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共三代治水--以淮河為例

2001-07-29 18:32 作者: 吳希
手機版 简体 0個留言 列印 特大

大禹治水,乃中國垂千年不墜的美談,而近半個世紀中共的治水,大概要成為垂罵後世的一種惡例,僅拿淮河來說,毛澤東登基之後就提出治淮,聲稱「與天鬥,其樂無窮」,其後果是1975年淮河板橋等水庫潰壩,黃淮流域發大水,死亡23萬人;「六四」後的第三代又吹噓「一定要讓淮河水在2000年末之前變清」,但2001年4月底,國家環保總局無可奈何地宣布,淮河已喪失自淨能力!

  淮河是中國七大河流之一,發源於河南省桐柏山的主峰太白頂,經河南省、安徽省,到江蘇省入洪澤湖,而後入長江或經過人工渠道進入黃海。淮河全長一千公里,流域面積十八點七萬平方公里,流域內有鄭州、開封、阜陽、蚌埠、淮南、淮北、徐州、揚州、淮陰、鹽城、臨沂、濟寧、連雲港、宿州、淮安等大中城市,流域內共有人口一億五千多萬人口,人口密度為各大流域之首。淮河流域河網密佈,共有一、二級支流五百七十多條。淮河流域的多年平均徑流量為六百二十億立方米,包括地下水在內的水資源總量為九百六十一億立方米。

  淮河原來是一條河槽寬深、出路通暢,獨流入海的河流。這裡曾是一片富饒的地區,有「江淮熟,天下足」之美稱。但經黃河奪淮入海,打亂了自然水系,支流河道淤塞,地形改變,淮河失去了自然入海口,於是水旱災害不斷加重,「淮水氾濫,陸地行舟,大旱來臨,井泉枯竭,田無麥禾,野無青草,流徙在道,飢民相食。」1935年,淮河大洪水淹沒七千七百萬畝土地,造成七點五萬人口死亡。

  1950年6、7月,淮河發生大洪水,洪水位接近1931年,這時中國正準備出兵「抗美援朝」,毛澤東迫不及待接連發出治淮指示:「現在開始準備,秋起即組織大規模導淮工程,期以一年時間完成導淮,免去明年水患。」(7月20日)「令水利部限日作出導淮計畫,送我一閱。此計畫八月份務必作好,由政務院通過,秋初即開始動工。」(8月5日)8月15日水利部召開治淮會議,貫徹毛澤東的指示,並確定蓄泄兼顧的治河方針「上游以蓄洪發展水利為長遠目標,中游蓄泄並重,下游則開闢入海水道。」8月24日,周恩來在中華全國自然科學工作者會議上,傳達了毛澤東的根治淮河的號召,並分析了淮河水災的原因:「花園口的決堤造成了極大災難,創傷至今未能平復。去年淮河有水災,今年淮河有水災,直接原因就是蔣介石在花園口決堤。」9月21日,毛澤東再次催促:「現已經9月底,治淮開工期不宜久延,請督促早日勘測,早日計畫,早日開工。」在10月14日周恩來簽署「政務院關於治理淮河的決定」。聲勢浩大治淮工程正式開始,可是工程並沒有像毛澤東所想像的那樣,只需一年時間就可以完成,而是整整拖了50年,至今未能完成。

  50年來一共在淮河上建造了大中小型水庫5000多座,總庫容超過400億立方米,其中佛子嶺、梅山、南灣、薄山、石漫灘、板橋等近40座大型水庫;建成行洪蓄洪工程十餘處,總容積280億立方米;開闢了新入海入江水道,使原有的排洪能力從8000立方米/秒增加到24000立方米/秒;加高加固了堤防;建設了近50000處機電排灌站,裝機能力近300萬千萬。從工程量上來說,這50年的投入是史無前例的。僅淮河流域的水庫和行洪蓄洪工程的全部容量680億立方米,就可以將淮河一年的徑流量全部存蓄起來,淮河上是水利工程林立,人們可以高枕無憂了嗎?可惜的是,淮河仍然是「大水大災,小水小災,無水旱災」,而且趨向更壞的方向發展。

 一個農民的「斗天」與堵河

  治淮工程失敗的原因是多方面的,最主要的違背自然規律,忽略了河流生態的要求。5000多座閘壩的建設,強迫使淮河河流生態變成了幾千個被分割的人工湖泊生態。人為的干涉,使得淮河成為人工構筑物的依附體。

