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房地產的真實情況(九)(圖)

2021-12-29 09:37 作者: 郭軍
手機版 简体 0個留言 列印 特大

北京
北京(圖片來源:NOEL CELIS/AFP via Getty Images)

【看中國2021年12月29日訊】(接上文九、李克強的同事、「狗熊」三姐夫

孔子的五常就是仁義禮智信,是中國人的基本素質,沒有了五常,就不是正常的人,不是中國人。五常要求人們動腦子,不能人云亦云,也不能凡事都對著幹。比如說「三百六十行,行行出狀元」。這句話就脫離了時代,許多職業都消失了,別說出狀元了。我們報社80年代行政處有訂票員這個職業,因為那時候火車票非常緊張,飛機票根本沒有,有也買不起,有也不賣,那是政治待遇,幹部待遇,不到一定的級別,沒有資格坐飛機。起碼正處級,還要有公函,師出有名。我雖然是記者,但是一直到90年代,才第一次坐飛機。那是到了體育部,國家體委體育科研所的學者李力研是山西人,他聯繫我們幾個記者去山西長治他老家報導當地少年體校包括摔跤隊。我們坐的飛機還是蘇聯的小飛機,特別顛簸,忽上忽下,老感覺要摔到地上。後來全面開放,中國人才坐上了西方國家的大飛機好飛機,才出現了中國人出國旅遊的熱潮。中國共產黨的回報則是隱瞞疫情,害死無數人。那次採訪,看到許多小姑娘練摔跤,因為總是兩個人摟抱在一起,頭部互相摩擦,耳朵都幾乎蹭沒了,就剩下一個小肉球,還是覺得很恐怖的。這種鏡頭中央電視臺轉播比賽是不會讓觀眾看到的。李力研原來是兵乓球遠動員,幾年後心臟病猝死。其實他比我還小1歲。死的時候也就40歲。那次我們還去了五臺山,看到了毛澤東當年路過五臺山,在那個廟裡抽籤算卦,居住的房子。

我作為群工部記者,經常要出差,要到全國各地去採訪,調查讀者反映的問題和冤屈。不能老批評北京市,因為他們是地頭蛇,會經常上門反擊,告狀。惹不起。比如,我有一次寫稿子批評通縣教育局和縣團委為白血病患兒號召捐款,收了錢沒有全部給白血病患兒的家長,而是另有安排。題目叫《愛心怎被風吹皺?》。事情屬實,但是教育局和團縣委告到北京市委副書記李志堅那裡,說這筆錢給另外的病兒用了,也應該。李志堅就聯繫報社,不答應。

當時,主管我們的副總編輯是馬役軍,他後來調到國家發改委的《中國改革報》任黨組書記總編輯社長。他跟我說:「不管對錯,這事我們就不跟他們糾纏了。你也不用管了。我另外解決。」他又找了一個記者去了趟通縣,給他們寫了一篇表揚稿。李志堅後來調到國家體育總局當副局長。他這樣的去管體育了,中國共產黨就是這樣荒唐。90年代的團中央書記劉鵬調到四川當省委副書記之後,再回到北京,當國家體育總局局長,一直到退休。領導了北京奧運會。所以體育一直是中國共產黨的政治工具,全世界必須抵制北京冬季奧運會!

我那時候盼著出差採訪,又怕出差,因為首先要到行政處訂票員那裡訂票。每次都是小心翼翼去申請,幾天後接到電話,或者自己找上門去拿票。那個辦公室永遠煙霧騰騰,看不清人,這屋子裡有幾個煙鬼。訂票員柳東發2006年以後和我都住在湖光中街2號院子,已經半身不遂了。80年代他們特別凶,對我們永遠鐵青著臉,話裡帶刺兒。經常訓我們。可見這個職業的厲害。

北京大學是正部級機構,校長和國務院總理提名任命的教育部部長一個級別。團委書記是司局級,類似軍隊的師長,所以李克強是從團委書記的職務平調團中央書記處書記,這個群眾組織的級別是正部級。書記至少是正局級,第一書記是正部級。北京大學的機構類似於一個省政府、省委,所以服務機構也很牛。團委書記、今天的總理李克強也要出差,也要回安徽探親啊。肯定學校的訂票員就更牛逼。所以,化學系也有自己的訂票員,就是我的第二個姐夫王長路。他的家在北京站附近,而且他從小就在道上混。進過局子(拘留所),結交三教九流,起碼能胡吹亂侃,能騙人。也確實能買到火車票。當然老百姓自己也能買到票,那是站票。連座位都沒有。那個時候火車的速度很慢,一小時幾十公里,走走停停,一開就是一天一夜,一個車廂擠上去200多人,人挨人,上廁所都去不了,去了還要等上很長時間。特別受罪。訂票好的是臥鋪,起碼是有座位。

他的本職工作是化學實驗室實驗員,但是後來訂票員的工作可能就成了主要工作。老在社會上混,加上原來就喜歡騙,就會出事兒。最初是騙我三姐,說他還在什麼電影裡面扮演了什麼角色。那時候也沒有攝製基地,沒有橫店,沒有懷柔攝影棚,也沒有群眾演員,也沒有王寶強們,我們信以為真。

