競選總統惹禍 誰在追殺肯尼迪家族?(圖)


肯尼迪總統就職典禮。
肯尼迪總統就職典禮。(圖片來源:Hulton Archive/Getty Images)

約瑟夫・肯尼迪(俗稱老肯尼迪)和妻子羅絲・菲茨傑拉德・肯尼迪(Rose Fitzgerald Kennedy)於1914年10月結婚,結婚前他已經是當地的富豪。這夫妻倆共育有子女9人,4子5女。

老肯尼迪在政界很有影響力,他的四個兒子都非常優秀,哪個男孩子都有資格當選總統,但是哪個男孩子當選總統或準備當選總統都會被暗殺。這一直是個不解之迷。

40年代,老肯尼迪對長子小約瑟夫・帕特里克・肯尼迪寄予非常大的希望,希望他未來能當美國總統。

老肯尼迪的長子小約瑟夫飛機失事

二戰期間的1944年,小約瑟夫在英國戰場上執行任務時犧牲。於是,老肯尼迪又將進入政壇的重任寄託在次子約翰・肯尼迪的身上。

老肯尼迪的次子約翰・肯尼迪總統被暗殺

第二次世界大戰之後,約翰・肯尼迪進入美國政壇,他在1942年曾是一名海軍中尉,在1946年~1960年期間曾先後任眾議員和參議員,並於1960年43歲當選為美國總統,是美國迄今為止第二年輕的總統。也是美國歷史上迄今唯一信奉羅馬天主教的總統和唯一獲得普利策獎的總統。他的執政時間從1961年1月20日開始到1963年11月22日在達拉斯遇刺身亡為止。

在肯尼迪總統遇刺前11年的某一天……

那是一個下著毛毛雨的清晨,美國二十世紀「最著名的占星家和特異功能者」珍妮・迪克遜女士走進首都華盛頓的聖・馬太大教堂去作早禱。

她幾天來一直有一種預感,那是一種期待的感覺,似乎有重大事件要發生,而自己將要捲入其中。

當她站在聖母瑪麗亞的雕像前時,突然看見白宮在一片耀眼的光芒中出現在她面前。在屋頂的上方,從霧中現出了「1960」這個數字。一團不祥的烏雲出現了,蓋住了數字,並慢慢下降到白宮的上面。然後她向下看,看到一個年輕人,高高的身材,藍眼睛,滿頭蓬亂的粗棕色頭髮,靜靜的站在白宮的大門前。當她還在盯著他看的時候,不知哪兒傳來一個柔和的聲音,告訴她說,這個年輕人是個民主黨人,將於1960年當選總統,並在任職期間被人刺殺。

整個影像隨即淡入到牆壁中,淡入了遠方,柔和得就像它來時那樣。但它卻會始終伴隨著珍妮・迪克遜女士,一直到11年後那個不幸的日子,它所描繪的事件在達拉斯成為現實。儘管珍妮在1963年11月初竭力勸說肯尼迪總統的好友凱傳個話叫他別作這次旅行,但是對方根本不在意。11月22日中午,肯尼迪總統在達拉斯被暗殺。

1963年11月初,離肯尼迪總統被暗殺的十幾天前,肯尼迪好友凱・哈利女士家來了一位不速女客,神情焦慮的開門見山:「總統剛作出決定,要去南方某個地方。我知道你和肯尼迪總統一家來往甚密,請你傳個話叫他別作這次旅行。」凱感到丈二和尚摸不著頭腦。來客繼續說道:「很久以來,便有一團烏雲罩在白宮上空。那團烏雲越聚越大,現在正開始朝下壓。這意味著大禍即將臨頭,他離開白宮會遭暗算的。」

凱覺得這位不速之客未免太唐突,她沒有下逐客令,而是淡淡敷衍:「假如這些事情是命中注定的,那麼我們再怎麼努力都於事無補,對吧?」迪克遜女士不肯罷休:「有時,哪怕是再小的契機,只要來得及時就可能扭轉局面,化險為夷,你必須警告他!」凱不以為然,只是因為對方一再堅持,她才答應盡力而為。但是客人一走,她便把這件事丟到腦後。

肯尼迪總統被暗殺,頭骨被打掉一塊,喉部中槍,死不瞑目。

1963年11月22日中午,在華盛頓的一家餐廳裡,正興高采烈的同朋友交談的凱被侍者叫到電話機旁:一個沈重的聲音響起「總統遭到槍擊」。凱面色驟變!

