習近平能善罷甘休嗎?(圖)

2021-09-25 11:30 作者: 文淵
手機版 简体 37個留言 列印 特大

習近平
胡錦濤(左)坐在習近平(右)旁邊擦臉(圖片來源:GOH CHAI HIN/Getty Images)

【看中國2021年9月25日訊】

8月29日,由臭名昭著的「五毛」、「烏有之鄉」的鐵桿毛孫李光滿所點燃的「每個人都能感受到的一場深刻的變革」,僅風光了四天就夭折了。蹊蹺的是,由中共的馴服惡犬「胡叼盤」打頭陣,對此「雄文」發難,狠批其「使用了一些誇張的語言,背離了國家的大政方針,造成了誤導。」並煞有其事地質問「在這樣的國家裡,需要搞運動式‘革命’嗎?革誰的命?」「叼盤」比翻書還快的翻臉,使國內一片錯愕和驚詫。民眾分明記得,29日正是這個「叼盤」的《環球》,奉旨跟在所有官媒的屁股後面,恭恭敬敬地在最顯著位置,也一字不差地刊載了這篇「馬列主義大字報」,難道他已忘了?當時他又在做什麼?他還要臉嗎?

對這一場鬧劇,有人認為是反映了中共高層的激烈內鬥,已到短兵相接的白熱化,其實這是極大的誤讀,是不理解中共黨內生態的西方政客們臆想的慣有思維。當今的習近平已囊括黨政軍所有大權,政治局、政治局常委會、國務院早已被習氏的各種「小組」架空、取代,而成了擺設。猶如毛當年的「文革小組」,名曰「小組」,權力卻大得無邊,凌駕於整個黨政軍公檢法之上。習又在所有要害部門都安插了其「之江新軍」的「包衣奴才」和一幫溜須拍馬的姦佞,「定於一尊」早已成了事實,又有何人敢說個不字。中國官場繼四十年之積重,已成了「無官不貪」的「分贓場」,面對習氏揮舞的「妄議中央」大棒和「反腐」的狗頭鍘,那些「不乾淨」的「元老」、政敵緊躲慢躲都來不及,又有誰傻到會把頭往他的鍘刀下塞。因而只有一個可能,即筆者曾言的「大概習氏發覺李光滿的這劑虎狼之藥太毒、太猛,已引起劇烈的社會震動和普遍的文革恐慌,再由「叼盤」銜出一副甘溫平和之方稍作中和,也未可知。」

從年初開始,習氏下大力整頓大面積衰退、險像環生的經濟,以反壟斷為名打土豪實行共產,對中國私營經濟大開殺戒。中國是有壟斷,而且是極端的壟斷實體,但並非是這些被屠戮的私營企業,而是中共控制的國企、央企,是他們壟斷了中國整個的經濟和發展命脈。中共指鹿為馬,以私營企業為反壟斷目標,實則是在掩飾用政治權力公開搶劫的土匪行徑。7月以來,又無故虐殺多個行業,幾乎一天滅一個。這一系列幾乎瘋狂失智和雜亂無章的行政干預,幾乎擊垮了市場經濟秩序。伴隨著整頓經濟,一場毫無徵兆的思想、文化、藝術、教育等精神領域的整治和打擊也全面鋪開了,整個文藝界一片風聲鶴唳,人人陷於自危。接著又居心叵測地推出新一輪「打土豪、分田地」的「三次分配」和「共同富裕」。

習氏究竟要幹什麼?整個社會一片恐慌和疑慮。對此,習氏自己大概也未必有清晰的藍圖和詳細的規劃,只是面對被自己打得稀巴爛的牌局,一籌莫展。中央財政早已入不敷出,捉襟見肘,地方債務也已高達45萬億,相當於GDP的44%,而只有一、兩個省市財政收入盈餘,其他全要靠中央撥款才能維持下去。內外交困的習氏,惶恐地感到中共的政權受到空前威脅,再不做點什麼,還真有大位不保的可能。

