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溫美國《獨立宣言》 傑斐遜跨越百年的智慧(組圖)

2021-04-14 09:50 作者: 安子琪
手機版 简体 3個留言 列印 特大

國會圖書館傑斐遜大廈。
國會圖書館傑斐遜大廈。

按:「所有人因創世主創造而人人平等;創世主亦賦予其不可被剝奪的權利,這些權利包括生命存在、自由及追求幸福」,兩百多年來,《獨立宣言》中的理念一直啟迪鼓舞著熱愛自由的全世界的人們。4月13日,是美國建國之父托馬斯.傑斐遜的誕辰日。在這個特別的紀念日,讓我們重溫美國《獨立宣言》,領會傑斐遜跨越百年的智慧

「所有人因創世主創造而人人平等;創世主亦賦予其不可被剝奪的權利,這些權利包括生命存在、自由及追求幸福」,這《獨立宣言》中的理念在兩百多年來,一直啟迪鼓舞著熱愛自由的全世界的人們。[1]

今天,4月13日,是美國建國之父托馬斯.傑斐遜(Thomas Jefferson,又譯湯瑪斯.傑佛遜)的誕辰日。傑斐遜33歲開始撰寫《獨立宣言》和《弗吉尼亞宗教自由法案》,他歷任州長、駐法大使、首任國務卿、副總統和兩任總統。

如果說帶領美國人民贏得獨立戰爭的建國之父喬治.華盛頓(George Washington)為美國奠定了美國總統的先例,在美國建國之初,奠定締造美國精神的這些重要公職中,更多的留下了傑斐遜的智慧和心血。

傑斐遜說過:「我在神的聖壇前發誓,永遠抵制所有企圖操控人類思想的暴政統治。」[2]「這個世界上的人類自由的最後希望依靠於我們。」[3]

鐫刻在傑斐遜紀念堂的《獨立宣言》以及環壁之上的傑斐遜名言「我在神的聖壇前發誓,永遠抵制所有企圖操控人類思想的暴政統治。」「I have sworn upon the altar of God,eternal hostility against every form of tyranny over the mind of man.」
鐫刻在傑斐遜紀念堂的《獨立宣言》以及環壁之上的傑斐遜名言「我在神的聖壇前發誓,永遠抵制所有企圖操控人類思想的暴政統治。」「I have sworn upon the altar of God,eternal hostility against every form of tyranny over the mind of man.」

在櫻花綻放的時節,於今在華盛頓特區傑斐遜紀念堂(Thomas Jefferson memorial),看到鐫刻在大廳中的這些先賢理念,更令人共鳴和敬佩先賢兩百多年前的遠見和智慧。

櫻花環繞的華盛頓特區傑斐遜紀念堂。
櫻花環繞的華盛頓特區傑斐遜紀念堂。

自由之父:生而自由宗教自由

在美國建國之初至逐漸成型的過程中,沒有第二個美國人比傑斐遜做的更多,來確保那些自由理念得以推廣。沒有第二個立法者比他做的更多,以將這些理念體現在法律中,對他的州、他的國家,都是如此。

傑斐遜在《獨立宣言》中大聲疾呼地主張上天賦予人們的「不可剝奪的權利」後,他返回維吉尼亞州,「用其理性的目光,和為組成政府的人民之福祉」,著手修改弗吉尼亞州的整個司法體系。

《弗吉尼亞宗教自由法案》在美國法律中是思想自由的偉大捍衛者之一。《弗吉尼亞宗教自由法案》中說,「全能上帝創造人類自由心靈;凡欲以世間刑罰、重荷或民間禁錮對其施以影響,勢必衍生虛偽卑鄙之習性,則背離神聖宗教創始人的旨意。」

1786年,傑斐遜寫下了這樣一段話:「在過去的許多世代中,國王、牧師和貴族將人們的思想掌握,為其附庸,在經過了這些世代以後,看到理性的標準基本確立,這令人舒心。我們榮幸地產生了第一個立法機構,它有勇氣宣布人的理性可以被信任,人們可以理性的形成他們自己的觀點。」

1783年,傑斐遜被選為弗吉尼亞州議員,在其後六個月任職中,他起草了許多重要的國家文件,包括正式批准與英國的和平條約。1784年5月,傑斐遜被任命為全權公使,與本杰明.富蘭克林(Benjamin Franklin)和約翰.亞當斯(John Adams)一起與歐洲國家談判商業條約。

