陪李登辉打的那一仗(组图)

2020-08-02 08:42 作者: 翁达瑞

手机版 正体 0个留言 打印 特大


前总统李登辉(图片来源:中央社)

【看中国2020年8月2日讯】对国民党时期的李登辉,我没有好感。1980年代末期,台湾被外媒称为贪婪之岛。当时,台湾有数十个高尔夫球场开发案,球证每张叫价几十万元。李登辉、连战、吴伯雄等人,一起搬进紧邻高尔夫球场的鸿禧山庄。多年来,我一直拒绝走进高尔夫球场,因为我曾发誓不与李登辉和连战打相同的球。

虽然我仍不打高尔夫球,但我对李登辉的评价已经改观,因为我曾陪他打过一仗!

这发生在1996年3月,台湾正在进行首次总统直选。对岸的中共知道,一旦台湾彻底民主化,任何改变现状的动作,都需要民意支持。视民主为统一障碍的中共,在台海试射飞弹,企图用武力扰乱台湾的大选。

对此,留美的台湾学生群情激愤,包括我身边的一群好友。由于我的年纪较大,他们一直问我要怎么办?我没有正面回答,因为我生性不爱出风头,何况我又不是同学会的干部。

在三月初的一场聚餐,相同的话题又出现了。我提议办场“反中国、护台湾”的示威游行,认为这个提议可让大家闭嘴,因为太麻烦了。未料众人一致赞成,并立刻着手分配工作。

朋友要我出面联系台湾学生社团,邀请他们具名参与这场游行。当时校园里有五个台湾社团,包括同学会、妇女社⋯⋯、还有名叫“知行社”的国民党附随组织。基于我年长几岁,这几个社团推举我为游行总指挥。

接着几天,众人分头准备游行标语。有文书、采购(捡回收)、木工、裁缝、及美工。我们一共制作了两百多面的中英文标语,全放在我家院子等油漆晾干。邻居与路人皆为之侧目。

参与这场示威的社团干部积极动员,但大家真的不知道会有多少人出来,毕竟威权统治的阴影还在。为了增加游行的曝光度,我发了一篇新闻稿给不同的媒体。隔天,当地的主要报纸用不小的版面预告这场游行。

游行日是台湾投票的前一天。不巧的是,前一晚下了一场大雪,让我整夜担心睡不着。隔天起床,地上积雪好几吋。在约定时间之前,家门口已经来了好几部车。大家把所有的示威标语搬上车,一起出发到学校。



这就是我当年陪李登辉打的那一仗!(图片来源:作者脸书)

我们到达时,现场已经挤满人群,多数是平常难得见面的台湾学生。在父母的鼓励下,还有一群当地高中生加入我们。整队出发前,两百多面的示威标语被取用一空。当地的两家电视台、主要的商业报纸,还有大学的学生报纸,全都有记者在场采访。

我先宣告游行开始,大家鱼贯走出校园。沿着周边的街道,我们一边游行、一边呼口号。路上有些车辆大声按喇叭,有些摇下车窗为我们加油。回到集合地点后,同学与家眷轮番上台,除了控诉中共的武力威胁,也宣扬台湾的民主成就。

这场“反中国、护台湾”的示威游行,上了当晚的电视新闻。隔天,当地的报纸与学生报纸,也都用显著的版面报导我们的游行诉求。

最后的选举结果,李登辉一如预期顺利当选,得票率54%。其他三组候选人的得票率,分别是彭明敏21%、林洋港15%、陈履安10%。虽然我支持的是彭明敏,但李登辉的当选并没有让我感到失望。李登辉与彭明敏两人后来的表现,也证明台湾人做了正确的选择。

这就是我当年陪李登辉打的那一仗!

这场游行之前,我从未走上政治台面。这场游行之后,我又悄悄消失在人群。多年来,我未曾向人提过我就是这场游行的总指挥。藉着这段往事的分享,感念李前总统对台湾民主的贡献。

(注:有脸友参加了这场游行,现在应该知道我的真实身分。照片中穿皮夹克,手持“台湾Vote Our President Freely”的那位男子就是我。)

(文章仅代表作者个人立场和观点)



【诚征荣誉会员】溪流能够汇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爱。我们向全球华人诚意征集万名荣誉会员:每位荣誉会员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订阅费用($68美元/年),成为《看中国》网站的荣誉会员,就可以助力我们突破审查与封锁,向至少10000位中国大陆同胞奉上独立真实的关键资讯,在危难时刻向他们发出预警,救他们于大瘟疫与其它社会危难之中。

欢迎给您喜欢的作者捐助。您的爱心鼓励就是对我们媒体的耕耘。 打赏

看完这篇文章您觉得

评论



退党

看中国版权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

x
我们和我们的合作伙伴在我们的网站上使用Cookie等技术来个性化内容和广告,提供社交媒体功能并分析我们的流量。 点击下方同意在网络上使用此技术。您要使用我们网站服务就需要接受此条款。 详细隐私条款. 接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