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並不是一個簡單地剝削和壓榨的故事(組圖)

2020-09-14 02:51 作者: 押沙龍

手機版 简体 3個留言 列印 特大

外賣 騎手
休息等單的外賣騎手(圖片來源:GREG BAKER/AFP via Getty Images)

【看中國2020年9月14日訊】這兩天,人物雜誌的一篇文章《外賣騎手,困在系統裡》刷屏了。

這篇文章寫得確實很好,採訪的內容很紮實,切入點也好,看了讓人感觸很深。我在讀這篇文章之前,也不清楚外賣騎手面臨的這些巨大壓力。

但是《外賣騎手,困在系統裡》把外賣騎手的各種困境都寫到了,但就是有一件事沒寫到,那就是:既然這樣,這些騎手為什麼還要幹這行?

超時扣費。

奇葩顧客。

交通危險。

冰冷系統設計出來的瘋狂壓力。

收入也沒有傳言中的那麼高。

真的是很苦。那麼,騎手為什麼還要幹這行?

這當然是一個「何不食肉糜」的回答,因為答案大家其實也知道:很多其他的行業可能更苦、收入更低。

這話聽上去有點無情,但這就是事實。

就像富士康的工人,被機器驅趕著無休止地工作,比送外賣更枯燥更單調,整個青春就斷送在傳送帶上,活得像機器人一樣,也掙不到多少錢。

前幾天我還讀到過一篇寫卡車貨運司機的報導,真的是很苦。夫妻兩個人搭檔,把孩子扔給家裡的老人,沒日沒夜的開,經常被罰款,路上還要提防偷油的。要論收入,也沒多少錢,平時不捨得吃不捨得喝的。

像這樣的深度報導有很多,每次我看了都有好一陣不舒服。但看多了就會有一種感覺,這不單純是某個行業的問題。這次美團騎手被放到輿論焦點裡,我們會覺得這些人好苦,好難啊。如果輿論聚光燈換一個焦點,我們又會覺得另一批人好苦,好難啊。

事實是,現在有好多好多人過得很苦,過得很難。外賣騎手並不是其中最苦最難的。

為什麼那些騎手還要幹這行?因為他們沒有更好的選擇。

你不做,有的是人要做。

中國有一個龐大的低收入人群。這是最根本的答案。

外賣 騎手
在淹水地帶送貨的外賣騎手(圖片來源: NOEL CELIS/AFP via Getty Images)

02

前一段說中國有六億人月收入在1000元以下,很多人(包括我)第一反應是不相信,因為這好像不太符合我們的生活經驗。這就是因為中國的階層分化,彼此之間是隔膜的。哪怕在網路上,你都很難接觸到其他階層的人。

我曾經在微博上做過一次收入調查,8600多人投了票。其中83%的人月收入在三千元以上,11%的人收入在3萬元以上。這是關注我的人群,收入明顯高於平均水平。換句話說,特別窮的人,也不太會關注我。他們可能會覺得我的話題特別無聊。

你看,階層分化甚至反映在虛擬世界裡。

所以,很多人往往意識不到中國有那麼多窮人。他們不是不發聲,不過他們發出的聲音你聽不到。同樣,你發的聲音他們也聽不到。

這多少也解答了另一個問題,就是我對網路生態的困惑。

我經常很奇怪,為什麼我覺得那麼重要的問題,他們居然一點都不在乎?很大程度上就是因為隔膜。困擾他們的大問題,和困擾我的大問題,不是同一個問題。我在意的東西,在他們看來太抽象太不著邊際;而他們在意的東西,我往往又缺乏切實的體驗。

知道和體驗畢竟是兩回事。

這個龐大的低收入人群,給中產階層提供了很大的生活便利。

如果拿同樣的收入,中國中產者會比美國中產者更舒服,因為咱們的服務行業真的是很便宜。我在外企工作的時候,就曾經跟美國同事聊過這個問題。做按摩對美國工程師來說,就是比較奢侈的事情。