  中國皇帝愛治河,歷代在修筑河堤方面有許多經驗,但是很少有人用「堵」的辦法來治理河流。到1949年為止,全中國只有20余座水庫,而且主要是日本人在侵略中國時期修建的,如小豐滿水電站等。毛澤東這個從湖南韶山衝出來的農民兒子,對中國的工業化,充滿了一腔的熱情,建國大典那天他站在天安門城樓上,指著天安門廣場和長安街,對北京市市長下命令「從這裡望過去,要看到處處都是煙囪!」毛澤東的哲學是鬥爭的哲學,與天鬥,與地鬥,與人斗;順我者昌,逆我者亡,他也把淮河作為他的敵手,當作蔣介石來對待,他認為,我能在四年之內打敗國民黨蔣介石,為什麼不能在一年之內治好淮河?在人與自然的關係上,毛澤東過高地估計了自己的力量,把自己看成是自然的主人、宇宙的主宰,習慣於用指揮打仗的軍事思想和經驗,來管理主要由自然因素組成的生態環境系統,治理淮河的目標是什麼?如何「治理」淮河?淮河上中下游的矛盾如何解決等等?他一無所知。

  毛澤東為了盡快實現工業化,1958年命令全國大煉鋼鐵,到處煙囪林立,爐子裡點燃的是剛從山上砍伐的樹木,熔化的是剛「捐獻」出來的鐵鍋鋼刀;在治水方面,毛澤東特別青睞用水庫大壩來治理河流,因為只有水庫大壩才能使河水聽人的調遣,他並不知道這類工程對自然界有巨大的負面影響,只知道水庫大壩大概可以讓「神女無恙」。二十年裡淮河上出現的5000多座水庫,只是一場小練兵,毛澤東的最終想法是用三門峽水庫大壩來使黃河水變清,用三峽水庫大壩來控制長江洪水和完成南水北調的宏願,「環球世界同此涼熱」,大江南北同樣水量,可憐這種想法,只能出自一個農民的頭腦。

  毛澤東青睞用水庫大壩工程的另外一個原因是,通過水庫大壩工程的建設,可以使散沙一盤的中國農民組織起來,走上共產主義道路。中國的第一個人民公社,就是在水庫建設的軍事化組織中脫胎而出的。1958年5月23日,毛澤東親自到十三陵水庫工地勞動,據毛澤東的私人醫生回憶,那是他在毛身邊二十二年間看到的毛澤東唯一的一次勞動。就在人民公社化的過程中,中國大地上出現了四萬多萬座水庫,超過世界其他地區的水庫建設總數。

  那麼,五千座水庫給淮河流域的人民帶來的是福是災?1975年6、7月,淮河流域發生旱災,各地正在抓緊抗旱鬥爭,水庫裡雖然有水,但是水庫水位已經接近死水位線,不能再放水。8月3日颱風進入河南省境,開始普降大雨,各水庫抓緊時機為抗旱關閘蓄水。誰知暴雨持續不停,填滿了水庫的庫容,最後衝垮了大壩。淮河流域2座大型水庫、58座中型水庫潰壩,造成23萬人死亡(官方公布的數字為2萬6千),中央慰問團團長紀登奎問河南省有什麼要求,當時的省委書記哭著說:「河南只有一個請求,炸開阻水工程,解救河南人民。」在北京主事的李先念表示同意:河南省說要炸哪裡就炸哪裡,並下達了國務院和中央軍委的命令,命令武漢和南京軍區以及空軍炸毀這些水利工程措施。曾幾何,毛澤東領導建設、花了幾十億幾百億投資的水利工程,竟成為害民工程,成為解放軍的爆破對象!1975年死於水庫潰壩的人,遠遠多於死於1931年洪水的人數。淮河不是「蔣介石」。

  一年後,毛澤東去世。到目前為止,筆者沒有看到關於毛澤東對淮河水庫潰壩事故態度的資料,很可能,當時的黨政負責人沒有把這場災難告訴這個始作俑者。

 摸石頭過河的鄧小平

  打敗蔣介石的淮海戰役就發生在這個流域,桐柏山區是鄧小平、劉伯承之二野挺進中原的根據地,但是中共第二代領導人鄧小平是個只知道「摸著石頭過河」的政治家,他並不知道,河流中的石頭,在整個河流生態中,並不具有指路的功能。

  鄧小平倒沒有什麼關於「治河」英明指示,但對「綠化祖國」講了不少話,如今都編輯成書了,以證明第二代領導人是如何關心、重視生態環境的保護。

  但淮河呢?河邊流傳的一首歌謠,生動地描繪了她的水質的變化:「五十年代淘米洗菜,六十年代洗衣灌溉,七十年代水質變壞,八十年代魚蝦絕代,九十年代身心受害。」

  據80年代初期統計,徐州每天有八萬餘□工業廢水和生活廢水排入淮河支流奎河,使其氨氮的最高含量超標80倍,化學耗氧量最高含量超標125倍,致癌物亞硝酸鹽氮最高含量超標200倍。奎河下游有的農村居民點的癌症死亡率,比世界衛生組織公布的全球癌症死亡率的平均值高出160倍至200倍,沿河居民應飲用被污染的水,得食道癌、肝癌、胃癌、肺癌,血癌、腸癌、子宮癌和膀胱癌為多。1983年國務院辦公室27號文件指出:「要採取果斷措施解決奎河的主要污染源,爭取奎河水質在今年內有所好轉」,並規定今後「奎河污染物的排放量只能減少,不能增加」,而實際上,到1993年徐州市排入奎河的工業和生活污水每天超過25萬□,比1983年的八萬餘□增加了兩倍多。