錢,只有盡快搶到錢,搶到一大筆錢,才能救命,用什麼方法搶則已顧不上了。於是一時渾病突發而不能自已,隨心所欲,毫不掩飾,哪裡有錢就打哪裡,看什麼不順眼,就打什麼,看似是歇斯底里的亂拳,其實都是瞄著錢去的,都是為了保權。面對主子的接連昏招和極難看的吃相,那些智庫、國師們除了奉承叫好,怎會有人敢不識相地掃他的興。

此時,李光滿的檄文適時而出,通篇是殺氣騰騰的文革思維和語言,赤裸裸地發出了閉關鎖國和二次文革的信號。這卻正對習的胃口,說出了他這個大字不識幾個的蠢貨說不出來的話,也正好給他多半年來的一系列瘋狂舉止捋出了一個理論由頭。好兆頭,於是他如獲至寶,不由分說地推了出去。習氏認定只有李光滿的這劑虎狼之藥,才能治他的心腹大患,美滋滋地等著萬民稱頌的好消息傳來。豈料服下去後這才發現太猛、太毒,立馬導致了社會的昏厥甚至休克,這才知道大事不妙,進退失據的他只好慌忙先急命「叼盤」再叼出一劑「甘溫平和之方稍作中和」。

為穩定國內各業驚慌不安的情緒,親信們只好急剎車轉彎,抹下臉來為他擦屁股。劉鶴6日緊急出面,一再賭咒發誓,中共支持民營經濟發展的「方針政策未變,將來也不會變」。覆水難收,歷史的教訓太深刻了,四九年後中共屢屢背信棄義,面對一次比一次更慘痛的傷害,民眾還敢再信嗎?於是劉鶴16日又罕見地二次出面洗地,「中國堅持鼓勵、支持、引導非公有制經濟發展的大政方針不變,並將繼續大力支持中小企業健康發展,且堅決支持民營經濟健康發展」。連被邊緣化的傀儡總理李克強也被打發出來四處滅火,近日在廣西言不由衷地說什麼「國家對包括民營企業在內的各類所有制市場主體‘一視同仁’,且‘維護公平競爭,促進更好發展’」。「狼來了」喊多了,狼真來了也不會再有人信,這些鬼話他們自己大概都不會相信。

人們沒有忘記,2018年9月12日,一個自稱是「資深金融人士」的吳小平發表了一篇題為《私營經濟已完成協助公有經濟發展應逐漸離場》的文章,向國人宣告「私營經濟」該被滅了,在國內引起軒然大波。在吳小平的眼裡,私營經濟只不過是「公有經濟」用則召來、不用則可隨時棄之的一把夜壺。包括《人民日報》在內的黨媒也曾鋪天蓋地地批其是「蠱惑人心的奇葩論調」,「是試圖否定和動搖我國社會主義基本經濟制度和經濟體制,……這無疑是逆改革開放潮流而動、企圖開歷史倒車的危險想法。」

但這又如何?批歸批,吳小平所鍾情的「一種全新形態、更加集中、更加團結、更加規模化的公私混合制經濟」,勢不可擋地滌蕩著私有經濟。中共的代表浩浩蕩蕩地開進私營企業,遍建中共分支,大批沒有任何股份的官員,成了董事會的太上皇,蠻橫地為企業決策,決定著企業的發展和前途,大口地蠶食、吞併私營經濟,這次還會有人再相信嗎?

習近平現在的「打土豪」、「公私合營」比毛時代更無恥、更流氓。當年毛搶劫時,公開亮明自己的身份,老子就是土匪,拿錢來!習氏則是一邊搶劫,殺人放火,一面還要假惺惺地安撫民眾,「皇軍不搶糧食,不燒房子」,我們是要保護你們的,在給你們建設王道樂土。

值得注意的是,李克強、劉鶴在為李光滿惹出的這股「騷」滅火,卻又絕口不提李光滿的文章,就像似乎從來就沒有發生過一樣。可以斷定,這是習氏的伏筆,對於出師不利的打臉,他不得不認慫,暫時避過鋒芒,卻是不會善罷甘休的,也絕不會懸崖勒馬,放棄這場「將蕩滌一切塵埃的深刻變革」的。李文中「向著中國共產黨的初心回歸」,「紅色回歸,英雄回歸,血色回歸。」正是他心心唸唸要做的,也一定會在今後某個適當的時機,再以另一種形式堂而皇之地再橫空而出。