後來,在回憶起這件事情時,珍妮・迪克遜女士說:「現在我意識到,我當時的努力是毫無意義的,因為他的死是以(神的)啟示的形式顯現給我的,而啟示所顯現的命運是絕對不能改變的。」

約翰・肯尼迪死時才46歲,擔任總統兩年零10個月,而且極有希望連任下一屆總統。他死時,留下了結婚僅10年、年僅34歲的年輕妻子,以及六歲的女兒和三歲的兒子。

老肯尼迪的第四子退出總統選舉 飛機墜毀未丟命

老肯尼迪的第四個兒子愛德華・肯尼迪,是美國馬薩諸塞州聯邦參議員。是肯尼迪家族政壇三兄弟中最年輕、看上去最有前途的一位總統競選人,他是老肯尼迪進政界的三個兒子中唯一一個被迫退出總統選舉和唯一一個死裡逃生的幸運者,他在一架包租的飛機墜毀時身受重傷、脊柱折斷。但他活下來了,是四兄弟中唯一一個活下來,活到77歲。

1963年11月22日肯尼迪總統被刺,1964年2月22日左右,迪克遜女士對凱・哈利、埃莉諾・邦加德納和露絲・蒙哥馬利說:「肯尼迪家族的悲劇還沒有結束。我看到另一個悲劇很快要發生,那是針對他們家中的另一位男性成員的。」

4個月後,1964年6月19日那個星期五的早晨,曾在多位總統手下任過職、並得到過艾森豪威爾總統和肯尼迪總統授予勛章的傑出政府官員沃爾特・斯托克的太太瑪麗打電話給迪克遜女士,訴說丈夫因震顫性麻痺症而臥病在床,醫生們一致認為沒希望了。她希望珍妮告訴她,如果「上帝的旨意」讓他去了,她想知道是否可以埋葬在阿林頓盡可能靠近肯尼迪總統的地方,因為他太熱愛這位總統了。

珍妮一邊嘆著氣一邊說道:「瑪麗,肯尼迪家族的悲劇還沒有了結。我看到另一個悲劇幾乎馬上就要到來。」「你的意思是說總統的父親嗎?」斯托克太太問道。三年前總統去世使這個家族大家長老肯尼迪深受打擊,導致癱瘓中風。

「不,不是」,珍妮回答說,「這回是年輕的參議員。瑪麗,如果你真是很熱愛肯尼迪家族的話,請你去告誡他們,在以後的兩週內,愛德華必須絕對遠離私人飛機。否則,將要發生非常非常嚴重的事情。」

第二天早晨,斯托克女士在門口拾起報紙,讀著那顯眼的大標題:參議員愛德華・肯尼迪在一架包租的飛機墜毀時身受重傷。他的親密助手和飛機駕駛員遇難。參議員伯奇・貝及其夫人傷勢比愛德華・肯尼迪輕。愛德華的脊柱折斷。

斯托克夫人衝到電話前,發瘋似的撥了珍妮的電話號碼。「珍妮,真的出事了!就像以往一樣,你的預感是正確的!」

珍妮還不知道這個消息。斯托克夫人迫不及待的在電話裡給她讀報紙的細節,報紙讀完後,珍妮平靜的說:「那不是預感,是上帝讓我看到的。」

老肯尼迪第三個兒子羅伯特・肯尼迪競選總統被槍殺

羅伯特・肯尼迪在慶祝民主黨內總統提名的加州初選獲勝!

