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年的解放軍比如今的塔利班更歹毒更凶殘(圖)

2021-08-29 05:51 作者: 夜話中南海
手機版 简体 13個留言 列印 特大

2021年8月28日,一名塔利班「特種部隊」成員在喀布爾機場正門外巡視。
2021年8月28日,一名塔利班「特種部隊」成員在喀布爾機場正門外巡視。(圖片來源:WAKIL KOHSARAFP via Getty Images)

【看中國2021年8月29日訊】我們《夜話中南海》節目本週一刊登和播出的《林則徐和毛澤東都發動過的「銷煙」運動,前者是銷毀,後者是銷售》中,介紹了包括當年在延安率領三五九旅響應毛主席號召「以革命的名義」開展鴉片大生產運動的王震本人,也深知吸食鴉片「貽害無窮」。在中共地方政府的陝西省檔案館裡,可以看到一份1940年3月25日由王震簽署發布的《陝甘寧邊區綏德專署關於查禁菸毒的佈告》。佈告中說:「鴉片煙是害人的毒物。自帝國主義侵入中國,首先拿它來毒害麻醉我們」,「過去腐敗貪官僅藉禁菸來發財,因而准許鴉片煙的公開買賣」,「希望從事於鴉片營業的人和吸食鴉片的人要瞭解,你們做的是亡國滅種的壞事情,是絕對不應該的」。

1941年10月23日,十八集團軍總司令部和陝甘寧邊區政府發布的禁菸佈告(總司令朱德和邊區政府主席林伯渠簽署):「查煙毒之危害,人所共知,小則毀身敗家,大則亡國滅種,事實昭昭,毋待詳述。」

根據公開史料記載,當年延安的鴉片大生產運動開展之前,率領三五九旅駐守陝西綏德一帶的王震的主要工作和「抗日」沒有半點關係,就是率領軍隊直接經手「查煙」和「緝私」,而被查沒的「走私土特產」中的一少部分是食鹽等,百分之九十是民間煙商從農民手中收購的鴉片。而這些「戰利品」,全部都被王震轉賣到國統區兌換「現洋」或所謂「軍需物品」。

所以,正如我們本專欄上篇文章中已經對比過的那樣:中共當年在邊區的「禁菸」和大清林則徐的禁菸有一個非常關鍵的區別,那就是林則徐禁菸之目的是為了讓整個中國的官員、百姓再不受煙毒之害,所以將查沒的鴉片全部集中起來付之一炬,這就是中國歷史上可歌可泣的「虎門銷煙」。但當年延安的中共邊區政權則不然,它在自己的割據地區裡「禁菸」的首要目的,是以吸食大煙違反邊區法令的名義把「違法」者的大煙收繳以後,再由「政府」集中起來販賣到國統區和日佔區,籍此令「根據地」實現了「豐衣足食」的背後,是令國統區和日偽佔領區內的中國軍民毀身敗家,飽受煙毒之苦!

中共體制內的山西大學近代中國研究所所長岳謙厚教授以山西省檔案館所藏大量原始檔案資料及先前出版的某些資料彙編、個人回憶文本等歷史文獻為第一手資料所撰寫的《晉西北抗日根據地的特貨貿易》論文,公開揭示了當年中共「抗日根據地及解放區特貨(又稱「鴉片」)種植與貿易問題」的「基本事實」。作者本人不但沒有因此受到中共當局的非難,反而論文還可以公開出版,原因就是他在論文裡是以稱讚的態度,肯定了當年的中共割據政權對鴉片的「有組織、有計畫的種植與貿易是特定生存環境下的無奈選擇」,況且還是「在此過程中嚴格執行‘種禁’(即種植與禁止吸食)分離、統購統銷、重懲走私的政策,既保障了整個財政金融體系得以運行,又使根據地境內百姓免遭煙毒之害。」

有網友說,讀罷這一段沒法不立刻聯想起被當今中共政權讚之為「阿富汗人民自己的選擇」的世界上最凶殘的恐怖組織之一的塔利班

我們自由亞洲電臺和網站幾天前也剛剛報導了中國人民大學國際關係學院教授王義梔最近在視頻節目和社媒上對塔利班的評論,聲稱塔利班好比當年的「解放軍」,被美國妖魔化,卻是中國的好哥們。這位王義梔除了中國人民大學國際關係學院教授和博士生導師這個主要頭銜,還在自己的名片裡印上了歐盟「讓.莫奈講席教授」,國際事務研究所所長,歐洲問題研究中心/歐盟研究中心主任研究員、主任,國家發展與戰略研究院、重陽金融研究院高級研究員,中聯部當代世界研究中心特約研究員,察哈爾學會、春秋髮展與戰略研究院高級研究員,新疆師範大學及塔里木大學客座教授,復旦大學美國研究中心教授,中國駐歐盟使團外交官和同濟大學特聘教授等數十個「學銜」和官職。除以上印在名片上的職務和頭銜,此人還會在公眾場合隨時強調自己是「國內外知名‘一帶一路’專家」,「‘一帶一路‘最前沿的研究者和吶喊者」。