請看,就在他們一邊欺騙、安撫國內民眾,一邊仍在繼續「殺富濟貧」、摧毀私營經濟的同時,又把他們的那對「鐮刀錘子」揮向港澳上空,港澳經濟頓時哀鴻遍野。

中共向香港主要地產商頒布聖旨,強令他們必須「將資源和影響力用於支持」中共的利益。換句話說,就是香港和大陸已沒有差別,並非「打土豪」、「殺富濟貧」的「法外」之地,我的「鐮刀」不吃素,掏錢吧。並以「錘子」威脅他們要「遵守國家安全法,而且更加‘愛國’」,警告他們「遊戲規則已經改變」。消息傳出,香港地產股集體暴跌,20日五大地產單日共蒸發約432億港元,平均跌幅高達10%以上。對澳門的博彩業也開始下手,中共準備由政府代表來監督賭場,推出「博彩法」以強化審查機制,引入政府代表。中共刮起的共產風,頓使澳門一片腥風血雨,6家博彩公司的股價立馬平均跌幅超過了20%,最高跌幅多達32.51%。投資者紛紛湧向賭場擠兌現金,擔心錢會被當局沒收。

至於為什麼要由「叼盤」來做這個尷尬的髒活,細品其名號就不難理解了。「叼盤」的功力正在可「叼」住來自任何方向和力度的「盤」,而且作為習氏的忠犬,本來就沒皮沒臉,也就無所謂要不要臉了。為主子的利益,連祖宗都可以賣,幹點髒活又何足挂齒。如果讓那些道貌岸然、一身盛氣凌人正氣的正經官媒們來吃這坨自己拉下的,就會髒了嘴,也抹不下這個臉,丟不起這個人,而吃腌臢貨卻正是惡犬的強項,也就非他莫屬了。

由叼盤打先鋒,也為以後處置這個奴才埋下一個伏筆。翻手是雲,覆手是雨的習氏,那一天覺得高調宣示「深刻的變革」的時機已成熟,或者覺得叼盤這個奴才已無用、甚至礙事,「叼盤」就是現成的替罪羊,卸磨殺驢借用其頭來祭旗也就是順理成章的事了。自稱飽讀詩書的叼盤必知「走狗烹」的故事,文革中毛以陳伯達、王力、關鋒、戚本禹為替罪羊的往事,想必也聽說過。難怪他對此也是心知肚明的,於是不經意地間表露了心跡,嚇得語無倫次,「想想自己這些年說過多少不嚴謹的話,想想每次台上發言時台下有多少人舉著手機錄拍……下一個社死的會不會就輪到老胡我了?想著想著我就瑟瑟發抖起來……師傅,廁所在哪?我憋不住要尿褲子了…」,連「尿褲子」也不避諱了。

習氏的倒行逆施,也終於引起了外資和外企的恐慌。他們這些經濟動物,投中共之好,在饕餮中國經濟發展的大餐中,吃得腦滿腸肥,賺得盆滿缽滿。只要能賺到超額利潤,他們可以將靈魂出賣給撒旦,也不忌諱和任何魔鬼合作,更樂意為虎作倀,賺取別人賺不到的、哪怕粘著冤魂、血淚的髒錢。不期習氏已覺「東升西降」可以「平視世界」了,中國的經濟發展再也不需要他們這些「資本主義」了,於是開始過河拆橋。習氏的這輪「革命」也即將革到他們頭上,沒有人敢保證,他不會像搶劫國內私營大佬們那樣,巧立名目,以莫須有的罪名也將他們洗劫一空。

