何清涟:抵制新疆棉中国棋逢敌手了(图)

原标题为《抵制新疆棉:人权行动的经济学驱动》

2021-04-06 08:38 作者: 何清涟

手机版 正体 1个留言 打印 特大

工人在运送新疆棉花2(16:9)
工人在运送新疆棉花。(图片来源:STR/AFP via Getty Images)

【看中国2021年4月6日讯】经济学有条原理:当一家生产商严重依赖某一单一客户时,该客户对于商品往往具有较大的议价权。这道理用中国俗语表述,就是“客大欺店”。中国近年痛下杀手制裁澳大利亚,就是因为觉得自己是澳洲铁矿石、煤炭的第一与第二买家,既然你国的产品对我国的市场依赖甚大,那咱就玩一把客大欺店,看你们最后投不投降。没想到的是,因为新疆维族问题,居然会有H&M等企业效法天朝制裁澳大利亚的做法,拒买新疆棉花;接着又有Nike等加入,一时间好不热闹。

印太局势紧张、缅甸动乱后面的中国身影、再加上新疆问题,终于弄得现年97岁的美国前国务卿季辛吉忧天下大势,公开表达希望:美国与西方盟友需要与中国就全球新秩序达成谅解,否则将面临第一次世界大战前的危险。

中国的底气来自何处?

这个全球新秩序其实就是一条:中国要有与美国相等,甚至更大的话事权。中国的自信来自两点:一、全球各国对中国的经济依赖;二、西方的太阳正在落山。两点都有一定的现实基础。阿拉斯加会谈,杨洁篪们的自信就来自于这两点。

回到世界市场上来,任何市场都有涨有落,有时是供不应求的卖方市场,有时成为供过于求的买方市场。所谓经济制裁,说穿了,就是国际社会当中那些在金融支配力、市场供给、资源供应等居于优势的国家,利用自身最大的买家或者卖家优势,迫使那些在这三者当中对自己有依赖的国家服从自己。西方国家当年在“六四”之后对中国短暂的制裁,后来对缅甸军政府的制裁,都是这一类型。

中国经济高速发展的那些年,外汇储备超过三万亿之时,中国确实是世界各国产品位居第一、第二的最大买家。然后中国极其敏锐地发现,这种经济依赖可以转化成政治要胁的工具,于是开始玩起制裁来了。用来第一个小试牛刀的就是韩国,接下来是澳大利亚,甚至发展到利用澳大利亚对中国的经济依赖,在该国发展统战力量,用民主摧毁民主。整个过程我在《各国经济依赖中国,终成北京政治要胁的工具》中写过,此处不赘。

这种将他国对自己的经济依赖玩成政治要胁的把戏,中国在2020年的“口罩外交”当中曾想故技重施,因各国太过反感而不得不放弃。

但是,国际经济还有个比较优势理论,谈的是各国经济与产业发展,本就是优势互补。中国独独忘记自己的优势有如沙堡,一是外汇储备90%左右来自于与美国的外贸,二是也有中国充当卖家的时候,比如这次背后新疆棉花问题。

BCI:中国遇到的“大店东”

新疆棉花——中国遭遇的是最大客户的买方制裁,与澳大利亚遇到中方拒买性质相同。

目前,全球棉花年均产量约在2500万吨左右。其中,印度产量占26.1%,中国为24.4%,美国为13.2%。对中国来说,棉花是个千亿元级别的重要产业。中国也是全球最大的纺织生产国,除了自身生产的棉纺终端成品出口外,还有很多是棉纺中间品出口到协力厂商国家。一句话,棉花在中国是个千亿美元的大产业。

那么,这个H&M又是何方神圣,为什么它的抵制能让北京暴怒?这点北京很清楚:H&M禁用新疆棉花的背后,还有Nike、Gap、ZARA、UNIQLO等品牌,他们背后的主导者实为BCI。BCI是Better Cotton Initiative的英文缩写,全称是“良好棉花发展协会”,中国是其最大客户,专为中国客户设置中文网页。简言之,BCI是供应链联盟,掌握定价权。BCI拥有五个类别的会员,分别是:1、零售品牌会员,也就是采购商,比如H&M,Nike等;2、供应商制造商,以棉商、纱线厂为主;3、种植者组织;4、其他类别,主要为供应链提供技术的公司;5、社会团体,主要为与棉花相关的非营利性组织。

