冥冥之中有定數 女子夢中看見一生命運(圖)


韋氏女在出嫁前,早就透過夢境知道自己未來要嫁的人,以及日後的命運將如何。
韋氏女在出嫁前,早就透過夢境知道自己未來要嫁的人,以及日後的命運將如何。(繪圖:志清/看中國)

唐朝時在京城長安,有戶姓韋的人家,女兒漸漸長大成人,轉眼之間,已經17歲了,那個時候,這麼大的姑娘,就該是婚嫁的年齡了。她母親時刻把女兒的婚事放在心上。可是,這位母親卻沒有料想到,原來自己的女兒老早就透過夢境,預先知道自己未來要嫁給誰了。

一天,母親把她喊過來,對她說:「有個叫裴爽的秀才,看中了你,想聘你為妻,你意下如何?」女兒聽完,笑了笑說:「這個人不是我命中的丈夫。」母親見女兒這樣說,也就當真了,並將這話牢牢記在了心裡。

沒想到,打這以後,裴家的媒人天天往韋家跑,向他們介紹裴家的家境,誇讚裴秀才的人口才學,導致韋氏全家都非常羡慕,希望這一門親事能夠成功。但由於韋女堅決不同意,這件事最終沒有結果。

時間在不知不覺中過了一年。一天,母親又對女兒說:「有個叫王悟的人,是前任京兆府參軍。京兆府司隸張審約,是你的舅舅,就是他做媒,為姓王的說合,想聘你為妻。」女兒聽後,也不多說,只是搖搖頭說:「不是這個人。」母親急了,接著說:「是你舅舅做媒,他對我們家是瞭解的,對王家也瞭解,他的話總不會假吧。一方是他的親戚,一方是他的同僚,他是掂量了才開這個口的。」不管母親怎樣勸說,韋女就是不答應。這件事又沒有結果。

又過了兩年,韋女已經是二十歲的大姑娘了,這個時候,有個叫張楚金的進士來向她求婚。母親急忙告訴女兒,女兒笑著說:「我的丈夫正是這個人。」母親趕忙出去答應提親的人。於是抓緊時間,選擇吉日良辰,舉行婚嫁之禮。母親終於了卻一樁心事。

結婚之後,母親詢問女兒是如何知道張楚金就是命裡的丈夫。韋氏女說:「這是我從夢中得知的。從夢裡,我已知道我這一輩子的命運,還不單單是要嫁給楚金這件事。給你說說吧:十五歲那年,我做了一個夢,夢到我二十歲時嫁給清河縣的張楚金為妻。所以,對從前所有提親的人,我一概回絕。」

母親這才恍然大悟。女兒接著說:「楚金以尚書的身份,統領揚州兵馬,在任七年,然後被朝廷賜死,全家亦被牽連而抄斬。到時只會剩下我和新娶的兒媳婦,被官府押至宮內為奴婢。在宮內,粗茶淡飯,活計繁重,整整要幹十八年。十八年後,蒙皇上天恩,下詔赦免,出得宮門。中午接到詔書,因處理完一些雜事,到太陽快落出時才出得宮門。和兒媳一起,渡過一條河,天完全黑下來時才到達河岸。下得岸來,四周漆黑一團,分不清東西南北,也不知道往何方投身。想著這些年所遭的苦難,以及眼下這種走投無路的處境,禁不住和兒媳在這荒野的灘頭上抱頭痛哭。哭過之後,我們兩人強打精神,互相壯膽,互相勉勵,說:『這個地方不能久呆,應該馬上過河。』於是,我們就估摸著向南邊趟水過去。到達對岸,走了幾百步的樣子,隱約看到一座頹敗的里坊,斷牆殘壁,一點聲息都沒有。

我們壯著膽子從西門進去,沿著沒有完全倒下來的牆根向北走,繞到了東邊。東邊是一座大房子,大門敞開,杳無人聲,我們走了進去。來到裡面的門前,發現它已破損,而且沒有遮擋,我們繼續朝裡面走。到了裡邊,當面是一堵大屏風,繞過屏風,境界大開。只見一個寬敞的大庭院,四邊是宛曲的回廊環繞。對面,是一間大客廳,門已上鎖。堂前的臺階下面,有四株大櫻桃樹。這時,月亮已出,使的櫻桃樹更顯的濃蔭婆娑。枝頭上花兒正開,與月色相映,影影綽綽,真是美極了。院子裡月光滿地,一點聲息都沒有。這時好像沒有人住,是一座空房子。我和兒媳想在這兒過一度,也不知該向誰說一聲。無奈,我倆只好睡在屋簷下的臺階上。