他們中精明者在美中貿易戰開始就已布局跑路,今年以來,習近平的瘋狂,更令他們刻不容緩,外資加速外遷的潮流頻頻在中國湧現,生怕跑得慢了被割了韭菜。蘋果、英特爾、LG、諾基亞等已爭先恐後地關閉了在中國的工廠。8月30日,一汽馬自達正式退出中國汽車市場;東芝大連工廠即日停產,並將於9月30日解散,12月底關閉在華24個城市的33家工廠和研發機構,業務將全部轉往日本和越南;寧波三星重工最近也確定撤資中國……。就像張嘉譯們在全運會上高歌的那樣,帝國主義又一次夾著尾巴逃跑了,除了空空的廠房、一地雞毛,中國又多了億萬計的失業者,無疑,李光滿們還是勝利了。

近日「北京環球影城」逆勢開業了,雖是經20年項目建設和籌備運營,投入了大量前期資本,不得已而為之,但不可否認這些記吃不記打的西方資本還在豪賭,期盼著賺取最後一個銅板的僥倖。如今中國的經濟形勢已是「從資本集團向人民群眾的回歸」,「資本市場不再成為資本家一夜暴富的天堂」,而絕不是如胡錫進之流所忽悠的那樣「洋主題公園持續在中國凝聚人氣,反映的是中國社會對外部文化的開放、友好態度,反映中國的發展在心理上不是零和的獨享獨佔,而是與世界交融的過程,‘中國的對外開放越來越深,融合就是它的深度’」。他們終將會被中共扒得連內褲都不會剩下,還是再去重溫毛的《別了,司徒雷登》,一定會更有收益的。

中共四九年進城時,信誓旦旦地保證要保護和大力發展私營經濟,聲稱「私營企業與公有企業是長期並存的」,高度讚揚資本「剝削有功」。劉少奇1949年春在天津和工商界人士座談時,還親切地稱民族資本家是「自己人」。話音還未絕,才短短的四五年功夫,私營經濟就成了中共的盤中餐,被「共產」入囊中。

記住真實的歷史,才能看清真相。中共的土匪本性是永遠不會改變的,記住中共的昨天,就能理解它的今天,也就不難預測它的明天。今日的習氏又在步毛當年的後塵,在大舉收割鄧江胡時代、幾十年來用資本主義方式發展起來的經濟果實的同時,正在急轉彎下死手,要徹底斬斷改革開放以來復興中國經濟的市場經濟,即資本主義道路,並毫不猶豫地退回到毛式的社會主義。這就是他的「紅色回歸,英雄回歸,血色回歸。」,對此習氏不會收手,更不會善罷甘休,只能變本加厲,一條道走到黑。毛氏社會主義只能救中共,救獨裁,救極權,帶給人民的卻只是飢餓、赤貧、恐怖、黑暗和死亡。

如今中國的私營經濟早已是中共刀俎下的唐僧肉,正在痛苦地等待被吞下肚,至於被燉、被炒、被煮還是醃,全憑其胃口和牙爪了。阿里、騰訊等大號特肥的,已在第一波被送入了屠宰場,緊接著一批又一批待屠的「肥羊」、「肥豬」們也已排著隊,正在進入流水線。整個中國私營經濟被連根拔掉的日子不會太遠了。恭喜一尊帝,隨著毛氏社會主義的「血色回歸」,一統江湖、閉關鎖國指日可待了!

(文章僅代表作者個人立場和觀點)

来源:華夏文摘

本文短网址: 版權所有,任何形式轉載需看中國授權許可。 嚴禁建立鏡像網站。



【誠徵榮譽會員】溪流能夠匯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愛。我們向全球華人誠意徵集萬名榮譽會員:每位榮譽會員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訂閱費用,成為《看中國》網站的榮譽會員,就可以助力我們突破審查與封鎖,向至少10000位中國大陸同胞奉上獨立真實的關鍵資訊, 在危難時刻向他們發出預警,救他們於大瘟疫與其它社會危難之中。
榮譽會員


歡迎給您喜歡的作者捐助。您的愛心鼓勵就是對我們媒體的耕耘。 打賞

看完這篇文章您覺得

評論



加入看中國會員

神韻晚會
神韻作品
捐助
退党

看中國版權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

x
我們和我們的合作夥伴在我們的網站上使用Cookie等技術來個性化內容和廣告並分析我們的流量。點擊下方同意在網路上使用此技術。您要使用我們網站服務就需要接受此條款。 詳細隱私條款. 同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