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德集】范純仁為公忘私 以德報怨的三則故事(圖)

2020-05-13 09:30 作者: 軼飛

手機版 简体 0個留言 打印 特大

北宋著名政治家、文学家范仲淹。
北宋著名政治家、文学家范仲淹。(圖片來源:維基百科)

范純仁,字堯夫,是北宋時的名臣。他的父親正是大名鼎鼎的范仲淹。范純仁是一位正直守道的君子,他曾經官至宰相,卻從不會因私廢公。

范純仁曾與蘇轍同朝為官。兩人在平日論事時多有不合。元祐九年的一天,蘇轍上殿論事,哲宗認為蘇轍的一些言辭是對先帝(即神宗皇帝)的不敬,盛怒之下,蘇轍下殿待罪,所有人都不敢為蘇轍說話。這時,宰相范純仁站了出來,直言進諫說:陛下剛剛親政,不當如訶叱奴僕一樣對待大臣。接著又為蘇轍的言辭辯護,認為蘇轍並無對神宗不敬之意。蘇轍沒想到,在危難之中,能夠為自己求情的竟然是平時政見多有不合的范純仁,心中非常感佩,對范純仁說:「公佛地位中人也」。

章惇是哲宗紹聖年間的宰相。他上任後盡改司馬光在朝時留下來的政策。與司馬光政見相同的大臣也遭到打壓。呂大防等一批大臣就是因為這個原因而貶去遠州。紹聖二年(1095年)11月,朝廷大赦。但章惇卻提前下令說這些人終身都不能被赦回。當時已被外放到穎昌府(今河南許昌)的范純仁聽說這件事後,非常憂憤,想要為呂大防等人申理。與范純仁親近的人都勸他不要這樣做,認為他年事已高,千萬不要在這個時候被遠貶他鄉。范純仁卻說:「事情到了這個地步,卻沒有一個人敢出來說話。今天我去勸諫皇帝,如果皇帝能轉變心意,赦回元祐諸臣,那這件事就太重大了。如果不能使皇上改變心意,我已盡心盡責,死又何憾!」只可惜范純仁的進言沒有被採納,並因此被從穎昌府(今河南許昌)貶到更遠的隨州(今湖北隨縣)。

范純仁為呂大防說話,完全是出於公義,而非私交。元祐三年(1088年)時,范純仁曾與呂大防同朝拜相,兩人雖然都忠心輔政,但在政見上常有不同,特別是在元祐四年(1089年)時,兩人在對蔡確之黨的處理上意見完全不同,最後范純仁竟被指為蔡確一黨,因此而離開朝廷,出知穎昌府。但當呂大防等人受到不公的對待時,范純仁不僅不記過往之事,更不顧個人安危而為他說話,實在難能可貴。

紹聖四年(1097年)2月,在宰相章惇的授意下,范純仁再被貶為武安軍節度副使,安置永州,在今湖南境內。當時范純仁已七十多歲,並且雙目失明,接到朝命後,范純仁的心中卻非常平靜,準備上路。當時另一位大臣韓維也接到了被貶均州的朝命。但韓維聲明自己在朝為官時與司馬光不合,因此而免於被貶均州。范純仁雖然與司馬光都反對神宗時代的王安石變法,但在細節上兩人也有不同之處,范純仁還常常對司馬光直言相諫。因此,范純仁之子想效仿韓維,以此為由請求不要把范純仁貶到那麼遠的地方去。范純仁卻說:「我能夠做宰相是因為司馬光的舉薦。雖然同朝論事時多有不合之處,但你若以此來為我求情,則是萬萬不可的。與其懷著愧疚之心活著,不如無愧而死。」



【誠徵榮譽會員】溪流能夠匯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愛。我們向全球華人誠意徵集萬名榮譽會員:每位榮譽會員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訂閱費用($68美元/年),成為《看中國》網站的榮譽會員,就可以助力我們突破審查與封鎖,向至少10000位中國大陸同胞奉上獨立真實的關鍵資訊, 在危難時刻向他們發出預警,救他們於大瘟疫與其它社會危難之中。

歡迎給您喜歡的作者捐助。您的愛心鼓勵就是對我們媒體的耕耘。 打賞

看完這篇文章您覺得

評論



退党

看中國版權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