陪李登輝打的那一仗(組圖)

2020-08-02 08:42 作者: 翁達瑞

手機版 简体 0個留言 列印 特大


前總統李登輝(圖片來源:中央社)

【看中国2020年8月2日讯】對國民黨時期的李登輝,我沒有好感。1980年代末期,台灣被外媒稱為貪婪之島。當時,台灣有數十個高爾夫球場開發案,球證每張叫價幾十萬元。李登輝、連戰、吳伯雄等人,一起搬進緊鄰高爾夫球場的鴻禧山莊。多年來,我一直拒絕走進高爾夫球場,因為我曾發誓不與李登輝和連戰打相同的球。

雖然我仍不打高爾夫球,但我對李登輝的評價已經改觀,因為我曾陪他打過一仗!

這發生在1996年3月,台灣正在進行首次總統直選。對岸的中共知道,一旦台灣徹底民主化,任何改變現狀的動作,都需要民意支持。視民主為統一障礙的中共,在台海試射飛彈,企圖用武力擾亂台灣的大選。

對此,留美的台灣學生群情激憤,包括我身邊的一群好友。由於我的年紀較大,他們一直問我要怎麼辦?我沒有正面回答,因為我生性不愛出風頭,何況我又不是同學會的幹部。

在三月初的一場聚餐,相同的話題又出現了。我提議辦場「反中國、護台灣」的示威遊行,認為這個提議可讓大家閉嘴,因為太麻煩了。未料眾人一致贊成,並立刻著手分配工作。

朋友要我出面聯繫台灣學生社團,邀請他們具名參與這場遊行。當時校園裡有五個台灣社團,包括同學會、婦女社⋯⋯、還有名叫「知行社」的國民黨附隨組織。基於我年長幾歲,這幾個社團推舉我為遊行總指揮。

接著幾天,眾人分頭準備遊行標語。有文書、採購(撿回收)、木工、裁縫、及美工。我們一共製作了兩百多面的中英文標語,全放在我家院子等油漆晾乾。鄰居與路人皆為之側目。

參與這場示威的社團幹部積極動員,但大家真的不知道會有多少人出來,畢竟威權統治的陰影還在。為了增加遊行的曝光度,我發了一篇新聞稿給不同的媒體。隔天,當地的主要報紙用不小的版面預告這場遊行。

遊行日是台灣投票的前一天。不巧的是,前一晚下了一場大雪,讓我整夜擔心睡不著。隔天起床,地上積雪好幾吋。在約定時間之前,家門口已經來了好幾部車。大家把所有的示威標語搬上車,一起出發到學校。



這就是我當年陪李登輝打的那一仗!(圖片來源:作者臉書)

我們到達時,現場已經擠滿人群,多數是平常難得見面的台灣學生。在父母的鼓勵下,還有一群當地高中生加入我們。整隊出發前,兩百多面的示威標語被取用一空。當地的兩家電視台、主要的商業報紙,還有大學的學生報紙,全都有記者在場採訪。

我先宣告遊行開始,大家魚貫走出校園。沿著周邊的街道,我們一邊遊行、一邊呼口號。路上有些車輛大聲按喇叭,有些搖下車窗為我們加油。回到集合地點後,同學與家眷輪番上台,除了控訴中共的武力威脅,也宣揚台灣的民主成就。

這場「反中國、護台灣」的示威遊行,上了當晚的電視新聞。隔天,當地的報紙與學生報紙,也都用顯著的版面報導我們的遊行訴求。

最後的選舉結果,李登輝一如預期順利當選,得票率54%。其他三組候選人的得票率,分別是彭明敏21%、林洋港15%、陳履安10%。雖然我支持的是彭明敏,但李登輝的當選並沒有讓我感到失望。李登輝與彭明敏兩人後來的表現,也證明台灣人做了正確的選擇。

這就是我當年陪李登輝打的那一仗!

這場遊行之前,我從未走上政治檯面。這場遊行之後,我又悄悄消失在人群。多年來,我未曾向人提過我就是這場遊行的總指揮。藉著這段往事的分享,感念李前總統對台灣民主的貢獻。

(註:有臉友參加了這場遊行,現在應該知道我的真實身分。照片中穿皮夾克,手持「台灣Vote Our President Freely」的那位男子就是我。)

(文章僅代表作者個人立場和觀點)



【誠徵榮譽會員】溪流能夠匯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愛。我們向全球華人誠意徵集萬名榮譽會員:每位榮譽會員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訂閱費用($68美元/年),成為《看中國》網站的榮譽會員,就可以助力我們突破審查與封鎖,向至少10000位中國大陸同胞奉上獨立真實的關鍵資訊, 在危難時刻向他們發出預警,救他們於大瘟疫與其它社會危難之中。

歡迎給您喜歡的作者捐助。您的愛心鼓勵就是對我們媒體的耕耘。 打賞

看完這篇文章您覺得

評論



有奖征文
退党

看中國版權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