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陸年輕人「拼單接娃」火了(圖)

2021-10-15 06:16 作者: 王慧瑩
手機版 简体 0個留言 列印 特大

小孩子放學等家長接
小孩子放學等家長接(圖片來源:NOEL CELIS/AFP via Getty Images)

【看中國2021年10月15日訊】9月,全國各地迎來了開學季。開學一個多月以來,教育領域的熱點事件不斷,隨著三胎和「雙減」政策的相繼出臺,與育兒相關的配套便顯得更加重要。

坐標山西,李潔是一名雙胞胎奶爸,有兩個3歲兒子,「孩子到來那一刻,是激動幸福的」,但很快,現實並不像他想的那麼容易。

「兩個雙胞胎,上下幼兒園都需要有專人接送,確實足夠讓人頭疼」,他告訴記者。

事實上,像李潔這樣的並非個例,無論是北上廣深,還是一些二三線城市,接送孩子鐘點工的職業逐漸走俏,這項服務正在催生一個新型家政市場。

在大城市奮鬥的不止年輕人,還有一群年近半百的中年人鐘點工,他們正騎著電動車,穿梭於各個校園、家庭兩地為僱主接送小孩。

1、接小孩訂單排不過來,還有「拼單接娃」服務

接送孩子的鐘點工,算得上是一個新鮮事物,最早在大城市可以看到家政鐘點工附帶照看孩子的服務。如今在二三線城市,接送孩子的專項服務也應運而生了。

在一座三線城市的李阿姨告訴記者,自從開學以來,以及開學之前的一週,她每天的單子都排不開。這其中,大部分都是接孩子的單子。「現在每天干三四個小時,一個月下來光是接送小孩能掙6000多塊錢」,李阿姨說道。

「小區群裡最方便了,跳廣場舞的大媽,總有沒生孫輩的」,一位上海家長告訴記者。這些爺爺奶奶們會在社區群裡,通過互相介紹,瞭解到靠譜的接送阿姨。

鐘點工阿姨接送的目標對象,更多的是低齡兒童、低年級學生。

據記者瞭解,如今的「雙減」政策主要提供的是校內課後延時服務,通常是「5+2」模式,一週五天,每次2個小時。這也就意味著,學生放學的時間和其父母下班的時間線重合,而對於上有老下有小的孩子父母來說,下班回家再接孩子做飯,時間成本太高了。

「孩子餓不餓壞不知道,我們快累壞了」,一名二胎媽媽向記者講述。這並不誇張,在高度飽和的工作狀態下,年輕人想要平衡家庭和工作一直是個世紀大難題。

更重要的是,供需矛盾緊張也是一個難題。一名家政公司的工作人員告訴記者,9月開學前,一天能接到十幾個電話,都是來詢問接送孩子業務的,且都集中在下午3-6點鐘。

在上海,大多數家政公司是按著次數計價。一次按一小時計算,收費標準參照普通鐘點工。據記者瞭解,普通鐘點工是每小時30-40元,而接送孩子的鐘點工會比普通鐘點工貴一些,35-45元一次。

這其中,時間也是有明確規定的,包括鐘點工在路上以及在學校門口等候的時間。「如果遇到老師拖堂,基本也會按著商定好的費用收費」,上述家政人員告訴記者。

參考去年同期,今年接送孩子需求增大,費用也水漲船高。增幅10%左右,也就是每次多了5元錢。如果學校和家相距較遠,阿姨便可以商議收費,有的客戶還會報銷車費錢。

在需求量更大的一線城市,例如上海,還有「拼單接娃」服務。家長們可以2人或3人「拼單」,收費大致是每次40-60元,具體費用按拼單人數分攤。前提條件是,拼單的孩子們要在同一所學校,且目的地相差不遠。

與此同時,不容忽視的是,需求激增的背後,仍有很多問題是讓人擔心的。

2、「看護班」迭代升級一對一「代接」

接送孩子看似是一件簡單的事,但也有很多事情需要考慮。再加上接送的目標對象都是低齡兒童,所以客戶和接送阿姨要重視的東西有很多。安全、時間、費用等因素都要被考慮在內。

多位家長向記者表示,費用並非關鍵,最擔心的還是孩子的安全問題。「孩子年齡小,好奇心強,多動,阿姨們必須時時刻刻照看才行」。

從時間上來看,下午3-6點是用人高峰期。當孩子的放學時間遇上下班時間,人員複雜,車流密集,幼兒園小孩及低年級的學生並不好看管。

一位上海的家政公司創業老闆向記者表示,「從去年創業到現在,已經服務了200多個有接送孩子需求的家庭」,即便學校到家只有幾百米的距離,家長們也是不放心的。

「想要解決這一問題,知根知底的老人是最安全的」,一個社區裡,老人們是最容易熟絡起來的,李潔告訴記者。接送阿姨不放心也不好找,小區裡老人們組團一起去接孩子更讓人放心。

但要考慮的是,上了年紀的老年人畢竟精力有限,晚上接回家要提前做好飯,餵飯,一天至少要4小時。尤其是幼兒園的學齡前兒童,很多不會自己吃飯,經常吃不飽,下午四點多就餓了。對於年邁的老人老說,體力會跟不上。