老肯尼迪的第三個兒子、美國前司法部長、參議員羅伯特堅持參選總統後遇刺身亡。

1968年6月初,羅伯特剛剛贏得了加州民主黨總統預選的勝利,就於6月5日早晨在洛杉磯一家旅館內遭到槍擊而死亡。

而珍妮・迪克遜的宿命通功能使她預見了這一慘案,多次請朋友和肯尼迪親屬幫忙與羅伯特聯繫,希望他能夠關注這件事,阻止這一慘案的發生。但多次努力多次失敗,不是羅伯特本人默默拒絕,就是他的親屬朋友們忘記囑託,好像命運就是要將羅伯特置於死地。

珍妮第一次的努力是在1967年9月13日,離羅伯特・肯尼迪被暗殺的日子8個月零23天。

那天,珍妮找到好友、《太平洋戰爭日記》一書的作者詹姆斯・華黑,他同時也是肯尼迪一家的密友,急切委託他轉告參議員羅伯特,說:「請告訴他,我必須見他,和他談一件最重大的事情……我希望他能理解。」並為此主動送上一本自己親自簽名的著作,作為約見的橋梁。

羅伯特見到詹姆斯很高興,並問他「有什麼特別的事我可以為你做嗎?」詹姆斯說,「珍妮・迪克遜要我把她這本簽名的書送給你,她說她想見你。她讓我告訴你這件事!」

羅伯特對有預言功能的珍妮早有所聞,他轉過身去,然後停下來,頭慢慢低下去,直到他的眼睛盯住他前面的地板,一動也不動,過了好一會兒,詹姆斯才明白是怎麼回事了,於是打破了屋子裡死一樣的寂靜,客氣的告辭了。在同一年稍晚的時候,詹姆斯寫了一封信給他,再次告訴他,他應該與珍妮・迪克遜建立聯繫。詹姆斯還建議說,此事可以非正式的進行,不讓別人知道。但參議員羅伯特一直沒有回話!

1968年1月,離羅伯特・肯尼迪被暗殺的日子不到5個月,在佛羅里達州的邁阿密海灘召開了一個由「肯塔基炸雞」行業的股東們和特許代表們參加的會議,迪克遜女士與會。她在會上講話後照例詢問聽眾有什麼特別的問題。「羅伯特・肯尼迪會成為美國總統嗎?」一位股東問道。珍妮的回答直接了當、無遮無掩:「不,他永遠不會成為美國總統。」

當晚有10多個與會者去了迪克遜女士的住處,其中的弗蘭克・卡拉漢私下裡問她:「你能肯定羅伯特・肯尼迪永遠作不成總統嗎?」「是的,卡拉漢先生。他將在今年六月於加利福尼亞州被暗殺。」(羅伯特被暗殺日期是當年的6月5日)。

1968年3月4日,離羅伯特・肯尼迪被暗殺還有3個月零1天,詹姆斯・華黑又和羅伯特有過一次會面。他回憶道:當我在珍妮丈夫的房間裡等待她時,隨手拿起一張報紙。闖入我眼簾的首先是鮑勃・杜克1968年2月20日的專欄文章:「華盛頓的預言家珍妮・迪克遜星期一晚上在這兒告訴被她強烈吸引的5千多名聽眾說,『美國參議員羅伯特・肯尼迪將永遠不會當選總統』。她為什麼說他永遠不會成為總統呢?他還沒有參與競選啊!」

第二天早上,當詹姆斯・華黑見到羅伯特時,沒有提起報上的事,不知他自己是否曾看到。詹姆斯給他一個從波士頓順便買來的聖・帕特里克小飾板,它的一面是聖・帕特里克像,另一面是一首三行詩:

在魔王知道你死亡

之前半小時

希望你已進天堂。

當羅伯特・肯尼迪的眼睛尾隨著那些單詞時,他的手在顫抖,他只是盯著那個禮物上的小詩,依然沒有說話,他的眼睛裡充滿悲哀和憂鬱。那次會見一週後,詹姆斯又見到他,但這回他正在電視上宣布他競選總統的決定。

羅伯特・肯尼迪像被什麼超自然的力量控制了一樣,無論怎麼悲哀、憂鬱和顫抖,但他非要往死路上奔。

詹姆斯此時明白了珍妮・迪克遜急於要見羅伯特的原因,看來他不單是競選「決不會成功」的問題,詹姆斯變的恐懼起來,一心要救他。

1968年3月29日,離羅伯特被暗殺還有2個月零6天,在德克薩斯州的福特・沃斯的一次慶祝早餐上,迪克遜女士在講話的前後,對陪伴她的米婭・懷特海、歡迎委員會的成員們以及德州參議員約翰・托爾的妻子感情衝動的說:「當羅伯特在加利福尼亞時,他會被槍殺!」

