著名經濟學家千家駒痛述追隨共產黨的報應(組圖)

2021-10-05 19:30 作者: 金鐘
手機版 简体 2個留言 列印 特大

千家駒(右)曾任中共中央工商行政管理局副局長。圖為1936年,廣西大學教授千家駒和楊梨音結婚照。
千家駒(右)曾任中共中央工商行政管理局副局長。圖為1936年,廣西大學教授千家駒和楊梨音結婚照。(圖片來源:公有領域)

【按:多年前去世的著名經濟學家千家駒(1909年10月11日~2002年9月3日)晚年自撰年譜,秉筆直書,實事求是地記錄一生經歷與所見所聞,坦誠態度與揭露性為世所罕見。本刊主編獲贈一冊,特簡介其精華於本文,以弘揚中國傳統士人以天下為己任的崇高精神。】

中國老資格經濟學家千家駒先生在深圳謝世,那天是九月三日,也正好是他壽齡九十三歲。千家駒是中國二十世紀激進主義運動的積極參與者,十六歲就加入共產黨,二十六歲已在經濟學界享有名聲,一九四九年自香港北上,直達中共中央所在地西柏坡,周恩來和他比年齡時,才四十歲。他雖早年脫黨,但一直是中共的追隨者,他自稱是「不可救藥的馬克思主義的信徒」,是「黨的同路人」,「以民主黨派中的左派自居」。他抗戰後居港三年的一半生活費(五百元)由中共地下黨負責,四九年後享有高幹八級待遇。文革後中共還準備提升他為政協副主席,他謝卻了這享有國家領導人榮譽的職位。

16歲加入共產黨 晚年秉筆直書心路歷程

這樣一位德高望重的左派學者,卻成為中共的真正的叛逆和無情的批判者,晚年撰述的個人年譜記錄了他的心路歷程。(年譜僅贈少數友好留為紀念)

千家駒先生一九八九年赴美三年後,九三年返港,在深圳、香港定居。那時我有寄《開放雜誌》向他請教,有段時間,他還成為我們的訂戶,九五年他宣布封筆,不再為報刊寫文章。大約是九九年間,我收到千家駒先生寄來的一冊《千家駒自撰年譜》,深藍色封面,十六開精裝本,並附一信,交代作者生前不擬發表。當時,即抽空展讀,未及細閱,已發現其中有非常大膽坦白之言論,並附數十幀精美彩圖,便珍藏之。

千教授在年譜自序中表示,有朋友擬為他作傳,但見今之名人傳記「類多溢美捧場之作,不如自撰一年譜,實事求是」,記述生平與所見所聞,「秉筆直書,不為親者諱,亦不為尊者諱。年譜印成後,不公開發行,僅贈少數友好,留為紀念。」他深信在二十一世紀的中國必有實現以不說假話為榮,以不說真話為恥的一天。

現在,千教授已乘鶴歸去,介紹他這本內容浩瀚的年譜於一二,可以看到一位「平生不打謊語,不作違心之論」的正直學者的崇高人格,也可以披露若干史料秘辛。這本年譜的史料價值絕不在那些四海張揚的名流暢銷書之下。

年譜對個人家世、學歷、學術及親朋關係皆有逐年詳錄,但著墨最多的還是他與中共的關係,包括中共篡政前他參與的左派學生運動與民主黨派活動。一九三九年周恩來在桂林曾單獨約見胡愈之與他,周對他說:「不要太露鋒芒,要隱蔽些,作長期打算。」

因為當時他在廣西非常活躍,在人們眼中「我好像比共產黨還共產黨」。千家駒不隱晦中共對他的信任與他的左派立場,一九四五年他與前輩戲劇家歐陽予倩在廣西共過事,一道加入民盟。後來歐陽又加入中共,千家駒致信祝賀,歐陽回說,他的思想轉變受千家駒啟發不少。

見證中共用流氓手段消滅外資企業

上海市信大祥綢布商店掛上公私合營新店牌。
中共搞公私合營,侵吞民族資本家財產。圖為上海市信大祥綢布商店掛上公私合營新店牌。(網絡圖片)

一九四九年中共當權後,千家駒的第一個職務是中國人民銀行總行的「高等顧問」,同時兼清華、交大教授。劉少奇所謂「剝削有功論」的天津講話,他當時在場,會後,還和市長黃敬等陪劉少奇吃飯聊天。他承認,他那時思想比劉少奇還要「左」。他說劉那次天津之行,功勞很大,穩住了天津工商界,否則,不少人會逃往上海、香港。

八月間,他又陪陳雲去上海,「上海所有黨政領導都是我的老朋友老同志」,他很瞭解他們,因此,對潘漢年、楊帆「特務」案,他是不信的,他看過中共內部機密文件,該案是因為公安部長羅瑞卿給毛的報告而定的,他知道潘對中共貢獻極大,羅瑞卿所說,顯係誣陷。

中共篡政後,周恩來任命千家駒做中央直屬私營企業局(後改名為工商管理局)副局長,中財委秘書長薛暮橋任局長(掛名),當家還是千家駒,負責工商界的統戰工作,這個職位一直做到文革前夕。