  從北京來檢查工作的幹部曾用「一河醬油」或「寫大字不要磨墨啦」來描繪淮河某些河段河水的顏色。根據1993年河南省醫科大學劉華蓮教授領導的研究課題,由於水污染,淮河之流黑河所到之處,惡性腫瘤的發病率比附近未受污染地區高出一倍多,死亡率高出三分之一。在黑河岸邊的村莊,每3個成年人就有兩個肝腫大,每10個兒童就有9個肝不正常。污染導致遺傳基因的突變,當地有6%的出生嬰兒是畸形兒,還有不少小生命來不及出世,就已經胎死腹中……。

 李鵬治淮

  1991年6月在北京召開的發展中國家部長會議,參加會議共有41個國家的代表,會後發表了「北京宣言」,李鵬在會議上做了關於環境問題的發言,使其擺脫了「八九屠夫」的孤立局面,重新回到國際舞臺。第二年6月,李鵬率領龐大的中國政府代表團,出席巴西里約熱內盧的聯合國環境與發展大會。六四事件後,中國人心渙散,中國第三代領導人面臨的局面十分尷尬,選擇什麼作為突破口?環境問題就是其中之一。

李鵬執政以來並不重視生態環境保護工作。在北京會議期間也拿不出什麼「治理環境的樣板工程」來讓發展中國家的部長們開開眼界。里約熱內盧會議之後,李鵬急於樹立一個治理環境的樣板工程。1993年10月8日,中央電視臺報導了淮河被污染,當地群眾深受其害的消息,李鵬當夜召集會議,後來又主持召開了國務院會議,決定把淮河治理作爲國務院的重點工程,「一定要讓淮河變清!」,由國務委員宋健負責,國務院批准110多億特別投資來搞淮河治污工程,是中國歷史上一個最大的治污工程,如果治理成功,可以爲淮河流域1億5千萬人民造福,也可爲李鵬等樹碑立傳。爲此李鵬提出,一定要在1997年之前讓淮河變清。在國家環保局的苦苦哀求之下,才把期限放寬到2000年底,即在第九個五年計畫結束之時。

  原國家環保局局長曲格平曾把淮河治污和英國泰晤士河治理相比,說在國外,沒有任何一個國家,處在我們這麼個歷史階段,還要來治理這麼大一條河流。要是到2000年淮河真的變清,那就不僅僅是中國的奇蹟,也是一個世界性的奇蹟,英國倫敦的泰晤士河那麼小的一條河流,還用了十幾年的工夫,才治理好!

  還有人說,美國的芝加哥河前後花了80年時間和六億美元的治理費用,才使河流水質得到改善,要使河道達到可遊覽的水平,還要投資22億美元。看來中國的淮河治污工程確實是又有「趕英超美」的意義了!

  然而,治理總目標叫做「讓淮河水變清」,不僅含糊,實際上也是一個十分低的目標。因爲確定水質的指標有很多,如物理指標有水溫、色度、濁度、透明度、懸浮物、電導率、嗅和味等;化學指標有PH值,溶解氧、溶解性固體、灼燒殘渣、化學耗氧量、生物需氧量、游離氧、酸度、鹼度、硬度、鉀、鈣、鎂、侵蝕性二氧化碳、二氧化矽、表面活性物質、硫化氫、重金屬離子等;生物指標有細菌、大腸桿菌、無脊椎動物、藻類等。讓淮河水變清,只涉及色度、濁度和透明度三個物理指標,而淮河水污染的主要問題是水中的有害物質和細菌超過指標。讓淮河水變清,只要通過簡單的機械污水處理,就可達到目標,而要去除水中的有害成分,則要困難許多倍。

  根據中國的水質評價體系,水質分五類,一類水質最好,符合飲用水和漁業用水標準;三類爲較重污染,可作農業灌溉用水;四類爲重污染;五類爲嚴重污染,超過工業廢水最高允許排放濃度。淮河治理的具體目標,是淮河干流水質達到三類水標準,主要支流達到四類水標準,還是污染水質。