BCI的供应量约占全球的30%左右,它组织的采购量和供应量在全球首屈一指,掌控着棉花的标准和定价权。面对这样一个掌握供应链主导权、定价权和产品标准的大店东,一向以大买家身份话事的中国,算是遭遇对手了。

中国的问题不止是棉花,据奥纬咨询不久前发布的报告称,2020年有4000亿元人民币从中国这个全球最大的服装市场蒸发,大多数中国服装品牌面临经营风险。

在此情况下,这几家BCI成员以强迫劳动为名抵制中国新疆的棉花,等于抓住中国的弱点痛殴。有BCI在背后,这把新疆棉之火可能还会延烧一阵。最新消息是:意大利名牌班尼顿和OVS捍卫人权拒用新疆棉;雨果博斯(Hugo Boss)发官方声明,撤掉早先支持新疆棉的表态。

中国与BCI性质不同,责任风险大不一样

中国是个国家,本国经济好坏直接影响到税收、就业。新疆棉花被抵制,对政府财政、社会安定影响甚大。BCI只是个垄断棉花行业供应链、定价权、产品标准的NGO,每年收取会员费用,供方、需求方的赢亏与其没有直接关系。中国新疆棉花卖不出去,BCI自会寻找替代产品,会费仍然照收。这种主体地位不同带来的不同责任后果,注定中国政府一开头就处于不利地位。全球化之后的世界,无论是美国的911,还是后来各种形势的反恐,以及应付移民无疆界的大篷车,没有一个政府应付裕如,政府与政府之间的那套外交、利益制裁、军事威胁都不适用。更何况,BCI还掌握着道德王牌:中国政府对新疆维吾尔族的种族灭绝政策。

商战如战,运筹帷幄也难万全

即使政府对政府之间的经济制裁,比如中国对付澳大利亚想以世界上最大铁矿石买家身份夺走定价权,占全球需求量的65%,中国因此认为,可以凭借澳大利亚对中国订单的依赖获得较大的议价权。但在铁矿石的问题上,中国漏算了一点:中国进口的铁矿石有三分之二来自澳大利亚,澳大利亚的铁矿企业在中国减少购买后不得不减产;但世界第二大铁矿石生产国巴西却无法成为供给替代方,结果由于矿石供应短缺导致澳大利亚铁矿石价格飞涨。2020年12月11日,中国大连商品交易所的铁矿石期货价格上涨近10%,中国买家直呼澳大利亚不讲武德。在此形势下,中国现在对澳大利亚的拒绝购买已经悄悄放弃了好几项,包括煤炭在内。

国际新秩序的建立往往伴随着各国经济、政治方面的争斗折冲,各国要保障自身的利益,不会轻易让步。面临中国咄咄逼人的进击姿态,西方国家一直采取谅解姿态,结局就是目前这种状态。在此情况下,季辛吉先生的“互相谅解”可能并非解决之道。

责任编辑:唐风 来源:上报

本文短网址: 版权所有,任何形式转载需看中国授权许可。 严禁建立镜像网站.



【诚征荣誉会员】溪流能够汇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爱。我们向全球华人诚意征集万名荣誉会员:每位荣誉会员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订阅费用($68美元/年),成为《看中国》网站的荣誉会员,就可以助力我们突破审查与封锁,向至少10000位中国大陆同胞奉上独立真实的关键资讯,在危难时刻向他们发出预警,救他们于大瘟疫与其它社会危难之中。


欢迎给您喜欢的作者捐助。您的爱心鼓励就是对我们媒体的耕耘。 打赏

看完这篇文章您觉得

评论



donate
退党
ebook

看中国版权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

x
我们和我们的合作伙伴在我们的网站上使用Cookie等技术来个性化内容和广告并分析我们的流量。点击下方同意在网络上使用此技术。您要使用我们网站服务就需要接受此条款。 详细隐私条款. 同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