港媒:人大政協兼職級別起伏窺見中共政情之變(圖)

2019-03-23 05:28 作者: 林中宇

手機版 简体 0個留言 打印 特大

剛剛過去的中共人大和政協「兩會」。
剛剛過去的中共人大和政協「兩會」。(圖片來源:Lintao Zhang/Getty Images)

【看中國2019年3月23日訊】(看中國記者林中宇綜合報導)中國法學會近日換屆,中央政治局委員、全國人大副委員長王晨當選為法學會新一屆會長。這是首次由現任政治局委員執掌這一個中央級社團,有人認為是法學會地位的抬升,但港媒評論認為是為加強管控,而人大政協高官的兼職在近年級別或起或伏,被認為對應中共政情之變。

3月20日,前中共新疆書記王樂泉卸任中國法學會會長一職,中央政治局委員、全國人大副委員長王晨接任。

中國法學會是中國大陸22個由中共中央直接管理的社團之一,在上世紀80年代成立之初,由退休部級官員擔任會長,自1998年起由退休的中共國家領導人挂任,此前歷任者包括原最高法院院長任建新、原最高檢察院檢察長韓杼濱、原政治局委員王樂泉。

王樂泉任中國法學會會長時,是已退任的政治局委員,而王晨則是現任政治局委員,加上王晨還是排名第一的全國人大副委員長。故此一般認為,此番換屆,法學會會長級別上調,對應著這一機構地位提升。

不過,港媒《東方日報》3月21日刊發的白非評論認為,相比較自然科學界、文藝界以及嚴重意識形態化的政治學界,中國法學界的發聲往往最讓當局為難,因為有大量白紙黑字的法律條文作依據,而這些條文又是官方自己頒布的,不好公開的撕破臉皮。現在要說抬升法學會地位,不如說是出於籠絡,但更主要是加強管控。

港媒文章亦關注到,王晨屬於全國政協負責人副職,而人大、政協各有數十名副職,其中不少是固定兼職,有的是民主黨派主席,有的是工會、婦聯、工商聯等社會團體領導人,有些是少數民族代表。這些人大政協領導人的兼職級別,近年也發生了一些微妙變化。

文章舉例,由於中共標榜所謂工人階級專政,總工會是中國政治地位最高的第一社團,向來由國家領導人挂銜,中共十五大時甚至由政治局常委尉健行兼任總工會主席。十六大之後,總工會主席成為政治局委員兼人大第一副委員長的標配兼職,先後由王兆國、李建國兼任。但到中共十九大後,這一模式被打破,總工會由非局委的人大副委員長王東明兼掌。

對於總工會的最高領導人級別逐年下降,港媒評論稱,起伏之間,也可窺見實際工作重心的變遷。雖然口頭上喊「工人當家作主」,但實際上工人在國家事務中哪有聲音可言呢?個別的勞模也只是政治花瓶和宣傳工具而已。

另外,中國「三院」,即中國科學院、工程院、社會科學院,這三大官辦學術機構,過往長期由國家領導人兼任院長。比如中科院由人大副委員長兼,工程院、社科院由政協副主席兼。

其中2003年換屆時,中科院院長路甬祥任人大副委員長,工程院院長徐匡迪、社科院院長陳奎元當選政協副主席。

但自十八大後,三院也集體降格,院長均只是普通部級幹部,不再高配國家領導人。港媒文章認為,這或是某種程度上體現了高層對其工作成效的不滿。

至於在文化界地位最高的兩大團體中國文聯、中國作協,過往也都曾高配國家領導人,如上一任文聯主席孫家正、作協主席巴金都是政協副主席。但也因人而異,如孫家正之前的文聯主席周巍峙、曹禺、周揚都非政協副主席。然而,現在罕見同時兼掌兩機構的鐵凝只是普通正部一名。

值得注意的是,中共的人大和政協歷來被稱為「政治花瓶」、「舉手機器」,而那些轉入人大和政協擔任高官的,往往被認為是仕途已盡,進入「養老」狀態,故此人大政協職位被視為閑職。同時,那些轉任人大政協閑職的高官,之前掌實權時的官場地盤一旦被發現腐敗等問題,往往也會牽連到本人,在一眾落馬高官當中,就有不少是在人大或政協職位上落馬的。

中共官場已經無官不貪,從這一角度看,人大政協兼職級別起伏變遷,似乎無改高官大員瞬間成為階下囚的命運。


歡迎給您喜歡的作者捐助。您的愛心鼓勵就是對我們媒體的耕耘。 打賞

看完這篇文章您覺得

評論


看中國版權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