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帝堯的故事】十六:帝堯奇夢 田獵講武(組圖)

2021-09-28 10:00 作者: 紫君
手機版 简体 0個留言 列印 特大

帝堯奇夢
帝堯下朝回到宮中靠在床上閉目靜思,不覺來到一個曠野之地,東面遠遠的有一個人走來,仔細一看卻是一個女子。(繪圖:Winnie Wang/看中國)

接上文:【帝堯的故事】十五:堯登大位

登基後,做了一系列安排,基本就緒。有一天,帝堯下朝回到宮中靠在床上閉目靜思,不覺來到一個曠野之地,四顧茫茫絕無房屋,亦不見有人、物,只見西面聳起一個高丘,也不知道它叫什麼名字。正在不得要領,彷彿東面遠遠的有一個人走來,仔細一看卻是一個女子,年紀不過三十歲上下,態度莊重,很像個貴族出身,覺得面善,好像在什麼地方見過的,但一時又想不起來。等她走近,帝堯就問她:「這裡是什麼地方?汝是什麼人?為什麼一個年輕女子,獨自到這曠野地方來走?」

那女子說道:「我亦不知道此地是什麼地方。我是曲阜人,是少昊金天氏的孫媳婦。我的丈夫名叫大業,我是少典氏的女兒,名字叫女華,號叫扶始,你問我做什麼?」帝堯聽了,暗想:「怪不得她看起來如此莊重,原來果然是個貴族呢!但是為什麼獨自一人來此曠野呢?」既而一想:「我自己呢,為什麼亦是獨自一人來到這裡?這裡到底是什麼地方呢?」

正在沉思之際,忽聽得後面一聲大響,慌忙回頭一看,只見一個神人從天上降下來,倏忽之間,已走到面前,向那女子扶始說道:「我是天上的白帝,我和你有緣,我要送你一個馬嘴巴的兒子呢,你可跟了我來。」說著,回轉身自向高丘上走去。這扶始本是一臉莊重態度的,給那個神人一說,不知不覺,急匆匆跟著那神人向高丘而去。帝堯看了,頗為詫異,目不轉睛的向他們看,只見那扶始走上高丘之後,忽而那神人頭上冒出無數白雲,霎時間疊韻繽紛,竟把一座高丘完全罩住,那神人和扶始,亦都隱入白雲之中。不知過了多久,那白雲漸漸飛散。帝堯再仔細看高丘之上,那神人已不知所往,只有扶始,緩緩下丘而來,看見了帝堯,不覺把臉漲得通紅。

帝堯正在詫異,忽然聽見門響,陡然驚醒,原來是做了一個夢。暗想道:「這個夢真是稀奇,莫非又是一個感生神降的異人嗎?然而感生神降的夢,是要他的母親做的,和我有什麼關係呢?要我夾雜在內,難道要我做個證人嗎?不要管他,既然有如此一個夢,我不可以不訪求訪求。好在夢中婦人說,是少昊之孫,大業之妻,號叫扶始,住在曲阜,這是很容易找尋的,現在先不與人說明,等將來查到了,再叫她來問。」想罷,就提起筆來,把這夢細細記了下來,以免遺忘,並記明是繼帝位第一年秋季下旬做的夢。

且說帝堯將農桑、教育、軍旅及時令內政四項重政,委任了各人之後,就要時時考察他們的政績。司衡羿和逢蒙負責軍事,很快訓練有了成效,就請帝堯於仲冬之月舉行檢閱,並請圍獵一次,以檢驗各將士的武藝。地點就定在霍太山北麓,那邊有山有澤,林木茂密,禽獸遍野,再合適不過。日子就定在仲冬中旬第十五日。

到了十三這一天,近畿內外的將士,領了人丁,帶了棚帳、器具、糧食等,一隊一隊的向東北而去。最後老將羿和大司農、大司徒一班文武臣子護衛著帝堯,數百輛的車子亦都接續前往。十四日午正,全都到了,各人依照各人所編定的地方支帳駐紮。帝堯和群臣的幄幕居於當中,其餘將士人民等,一層一層的環列其外。

帝堯略略休息一會,就和諸大臣出帳巡視,但見平原莽莽,萬帳棋布,一眼望不到頭。對面一帶林巒,高低不一,都有旌旗插著。大司徒契指著對帝堯道:「這裡是西門,也是正門,往南是南門,向北轉過兩個山岡,就是北門,到了東面就是東門。明日合圍,請帝從正門進去,其餘臣下從東、南、北三門進去,大約一天,就可以結束了。」帝堯道:「四面合圍,未免太不仁了,放它一面吧。」

大司徒道:「臣聽見說,古時候天子的田獵,春天叫作蔸(ㄉㄡ,dōu),是搜不孕育的禽獸的意思,所以最不多殺。夏天叫作苗,專為保護禾苗起見,所以亦不多殺。至於秋天是肅殺之氣,可以殺了。所以那時的田獵就以殺為名,叫作獮(ㄒㄧㄢˇ,xiǎn);到得冬天,萬物盡成,無所顧忌,所以田獵起來,所捉到的禽獸都可以殺,不必選擇,這個名字就叫作狩。現在正是冬令,應該用狩法,何妨一合圍呢?」

