習近平接連到訪中共內鬥敏感人物紀念地爆爭議(組圖)


習近平到訪內鬥敏感人物紀念地,引發關注。圖為2020年5月24日,一隊戴口罩的中共軍警穿過天安門廣場
習近平到訪內鬥敏感人物紀念地,引發關注。圖為2020年5月24日,一隊戴口罩的中共軍警穿過天安門廣場(圖片來源:Lintao Zhang/Getty Images)

【看中國2020年7月28日訊】(看中國記者李文隆綜合報導)日前,中共總書記習近平在中國東北省份吉林考察時,專程參觀了四平戰役紀念館。這是他近年來第二次視察與中共黨史上敏感人物相關的紀念地。兩次到訪這種有「拜鬼」性質的地方,都引發針對對內對外鬥爭的爭議。

學者指習訪四平戰役舊地把中國帶入危險 四平還是敏感人物林彪舊地

習近平7月22日到吉林省四平市考察,參觀了四平戰役紀念館。

資料記載,四平戰役又稱「四戰四平」,是第二次國共內戰時期在四平的四次大規模作戰,從1946年3月到1948年3月,國共雙方先後投入兵力40餘萬,反覆奪戰這一軍事重鎮,戰況慘烈。在第三場戰役中,國民黨軍隊6萬多人傷亡,中共軍隊4萬多傷亡,而共軍方面的支前民工和百姓傷亡者則不計其數。1948年3月第四次四平戰役後,四平最終被共軍奪取。

中共搞人海戰術,驅趕百姓當炮灰是四平戰役的重要特點。已故的臺灣中華民國立法院院長梁肅戎在回憶錄中記述:

「民國三十七年三月,共軍三度進攻四平,計有五波攻勢。這次共軍發動人海戰術,把老百姓組成隊伍,一波波的往前趕,打得老百姓的屍體堆積如山。國軍也不忍心再打下去,共軍則踏著死屍,攻進四平。最後四平淪陷日有的說是三月十二日,有的則說是三月十五日,我則清楚的記得是黃曆二月二日‘龍抬頭’當天。共軍為什麼能發動人海戰術?以我家鄉為例,我家鄉離四平五十華里,當時共產黨到地方上,首先開群眾大會,把地主、士紳公然處決,然後威脅這些老百姓說:‘你們把國民黨的地主、士紳處決了,將來國民黨回來,你們也沒命了。’」


7月22日,習近平到吉林參觀了四平戰役紀念館,並現場講話。(圖片來源:視頻截圖)

習近平在「四平戰役紀念館」時提及,四平戰役只是中共「領導人民進行武裝鬥爭」過程中的一次重大戰役,「‘新中國’來之不易」,「創業難,守業更難」,「一定要守住」。

臺灣軍事專家亓樂義說,四平戰役中,共軍傷亡非常慘重,當時連長級幹部死了很多。「為何要打四平的戰役?」「老毛的考慮是能在四平打一場勝仗,方便跟國民黨和談,創造和談的條件、和平的籌碼。美國當時也是支持和談,把馬歇爾(George Marshall)派到中國,他主張和談。」

亓樂義認為,如果按照四平戰役打法打下去,當時國軍是略佔優勢。馬歇爾當時之所以會阻止國民黨打東北戰役,是因為怕蘇聯介入。如果蘇聯一介入,美蘇關係馬上生變,因為二次大戰才剛剛打完,美國不太想再打一場世界大戰。

「當時的整個戰略氛圍、氣氛是:美國希望不要打,國共趕快和談,老毛也希望和談。因為當時是1946年開始打時,共產黨還沒有完全絕對的(勝算)把握。」亓樂義強調,因此,如果要從這場戰爭的歷史來看,當年毛澤東要打四平戰役是為了要「求和」。

亓樂義說,習近平是從中共黨的利益跟他的永續執政的出發點來考慮,把它理解成「要守住中共辛辛苦苦打下的江山」,這跟當年的戰略出發點考量比起來是「等而下之」(「更差」的意思)。

他指出,如果習近平能真正理解到,當年這場戰役是為了「求和」,不是「求戰」,那麼他去東北講要「自力更生」,農業要穩定,應該是要先求「自保」,然後再跟美國「求和」,「如果他有這樣的理解,那是比較高明的」。但遺憾的是,「看起來目前他沒有這樣的理解。」

