鍾劍華:北京錯判形勢自食其果(視頻)

2020-07-14 18:34 作者: 梁路思、李懷橘

手機版 简体 1個留言 打印 特大

時事評論人、香港理工大學應用社會科學系助理教授、香港民意研究所(香港民研)副行政總裁鍾劍華
時事評論人、香港理工大學應用社會科學系助理教授、香港民研副行政總裁鍾劍華。(圖片來源:看中國採訪截圖)

【看中國2020年7月14日訊】(看中國記者梁路思、李懷橘採訪報道)7月1日,港版國安法正式實施,但港人的抗爭並未停止,而國際社會一方面伸出援手給香港人政治庇護簽證,另一方面也譴責並制裁北京當局。時事評論人、香港理工大學應用社會科學系助理教授、香港民意研究所(香港民研)副行政總裁鍾劍華接受香港看中國採訪,他認為國際環境已經發生改變,北京錯判形勢,以「戰狼外交」手段對待國際社會;以「快刀斬亂麻、既成事實」方式處理香港問題,最終只能自食其果。

採訪內容整理如下:

最近有黑客宣稱攻擊香港民研的電腦系統並取得系統內的個人資料,鍾劍華表示民研檢查過看不出有證據顯示資料被盜,而黑客展示的資料也非來自民研的系統。他表示,也有被煽動的人走上民研辦公室,指責香港民研總監鍾庭耀洩漏個人資料,「假中立」等等。鍾劍華認為被煽動者或來自某些組織,或真的不瞭解民研做民調的方式。

他解釋說,香港民研所有的問卷設計、抽樣方式全部遵從最嚴謹的科學要求,雖然得到的數據未必令到政府滿意,但民意的確反映了政府的失職。儘管如此,他指政府不能就此扣帽子或宣稱「香港民研所洩漏資料」,這都不是事實。他強調,港府對民研的各種打壓,都不能扭轉民意。

民研挑動市民憎恨政府?

鍾劍華認為民研做的所有事情都不能挑動市民對政府的憎恨,或者對某官員的憎恨。他表示,事實上的確有市民對港府十分反感,甚至日趨憎恨,這都是客觀事實;民研通過調查將這個事實反映出來。20多年來民研一直對港府官員和特首做民意評分,最近大半年得到的調查結果顯示:持續有四成,甚至六成市民給特首零分。鍾反問:「這是我們挑動市民憎恨特首?還是特首在過去一年做得很差,市民因此很討厭她?」他重申,民研僅僅將結果反映出來,若政府能夠正視問題,瞭解市民想法後,去反省、改善,及爭取市民的信任,這才是正確的施政之道。

無論做民調也好,或受民主動力委託,設計民主派初選的投票系統和票站指引也好,他表示從任何角度都不認同民研觸犯「港版國安法」第29條的說法,對於有些官員越來越隨意地指責他人犯法,引用某些界限模糊、概念空泛的觀念來指控他人,意圖威脅香港市民,打壓香港人表達自由,他表示失望和不滿。

立國安法當局一錯再錯

過去一年,《逃犯條例》修訂案引發一年的抗爭運動,他認為主要問題歸結於港府做得太差,凸顯香港政治發展跟不上市民期望。2014年發生過佔領運動(雨傘運動),事緣市民對政改方案不滿,當時政府沒有回應市民訴求。梁振英任期屆滿後離任,怎知新特首林鄭月娥做得更差,去年6月9日,103萬人上街抗議後,政府依然不肯撤回條例,反而宣布6月12日推上立法會二讀,因為立法會是建制派天下,鍾劍華認為,這反映香港制度的缺陷。

他亦指,政府不去從解決問題的角度出發,而是把問題推給市民,「講甚麽外國勢力,顏色革命,甚至把市民示威擴大到的國家安全問題」,他認為這些都是子虛烏有的指控,「如果真有外國勢力煽動,不如(政府)講明是哪些勢力,把它們查出來」。

