事關任志強?「崔永元」要收集疫情遇難者名單(圖)


崔永元曾因踢爆最高法「千億礦權丟卷案」而被打壓消聲
崔永元曾因踢爆最高法「千億礦權丟卷案」而被打壓消聲(圖片來源:FRED DUFOUR/AFP/Getty Images)

【看中國2020年3月19日訊】(看中國記者林中宇綜合報導)中國大陸當局昨天(18日)聲稱,首次無新增本土「中共肺炎(又稱武漢肺炎、新冠肺炎,COVID-19)」疑似病例,這是繼1天前官方稱,新增病例大部分由外地傳入之後的又一說法。有自稱崔永元的推特帳號宣告發起一項名為「中國中共病毒死亡人員名單統計」的調查。崔永元曾因踢爆最高法「千億礦權丟卷案」而被打壓消聲,有中共網監內部人員指,這項調查疑與任志強被失蹤一事有關。

綜合媒體報導,中共國家衛生健康委新聞發言人米鋒週三在中國國務院聯防聯控機制發布會上表示,大陸首次無新增本土疑似中共肺炎病例。不過,境外輸入病例持續增加。北京週三新增報告境外輸入確診病例11例,疑似病例3例。北京、上海當局均稱採取進一步措施,防止境外病例流入。多方分析指出,中共為了掩蓋國內的疫情,把所謂的國外輸入病例報的越來越多,最後把中國裝扮成從國外輸入病毒的受害者。

在海外的推特平臺,近日有自稱為大陸央視名嘴崔永元的推特帳號,宣告發起一項「中國中共病毒(又稱新冠狀病毒,COVID-19)死亡人員名單統計」調查運動。

這個稱自己為「崔永元」的帳號指出,中共政府統計數據有懷疑,我們「應該做點什麼」。帳號呼籲,如有網民知道自己身邊或者可以打聽到因中共病毒死亡的人的信息,請他們將死者信息以姓名加身份證號加籍貫地址的方式發給他。名單總匯星期五開始,此舉是為了「更好的悼念有名有姓死去的人」!

據自由亞洲電臺報導,該次死亡統計,已經引起中共網監的注意。報導援引中國國內的網監認為,消息並非來自崔永元本人,是有人冒充崔永元的名聲,搞網路輿論戰。相信有人要借崔永元的威信,調查大陸死亡人數,向習近平發出叫板信號,「你為難任志強,我曝光你的死亡數字」。

網監人員說:崔永元和任志強就是給黨中央找麻煩的這批黨員裡面,他倆是骨幹力量。所以說任志強失蹤之後,再揪出一個崔永元要收集遇難者名單這麼一個事,這明顯的就是給習將了一軍。把名單搞出來,一旦名單的數字超過3200個人,就證明你在撒謊。

前中國房地產大佬任志強,疑因發表尖銳抨擊中共領導人和中共當局隱瞞疫情的文章而失蹤多日。其失蹤備受輿論關注,有消息說,任志強目前被關在北京郊區、紀委的蟒山培訓基地。

近日三位任志強的朋友告訴路透社,他的許多朋友都在找他,他們這些朋友「心急如焚」。相關話題在推特上被迅速轉載並引發關注。

而在任志強之後,崔永元也因前述這個「中國中共病毒死亡人員名單統計」調查再次引起關注。在中國大陸,經崔永元認證的微博公眾號,2019年5月10日發表聲明貼後,一直沒有任何更新。自崔永元爆料最高法丟失案卷的「千億礦權案後」,他已被徹底禁言。

事實上,中共疫情隱瞞從疫情一開始就備受批評,後來當局大搞零確診,只通報境外輸入病例,被認為是舉國體制性造假。而中共則一直全面刪貼抓人封鎖疫情真相,公民記者陳秋實、方斌和李澤華先後被控制。現在連本身是紅二代的任志強也已出事。

困在武漢疫區的知名女作家方方,每天寫封城日記。她也一直在關注死亡真實人數。她在3月13日的「方方日記」寫道:

「在早期階段,很多人被感染,醫院一床難求,無法醫治,也沒有得到做核酸檢測的機會,於是也就談不上確診。他們中有人死在醫院,但大多死在家裡。」

「我高中同學說,他愛人的同事,家裡死了兩個。婆婆死在家裡,殯儀館一整天都沒有車子接,到了晚上來了一輛箱式貨車拖走的。」

方方認為,類似這樣的逝者,並不在少數。因為沒有被確診為中共肺炎,他們也就不在死亡者名單上。這到底是多少人呢?她說不知道。

她說,今天跟心理專家電話討論這一件事,我們都覺得,如果能通過社區,將這些死亡人數一一進行登記,一併列入中共肺炎逝者名單中,將來國家對於這些喪親家屬的安撫,也可考慮到他們。

外界認為,民間對死難者的獨立調查,必然成為刻意隱瞞疫情的中共當局的眼中釘,被視為政權穩定的威脅。



【誠徵榮譽會員】溪流能夠匯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愛。我們向全球華人誠意徵集萬名榮譽會員:每位榮譽會員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訂閱費用($68美元/年),成為《看中國》網站的榮譽會員,就可以助力我們突破審查與封鎖,向至少10000位中國大陸同胞奉上獨立真實的關鍵資訊, 在危難時刻向他們發出預警,救他們於大瘟疫與其它社會危難之中。

歡迎給您喜歡的作者捐助。您的愛心鼓勵就是對我們媒體的耕耘。 打賞

看完這篇文章您覺得

評論



退党

看中國版權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