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國的生命線——「創世主賦予的自由」(組圖)

2020-11-03 04:54 作者: 夏聞

手機版 简体 1個留言 特大

川普 看中國 榮譽會員 美國 獨立宣言 自由
美國總統川普(左)和前副總統拜登(右)在最終回2020美國大選總統辯論中。(圖片來源:BRENDAN SMIALOWSKI,JIM WATSON/AFP via Getty Images)

美國大選還有幾天就要揭曉結果了,雙方的支持者們都認為,這是近代美國最關鍵的一次選舉。

之所以如此,是因為共和黨、民主黨的對立,已經發展到了難以調和的程度,雙方所想要的美國未來,是完全不兼容的。近年來民主黨已經被極左意識形態綁架,左傾到要不惜打碎傳統的「美利堅合眾國」,再建一個變異的「社會主義專制美國」的地步了。

美國國父們在1776年創立了美利堅合眾國,到了今天,雖然國父們所設立的總統、國會和最高法院等機構還在,但是在美國內部,早就有一種和美國價值相左的意識形態,在大約1個世紀前,就開始生長,在近50年來,更是快速蔓延,到了2020年,它已經企圖要殺死美國了。

美國的本質是保護來自創世主的自由

《獨立宣言》和《美國憲法》是美國最核心的立國文件,《獨立宣言》是美國的精神基石,而《美國憲法》是這種精神在國家架構上的具體化。

《獨立宣言》中開篇就說:「所有的人是被平等創造的,他們的創世主(Creator)賦予了他們一些不可被剝奪的權利,其中包括生命、自由和追求幸福。」

這裡的關鍵角色是創世主,民眾之所以能有真正的自由和不可剝奪的權利,是因為在創世主之下,人們有本質上的平等。

1776年7月4日,美國獨立宣言由第二次大陸會議於費城批准,此為會場舊址。
1776年7月4日,美國獨立宣言由第二次大陸會議於費城批准,此為會場舊址。(圖片來源:維基百科)

美國的本質是保護公民自由,而自由的來源則是因為創世主的賦予,並不是來自政府或者某黨某人。

因此,《美國憲法》所設計的政府是一個權力被多重限制的小政府,政府應該盡量少的干預民眾生活。19世紀的那些美國總統們,和20世紀的現代美國總統們對比鮮明。

美國首任總統華盛頓平均每年只發表3次公開演講,第二任總統亞當斯只有1次,第三任總統傑斐遜是5次,而第四任總統麥迪遜這個數字甚至是0次。

現在美國總統每年一月在國會發表國情咨文演說(State of the Union address),是1913年從威爾遜總統才開始的,之前從1801年到1912年,美國總統們都是通過書面致函方式,由他人在國會代讀。

用今天的標準看他們,早期的美國總統們多是無為而治、沉默履職,他們盡量少的使用權力,因為他們明白《美國憲法》對政府地位的設計。自由並不來自政府,政府只是按照憲法來保護自由。

傳統美國的另一個高明之處是政教分離,儘管不同信仰對創世主有不同的解釋,但他們做人的道德規範卻是基本一致,民眾可以自由選擇,政府不會迫害某種信仰。

當一些人忘記了創世主 自由也隨之變異

但是,隨著近代各種唯物學說的影響,一些人開始忘記《獨立宣言》的實質,只把《獨立宣言》當作是一份言辭優美的歷史文件。

當一部分美國人逐漸忘記《獨立宣言》中所說的創世主才是自由的來源時,他們也就在一步步偏離了美國的本質。

正像後來擔任美國第三任總統的傑斐遜在1785年所警告的:「如果我們拿掉了自由的堅定基礎,那種在人們心中的——自由是上帝賦予的信念,那自由就不會長久。」

從上世紀初,一些美國的政治精英們開始把政府擺向了最高位置,開始擴大政府權力來改造社會,自由也隨之發生變異。

1913年至1921年擔任總統的威爾遜,他也是美國歷史上唯一擁有博士學位的總統,他在1912年為競選寫了一本書,題目就叫《新的自由》(The New Freedom),他在書中提出了一種「成熟的自由(mature freedom)」的概念,認為「成熟的自由」包括「自我解放」、「從自身和外部自然界得到更多」等。

而要實現這種「新的自由」、「成熟的自由」,就意味著政府必須行使更大的權力,干預公民的生活,重新分配社會資源等,就必然會傷害到公民的那些在《獨立宣言》中所講的「不可被剝奪的權利」。對此威爾遜回應道:「這個國家的一些公民從來就沒有走出《獨立宣言》的框框。」