年譜中談到建國初期對外資企業的處理問題,是很有趣的一段史話。蘇聯十月革命後,對外資一概沒收,引起與外國長期的外交糾紛,毛澤東採取了另一種辦法。當時,西方在華投資,英國有二億英鎊,美國二億美元,法國五千萬美元,中共對這些外企,一不沒收,二不徵用,而且不許關門,不許解雇工人,還要徵稅,但政府控制原材料,結果外企經營困難,虧損嚴重,叫苦連天,不得不甘願無條件奉送政府,如英美菸草公司即是。到五四年,外企全部被中共接管了。不欠外國一分錢,令西方各國哭笑不得。

千家駒寫到這裡,想起毛剛進北京時在香山對民主黨派頭頭的一次談話,毛談到外國承認的問題時說:「他們不承認我們,該有多好呵!不承認,我們就可以無法無天了。」千說當時以為是笑話,原來是真的,千家駒見證了中共「用流氓手段消滅外資企業」。

為反右批判章乃器而深感內疚

反右運動中,鬥爭批判
反右運動中,鬥爭批判「大右派」知識分子章乃器等人。(網絡圖片)

一九五七年的反右運動,是對千家駒與中共關係的一次大衝擊。他說,反右「是中國有史以來文字獄牽涉人數最多被害最慘的一次」,右派絕大多數是中國知識份子的精英,反右之後知識份子鴉雀無聲,說螞蟻比象大,也沒人敢說不字了。

年譜詳述了反右中的「章羅聯盟」是「天大的冤枉」,因為章伯鈞羅隆基二人在民盟中爭權勢不兩立,毛也一清二楚,為了打擊民盟而定罪。使他看到「毛澤東做事向來不擇手段,只求達到目的,心狠手辣」。民盟內的左派瘋狂批章羅,包括中共秘密黨員吳晗。

千家駒寫道「吳晗沒想到,文革中他被毛整得比章伯鈞還慘,甚至死無葬身之地,難道不是因果報應嗎?」

千家駒對自己在反右中被當作左派,也作了坦白的檢討,尤其在批判糧食部長章乃器時的表現。年譜中交待了他與章乃器多年的關係,他認為曾為救國七君子之一的章是一個極有才幹的人,但恃才傲物、剛愎自用,而且男女關係太亂。不過,反右對他的政治批判卻錯了,如章反對「脫胎換骨」的思想改造,主張工人階級也要向資產階級學習……等觀點都很有見地,而且,在壓力下不認錯,有骨氣,有自信,毛說他是「花崗岩腦袋」。千家駒說,這種知識份子的硬骨頭是值得景仰的,並對自己的批章行為感到「內疚之至」。

千家駒透露,華羅庚親自告訴他,他從美國回來,被中共追查原因,幾次檢查通不過,最後抄了別人的一份檢查,把自己臭罵一通,才過了關。

到了大躍進大飢荒時期,中國知識份子都不敢說話了,敢說的只有黨內有地位的人,於是出現了廬山會議的鬥爭,彭德懷為民請命,被打下去,千家駒寄以深切的同情。

年譜中透露,中共內部對大飢荒(一九五九到一九六二年)餓死人數,有過三次統計:六三年四月統計為一千二百萬人,六四年統計為一千七百七十萬人,六五年第三次統計為二千二百一十五萬七千餘人。這是從未見過的保密資料,筆者由此想到,鄧小平對外國人說「文革死了多少人?永遠也統計不了。」完全是騙人的大話,每次運動整了多少人,死了多少人,中共各級黨委保險櫃裡,從來都有絕密檔案。

看透毛發動文革打倒劉少奇的本質

毛澤東策劃和領導的文化大革命,使千家駒對共產黨從質疑、不滿走向徹底的幻滅。首先他從一個博古通今知識份子的立場,洞悉文革的荒謬性。他說,文革「把中國自有書契以來的一切文化,視為『封建主義文化』,把西方國家的文化名為『資產階級文化』,把蘇聯的文化名為『修正主義文化』,統統要一掃而光……」

千家駒對毛為何要打倒劉少奇的看法同我們很相近,即毛受赫魯曉夫反斯大林的影響,怕劉成赫魯曉夫第二將來反他。而毛是有帝王心態的人。千說,只有周恩來看透了毛這種性格,自知與毛的關係是君臣關係而非同志關係,呈毛的文件中,有頌周的文字,周都要劃去才上報。劉少奇則不同,千家駒寫道:

劉少奇發明了「毛澤東思想」這個新辭,造成了毛澤東在黨內神的地位,其結果是他自己被這個神所整死,這難道不是報應嗎?

(文章有刪節)

来源:開放雜誌

本文短网址: 版權所有,任何形式轉載需看中國授權許可。 嚴禁建立鏡像網站。



【誠徵榮譽會員】溪流能夠匯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愛。我們向全球華人誠意徵集萬名榮譽會員:每位榮譽會員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訂閱費用,成為《看中國》網站的榮譽會員,就可以助力我們突破審查與封鎖,向至少10000位中國大陸同胞奉上獨立真實的關鍵資訊, 在危難時刻向他們發出預警,救他們於大瘟疫與其它社會危難之中。
榮譽會員


善举如烛《看中国》与您相约(图)

看完這篇文章您覺得

評論



加入看中國會員

神韻晚會
神韻作品
捐助
退党

看中國版權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

x
我們和我們的合作夥伴在我們的網站上使用Cookie等技術來個性化內容和廣告並分析我們的流量。點擊下方同意在網路上使用此技術。您要使用我們網站服務就需要接受此條款。 詳細隱私條款. 同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