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主黨大勢已去 華裔時評人精闢分析美大選(視頻)

2020-10-29 23:00 作者: 真瑜

手機版 简体 23個留言 打印 特大


美國總統川普(左)和前副總統拜登(右)在最終回2020美國大選總統辯論中。(圖片來源:BRENDAN SMIALOWSKI,JIM WATSON/AFP via Getty Images)

【看中國2020年10月29日訊】(看中國記者真瑜採訪報導)美國總統大選即將開始投票,而美國兩黨不斷髮生新狀況,近日的拜登家族「硬碟門」醜聞更是令外界嘩然。日前,《看中國》連線美國華裔時評人徐思遠。徐思遠談及民主黨大勢已去,他亦精闢分析了為何美國的主流媒體播報出的美國大選選情,始終是拜登佔有優勢等等問題。

以下為採訪內容:

記者:我們可以看到現在的美國大選馬上就要開始投票了,現在其實也出現了很多新的情況,比如說10月驚奇,拜登家的這種腐敗的醜聞,我們就想問一下您關於現在美國大選的一個基本的情況。

徐思遠我覺得現在的情況如果按照我看法,當然是民主黨大勢已去,情況對他是非常不妙。昨天就是戰場州佛羅里達基本上現在的調查的結果是共和黨勝出了,也就是說連那些長期民調機構說不行的,現在都得改口了,我覺得這可能是對他們的情況非常不利。

另外你剛才講的這些騷亂的問題,我覺得這只會加劇美國人的恐懼,只會是導致本來選情不怎麼樣,會更加的惡劣。

記者:我們其實可以看到一個很奇怪的現象,為什麼美國的主流媒體播報出來的這種民主黨跟共和黨的選情,始終是拜登佔有優勢?這也可能是這次大選比較好看的一個地方,因為確實中間的變數比較大,我不知道你怎麼認為? 

徐思遠:我覺得就是說民調機構實際上和美國的精英階層應該也是區別不大,我最近這半年時間一直在深挖,美國今天為什麼整個社會左傾化的問題,還有剛才我又溫習了一遍川普(特朗普)大兒子那段在共和黨大會上的講話,那段講話講得非常好。

他說過去民主黨和共和黨我們都有相同的理念,我們都有共同的目標,只不過就如何達到那個目標,我們的想法是不一樣的,也是共和黨民主黨的想法。但是今天的那些美國的立國基礎,包括宗教寬容,言論自由等等這些東西都在被挑戰,被崩潰。所以持有這種價值觀念的,我說我半年一直在做很多期的這類的節目,就是講從30年代共產主義怎麼在美國逐漸的就是越來勢力越來越廣,再加上後來的那種福利社會主義,包括俄羅斯等等這些對美國的影響,他們基本上現在就控制了美國的媒體、大學和民調機構。

從耶克的一個觀點來講的話,就是說他們很多人認為知識僅限於擁有知識的人,往往他們這種傲慢,只認為他們受到過的大學訓練或者那種知識訓練才叫知識。比方說在街角的某個什麼地方開個餐館或者開個咖啡館的,這種就不叫有知識,實際上這些東西綜合在一起才叫知識,人類的知識是靠這類東西的綜合的結果合在一起的一個結果。

舉個例子來講的話,如果你是看天氣預報,絕對不可能在某個時候的夜晚,海上出現冰川,但是它在尼克號的水手們心裡面可能清楚可能會有冰川,只要是出現一次意外,這一次意外都是一種顛覆性的後果。實際上我覺得這種民調也罷,或者是主流媒體對川普的抹黑也罷,實際上都是這種知識的傲慢,他們只認為天氣預報,認為不可能出現冰川,這個是知識,而那種水手們認為航行當中可能有冰川的不叫知識,所以他們總是一次又一次的翻船,我相信這次也不會例外,一定會重蹈2016年的覆轍。

而且我剛才講的佛羅里達的民調開始反轉,這個反轉其中就有一個因素就是說很多人就開始要考慮了大選之後還要不要吃飯了,要吃飯的話,現在就開始要往自己給自己的公信力上找補,所以他們的民調就會顯得越來越相對正常一些,但是離真正的正常還是有很大的差距。

2016年預測川普獲勝的是拉斯姆森,相對來說是比較公正一些。然後拉斯姆森這一次的民調也基本上是正常,昨天公布的全美的民調是這樣,52%的美國人肯定川普的工作表現,其中52%的人當中,有25%實際上是來自民主黨的人,有49%是來自於獨立的選民,然後44%是來自於黑人,44%這個數字是非常可怕的,25%的民主黨人就意味著這些人是投誠了是吧?

44%的黑人比較可怕,因為上一次大選只有8%的人支持川普,現在我們看是44%,所以說美國社會和人類其他的地方最大的不同就在於這個社會它有常識,最終一定是常識戰勝所謂的這種精英的傲慢或者叫知識的傲慢。

記者:我們也看到這次大選中有一個突發的事件,就是拜登家族的腐敗的傳聞。那麼我們也看到拜登家族出現這種傳聞的時候,拜登在回應上其實做得非常不好。他認為傳聞是抹黑,是基於俄羅斯的選舉操控。

那麼我有兩個問題,第一個就是你怎麼看拜登家族的這種醜聞,另外就是拜登家族的醜聞會對其選情有多大的影響?

