政府政策反覆 強拆北京建築 受害人:反人類反文明(圖)

2020-08-13 22:30 作者: 盧乙欣

手機版 简体 0個留言 打印 特大

在北京郊區懷柔區,拆遷方涉嫌非法進駐小區遭到居民投訴侵犯人權,以及一些業主維權抗爭的畫面近日出現於國際互聯網上,引發外界關注。圖為強拆示意圖。
在北京郊區懷柔區,拆遷方涉嫌非法進駐小區遭到居民投訴侵犯人權,以及一些業主維權抗爭的畫面近日出現於國際互聯網上,引發外界關注。圖為強拆示意圖。(圖片來源:網路)

【看中國2020年8月13日訊】(看中國記者盧乙欣綜合報導)目前中國部分地區仍然受到中共病毒(又稱新冠狀病毒,COVID-19)疫情威脅、多個南方省份遭到百年不遇洪水危害之時,一些看起來由地方政府推動或是縱容的強拆、迫遷事件在一些地方相繼發生。然而,在北京郊區懷柔區,拆遷方涉嫌非法進駐小區遭到居民投訴侵犯人權,以及一些業主維權抗爭的畫面近日出現於國際互聯網上,引發外界關注。

綜合美國之音與紐約時報中文網報導,最新遭受強拆的一處仿造老北京四合院式建築的別墅區位在懷柔水庫附近的北京市懷柔區橋梓鎮裡。根據推特上發布的一段視頻顯示,這個被命名為雅園的仿古建築群已經遭到強拆,成為一片廢墟。至於官方強拆的理由是這一些四合院民居,是屬於違章建築。

業主保衛家園與逼遷人員對峙

位在東渡河鎮西台村的水長城老北京四合院,是懷柔區內的一處四合院式別墅區。居住在那兒的業主已經被告知他們位於該社區的房產是屬於違章建築,並遭到限期於8月3日前自行搬離,否則將遭到強拆。

根據業主們拍攝的一段視頻顯示,7月28日凌晨2、3點鐘,社區住戶與拆房人員在社區大院鐵門前面對峙著。

一名戴著安全帽及口罩、呈現官員模樣的男子高聲宣布,你們是阻礙行政執法了,請大家冷靜地回到各自的院裡。但院內的住戶們則堅稱:我們準備流血了。除非你踩著我們的屍體過去。

8月3日,據當地居民反映,這個社區仍然有鎮政府所僱傭的大約500人駐紮,他們除大聲喧嘩,也不時製造噪音及斷水斷電事故,甚至是封鎖道路,讓食品和快遞無法送入。同一日有網絡視頻顯示,有一戶業主正依依不捨地收拾物品,準備要搬離他們生活居住了十多年的家園。

盛洪對此表示,「這是在我們沒有準備的情況下的偷襲,」

這些行動的共同點是,一旦經政府決定了一項政策,受到影響最大的人幾乎沒有追索權,也通常沒有公眾協商,甚至是沒有太多的解釋。

政府採取這類簡單粗暴的行動,風險是在於會在民眾內播種下對這個共產黨國家的不滿及不信任,對於那些從國家經濟轉型中,獲得受益最大的新興中產階級也是如此。

盛洪強調,這些行動是出自於政治動機,而非經濟或環境動機。

盛洪提起2018年習近平針對陝西秦嶺違建別墅廣為人知的憤怒。自那時開始,習近平在多種場合就提出保護綠色空間的問題,並針對當地官員製造了要積極應對以表忠心的壓力。

盛洪說,「地方官比著看誰拆得多」,並強調,「拆得多不會受罰,拆得少可能坐牢。」

中共最高政府機構國務院在去年開會,並針對非法住宅建設的問題進行討論,且強調應該針對所有房產的環境影響進行評估,且要適當考慮業主的利益。不過,這樣的事似乎是沒有發生。

業主發文稱被限制人身自由 地方官員否認

正面臨強拆的水長城老北京四合院的業主、原北京天則經濟研究所所長盛洪教授,在日前發布推文稱,區政府派出上千人於7月28日凌晨非法破牆闖進他居住的社區,並在社區院子內駐紮了大約500人。每家門口都有5至6個人,以限制社區居民的人身自由。

盛洪在文章中寫道:「下午張副鎮長打來電話,我讓他撒掉黑衣人,不要繼續侵犯我們的人身自由。他說,『因為你們是違法建築,所以我們有權力限制你們的人身自由。』」盛洪表示,「即使是『違法建築』,也不能限制我們的人身自由。」

當美國之音記者通過電話向東渡河鎮的張副鎮長求證時,對方卻矢口否認有在半夜派人破牆進入,並阻礙業主及社區居民行動自由的情況。

根據推特上一系列視頻顯示,當地的許多住戶在夜空下看守社區圍牆鐵柵大門,而門外則有成群身穿迷彩服頭戴安全帽的人員,雙方在互相責罵,場面嘈雜,氣氛緊張。

在一段視頻中,有畫外音指區鎮政府派人員在夜間非法強拆目前仍處在行政復議期間的房產。

水長城老北京四合院一共有100多家住戶,包括了幾戶外籍居民。根據當地社區的一些居民反映,7月下旬至8月初,地方當局僱傭的人員進到社區內,威脅業主說要斷水斷電,逼迫他們搬遷,其間也發生了肢體衝突,有業主因此受傷。