眾所周知,在中國大陸自稱是中央智囊甚至習近平總書記智囊的「專家學者」多如過江之鯽,真真假假,魚目混「珠」者眾。但用王義梔的一個博士生的話說:王教授從不用「智囊」兩個字形容自己,但他真的是深受習近平總書記的器重。他的專著《「一帶一路」:機遇與挑戰》被習近平誇獎為國內首部從國際關係角度解讀「一帶一路」的著作,為如何推進「一帶一路」提供了思路與方向。習近平親自指示,將這本書列為中宣部理論局、中組部幹部教育局向黨員幹部推薦的第十一批學習書目;並指示國家翻譯部門,將此書翻譯成多種文字廣送外國政要。

這位博士生說,他們這些身邊的人都知道,習近平曾當面親口對王義梔說過,滬寧向我推薦了你的好幾本著作,像《再造中國:領導型國家的文明擔當》、《一帶一路:中國崛起的天下擔當》、《世界是通的——「一帶一路」的邏輯》、《一帶一路:機遇與挑戰》等,都已經是我的案頭讀物了。從那以後,習總書記好幾次出訪都點名要王義梔做為重要隨員。而百度百科的相關詞條裡,也特別介紹了王義梔的「有關建議,獲得最高領導人批示」。

如此說來,這位王義梔前幾天剛剛說過的「塔利班好比當年的解放軍」,「被美國妖魔化,卻是中國的好哥們」,雖然可能不是傳達習近平總書記的原話,但至少也是精準揣摸了上意,準確地表達了一個事實:如今的阿富汗塔利班完全是百分之百地師法著當年的「中國人民解放軍」和它之前的八路軍。

我們本專欄最近一段時間的系列文章的論證核心內容,就是「大煙養活了共產黨和八路軍」。而據美國國務院曾經公布的證據:塔利班每年在非法毒品經濟中所佔的份額,在1億至4億美元之間。據美國監管機構阿富汗重建特別檢察長辦公室稱,非法毒品佔塔利班年收入的60%。

著名政評人周曉輝在他的《塔利班與中共有共性,兩者都靠鴉片發展》一文中評論說:伊斯蘭極端組織塔利班在中共的支持下,出人意料地突掌阿富汗政權後,中共媒體除了連篇累牘嘲諷美國的「敗走」外,也不再掩飾對塔利班的支持、美化和稱讚。如中共外交部發言人華春瑩稱讚「塔利班比上次執政時更加清醒和理性」;中共官媒《環球時報》總編胡錫進稱,「中共的路線確保了我們既是喀布爾的朋友,也是塔利班的朋友」;而中國國務委員兼外長王毅在8月18日同土耳其外長查武什奧盧通電話時,表示塔利班將組建一個包容性政府,「對外釋放了積極信號」。

對塔利班而言,在國際社會普遍仍就是否承認其政權抱觀望態度下,中共為其站臺確實很及時。而塔利班在擺出一副「為人民服務」的態度之際,還高調向世界表明自己與中共的親密關係。

周曉輝的文章裡引述了本月19日,塔利班發言人沙欣在接受中國環球電視網(CGTN)專訪時說過的話,塔利班成員曾多次訪問中國,塔利班與中共關係很好,未來希望中共能對建設阿富汗做出貢獻,並非常歡迎中國的投資。而此前沙欣就曾說過:「在美軍撤離後,有必要與阿富汗最大的投資者中共進行會談。」

沙欣透露出的「塔利班與中共關係很好」的信息並不出人意外,因為兩者有著不少共性,最大的一個共性是兩者都是恐怖組織,對內施行殘暴的侵犯人權的政策。只不過塔利班是被國際社會公認的,而善於偽裝、善於收買各國政要和媒體的中共還未被國際社會徹底認清。