1785年,傑斐遜接任退休的富蘭克林,被任命為駐法國大使,在法國任職四年,他是一位嫻熟的外交官、談判代表,並是歐洲事務和即將來臨的法國大革命的敏銳觀察者。傑斐遜向歐洲介紹了美國建國事業。他匿名傳播了自己的《弗吉尼亞筆記》和當年弗吉尼亞議會通過的《弗吉尼亞宗教自由法案》。

最早的傑斐遜「宗教自由法案」的印刷文本。
最早的傑斐遜「宗教自由法案」的印刷文本。

富蘭克林作為美國革命期間的駐法大使,巴黎沙龍知識份子聚會從來都少不了他。傑斐遜接任富蘭克林時,他也受到知識界人士的歡迎,為歐洲舊體制下的人們詮釋了美國所正在開創著的新世界。

1779年6月1日,傑斐遜當選為弗吉尼亞州州長。傑斐遜一再試圖結束或至少限制奴隸制。在一些情況下,他佔了上風。在他的敦促下,維吉尼亞州的立法機構禁止進口奴隸,使奴隸主更容易釋放個別奴隸。

在國會,他關於在1800年後禁止在所有西部領土實行奴隸制的提議僅以一票之差而未獲通過。身為總統,他簽署了禁止將奴隸進口到美國的法案。

1796年,時任副總統,也是參議院議長的傑斐遜(Jefferson)撰寫了至今仍在使用的《國會實踐手冊》。

使美國版圖倍增 法國君王拿破崙同意下達成

在獨立之初,面積遼闊的路易斯安那州還不屬於美國的國土,還是在法國人的手裡。

1803年,傑斐遜將詹姆斯.門羅(James Monroe)派往法國,就新奧爾良進行談判。4月份,條約簽署,以約1500萬美元的價格,將全路易斯安那州賣給美國。這一條約是在當時的法國君王拿破崙同意下達成的。美國版圖由此增加了一倍。

在1809年,傑斐遜擔任兩任總統期滿。當時對是否開放歐洲,一些商業集團的利益和他希望穩定美國和歐洲國家關係的初衷出現矛盾,後來1812年∼1814年間的英美戰爭,印證了他的考量。

在他總統任期結束,即將完全離開公職,退休回家鄉時,回顧年輕時代英美獨立戰爭和日後過往,他感慨系之,如下寫道:「我所生活的時代的種種邪惡行為,迫使我起身抵制它們,並使自己投身於喧囂的政治熱忱的海洋中。我感謝上帝,讓我從其中未遭非議退休,並給予了我最令人欣慰的公眾認可的明證。」[4]

一生重教 移歐洲文明建築藝術再現美國

開創了自由土地的建國之父們,深知延續自由和文明的要素之一是教育。傑斐遜1816年寫道:「如果一個國家期望在一種文明的狀態下,既無知且自由,那樣的期望從來沒有發生過,也永遠不會有。」[5]

在他的同時代人中,傑斐遜以「文筆大師」聲名遠揚。約翰.亞當斯(John Adams)指出,傑斐遜撰寫的所有文章均以「特有的表達得體」為標誌。但是,這裡不僅有風格上優雅,傑斐遜大量法律著作,哲學思想和個人通信,都得益於他的周密思考、認真研究和一絲不苟記筆記的終生習慣。

舉世皆知,傑斐遜(Jefferson)是個愛學習的人。他擔任美國哲學學會會長有十七年之久,與主要的美國學術和農業學會以及數十家歐洲的學會都有聯繫。他以一種「科學中的兄弟般精神」,與眾多科學家和哲學家書信往來。

美國國會圖書館凝聚了傑斐遜的心血。當入侵英軍在1814年燒燬美國國會大廈時,他們還燒燬了小型的國會圖書館。當初身為總統的傑斐遜任命了國會的最初兩名圖書管理員,並對該圖書館收藏給予了深切關注。

傑斐遜願意出售自己的圖書館以替代失去的圖書館,提供了自己的約6700卷藏書的圖書館。此舉留下了更持久的印記。擁有法文、西班牙文、德文、拉丁文和希臘文的建築、藝術、科學、文學和地理作品,傑斐遜圖書館極大地擴展了圖書館的收藏範圍。