1968年4月4日,離羅伯特被暗殺還有整整2個月,在華盛頓旅館共進午餐時,珍妮告訴她的朋友、時任阿拉巴馬州眾議員弗蘭克・博依金和奧克羅・博伊金:「馬丁・路德・金將會被槍殺,緊接著就是羅伯特・肯尼迪」。

眾議員弗蘭克是老肯尼迪最好的朋友,對於這個晚輩,他一直試圖告誡,但羅伯特不聽,執意要競選總統。老肯尼迪已經失去了一個總統兒子,他怕再失去第二個,於是他打電話給弗蘭克,希望他勸阻自己的兒子競選總統:「試試看你能對他做點什麼。」弗蘭克無奈的說:「你知道我對他什麼也幹不了,他不聽!」老肯尼迪絕望但又不甘心的希望能請動與兒子關係很好的眾議員霍華德・史密斯去當說客。弗蘭克立刻打電話給眾議員史密斯,史密斯和羅伯特作了一次長談。但什麼也沒有改變。

1968年5月28日那天,在洛杉磯「大使旅館」的大舞廳裡,珍妮在會議上講話後請聽眾提問題。有人問羅伯特是否將成為美國總統,「不,他不會。他永遠不會成為美國總統」,她平靜的回答,「因為就在這個旅館內將有一個慘案發生」。

會後,珍妮還在想辦法挽回這個不幸,她曾考慮是否通知旅館的管理人員,但因為羅伯特下週要在這裡講話,被(退伍軍人組織)美國軍團的官員喬治・梅恩斯以會給旅館帶來煩惱而否定。佛羅里達州副州長的岳母瓊・賴特聽到後,立刻通知當晚正待在此旅館內的老肯尼迪夫人羅絲・肯尼迪。電話打了三次,都沒人接聽,僅讓留言。瓊無奈只好留言,並請老肯尼迪夫人回電話,以便告訴她那個不幸的預言,但是直到兒子羅伯特被暗殺,老夫人羅絲也沒有注意過電話裡有留言,瓊・賴特沒能再找到機會告誡她!

當珍妮一行人經過酒吧過道準備走出舞廳時,珍妮突然間感覺到了死亡……它到處瀰漫,以一切黑暗邪惡的東西充滿了這個過道。濃重的厚厚的黑暗包圍了她,恐怖的暗流從四方向她靠近。她畏懼的向後退縮,像是被什麼東西擊傷了。喬治・梅恩斯驚叫起來:「出什麼事啦,珍妮?出了什麼事?」他的聲音把珍妮喚回到現實中來,她斷斷續續的說:「羅伯特・肯尼迪……這就是他要被槍殺的地方,喬治!我看到他倒在地板上,渾身是血……」

這天,離羅伯特被暗殺還有8天,珍妮知道一切已經不可挽回,她無奈的等待著這一天的降臨。1968年6月5日,宣布競選總統的參議員羅伯特・肯尼迪來到「大使旅館」準備演講,那天他把珍妮8天前預先看到的暗殺景象走了一遍。

責任編輯:玉亮

本文短网址: 轉載請註明出處, 嚴禁建立鏡像網站。



【誠徵榮譽會員】溪流能夠匯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愛。我們向全球華人誠意徵集萬名榮譽會員:每位榮譽會員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訂閱費用($68美元/年),成為《看中國》網站的榮譽會員,就可以助力我們突破審查與封鎖,向至少10000位中國大陸同胞奉上獨立真實的關鍵資訊, 在危難時刻向他們發出預警,救他們於大瘟疫與其它社會危難之中。


歡迎給您喜歡的作者捐助。您的愛心鼓勵就是對我們媒體的耕耘。 打賞

看完這篇文章您覺得

評論



有奖征文
退党

看中國版權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