「很多父母在上班,時間趕不上,阿姨有鑰匙,早上來餵飯送,下午先托班到5點半,阿姨做好飯再接回餵飯」,李潔提到。

相對於晚上接孩子,早上送孩子需要的時間更多,體力也更大。早上孩子睡懶覺起床難,吃飯也慢,所以早上的單並不好接,阿姨們也不願意接早上的送孩子單。要知道,早上的時間十分寶貴,都是精確到秒計算的。

實際上,如今的一對一「代接」,更像是一對多「看護班」的迭代與升級。和一對多的看護班相比,一對一「代接」阿姨的注意力更集中,對孩子安全的標準也更高,前提是阿姨需要足夠的責任心。

3、萬億規模市場,家政服務成「最缺工」職業

事實上,接送孩子鐘點工只是龐大家政市場的一個細小分支,接送孩子鐘點工的走俏,也一定程度上體現了其背後的家政市場發展潛力。

傳統意義上的家政,更偏向保姆、保潔等簡易服務,也是很多人印象中的家政。不容忽視的是,隨著市場環境和政策的變化,家政所指範圍已經從簡易服務擴展到管理,真正的家政人才缺口也越來越大。

今年上半年,「全面三孩」政策的出臺,再次加大了市場對專業家政保姆的需求。

定位北京,在美團上搜索「接送孩子」,有三十多個家政門店提供專項的接送孩子服務,價格從幾百到幾千不等。值得一提的是,美團還提供價值9.9的單次上門服務,僅限於客戶面試阿姨使用。

而在另一個分類信息網58同城上,家政業務則更加繁雜和細分。接送孩子是一項摻雜在鐘點工業務中的一項,其中還包括孩子陪護、早教啟蒙等服務,價格也是2000元-4000元不等。

記者在一名北京家政公司的朋友圈看到,該家政公司的阿姨們,正穿著統一的工作服裝,進行培訓。值得一提的是,這個家政明確表示,「家政服務員干不滿一個月沒有過節費」,這也意味著,家政行業不僅需要專業能力,更需要穩定性。

李潔告訴記者,自從得知家裡即將有一對雙胞胎時,他就一直在尋找符合心意的家政人員的路上。「前前後後找了10個家政,諮詢了很多家政公司,靠譜的阿姨實在太難找了」。

「換句話說,想要又聰明又做事的善良阿姨太難了」,李潔向記者表示。

根據艾媒諮詢的數據顯示,截至2020年,與家政行業有關的保姆數量達到3504萬,同比2019年上漲了7.1%。而中國家政行業市場規模也從2015年的2776億元增長到2020年的8782億元,同比增長約26.0%,預計到今年中國家政行業市場規模將達10149億元。

強烈的對比是,行業規模在增長,行業從業者卻始終供不應求。在今年7月份發布的《2021年二季度全國招聘「最缺工」的100個職業》榜單中,與保姆有關的家政服務員位列第9名。

事實上,一直以來,家政人員和市場的供需關係都很緊張。拿接送孩子的阿姨來講,家長們每天會在集中時間下單,很多家政公司的阿姨供應不過來,只能找來其他家政公司來幫忙。

究其原因,客戶對於從業人員的高期待和從業人員的高齡低學歷失衡,是一個重要因素。一位家長向記者講述了自己的擔憂,「這些阿姨有沒有從業資質,持證上崗的人又有多少,都是我們作為客戶不能明確知道的信息」。

另一方面,為彌補家政人才的缺口,作為培養人才的重要陣地,全國各大高校已經開始設立家政學專業,涉及本科、碩士及博士學位。今年9月,浙江樹人大學招收了30名首屆家政學本科生。

樹人大學校方公開表示:不是培養保姆,而是培養家政行業的高級研究人才、高級管理人才和高級服務人才。值得一提的是,家政學專業並採用博士的導師制,每名導師帶5名學生。

除了浙江,今年河北師範大學更增添了家政學碩士的學位授權點,這是第一個對此專業進行獨立設置學位授權點的學校。

不難看出,接送孩子服務的走俏,正是契合了目前忙於工作的家長們的需求。老齡化速度加快、生育政策放寬及人民生活水平的提高,也成為了家政市場擴大的助推器。

但在市場需求不斷增大的同時,孩子的安全問題,從業人員的服務質量、行業制度的規範化和標準化,是更應該考慮在前面的事項。

原題目:新型家政市場催生拼單接娃

(文章僅代表作者個人立場和觀點)

来源:Tech星球

本文短网址: 版權所有,任何形式轉載需看中國授權許可。 嚴禁建立鏡像網站。



【誠徵榮譽會員】溪流能夠匯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愛。我們向全球華人誠意徵集萬名榮譽會員:每位榮譽會員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訂閱費用,成為《看中國》網站的榮譽會員,就可以助力我們突破審查與封鎖,向至少10000位中國大陸同胞奉上獨立真實的關鍵資訊, 在危難時刻向他們發出預警,救他們於大瘟疫與其它社會危難之中。
榮譽會員


歡迎給您喜歡的作者捐助。您的愛心鼓勵就是對我們媒體的耕耘。 打賞

看完這篇文章您覺得

評論



加入看中國會員

神韻晚會
神韻作品
捐助
退党

看中國版權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

x
我們和我們的合作夥伴在我們的網站上使用Cookie等技術來個性化內容和廣告並分析我們的流量。點擊下方同意在網路上使用此技術。您要使用我們網站服務就需要接受此條款。 詳細隱私條款. 同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