國會圖書館傑斐遜大廈。
國會圖書館傑斐遜大廈。

如今,國會圖書館的廣博的收藏政策及其儘可能廣泛地共享館藏的做法,與傑斐遜堅信教育在民主社會中的價值,息息相關。

1814年,傑斐遜曾說過:「五十年來,我一直在為建成一座圖書館而努力,並且無論有多少痛苦,不放棄任何機會,不惜任何代價,將它建成了現在這個樣子……在巴黎時,我把將與美國有關的一切東西,事實上是在每門科學中,無論多罕見的和有價值的東西都會收集。」

傑斐遜擁有當時美國最好的私人繪畫和雕像收藏之一。但是音樂對他來說更為重要。他送給愛妻(Martha W.S.Jefferson)的第一批禮物之一是從倫敦訂購的鋼琴。

1817年,詹姆斯.門羅(James Monroe)擔任總統時,傑斐遜正計畫弗吉尼亞州新的高等教育機構的每個細節。傑斐遜親自參與設計了弗吉尼亞大學校園的建築設計,再現了五種古典羅馬建築風格。傑斐遜親力親為將歐洲傳統文明元素、建築藝術再現美國和教育之中。

1825年,弗吉尼亞大學(University of Virginia)揭幕,傑斐遜擔任首任校長。他說這所建在家鄉的大學,「將建立在人類思想的無限自由的基礎上,以探索並揭示每一個會被這樣的思想所思考的課題。」

傑斐遜創建的弗吉尼亞大學建築。
傑斐遜創建的弗吉尼亞大學建築。(以上圖片來源皆為攝影:李子玉/看中國)

五十年情義 高山流水

1814年,傑斐遜寫下了對愛妻的懷念:「1772年1月1日,我和瑪莎(Martha W.S.Jefferson)結婚了。相互珍重,彼此摯愛,我們的感情絲毫不減,我度過了十年始終如一的幸福婚姻。」

1799年,喬治.華盛頓(George Washington)辭世。傑斐遜寫下了他對華盛頓崇高的敬意:「自然和福份從未如此完美結合在一起,使一個人變得如此偉大......他的品格最為純正,就我所知,他的正義是最堅定不移。事實上,用「明智、善良和偉大」這些詞來形容他,在這些詞的每一層含義上,他都是這樣的一位偉人。」

無論是和開國之父華盛頓,還是和憲法之父麥迪遜(James Madison),無論是與亞當斯,還是與門羅,傑斐遜在美國政府的朋友們,竟然有這麼多位美國總統。其中尤其是他與麥迪遜之間的50年友誼,為人所津津樂道。

同是獻身公眾福祉,同致力於維護純潔美好政府體制,傑斐遜在臨終前幾個月,與麥迪遜的最後通信中,字裡行間依然充滿了高尚情義。

傑斐遜寫道:「這段你我之間經歷了半個世紀的友誼,以及我們政治原則和追求上的和諧,在這漫長的歲月中一直是我恆久幸福的源泉。相信你之所為是在證實我們所追求之事業必將昌盛,對我來說也是一種莫大的慰籍。自治政府之種種美好已在我們的共同努力中展現,這些美好的無比純正,也是我們一直以來所致力維護的。」[6]

他還寫道:「如果這個地球見證了這樣一種政府體制,其運作是基於單一而堅定的目光在注視著為之獻身的公眾的利益和幸福,其本身是被無可指責的真理所保護的,那正是我們為之奉獻終生的體制。對我自身而言,你是我一生力量的支柱。關照我,我將最後的情誼留給你。」[7]

麥迪遜也回通道:「回首那長期的私人友誼和政治和諧,對期間種種情誼的回憶,你不可能還比我多。如果它們是你愉悅之源,那又何嘗不是我開心的所在呢?」[8]

麥迪遜還寫道:「那份對我們為之獻身的、純潔的、我們彼此之間的信任由此而生的公眾福祉之幸福感的體味,是沒人能從我們身上剝奪的。」「且容我自信的說,將有足夠的證據留給下一代,確保我們在世時應得的公正,在我們離世後也該會得到保留。」[9]