年輕的美國工程師大多也請不起育兒保姆。有一個工程師告訴我,以前他太太就在家裡帶孩子。因為他們夫妻算了賬,發現請保姆還不如自己帶孩子划算。後來他太太很幸運,找到了一份高薪工作,工資是保姆的兩倍!這樣她就出來工作了。

當時我家裡就請著一位住家保姆。我的工資差不多是她的六七倍。

這種便利最近在逐漸減少。

對於中國工程師來說,保姆也越來越請不起。再比如說,以前更換舊傢俱很容易,隨便找個人就給你扛走了,還能給你點錢。現在往往你是需要花錢讓人家搬,人家還不一定樂意。我就為換傢俱犯過愁。因為人工費比十年前已經提高了很多。

這就是一種進步。

因以前那種便利是不正常的,是病態的。

03

說回到外賣騎手的問題。

《外賣騎手,困在系統裡》裡說的那些困境,是無良企業造成的麼?

企業當然有責任。

就拿交通事故來說,企業會說:我沒有讓騎手們違反交通規則啊!這是他們自己的問題。但是系統定的時間那麼緊,不違規怎麼能做到呢?那麼嚴厲的獎懲措施,就是逼著騎手們闖紅燈,逼著騎手們逆行。

但如果把問題再往下問呢?恐怕就沒那麼簡單了。

如果外賣企業把每單時間拉長,騎手按照正常節奏去送,那麼每天能送的單數就會減少,騎手的收入就會下降。

如果提高每單的價格,保證每位騎手送餐數量減少,但收入不變,又會怎麼樣呢?

那就會導致市場萎縮,需求下降;同時,其他行業的打工者湧入這個行業,勞動力供給上升。

最終,市場還是會調整回來。

因為中國有一個龐大的低收入人群啊。

有它做基礎,市場規律就會這麼運轉。

這並不是一個簡單的壓榨和剝削的故事。

要真的改變這一切,只能靠減少低收入人群,靠經濟發展,靠一點點地改善分配模式。

但這並不是說,我們現在什麼都不用做。

在我看來,強制遵守交通規則還是必須的。外賣系統還是需要做調整,不能單純為了效率,而犧牲外賣騎手的安全。

這裡存在兩個理由。

首先,尊重人的生命是文明社會的準則。更何況,這裡存在外部效用,影響到了局外的路人。

其次,有些外賣騎手為了多賺錢,即便系統不逼著他們闖紅燈,他們為了搶單可能還是會這麼做。這是一種惡性競爭。後臺系統即便不能阻止這種競爭,至少也不能鼓勵這種競爭以從中漁利。畢竟也有很多騎手寧願少拿點錢,也不會冒這個險。而現在的系統強迫他們捲入了這種惡性競爭。

除此之外,我們還可以多一點善意。

下雨天,或者高峰期,能延長時間就給人延長點時間;無心的過失不要太計較;不要提太多不合理的要求,什麼要求畫佩奇什麼給笑臉,那都是弱智行為。

也不用說什麼善良,什麼同情。說白了,就是你是個人,他也是個人,大家用人與人之間的正常方式打交道。不用刻意的體諒,也不用自己感動自己的濫情。

你願意別人怎麼對待你,你就怎麼對待別人,我覺得有這句話也就夠了。

(文章僅代表作者個人立場和觀點)



【誠徵榮譽會員】溪流能夠匯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愛。我們向全球華人誠意徵集萬名榮譽會員:每位榮譽會員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訂閱費用($68美元/年),成為《看中國》網站的榮譽會員,就可以助力我們突破審查與封鎖,向至少10000位中國大陸同胞奉上獨立真實的關鍵資訊, 在危難時刻向他們發出預警,救他們於大瘟疫與其它社會危難之中。

歡迎給您喜歡的作者捐助。您的愛心鼓勵就是對我們媒體的耕耘。 打賞

看完這篇文章您覺得

評論



有奖征文
退党

看中國版權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