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微草堂笔记】鬼也要通行文书(图)

《滦阳消夏录》卷一 之二十二

2021-02-23 15:00 作者: 紫君

手机版 正体 0个留言 打印 特大

我在乌鲁木齐任职时,有一次手下军吏拿来几十张文书,捧着墨笔请我签批。
我在乌鲁木齐任职时,有一次手下军吏拿来几十张文书,捧着墨笔请我签批。(绘图:志清/看中国)

我在乌鲁木齐任职时,有一次手下军吏拿来几十张文书,捧着墨笔请我签批,说:“凡是客死在这儿的人,其灵枢回家乡,照例要给通行文书。不然死者灵魂就不能进关。”因为这个文书通行于阴曹地府,所以不用朱笔签发,上面的印也是黑色的。

我看这文书上的行文字迹都极其低劣。我就说:“这不过是里中小吏们变着法子捞钱罢了。应请求将军去掉这个规矩。”

过了十天,有人报告我说,城西的墓地里有哭,因为没有文书回不了家乡。我斥责他胡说八道。

又过了十几天,有人报告鬼哭声离城近了。我还像上次那样斥责了他。

之后又过了十天,我住的地方墙外索索有声。我以为是小吏在捣鬼,还是不理睬他。

过了几天,声音到了窗外。当时月光明亮,我亲自出去寻视,什么也没有发现。

我的同事、御史观成后来劝我说:“您所坚持的理很正。即便是将军也不能责怪您。可是鬼哭却是大家都真真切切地听到了的,得不到文书的鬼,必定要怨恨你。何不试试给它们签发文书,姑且堵堵那些说三道四的人的嘴?倘若鬼还哭,那么您也有可说的了,别人也无的可说了。”我勉强听从了他的建议,可是签过之后,当天夜里鬼就寂然无声了。

又有一件事:有个军中小吏叫宋吉禄在印房办事,忽然昏倒在地。好久之后他醒过来说,看到他母亲来了。

过不一会儿,台军呈上来一封公文。打开一看,是哈密县报告宋吉禄的母亲来探视儿子,在路上去世了。

您说天下什么事没有?儒生们谈论起来,都说这很平常。我曾写了乌鲁木齐杂诗一百六十首,其中有一首道:“白草飕飕接冷云,关山疆界是谁分?幽魂来往随官牒,原鬼昌黎竟不闻。”说的就是这两件事。(最后这句的意思是在《原鬼》中韩昌黎也没有写到这种事。”韩昌黎,韩愈,唐代接触文学家、思想家、哲学家、政治家。)

来源:看中国专栏

本文短网址: 版权所有,任何形式转载需看中国授权许可。严禁建立镜像网站.



【诚征荣誉会员】溪流能够汇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爱。我们向全球华人诚意征集万名荣誉会员:每位荣誉会员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订阅费用($68美元/年),成为《看中国》网站的荣誉会员,就可以助力我们突破审查与封锁,向至少10000位中国大陆同胞奉上独立真实的关键资讯,在危难时刻向他们发出预警,救他们于大瘟疫与其它社会危难之中。


欢迎给您喜欢的作者捐助。您的爱心鼓励就是对我们媒体的耕耘。 打赏

看完这篇文章您觉得

评论



donate
退党
ebook

看中国版权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

x
我们和我们的合作伙伴在我们的网站上使用Cookie等技术来个性化内容和广告,提供社交媒体功能并分析我们的流量。 点击下方同意在网络上使用此技术。您要使用我们网站服务就需要接受此条款。 详细隐私条款. 接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