三位總統 同日辭世

7月4日之於美國人,是一個偉大的日子,一個神奇的日子,也是一個令人無限緬懷的光輝日子。

1776年7月4日,美國《獨立宣言》正式簽署。宣告了這個星球上一個新興、年輕而又偉大國度從此誕生。

1826年7月4日,也就是美國《獨立宣言》正式簽署之後整整50年後,為此宣言曾付出諸多心血的第三任總統傑斐遜和第二任總統約翰.亞當斯同日辭世。

1831年7月4日,又是五年之後,美國第五任總統詹姆斯.門羅也在同一天辭世。

美國作家、製片人梅德偉德(Michael Medved)其《在共和國升起中的美國人的神祐奇蹟》一書中寫道:「劃時代的美國獨立日表明瞭超自然力量的作用,將辭世與奉獻精神以強大的方式,讓不管有信仰還是沒有信仰的觀察者,都看到上天安排對美國命運的明示。」

回顧先賢 展望來路

看到如今僅兩百多年,因道德敗壞的各類人士侵蝕教育,塗鴉歷史,污染破壞著人們的對高尚情操的嚮往與追尋,美國、中國和世界各種令人擔憂的境況不斷出現,傑斐遜1811年寫出的警言再次成真:「這個世界上的人類自由的最後希望依靠於我們。」

但傑斐遜從來也沒有失去希望,因為他相信人心是可以教化的,正如他在1825年說過的:「教育……可琢頑石為璞玉,並將其本性的惡質和乖張的東西提升為美德和有社會價值的品性。」

找回建國之父和先賢們的正統道德,回歸普世價值,在每個人注重心靈品格的提升和教育之後,天意的彰顯還會再來。

附英文原文摘錄

1.“We hold these truths to be self-evident, that all men are created equal, that they are endowed by their Creator with certain unalienable rights, that among these are life, liberty and the pursuit of happiness.” The Declaration of Independence was officially adopted on July 4th, 1776.

2.“I have sworn upon the altar of God,eternal hostility against every form of tyranny over the mind of man.– Thomas Jefferson, Inscribed in the Jefferson Memorial

3.“The last hope of human liberty in this world rests on us.–Thomas Jefferson , 1811.”

4.“the enormities of the time in which I have lived, have forced me to take a part in resisting them, and to commit myself on the boisterous ocean of political passions. I thank God for the opportunity of retiring from them without censure, and caving with me the most consoling proofs of public approbation.-Thomas Jefferson, 1809 ”

5.“If a nation expects to be ignorant and free, in a state of civilization, it expects what never was and never will beThomas Jefferson, 1816 ”

6.“It has also been a great solace to me to believe that you are engaged in vindicating to posterity the course we have pursued for preserving to them in all their purity the blessings of self-government which we had assisted in acquiring for them.”

7.“If ever the earth has beheld a system of administration conducted with a single and steadfast eye to the general interest and happiness of those committed to it, one which protected by truth can never know reproach, it is that to which our lives have been devoted.”

“To myself you have been a pillar of support through life. Take care of me when dead,and be assured that I shall leave you with my last affections.”– Thomas Jefferson (From The Book of Virtue)

8.“You cannot look back to the long period of our private friendship and political harmony with more affecting recollections than I do. If they are a source of pleasure to you, what ought they not to be to me.”

9.“We cannot be deprived of the happy consciousness of the pure devotion to the public good with which we discharged the trust committed to us.”

“And I indulge a confidence that sufficient evidence will find its way to another generation to insure, after we are gone, whatever of justice may be withheld whilst we are here.” – James Madison(From The Book of Virtue)

来源:看中國

本文短网址: 版權所有,任何形式轉載需看中國授權許可。嚴禁建立鏡像網站。



【誠徵榮譽會員】溪流能夠匯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愛。我們向全球華人誠意徵集萬名榮譽會員:每位榮譽會員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訂閱費用,成為《看中國》網站的榮譽會員,就可以助力我們突破審查與封鎖,向至少10000位中國大陸同胞奉上獨立真實的關鍵資訊, 在危難時刻向他們發出預警,救他們於大瘟疫與其它社會危難之中。
榮譽會員


歡迎給您喜歡的作者捐助。您的愛心鼓勵就是對我們媒體的耕耘。 打賞

看完這篇文章您覺得

評論



加入看中國會員

神韻晚會
神韻作品
捐助
退党

看中國版權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

x
我們和我們的合作夥伴在我們的網站上使用Cookie等技術來個性化內容和廣告並分析我們的流量。點擊下方同意在網路上使用此技術。您要使用我們網站服務就需要接受此條款。 詳細隱私條款. 同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