國際社會公認,推行原教旨主義的塔利班在其短暫的幾年執政期間,犯下了燒死異教徒、屠殺老師、處決被定罪的殺人犯和通姦者、對判處犯有盜竊罪的人進行截肢等侵犯人權的行為。除此之外,他們還禁止電視、音樂及電影,不允許10歲及以上女童上學。2001年,塔利班更是不顧國際社會的強烈反對,炸毀了阿富汗中部著名的巴米揚大佛像。在「911」之後,塔利班還窩藏並拒絕交出其盟友--基地組織頭目本.拉登。

無可爭辯的事實正如周曉輝的評論文章中所說:與中共相比,塔利班、基地組織、伊斯蘭革命衛隊等恐怖組織還是小巫見大巫了。作為世界上最大恐怖組織的中共,它掌控了中國政治、經濟、能源、文化等所有的資源,不僅在國內禍害中國人,摧殘中華文化,而且綁架了全體中國人,將中共的行為方式推向世界,威脅西方民主社會,禍亂全球。其對基地組織、塔利班等恐怖組織的支持就是體現之一。

除了均是恐怖組織的共性外,塔利班和中共還有的一個共性是:兩者在最初都靠種植、販賣鴉片發展壯大。

資料顯示,目前世界上絕大多數鴉片(學名「罌粟」)和海洛因都來自阿富汗,生產和出口集中在塔利班控制區域。塔利班在20年叛亂期間,阿富汗的毒品產量激增了39倍多。按照美國國務院曾經公布的的調查內容,塔利班靠經營鴉片生意養活自己的方式,與當年中共在「根據地」靠大煙實現的「豐衣足食」的操作方式有所同,有所不同。不同的是,當年中共政權鴉片貿易中的半數左右是所謂「自產自銷」,「自產」指的是自己的軍隊直接參與種植、生產和加工;另外半數是來自民間,從1942年開始即通令「邊區」農民種植罌粟,收穫後由「邊區政府」進行「統購統銷」。

根據現在在山西檔案館仍然可以查找到的一批「忻州鴉片檔案」史料中的相關記載,當時的鴉片統購政策是冷酷的,農戶種鴉片也有任務,屬於「政治攤派」。如果完不成任務,農戶得自己拿錢買鴉片,然後再上繳。農戶去煙站出售鴉片之後換回等價貨物,沿途設有嚴格的稽查崗位,需要有許可證才能放行。

這批「忻州鴉片檔案」中有一件《36年交換許可證放行》。這件檔案的日期是「中華民國三十六年九月二十五日」,即1947年9月25日。

請讀者和聽眾們特別留意一下,這裡的日期是1947年9月,也就是所謂的「解放戰爭時期」。也就是說,中共當年在所謂的抗日「邊區」,靠經營大煙實現了所謂「豐衣足食」之後,在所謂「解放戰爭時期」的財政開支至少有一部分還是靠強征並販售鴉片支撐的。

而自從阿富汗也出了一個師法中國人民解放軍的恐怖組織塔利班之後,在任何時期都沒有靠自己軍隊的「大產生運動」種植罌粟,而是通過對自己佔領區的農民們進行鴉片作物徵稅,以及通過加工和販運間接獲利。他們向鴉片種植戶徵收10%的種植稅,將鴉片轉化為海洛因的加工廠,以及走私毒品的商人也要交稅。

而當年的中共八路軍和解放軍,對被迫種植鴉片的農民們的層層盤剝,要比如今的塔利班狠毒多了。詳細的內容,留待本專欄的下篇文章介紹。

(文章僅代表作者個人立場和觀點)

来源:自由亞洲電臺

本文短网址: 版權所有,任何形式轉載需看中國授權許可。 嚴禁建立鏡像網站。



【誠徵榮譽會員】溪流能夠匯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愛。我們向全球華人誠意徵集萬名榮譽會員:每位榮譽會員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訂閱費用,成為《看中國》網站的榮譽會員,就可以助力我們突破審查與封鎖,向至少10000位中國大陸同胞奉上獨立真實的關鍵資訊, 在危難時刻向他們發出預警,救他們於大瘟疫與其它社會危難之中。
榮譽會員


歡迎給您喜歡的作者捐助。您的愛心鼓勵就是對我們媒體的耕耘。 打賞

看完這篇文章您覺得

評論



加入看中國會員

神韻晚會
神韻作品
捐助
退党

看中國版權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

x
我們和我們的合作夥伴在我們的網站上使用Cookie等技術來個性化內容和廣告並分析我們的流量。點擊下方同意在網路上使用此技術。您要使用我們網站服務就需要接受此條款。 詳細隱私條款. 同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