徐思遠:因為我覺得現在影響會比較大了,第一點我覺得關於拜登家的醜聞也不奇怪,因為是人都會敗壞的,我們要有這種英美這種政治學常識的話都會理解這一點,就是為什麼要有政府,政府不就是為了防範人的變壞嗎?但是政府本身變壞了怎麼辦?所以美國國父們才會設計那麼複雜的一個制度架構,但是這個問題又來了,即使如此複雜的政治架構,依然不能防範政治人物的腐敗,而且這次的腐敗簡直是觸目驚心,觸目驚心到了簡直到了不可思議的程度。國父們設計的分權制衡的政治制度,對他們顯然已經沒有起到太大的效果。

拜登在這種醜聞纏身的狀況下,它沒有辦法去解脫,他就只好把這種髒水往對手抹黑,比方說前天公布的錄音就非常的聳人聽聞。如果你認為是對手抹黑,你就出來高調的否認說這段錄音是偽造的,那段錄音講得很清楚,就是亨特拜登說他的生意夥伴騙了他,把它當成了一個污點證人,而且污點證人這個事可能還牽扯到他的父親,因為他反覆在他電話裡面講到「father」。這裡面就有問題了,到底他父親有沒有涉案,這是其一。

然後就是跟一個中國的騙子就是葉簡明,葉簡明也不純是騙子,他確實非常有錢。短短的一小段錄音就如此的醜陋,這個世界能讓我們看出來美國的政治怎麼可能一下敗壞到這個程度,就是人們要喪失了某種價值信念,純粹的單純的為了一種權力鬥爭的時候,後來帶來的後果就是這樣的,任何制度都防不住,而且這種權利一旦要可能失去的這種狀況下,他們會採取各種各樣的卑劣手段,更是凸顯了這種人性的沒底線,包括煽動各地的這種族群騷亂等等。

記者:另外一個問題就是前幾天拜登他說到中國跟俄羅斯,他認為俄羅斯是美國的頭號敵人,中國只是美國最大的競爭對手,我不知道他的說法在美國的整體社會裡面是不是有一定的基礎。還有他為什麼在這種關鍵的時刻,去刻意的在美國已經將中共定為頭號敵人的情況下,又要開歷史的倒車?

徐思遠:俄羅斯是威權政治的專制,而中國的是集權專制,這個東西完全是沒有可比性的,中國是集權專制加上「皇權」專制,所以這兩種東西它的差距非常之大。

俄羅斯的普京再怎麼壞,他也不敢廢掉議會,也不敢中斷選舉,有些東西它還是要講。對普京的遊行示威,以及報紙上的批評依然是存在的,雖然他暗殺了不少記者,但是這個事情依然沒有終止社會對他的尖銳的批評。在中國你不要說尖銳批評,我們不過是寫點文章,點點共產黨的名字我們就四散飄零,現在你看世界各國有哪個國家沒有這種從因為言論問題從中國逃出來的。中共的黑暗簡直是無邊無際的,他不僅僅是說是對於言論的打壓,他對所有的群體都不放過,任何針對他統治權的挑釁,他都是一概是要進行壓制的,哪怕是沒有挑戰到的統治權,他也不放過。在這種情況下,你把髒水潑到俄羅斯頭上,這是沒有任何道理的。

今天屬於美國社會的撥亂反正,回到它的傳統價值傳統道德當中,對美國的的傳統信念,自由觀念,都是在重新建構的,在這個過程當中顯然拜登和他的群體還是對社會主義抱有某種浪漫的想像。所以他們偏向於中國否認俄羅斯也有這方面的原因,這是第二個原因。

第三個原因就是純粹個人算計,拜登精緻的算計,他算來算去覺得是由於自身的那麼多醜聞,都是和中國有關,甩到俄羅斯頭上,對他來說是最安全,這是一種方法執行,但是從現實的角度來說,俄羅斯怎麼可能會是美國最大的敵人呢?即使是最大的敵人也不是現在,而是以後的事。我相信如果美國要是排敵人的話,俄羅斯一定要排到五六位或者七八位去,因為前面還有很多邪惡到一點底線都沒有的國家,這其中排第一的當然是中國,這是毫無疑問的。



【誠徵榮譽會員】溪流能夠匯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愛。我們向全球華人誠意徵集萬名榮譽會員:每位榮譽會員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訂閱費用($68美元/年),成為《看中國》網站的榮譽會員,就可以助力我們突破審查與封鎖,向至少10000位中國大陸同胞奉上獨立真實的關鍵資訊, 在危難時刻向他們發出預警,救他們於大瘟疫與其它社會危難之中。

歡迎給您喜歡的作者捐助。您的愛心鼓勵就是對我們媒體的耕耘。 打賞

看完這篇文章您覺得

評論



退党

看中國版權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