿其体肤,空乏其身,行拂乱其所为”,若抗共是使命,这条路一定布满荆棘,非但不能事事如意,还要时时绝望,在挫折、逆境中越战越勇,才成功有望。


来源:看中国

本文短网址: 版权所有,任何形式转载需看中国授权许可。严禁建立镜像网站.



【诚征荣誉会员】溪流能够汇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爱。我们向全球华人诚意征集万名荣誉会员:每位荣誉会员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订阅费用($68美元/年),成为《看中国》网站的荣誉会员,就可以助力我们突破审查与封锁,向至少10000位中国大陆同胞奉上独立真实的关键资讯,在危难时刻向他们发出预警,救他们于大瘟疫与其它社会危难之中。


欢迎给您喜欢的作者捐助。您的爱心鼓励就是对我们媒体的耕耘。 打赏

看完这篇文章您觉得

评论




donate
退党
ebook

看中国版权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

x
我们和我们的合作伙伴在我们的网站上使用Cookie等技术来个性化内容和广告,提供社交媒体功能并分析我们的流量。 点击下方同意在网络上使用此技术。您要使用我们网站服务就需要接受此条款。 详细隐私条款. 接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