有當地居民匿名告訴美國之音,7月28日許多拆遷隊員深更半夜強行闖入社區,導致住戶相當恐慌,生活受到嚴重干擾,匿名者本人也因為害怕當局打擊報復,不敢暴露身份。

當天,該社區業主盛洪致信懷柔區委書記戴彬彬,就他所提及的非法逼遷、非法拘禁,以及警察不作為等情況要求當局進行糾正。

盛洪也發表了題名為「偽造的合法性」一文,提及東渡河鎮政府發布的公告並沒有出示法院裁定書等法律文件。目前上述的信函及文章正在推特上廣為流傳。

至於業主們在推特上發布的一些圖片顯示,蓋上東渡河鎮政府印章的拆遷告示落款日期為2020年3月26日及3月30日。當時包括了北京市在內的中國各地仍處在緊張防控疫情時期。眼下,中國南方有大片地區遭遇洪水侵襲,災情嚴重。

盛洪向美國之音說,對於一些地方政府的官員來說,面對強拆的居民住房就是關係到職務升遷的政績及拆違面積,但對這些被判定為違建、限期強拆的房屋業主而言,他們的住房不只是財產而已,那是他們的家。

盛洪表示,建立經營一個家園需要幾十年,但拆毀它只需要一刻鐘。盛洪認為,地方政府打著保護生態環境及拆除違建的旗號強迫業主接受不合理、不對等的拆遷協議,在中共病毒疫情、水災等天災人禍不斷肆虐人類之際,動用大量人力物力去拆這些居民用心血、汗水建成的家園,是反人類、反文明的行為。

首先驅逐「低端人口」 接著再驅逐「中端人口」

從2019年開始在中國部分地區發生的運動式拆除所謂違建的強拆事件,已經引起了住戶及業主們的維權抗爭,被強拆的小產權房已是數以千計,已被拆倒的社區包括了青島涵碧樓及北京昌平香堂文化新村。今年6月下旬,北京昌平流村鎮瓦窯村數十棟別墅遭到強拆,中國共產黨元老李立三女兒的家也在其中。

報導顯示,這些被強拆或遭逼遷的小產權房的業主多半是藝術家、文化人及公務員等經濟上屬於中產階層的人士。有評論表示,北京等大城市驅逐了「低端人口」之後,如今又開始驅逐「中端人口」了。

盛洪教授曾經擔任北京天則經濟研究所所長,但這個具有自由派及改革派思想傾向的民營研究所在一年多前被迫關門。

盛洪作為一位經濟學者,對土地問題及小產權房的問題,以及對於強拆問題都有長期的關注及研究。

盛洪表示,住宅權是人權的一個重要組成部分。他表示,人們精心打造、珍惜愛護的家園即便是違規建築,也應該是給予糾正機會或是作出適度處罰,而非是將其殘暴地毀掉。盛洪表示,處罰應該是符合比例原則,例如開車闖紅燈是違規,但不能槍斃駕車人,也不能是砸毀汽車。

依據中國《行政強制法》的規定,在行政復議及行政訴訟期限內,行政機關沒有權強制拆除房屋。意即為,被劃定為違建的房屋業主可以依法提出行政復議或是行政訴訟來維權。

盛洪在2020年早些時候發文表示,「實際上,被強拆的大多數房屋都沒有走完這一司法過程,有的甚至還沒有開始就被強拆了。例如青島的涵碧樓,就是在被告知的第二天被強拆了。『非法強拆』不僅指被強拆的建築是合法的,卻被行政機關誣為『非法』,而且其強拆過程也是非法的。」

盛洪發文表示,今年6月,河北野三坡山水醉社區的居民在安裝電動鐵門時,當地公安局竟出動警察到場干預。文章稱,該小區是一個法律手續齊全的別墅區,卻遭到當地政府硬說它是「違建」,而理由竟是「當時合法,現在不符合規劃」,這話也已經被全國笑掉了大牙,山水醉小區也受到全國關注。

盛洪在此篇文章中表示,現在當地政府又動用了警察來破壞業主們的維權,更適用於相關的《國務院緊急通知》,「對隨意動用公安民警參與強制徵地拆遷造成嚴重後果的,要嚴肅追究有關黨政領導的責任。」

一名於1988年首次來到中國的以色列農學家巴爾,參加了一個發展農業及引進節水技術的政府項目。巴爾最終定居在中國。

「這在當時是政策,現在政策變了,」66歲的巴爾說道。由於中共病毒疫情導致的旅行限制,他2020年大部分的時間都待在以色列。但自8月10日以來,他收到了許多有關拆遷的最新照片及視頻。

巴爾說,「他們拿了錢——拿了幾百萬——然後想幹什麼就幹什麼。」他也強調,「沒有問責制。」



【誠徵榮譽會員】溪流能夠匯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愛。我們向全球華人誠意徵集萬名榮譽會員:每位榮譽會員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訂閱費用($68美元/年),成為《看中國》網站的榮譽會員,就可以助力我們突破審查與封鎖,向至少10000位中國大陸同胞奉上獨立真實的關鍵資訊, 在危難時刻向他們發出預警,救他們於大瘟疫與其它社會危難之中。

歡迎給您喜歡的作者捐助。您的愛心鼓勵就是對我們媒體的耕耘。 打賞

看完這篇文章您覺得

評論



退党

看中國版權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