沒睡下一會兒,就聽到有腳步聲。我們急忙爬起來一看,原來是一個守夜的老頭子。他走近我們,責怪道:『你們是什麼人?夜深人靜,敢私闖民宅!』我趕緊將自己的身世和遭遇對他講了一遍,並懇求他讓我們在這兒過一夜,天明再去趕路。老頭子這才答應,慢慢吞吞地走進裡屋。

不一會兒,又聽到西邊走廊上響起了腳步聲,聲音輕快清脆。我們起來一看,只見一個年輕的小夥子正朝這邊走來。他一邊走,一邊大聲斥責,說我們不該進來,而且高喊守夜的那老頭,要他把我們趕走,怎麼求他都不中用。我傷心的哭訴自己不幸的身世。那小夥子聽後,低著頭匆匆走開了。沒過多久,只見他穿著白衣白鞋走了出來。來到我倆身邊,走下臺階,跪在地上。一邊拜一邊抽泣著說:『我就是張尚書的侄兒子。』說完這句話,像是止不住似的放聲大哭起來,說:『這裡遭難後,親戚流散,彼此沒有任何音信,也無處可以打聽。沒想到阿母阿嫂今天回來了,這真像是從天而降。還望阿母阿嫂恕小侄唐突魯莽之罪。』我此時恍恍忽忽,如在夢中,也分不清眼前的情況。只聽到侄兒還在說:『這就是過去的老屋,大廳裡鎖著的都是過去的舊家什。』他一邊哭一邊打開門鎖,帶我們進去看。走進廳堂,發現裡面的東西和擺設是那麼熟悉,和以前幾乎一模一樣。我這才意識到,我回到自己的家裡了。」

女兒將夢講完,母親大為驚異。說:「從前,我經常聽人說,一個人的命好命不好,都是前世定好的。但做夢知道自己一生的命運,倒還沒有聽說過。做夢難道就真的那麼靈嗎?看你以後的經歷,是不是和夢到的一樣。」

不久,張楚金被授予揚州兵馬指揮之職。到唐中宗神龍年間,徐敬業在揚州興兵,討伐武則天,不久兵敗。張楚金被牽連,為朝廷賜死,全家抄斬,只有他的妻子和兒媳倖免,被罰為奴,到皇宮服役十八年。直到武則天一次慶壽,大郝天下,這些因抄家籍沒奴的人被免去苦役,放還老家。張妻午時接到詔書,打點行裝,正要出門時,被宮中太監總管留住吃飯。等吃完飯,從宮裡出來,太陽快要落山了。其後兩個女人在河邊抱頭痛哭,高卷褲腿,戰戰兢兢的趟水的情景,和韋女的夢沒有任何差別。就連投宿破敗的莊園,原來就是自己的家等具體細節,也都一模一樣。

看完這個故事,讓人想到:人的命運真的是由相關的高級生命根據人的福份、惡業的大小等因素,來進行安排的,很多事情就包括其中的細節在內,也都是有安排的,是上天在事先早就定好的。否則韋氏女也不可能在夢中見到神對自己一生命運的安排。

責任編輯:衍淡

本文短网址: 版權所有,任何形式轉載需看中國授權許可。 嚴禁建立鏡像網站。



【誠徵榮譽會員】溪流能夠匯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愛。我們向全球華人誠意徵集萬名榮譽會員:每位榮譽會員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訂閱費用,成為《看中國》網站的榮譽會員,就可以助力我們突破審查與封鎖,向至少10000位中國大陸同胞奉上獨立真實的關鍵資訊, 在危難時刻向他們發出預警,救他們於大瘟疫與其它社會危難之中。
榮譽會員


歡迎給您喜歡的作者捐助。您的愛心鼓勵就是對我們媒體的耕耘。 打賞

看完這篇文章您覺得

評論



加入看中國會員

神韻晚會
神韻作品
捐助
退党

看中國版權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

x
我們和我們的合作夥伴在我們的網站上使用Cookie等技術來個性化內容和廣告並分析我們的流量。點擊下方同意在網路上使用此技術。您要使用我們網站服務就需要接受此條款。 詳細隱私條款. 同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