威爾遜說:「你知道傑斐遜說最好的政府是行使權力最少的政府……但那個時代已經過去了,美國現在和將來都不應該是對個人事物不加限制的地方。」威爾遜還說:「我想像不到權力會起負面作用而不是只起正面作用。」

如果說威爾遜已經開始迷惑美國公眾對自由的理解,那1941年羅斯福總統提出的「四大自由」就是對自由最糟糕的扭曲。這「四大自由」是指人們應該享有四項基本自由:言論自由(Freedom of speech)、宗教自由(Freedom of worship)、免於匱乏的自由(Freedom from want)和免於恐懼的自由(Freedom from fear)。

前兩項自由是《美國憲法》中規定保護的。但要實現第三項「自由」,政府就要使用權力,把財富從一部分公民手中拿走,轉移到另一部分公民手中。而在美國國父們的設計中,政府是沒有這種權力的。況且人心的需求無止境,匱乏永遠沒有一個客觀的滿足線,免於匱乏的自由意味著政府必須大規模重新分配財富,而且是以隨意定義的標準。

羅斯福之前的20年,美國甚至都沒有個人所得稅。而羅斯福卻開始徵收最高稅率高達75%的所得稅,以用來進行財富再分配。從羅斯福開始,美國政府走上了高稅收、大政府的道路。

從那時起,「創世主所賦予的自由」,已經開始被政治人物扭曲了,政黨和政治人物設計的所謂「自由」開始摻雜其中,而這種「人為自由」將會一步步演變為對民眾的綁繩。

取代創世主的企圖

人心的慾望需求無止境,美國60年代在約翰遜總統時代進一步邁進大福利社會。約翰遜總統發起了「向貧困宣戰」和「偉大社會」運動。在極短時間內,約翰遜就發布了一系列總統令,擴大福利計畫,提高稅收,進一步急劇擴大政府權力。

約翰遜總統的施政措施和1966年出版的《美國共產黨新綱領》吻合度如此之高,以至於美共書記霍爾稱:「我們共產黨人支持『偉大社會』的每一項舉措,因為我們的夢想是社會主義。」

再發展到今天,美國左派們已經不滿足於僅僅是財富的再分配,他們要尋求改變社會的方方面面了。2008年在大選前夕,歐巴馬宣稱:「再有5天,我們就可以從根本上改變美利堅合眾國了。」

在共產主義思想的深度滲透下,左派們大力煽動不同收入者之間的對立,不同性別人群之間的對立、不同膚色種族之間的對立。他們認為政府不僅應重新分配財富,還應重新定義人們的生活方式和道德體系。

近些年來,左派們開始改變傳統家庭結構的定義,開始規定什麼言論是所謂仇恨言論而不能被允許,開始加速改寫和抹黑傳統美國的歷史,開始操縱媒體控制人們被允許得到何種信息……

2009年,《新聞週刊》雜誌的記者Evan Thomas這樣描寫歐巴馬:「從某種角度上,歐巴馬站在國家之上,站在世界之上,他是某種上帝。」

左派們最終想要的政府,已經不滿足站在公民之上了,它要開始取代創世主。它的最終目的是殺死在創世主之下的美利堅合眾國,建立一個在它之下的「社會主義專制美國」。

2020年發生的種種,美國左派們已經把他們的意圖清晰的表現給了大眾,尤其在今年早些時候的大規模騷亂中,如果不是川普在總統位置上穩定大局,那時的美國可能就已經發生劇變了。

美國大眾也看到這鮮明的對比,所以今年提前投票的人數遠超上一次,創下紀錄。

幾天後的美國大選,如果川普落選,那傳統的美國將難以繼續,一個可怕的社會主義極權國家很可能會在北美大陸出現。

而如果在絕大部分媒體和科技公司都嚴重左傾的情況下,拜登還是失敗了,那就意味著左派們還是低估了美國人的傳統,低估了「創世主賦予的自由」在美國人心中的位置。

(文章僅代表作者個人立場和觀點)

来源:看中國

本文短网址: 轉載請註明出處, 嚴禁建立鏡像網站。



【誠徵榮譽會員】溪流能夠匯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愛。我們向全球華人誠意徵集萬名榮譽會員:每位榮譽會員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訂閱費用($68美元/年),成為《看中國》網站的榮譽會員,就可以助力我們突破審查與封鎖,向至少10000位中國大陸同胞奉上獨立真實的關鍵資訊, 在危難時刻向他們發出預警,救他們於大瘟疫與其它社會危難之中。


歡迎給您喜歡的作者捐助。您的愛心鼓勵就是對我們媒體的耕耘。 打賞

看完這篇文章您覺得

評論




有奖征文
退党

看中國版權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