帝堯道:「這個理由,朕亦知之,不過四面合攏來,使它們無可逃避,朕總嫌它是個不仁之事,不如放開它一面吧。」群臣聽了,都感念帝堯的仁德,不再多言。

於是由司衡羿飛飭(ㄔˋ,chì)傳令,吩咐將士,將東面一門撤了。所有預定從東門進去的軍士,一半分配從南門而進,一半分配從北門而進。自此之後,天子不合圍這句話,就作為《禮經》內容,也許就是從帝堯開始的吧。

帝堯君臣繼續出帳巡視,行了數里,那時仲冬天氣,白天很短,不知不覺,已經暮色蒼茫了。帝堯等轉身回來,只見一輪明月湧上東山,照得大地如白晝一般。這時六師兵士,晚餐之後,個個休息,準備明日大顯身手,所以人數雖多,卻是一點聲息都沒有,只聽見打更擊鼓之聲而已。

到得第二天拂曉,帝堯身披甲冑,戎車之上放著一面大鼓,司衡羿立在右方,執弓挾箭,前面一張大紅旗,迎風招展。帝堯鼓聲一響,六師出動,帝車四輪展動,群臣隨著進入正門,這時天已向曙。人馬漸漸接近圍場的中心,只見前面遠山之上,人行如蟻,漸漸穿出林外,如一條黑線一般。又見近面山上有人馬,軍士在那裡奔走。又見有紅、白、青、黃各色旌旗飄揚。

遠遠望去,是麇鹿、獐子、公鹿、母鹿、獐、麂(ㄐㄧˇ,jǐ)子、狍子各種獸類,在那裡逃竄;雉、鵲、扈鴇、禿鶖、隼、雕、鷹等禽類飛騰奮迅、羽聲肅肅、鳴聲桀桀、散滿天空,在那裡奔逸;真個是非常壯觀、好看。那些圍獵的眾軍士、民眾看見了紅旗,聽見了鼓聲,知道帝堯到了,格外的起勁用力。須臾之間,風蕩雲卷,南北兩面漸漸地合攏來,帝堯在車上,只聽得虎嘯豺嗥,熊吟狼吼,和著兵士呼喊追殺之聲,真正是震動山谷。看見有猛虎被人追逐,無可逃遁,轉身撲人,人與虎格鬥的;又見有兩三個兵士,共同殺一隻熊的;又見有一個人,單獨殺兩隻赤豹的,而半空之中,箭如飛蝗,禽鳥下墜,連貫如飛星,尤其好看。獵了半日,真是風毛雨血,遮野蔽天了。

帝堯看見眾人之中,有一員小將,往來奔馳,箭無虛發,又快又準,技藝超群。便問老將羿道:「這個是什麼人?你認識嗎?」羿道:「這是逢蒙的弟子,名叫鴻超,他的射法很不錯。他從逢蒙學射不過三年,進步很快。很有古時紀昌貫虱的風格,可以算得是一個後起之秀了。」

時已下午,所有禽獸但能逃脫的,統統向東面逃去。帝堯即命羿傳令罷獵,然後徐徐向獻禽的地方而來,只見鳥獸堆積如山,陸續來獻的,絡繹不絕,帝堯仍從正門而出,回到那前一天搭帳篷的地方休息。

到了第三天,帝堯吩咐回都,六師先行,帝堯及諸大臣在後。走到一個谷口,只聽見有鳴泉汩汩之聲,帝堯向谷中一望,覺得裡面的景物非常幽雅,遂和諸臣說道:「朕等到裡面觀賞一下吧。」於是便下車來,與諸臣一同步行進去,沿著溪流,走不半里,只見半山中有清泉一道,自空中飛流噴薄而下,其色潔白如玉,滔滔向西而去。帝堯就坐在一塊石上,觀賞那飛泉。大司農道:「這個泉水名叫玉泉,可以灌田百餘頃,不但風景甚好,而且很是有益農家。」帝堯點點頭,又坐了一會,方才起身。後人因為這個谷,是唐堯所遊玩過的,所以就給它取一個名字,叫作陶唐峪,至今還在。

陶唐峪
後人因為這個谷,是唐堯所遊玩過的,所以就給它取一個名字,叫作陶唐峪,至今還在。(網絡圖片)

帝堯等繼續前行,忽然聽見前面一陣喧嚷之聲,發生了什麼事呢?

 

主要參考文獻:鐘毓龍《上古神話演義》

(待續)

来源:看中國專欄

本文短网址: 版權所有,任何形式轉載需看中國授權許可。嚴禁建立鏡像網站。



【誠徵榮譽會員】溪流能夠匯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愛。我們向全球華人誠意徵集萬名榮譽會員:每位榮譽會員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訂閱費用,成為《看中國》網站的榮譽會員,就可以助力我們突破審查與封鎖,向至少10000位中國大陸同胞奉上獨立真實的關鍵資訊, 在危難時刻向他們發出預警,救他們於大瘟疫與其它社會危難之中。
榮譽會員


歡迎給您喜歡的作者捐助。您的愛心鼓勵就是對我們媒體的耕耘。 打賞

看完這篇文章您覺得

評論



加入看中國會員

神韻晚會
神韻作品
捐助
退党

看中國版權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

x
我們和我們的合作夥伴在我們的網站上使用Cookie等技術來個性化內容和廣告並分析我們的流量。點擊下方同意在網路上使用此技術。您要使用我們網站服務就需要接受此條款。 詳細隱私條款. 同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