  措施則是兩個,一是動用行政命令,強行關閉污染企業;一是動用大量投資,建立污水處理站。1995年年8月國務院頒布了《淮河水污染防治暫行條例》,9月國務院要求九個月之內,關停淮河流域所有5000噸以下的小造紙企業,此後又關閉了3580多家污染嚴重的小制革、小化工等企業,主要是農村的個體、鄉鎮和縣城企業;而污水處理工程則主要集中在大城市和大企業,廣大鄉村、中小城鎮地區根本沒有建造污水處理站。

  其實淮河受污染的主要原因,除了工業污水和生活污水的污染外,主要是河流生態體系被人工的大壩和閘門被分割成幾千個孤立的人工湖泊生態體系。如果不恢復淮河的河流生態,不恢復淮河的自然淨化能力,就是建造再多的污水處理站,淮河水質的問題還是不能解決。

  2000年末,淮河水變清沒有?根據水利部淮河委員會提供的2000年1至11月資料:流域豫皖蘇魯四省省界處水質劣於五類的比例高達53%,這類水完全失去了使用功能;達到干、支流治污規劃目標的比例僅爲34%,雖然強行關閉了幾千個污染的企業,淮河水仍然不能變清。到2001年1月國家環保總局公布的最新淮河水質監測結果顯示,淮河干流水質爲四類,主要支流的百分之二十三斷面的水質仍在五類和劣五類。人們走在淮河邊上,到處可見一潭潭的黑水臭水。請看下列事實:

  沱河和澮河──2000年兩次開閘放污水,使下游安徽省漁民受損1200多萬元;

  奎河──徐州市繼續向奎河排放污水,致使下游40萬居民飲用水短缺,年損失上億元。淮河江蘇段2000年有160多萬畝土地、40萬畝水面因污染嚴重減產,直接經濟損失在2億元以上。更嚴重的是有240萬人的飲用水源受污染,這些地區群眾癌症及消化系統疾病發病率明顯高於其他地區;

  泉河、茨淮新河──淮河支流泉河邊的阜陽市,因泉河水嚴重受污,放棄地表水而超採地下水,造成地下水位降至負80米,地下漏斗面積超過1000平方公里。根據治淮計畫,阜陽市新辟水源,從淮河的人工支流茨淮新河上引水。但到2000年新水源的水也變黑了,河水臭不可聞,水中浮游生物和藻類大量繁殖,主要污染物氨氮最大超標值竟達74倍。2000年5月阜陽市七里溝出口處的污水長期積累發酵後,在悶熱天氣裡形成硫化氰毒霧,造成取水農民6死4傷的慘劇,這在世界水污染歷史上還是第一次;

  沙潁河──沙潁河的潁上閘上,黑褐色的河水翻滾,發出令人掩鼻的臭味,白色的泡沫在河面有近半尺厚。據說這是2000年內的最好的河水了,污染最厲害時水像黑油一樣,一走近就叫人作嘔。河內魚蝦不長,連田螺、河蚌也活不了;

  須河──須河不僅僅是一條「黑河」,而且是一條「酸河」,PH值嚴重超標,河水竟然是酸的!

  1993年5月7日,江澤民說:上海有一條河,叫蘇州河,1945年我在上海念大學時,河水較清,現在變黑了,污染很嚴重。約一個月後,1993年6月4日,江澤民重提了蘇州河污染:50年前我在上海念大學時,黃浦江的水是非常好的,但現在的黃浦江的水,特別是蘇州河的水污染嚴重。

  水質污染越來越重,蘇州河、黃浦江這樣,淮河這樣,全國的河流情況也是如此。1980年全國16.4%的河流(按長度計)受到污染(相當於四、五類),5.7%的河長嚴重污染(已超五類),水體已喪失使用價值。到九十年代末,全國46.5%的河流受到污染(相當於四、五類),10.6%的河長嚴重污染(已超五類)。在這20年中,水污染不但沒有得到制止,反而越來越嚴重!

──原載《民主中國》

本文短网址: 版權所有,任何形式轉載需看中國授權許可。 嚴禁建立鏡像網站。



【誠徵榮譽會員】溪流能夠匯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愛。我們向全球華人誠意徵集萬名榮譽會員:每位榮譽會員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訂閱費用,成為《看中國》網站的榮譽會員,就可以助力我們突破審查與封鎖,向至少10000位中國大陸同胞奉上獨立真實的關鍵資訊, 在危難時刻向他們發出預警,救他們於大瘟疫與其它社會危難之中。
榮譽會員


歡迎給您喜歡的作者捐助。您的愛心鼓勵就是對我們媒體的耕耘。 打賞

看完這篇文章您覺得

評論


加入看中國會員

神韻晚會
神韻作品
捐助
退党

看中國版權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

x
我們和我們的合作夥伴在我們的網站上使用Cookie等技術來個性化內容和廣告並分析我們的流量。點擊下方同意在網路上使用此技術。您要使用我們網站服務就需要接受此條款。 詳細隱私條款. 同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