許章潤欲平反 國保變相警告(圖)


許章潤
許章潤(圖片來源:網路)

【看中國2020年8月1日訊】(看中國記者李文隆綜合報導)北京清華大學法學院前教授許章潤7月6日被控嫖娼遭拘留,獲釋後於7月29日首次否認自己嫖娼,指遭官方構陷和誣陷,已委託兩名律師,可能將提起行政訴訟或行政復議。但北京警方於次日派國保人員上門要求律師不要與境外媒體多作談論,避免「被炒作」。

香港《明報》7月30日報導,許章潤6日被控嫖娼並遭行政拘留;獲釋後於28日在北京與莫少平律師事務所的莫少平、尚寶軍及前律師浦志強會面。

報導引述尚寶軍表示,已接受許章潤委託,將在適當時機對成都警方的行政處罰提出行政復議(即不服司法行政機關的具體行政行為,而向復議機關提出要求撤銷或變更具體行政行為的請求),也不排除提出訴訟。

尚寶軍表示,許章潤完全否認警方的嫖娼說法,認為完全是誣陷。

據報,去年12月,許章潤與北京大學法律學者賀衛方、張千帆等人到四川成都出席一個交流會,成都市公安局青羊區分局聲稱在此期間許章潤涉嫌嫖娼。

成都市公安局青羊區分局官方微博「平安青羊」9日曾發出一則警情通報稱,2020年6月,破獲一起組織賣淫案。通報中提及一名許姓違法人員。報導稱,這是指許章潤。

另據香港電臺報導,許章潤聘請律師追究當局的行政處罰決定後,北京警方30日上午派遣兩名國保人員赴莫少平律師事務所,逗留兩個多小時。

報導說,國保人員主要核實律師是否接受許章潤的委託,以及瞭解許章潤對於案件的態度。

當律師向國保引述許章潤的說法指出,有關嫖娼的指控子虛烏有和構陷,四川成都警方並沒有出示三方面關鍵證據,包括酒店監控視訊記錄、手機通話及轉賬記錄時,國保並未直接響應律師對案情的質疑,反問成都警方辦案是否會如此馬虎,並聲稱本案「非常敏感」,希望律師不要過多與境外媒體談論,否則事件會被炒作,云云。

國保人員還表示,以往律師事務所代理的案件均符合法律規定,這次也有權代理許章潤的案件。

報導稱,國保人員在逗留過程中沒有威脅或要求律師放棄協助許章潤。

對此,北京《冰點》前主編李大同在接受自由亞洲電臺採訪時表示,面對不被馴服的知識份子,中共當局的常用手法既是「污名化」以及「切斷經濟來源」。許章潤用法律捍衛尊嚴,是對當局「構陷」的反擊,儘管大家都不期待會得到公正結果。

李大同說:暗無天日!當局對這些知識份子它沒有別的辦法,它首先是「污名化」,然後就是斷絕你的生活來源,它最後的兩招就是這個了。也不那麼容易,你暗箱操作沒辦法,你上法庭就是公開,大家都可以看見。

美國華人學者韓連潮在推特表示:「當局說:否則,事件會被炒作。北京當局懼怕炒作?說到底是懼怕公眾輿論!希望大家都來圍觀許章潤案件、任志強案件、許志永案件、丁加喜案件!圍觀就是聲援,就是弘揚正義!」

網友跟帖:

「中共怕歷史真相、怕現場秒拍、怕民主啟蒙、怕訪民維權、怕老兵抗爭、怕公民覺醒、怕維權律師、怕新聞自由、怕多黨競爭、怕普世價值、怕民主潮流、怕煽顛鬥士、怕西方勢力、怕宗教信仰、怕制裁官員,怕凍結贓款,怕調查病毒、怕病毒索賠,怕西方聯盟、怕美國大兵、怕政變兵變…做賊心虛。」

「害怕小三反水;害怕小偷落網招供;害怕陌生人走近;害怕紀檢電話;害怕上級領導(提拔自己的)雙規;害怕快遞;害怕得了空調病;害怕明媚陽光;害怕世間的一切。」

「中共最怕輿論和老百姓知道真像。它們號稱戰無不勝,銅牆鐵壁,堅強後盾、偉光正,卻一有風吹草動就誠惶誠恐,想把一切對它們不利的因素扼殺在萌芽狀態、就像現在武漢的黨政軍公務人員收繳私人護照否則註銷,它們在怕什麼?很明顯一旦有人出去了把真相告訴媒體了,它們就被動了……」

「他們撒謊,他們炒作民粹,卻不許人民炒作。」

「這世上最怕光的動物就是耗子。這也怕那也怕,充分說明匪垬壞事做的太多,做賊心虛哈。」

「它們開始害怕炒作了。」

「扣人家一頂嫖娼的帽子它不怕敏感,現在人家要申冤維權了它說敏感。做賊心虛吧!」

「四個自信,兩個維護中還怕炒作?」



【誠徵榮譽會員】溪流能夠匯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愛。我們向全球華人誠意徵集萬名榮譽會員:每位榮譽會員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訂閱費用($68美元/年),成為《看中國》網站的榮譽會員,就可以助力我們突破審查與封鎖,向至少10000位中國大陸同胞奉上獨立真實的關鍵資訊, 在危難時刻向他們發出預警,救他們於大瘟疫與其它社會危難之中。

歡迎給您喜歡的作者捐助。您的愛心鼓勵就是對我們媒體的耕耘。 打賞

看完這篇文章您覺得

評論



退党

看中國版權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