余茂春作證美國國會 支招如何戰勝中共(圖)

2021-04-16 09:26 作者: 肖然
手機版 简体 9個留言 列印 特大

milesyu
美國前國務卿蓬佩奧的前中國政策顧問余茂春(中央社)

【看中国2021年4月16日讯】(看中國記者肖然編譯報導)4月15日,美國前國務卿蓬佩奧的前中國政策顧問余茂春在有關中共經濟野心的參院聽證會上,揭示了中共經濟為何與眾不同,並為西方民主國家應對中共威脅提出了兩點建議。

余茂春現任哈德遜研究所高級研究員,以下是他證詞的譯文:

中國經濟的獨特和自相矛盾的性質 西方在維持經濟中的作用

如果每個美國人都應該對中華人民共和國有所瞭解,那就是馬克思列寧主義統治的共產主義專政。共產黨致力於維護和加強對這個世界上人口最多的國家的所有權力的壟斷,並致力於自冷戰以來對自由世界提出最嚴峻的挑戰。

但是,與大多數其他共產主義國家不同,中共國已獲得全球自由市場體系的好處。它在很大程度上享有國際貿易、資本市場和先進技術的開放通道。一個完全參加主要由資本主義制度組成的共產主義國家的悖論,使中國共產黨變得更加豐富和強大,以至於北京對美國和國際自由市場經濟體系構成致命威脅,使中共的崛起​​成為可能。

前國務卿蓬佩奧(Mike Pompeo)在2020年7月在尼克松圖書館的歷史性演講中,描述了這種情況:「自由國家的政策使衰落的中國經濟復活後,北京開始咬人。」或者正如尼克松總統在其晚年承認的那樣,他於1972年開放中國的倡議可能造就了一個科學怪人。

西方對於當前局勢的形成負有責任。但在美國,太多的對話只集中在我們自己的戰略思維上。下面我想集中討論太平洋另一端的思想。

中國由獨裁的共產主義政府統治,該政府控制中國經濟並開發全球自由市場體系。今天,我們從中共利用其可支配的大量廉價和熟練勞動力看到了這一點。中國勞動力沒有有意義的勞動保護,無權組建和運營獨立工會來行使集體談判和福利談判的權利。在新疆-一個悲慘的地方,針對宗教和少數民族的種族滅絕,工人被關進(集中)營,沒有任何權利。中共已建立了一個龐大的、國家規模的汗水商店,全世界都從那裡購買。

然而,共產黨的剝削並不以人力資本為終點,列寧主義的集中治理模式也意味著,它可以像「一帶一路」倡議一樣,掌握該國巨大的物質資源,並有效地進行高資本要求的地標性基礎設施項目。包括廣泛的高速公路和鐵路系統,浪費和破壞環境的住房和大型水力發電項目,當然還有常規和核能領域以及太空、網路、深海和生物遺傳學等非對稱區域中昂貴的戰爭武器。

中共對權力的壟斷也使其嚴格控制金融資源,迫使非國有企業依賴國有金融和銀行機構。任何敢於偏離這種依賴的公司都會像馬雲的阿里巴巴那樣化為烏有。如今,阿里巴巴的結局應向希望到中國投資者發出警告。

同樣,中共對匯率的控制和對貨幣流量的限制也毫不留情,這使外國投資者常常無法將利潤從中國轉移出去。這造成了一個惡性循環,投資者別無選擇,只能繼續向中國增加越來越多的資本注入。在中國的外國公司也面臨著與世界其他任何地方不同的挑戰。

–經常限制進入中國消費者的渠道,受政府鼓勵的仇外心理使許多外國品牌成為瘋狂的民族抵制和暴民流氓行為的受害者。儘管比特幣時代的到來對所有中央銀行都構成了挑戰,但中國認為,本國貨幣的數字化是增加對民眾的監視並顛覆以美元為主導的全球貿易結算和交易監控系統的機會。在探索這個機會上,它正在採取不祥的步驟。

-由於缺乏對私有財產和個人所有權的憲法保護,許多不信任政府的中國人傾向於將錢移出中國。但是匯率管制嚴重限制了中國公民向國外匯款的能力。這為全球貨幣體系包括猖獗洗錢活動,造成了破壞穩定的因素。

-當中國人民成功時,共產黨感到受到威脅。私有財產不受憲法保護的情況下,那些成功人士往往成為政府的目標,因為他們太富裕太有影響力,使他們遭受任意的法外逮捕和經濟崩潰。過去15年裡,至少有27位中國億萬富翁被捕,被指控範圍從離奇而荒唐。在美國,我們祝賀躋身《福布斯》億萬富翁榜的人士,而在中國,成為胡潤百富榜的一員就如同上了黑名單。

最後,中共天生具有控制信息自由流動的衝動。透明度是該黨厭惡的,包括經濟數據。它根據政治動機而不是可靠的經濟數字制定任意的經濟增長目標。缺乏透明度還危及美國投資者,因為許多在西方資本市場上市的中國國有企業提供模糊和不透明的信息,對自由市場國家的監管機構和投資者隱藏財務記錄。

美國該怎麼做?