鍾劍華認為香港的抗爭源自政府的施政不足,以及北京對香港的鐵腕操控,而出現問題時,當局就迴避問題,把所有市民的訴求歸結、上升為國家安全問題,他表示國安法無法解決香港問題,當局只是意圖讓香港人不要再發聲。

在近期抗爭中,有人高叫「利物浦萬歲」都被警察拘捕指控其分裂國家;市民高舉白紙對當局來說都是「煽動」。他表示,政府這樣「扣政治帽子」,其後再煽動盲目親共人士出來追擊示威者,這樣不但不能解決問題,還會令香港的問題更複雜,各方面都要因此付出代價。政府也不見得可以贏得民心,只會越來越失去市民的支持。

港版國安法的推出亦令北京當局賠上自己的信用。2008年至2012之間的民調顯示,港人信任中央政府多過特區政府,而近期民調反映,市民對特區政府和中央政府的信任度跌破23年新低,他認為這正正是因為政策錯誤。因此,用國安法這種文字獄的打壓方法是解決不了問題的,而國際社會的反應勢必令香港和中國當局付出代價。

香港問題屬於國際事務

鍾劍華分析此前北京一直以為,每次違反國際標準,破壞普世價值,若能快刀斬亂麻,造成既定事實,國際社會就拿它沒辦法。如今國際環境已經改變,之前的「中國幻像」已經破滅了,各國都意識到即使中國開放市場,加速經濟發展,但中共的政權本性始終不會改變。

近年來,中國的戰狼外交,中國企業在國際上處事的方式,包括盜取外國知識產權等,還有中國機構在海外意圖影響、操控西方政壇等等,已經令到西方社會對北京開始警覺,加之武漢肺炎,國際社會開始全面調整對華政策。而在此過程中又正值香港發生大規模抗爭運動,故此國際社會把北京處理香港問題的態度作為對華政策的考量。

另一方面,鍾劍華認為不可以把香港的「一國兩制」簡單地看成「中國內政」。1979年當年香港總督麥理浩訪問北京,返港後他代鄧小平傳話,呼籲投資者放心。其後對於香港回歸的中英談判一直有涉及國際利益,而《中英聯合聲明》也在聯合國登記,基於此國際社會才在回歸後繼續在港營商、參與香港建設,把大筆資金投放香港市場,今日北京當局忽然改變香港法律,違背當初的承諾,又宣稱「香港問題屬於中國內政,不容外國說三道四」,因此觸發了國際社會的強烈反彈。

今次港版國安法,北京採取相同的「快刀斬亂麻,既成事實」手法,惟今次北京的假設未能奏效,國際社會未就此沉默。鍾劍華認為國際社會的反制措施會陸續推出,目前英國承諾給300萬香港BNO持有者居英權,澳洲亦將當地港人簽證延長5年,美國、歐洲都會陸續公布對港人的「救生艇」計畫,而五眼聯盟、歐洲國家都會對北京當局採取制裁,今時今日北京面對的國際環境已經不同了,若再用野蠻方式治國和外交,只能自食其果。他補充道,即使北京用國安法控制了香港,也將失去了香港作為國際窗口的地位,令香港難以發揮過往的角色,北京也將面對更嚴峻的國際環境。



【誠徵榮譽會員】溪流能夠匯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愛。我們向全球華人誠意徵集萬名榮譽會員:每位榮譽會員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訂閱費用($68美元/年),成為《看中國》網站的榮譽會員,就可以助力我們突破審查與封鎖,向至少10000位中國大陸同胞奉上獨立真實的關鍵資訊, 在危難時刻向他們發出預警,救他們於大瘟疫與其它社會危難之中。

歡迎給您喜歡的作者捐助。您的愛心鼓勵就是對我們媒體的耕耘。 打賞

看完這篇文章您覺得

評論



退党

看中國版權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