广州番禺爆炸案是中国社会的必然结果(图)

2021-03-31 10:00 作者: 郭军

手机版 正体 1个留言 打印 特大

广州番禺爆炸案是中国社会的必然结果
3月22日上午,廣州市番禺區化龍鎮明經村發生一起爆炸事件。(圖片來源:視頻截圖)

近日,广州番禺发生爆炸案,一个退伍军人身份的村民,与十来个村官同归于尽。起因是村官们出卖村民的土地。

我认为这是中国社会制度的必然结果,这种事从理论上说,应该天天发生,但是中国人还是怕死,所以只是万分之一的发生率。

中国大陆的三个社会因素导致这种事情必然会发生。

第一,村委会根据中国的《城市居民委员会组织法》是市民的自治组织,就是说没什么权力,没什么大不了的事情。为什么说农村的村民委员会,我却拿《城市居民委员会组织法》说事儿?因为中国的城市化非常迅速,城市周边的农村已经都变成了城市。虽然它们还是按照农村人民公社生产大队的理论和模式在运行。这种法律屁事不管,完全失去了法律概念的意义。就是说居民委员会的领导也就是村官可以无法无天!这个法律完全过时了,死去了,应该废除,重新制定。

第二,许多已经按照城市居民委员会制度、政策运行的村委会却掌握着价值上亿元甚至几十亿元的财富,这就是土地。越是大城市周边,土地越值钱,村官们越贪污厉害,村里越黑暗。村民越有气。许多村官在城市化过程中,利用买卖村里的土地,甚至只是盖房子出租就挣了大钱。只把很少的部分公开,交给村里。

我在广州顺德工作过,前几年还去顺德看望老朋友。而且那次他还带我去见一个村官。我说可以报道一下你们村子里的发展。但是村官很不愿意。老朋友后来告诉我:“他身家几个亿了,现在要保持低调,尽量不引起上上下下的注意。”

现在看就是贪污太多了,要保护自己。这是最重要的,而不是出名。顺德离广州几十里地,广州的村官当然就肥了。这种情况是毛泽东共产党搞人民公社的政治遗产。不清理它的源头,就不可能解决根本问题。

其实我不同情村民,我也不同情前些日子北京郊区被强拆小产权房的居民。因为我姥姥家是河北易县东娄山村的地主,我爷爷是河北涿州市西河村的地主,特别是涿县西河村,离县城1里地,早就成为市中心了。但是共产党把我家的土地没收了,分给了农民,后来又抢回来,卖了。但是土地最初是我们家的。村民和共产党一样都是强盗。村民们也没有什么可抱怨的。土地最初也不是他们的。土改中,他们也是强盗和土匪。

由此就引出了第三个原因,就是根子在共产党、共产主义制度和理论上。这种起源于苏联的制度夺取了农民的土地,给他们戴上了地主富农的帽子,夺取了资本家的企业:无偿占有了他们的财产,号称是归国家所有,其实是管理者所有,谁管理,谁就得利。共产主义就是这样一种理论,打着共产的旗号,从真正的所有者那里抢来财富比如土地,假装分给群众,后来又收了回去,实际上变成了自己的。现在共产党又承认私有化了,无数土地、工厂就变成了他们的私人财产。这是人类最大悲剧,最大的欺骗。番禺爆炸案只是一个小插曲,而且还是不能真正反映实际矛盾的插曲,真正的受害者是那些已经被剥夺,被杀光的地主和富农和资本家,以及他们的后代,比如我。真正的受害者是私有制这种人性化的文明制度。这种制度遭到了破坏,人民就必将遭受灾难,无论他们是顺从还是反抗。

(文章仅代表作者个人立场和观点)

来源:看中国网站投稿

本文短网址: 版权所有,任何形式转载需看中国授权许可。严禁建立镜像网站.



【诚征荣誉会员】溪流能够汇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爱。我们向全球华人诚意征集万名荣誉会员:每位荣誉会员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订阅费用($68美元/年),成为《看中国》网站的荣誉会员,就可以助力我们突破审查与封锁,向至少10000位中国大陆同胞奉上独立真实的关键资讯,在危难时刻向他们发出预警,救他们于大瘟疫与其它社会危难之中。


欢迎给您喜欢的作者捐助。您的爱心鼓励就是对我们媒体的耕耘。 打赏

看完这篇文章您觉得

评论



大唐英雄榜 电子书
donate
退党
ebook

看中国版权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

x
我们和我们的合作伙伴在我们的网站上使用Cookie等技术来个性化内容和广告并分析我们的流量。点击下方同意在网络上使用此技术。您要使用我们网站服务就需要接受此条款。 详细隐私条款. 同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