首先,美國不應再忽視中共與自由世界體系之間巨大的政治和意識形態差異。完全自由的國際貿易市場體係不能與「具有中國共產黨特色的社會主義市場經濟」和平共處。

我們應面對現實,糾正過去半個世紀以來最大的外交政策失敗。它基於令人欣慰但被誤導的觀點(受到政治和經濟精英的歡迎),中美可摒棄政治和意識形態上的分歧,不加批判地參與其中,並希望民主美德和自由市場體系最終將使共產中國改變並成為負責任的利益相關者。我們不僅沒有改變中共,而且現在中共已準備好改變我們,它正嘗試以自己的形象重塑全球秩序。

值得慶幸的是,我們正在目睹這個問題的巨大覺醒,似乎兩黨一致認為舊的傳統觀念是錯誤的。

我的第二項建議是,我們必須使這一新的覺醒制度化。國會是美國人民選的代表,可以發揮重要作用。

在上屆政府任職期間,美國以互惠原則為基礎與中國交往的新重點。與中國的經濟互惠可以通過國會的行動來制度化。

第一步可能是對中國負面清單的逐項回應。這也稱為《外國投資准入特別管理辦法》,是中國發改委每年發布的綜合清單,列出了在中國允許或不允許外國投資的所有領域和部門,將禁止中國在高質量的農業種子、社會調查、人文和社會科學研究機構、重要礦產開採、新聞機構、廣播和電視製作、電影製片廠、電影院和劇院等領域投資、文化表演團等。

第二步應涉及美國私營公司的互惠互利。國會可以建立一種機制,讓他們登記有關中國歧視的投訴。在中國禁止Facebook和Twitter的問題不應該是這兩家社交媒體的問題,應是美國的問題。根據這些信息,美國政府可以對中國採取主權對等行動。實際上,太多的美國公司被中共有效地扣為人質,並訴諸於中國的永久性遊說者和中國註冊代理人,他們的工作是向美國高級官員出售美國公司的通行證,以便繼續賺取巨額利潤,不會冒犯中共獨裁者,從而使美國在共產國家的企業困境永久存在。

第三步是美國再次認識到領導的重要性。中共的經濟挑戰與我們是否應該改變北京自相矛盾的經濟現實無關。而是,如果我們不改變其行為,北京就將改變自由世界。

今年夏天,中國共產黨成立滿100年。從毛澤東到習近平的黨魁屢次說過,他們的行動在尼西沃霍史詩般的鬥爭指導下進行。在中美交戰中,共產黨口中的「雙贏」不過是一個巨大的騙局。中共的內在核心基於這樣的認識:中國與美國和自由世界的鬥爭不過是一場零和遊戲。

在地緣政治大國競爭的世界中,美國可以而且也必須贏得勝利。

另外,當天作證的還有前國家安全副顧問、胡佛研究所研究員博明他指出中共已將進攻性脫鉤戰略制度化,抗共措施中確認其种族灭绝罪直擊其要害。博明揭中共经济野心 最怕戳中这个要害 

相關報導:川普政府制约北京取胜 重要幕后军师露出水面

战狼外交再升级 余茂春: 中共外交大失败

蓬佩奥余茂春再联手 揭底武汉病毒所

 

来源:看中國

本文短网址: 版權所有,任何形式轉載需看中國授權許可。 嚴禁建立鏡像網站。



【誠徵榮譽會員】溪流能夠匯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愛。我們向全球華人誠意徵集萬名榮譽會員:每位榮譽會員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訂閱費用,成為《看中國》網站的榮譽會員,就可以助力我們突破審查與封鎖,向至少10000位中國大陸同胞奉上獨立真實的關鍵資訊, 在危難時刻向他們發出預警,救他們於大瘟疫與其它社會危難之中。
榮譽會員


善举如烛《看中国》与您相约(图)

看完這篇文章您覺得

評論



加入看中國會員

神韻晚會
神韻作品
捐助
退党

看中國版權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

x
我們和我們的合作夥伴在我們的網站上使用Cookie等技術來個性化內容和廣告並分析我們的流量。點擊下方同意在網路上使用此技術。您要使用我們網站服務就需要接受此條款。 詳細隱私條款. 同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