亓樂義說,如果習近平理解成保證糧食生產,準備跟美國開戰,那就是理解錯誤,就很危險,將把中國帶到很危險的處境。

《看中國》專欄作家鄭中原文章則認為,現在無論從政治上、經濟上看,中共陷於內憂外患,在國際上越來越孤立。特別是美國已經覺醒,對中共的流氓本質有了清醒認識,最近連續在政治、經濟、科技等方面出手還擊,令中共內部黨政軍三心動搖。習近平跑到四平戰役舊地有特定的意味,就是要動用當年打國軍的辦法,用人海戰術,裹挾民眾參與對美國和國際社會反共力量的作戰,要老百姓當炮灰,為政權陪葬。

文章還認為,習近平這番話和他一貫的保黨意識也是一脈相承的,他說中共所謂的「新中國」「創業難,守業更難」,重點是「守業難」,就是清楚知道這個政權已經朝不保夕。

不過有海外黨媒之稱的《多維網》就從中共內鬥方面做瞭解讀。文章強調在中共方面,四平戰役的指揮官是林彪。而文革期間,林彪成為「毛主席的親密戰友和接班人」,他的地位甚至被寫入黨章。不過,1971年,林彪在被指控下達武裝政變手令,妄圖謀害毛澤東之後在蒙古因飛機失事去世。在1981年對「林彪、江青反革命集團」案公開審判中,林彪案件被定性為「反革命集團」。

故此,這次習近平到訪後被指控搞政變的林彪重要戰役地,不同尋常。

去年習曾訪另一中共內鬥舊址:西路軍紀念館

2019年北戴河會議一結束,8月19日,習近平第一個亮相的地點是甘肅敦煌莫高窟,次日則來到張掖市高臺縣,去給中共當年的西路軍紀念碑和陣亡士兵的公墓獻花籃。這個地方在中共黨內充滿爭議,但也是中共「紅色祖廟」之一,與中共另一黨史敏感人物張國燾相關。

習近平也是多年來第一個視察西路軍紀念館、四平戰役紀念館的中共最高領導人。


2019年8月20日,習近平到訪西路軍紀念碑和陣亡士兵的公墓。(圖片來源:視頻截圖)

公開資料顯示,西路軍事件是中共黨史中的特大冤案,當年中共領導人之一的張國燾因與毛澤東鬧內訌,帶領中共紅軍主力離開陝北西進,結果在高臺縣所在地區被國民黨軍圍堵全軍覆滅。據指,毛澤東正是借西北回民馬家軍彪悍騎兵殲滅3萬紅軍精銳以除掉心腹大患張國燾,完成了「借馬殺人」之計,張也在中共黨內失勢,後張國燾投奔蔣介石,徹底與中共決裂。高臺縣此地因而是一個中共歷史上極具爭議的政治敏感地點。

時評人士陳破空在自媒體指出,北戴河會議後,習近平首次亮相,選在甘肅,大有深意。他認為,實際上歷朝歷代統治者的亡國前都有拜祖廟的傳統,因此習到這裡拜「紅色祖廟」是中共亡國(亡黨)的象徵。

陳破空認為,習到西路軍遺址,除了有拜祖廟的意味,恐怕還與中共內訌有關,當時由於香港「反送中」持續、美中貿易戰一再升級,國內經濟不斷下滑,企業倒閉潮,失業潮等,當局備受批評。本來王滬寧搞什麼整黨,但在北戴河上搞不起來。習祭拜西路軍也說明他在黨內外正遭受重大挫折。他認為習近平是想拉西路軍殘存的將士的後代,來為自己在紅二代中撐腰。

而在習近平訪甘肅親自向西路軍死難者獻花籃約半個月之後,半年內出現兩次西路軍後代集結挺習近平的行動。去年9月8日,徐向前之子徐小岩,以及數十名西路軍將士後代,也曾在北京舉行「落實習總書記關於西路軍精神的講話座談會」。

當時徐小岩在會上稱,習近平親自去給西路軍的將士們獻了花圈,對他們是「極大的鼓勵,極大的鞭策」。他還說中共現在遇到了前所未有的危機,需要團結在習核心周圍,云云。

今年1月12日下午,中國擁軍優屬基金會西路軍研究工作委員會集合西路軍後代和黨史軍史研究者百餘人在北京召開了新春團拜會,再一次挺習近平。



【誠徵榮譽會員】溪流能夠匯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愛。我們向全球華人誠意徵集萬名榮譽會員:每位榮譽會員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訂閱費用($68美元/年),成為《看中國》網站的榮譽會員,就可以助力我們突破審查與封鎖,向至少10000位中國大陸同胞奉上獨立真實的關鍵資訊, 在危難時刻向他們發出預警,救他們於大瘟疫與其它社會危難之中。

歡迎給您喜歡的作者捐助。您的愛心鼓勵就是對我們媒體的耕耘。 打賞

看完這篇文章您覺得

評論



退党

看中國版權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