1999年以後,我被中國青年報打成待崗職工,對親戚們就關注少了,自顧不暇!反正是他出了事兒,被開除了,進了監獄還是拘留所。好在此前學校分房子,他們先是得到了一間很大的平房,後來交了平房,又給了一個二居室。北京大學畢竟享受的國家投資很多,財大氣粗,所以員工的住房就好,就有。不像我老婆所在的北京西單商場,上千名員工,分到房子的員工不足10%,絕大部分一輩子白干。這個商場90年代成了上市公司,有股票,但是那也沒用。我老婆今天要是不住我的房子,她就要向河北一帶流竄,因為3000多元的退休金,全花了也只能在市區租合住的單元中的一個房間。一個二居室起碼5000元。

王長路喜歡喝酒,喝醉了就罵人,家裡雞犬不寧。出來後沒了工作,開過出租,自己買過車,又賣了,老喝酒,也不能開車。基本上就沒有了收入。

三姐的女兒2005年結了婚,小時候改為姓王,叫王晶。這也是張守孟後來不滿意不出大錢的理由,說改姓應該找他商量。

王晶大專畢業,和同學結了婚,這個同學是杭州人。父親是房地產商人,但是應該是最次最小最先破產的房地產商人。因為他兩個兒子,大兒子在北京,那時候和王晶都在肯德基當服務員。要是真正的房地產商人,怎麼會讓兒子幹這種工作?沒地位,也沒錢。他們結婚買的是二居室就在北四環路邊上。好位置。但是男方的媽說錢不是給的,是借的,後來就老催著大兒子夫妻還錢,要給小兒子辦婚事,買房子。無奈之下,王晶他們就賣了二居室,還了錢,剩下的錢買了一個一居室。現在是三口人,一個男孩兒。肯定很逼仄。習近平最近號召生三胎,他們這家子估計不會積極行動。

我三姐也騙了我幾回。先是男方的爸爸來北京,讓我們幾家都去捧場,都花錢買了禮物,一二百元吧。我那時待崗,一個月1000元工資。所以這筆錢就很心疼。第二次是辦婚禮,我們出了份子,參加了婚禮,是在西單附近的一個教堂。500元錢份子錢。那時候青年體育報垮了,我完全待崗,只有基本工資,連1000元的「校對費」也沒了。三姐說:婚禮之後,男方還要在杭州辦第二次婚禮,到時候邀請我去玩兒。我待崗,閑得要命。很期盼。可是後來她說:「你和老婆已經辦理了離婚手續,去了不吉利,不能去。」我就空歡喜一場。

這場婚禮有錄像,後來還給張守孟看。當時我大姐二姐和我,我前妻是和三姐的兒子王兵等幾個孩子坐一桌。張守孟看錄像都提出了意見:「你們是貴客,不應該坐在孩子們的桌上啊,應該和男方的家長坐在一起。」

而且,我大姐在飯桌上說了三姐不好的話,王兵就說:「誰對我媽不好,我就對誰不客氣。」我也沒說什麼,說了那天就可能打起來。

第二個孩子結婚,就是她和王長路的兒子王兵結婚,三姐又打電話讓我去。我在電話中罵了她一頓:「不去。上次你就騙了我,這次別想再騙我。」她多少年也不來我家一次,每次聯繫我就是讓我出錢。

王兵技校畢業,自然沒有好工作,在他姐姐的婚禮上,我們見到了他的女友。一個河南人。好像與許家印的老家不遠。都是中部偏南。比他大兩歲。長相一般,據說家裡是軍隊的幹部。我覺得可能是,但是級別不會高。他們是網上認識的,結了婚,在外邊租的房子。後來女方家裡出錢在北京的東南方向,也屬於通州區的位置買了房子。好像是次渠。那個地方是我二姐插隊的地方,地勢低窪,盛產水稻。很好吃。印象裡和著名的天津小站稻差不多。1980年我調到公用局工程公司挖溝,勞動科科長也敲了我一筆竹槓——要給一袋好米。就是北方出產的大米。南方米就是袁隆平的高產大米,特別難吃,沒人要。我父親在次渠有學生,給弄來一袋大米。100斤。自由市場有賣的,價格是60多元,相當於1個半月的工資。中國的大米都是使用麻袋裝,不像美國,主要使用紙袋子,所以中國的糧食是大包裝。那時候還沒有取消領票,還是憑著糧食本買米,好大米只有國慶節和春節每人供應2斤。現在次渠也成了商品房小區,所以習近平現在問「糧食怎麼辦」也沒用,中國人下一步就要挨餓。

現在海外的自媒體老是抬高鄧小平,大罵習近平。罵習近平沒錯,但是誇鄧小平也不應該,計畫生育就是鄧小平搞的,傷了中國的元氣,估計永遠緩不過來了,將來就是滅亡,至少是衰敗。歷史上的大國強國墨西哥,現在衰落了,生活水平不行,國土面積也減少一半以上。估計100年之後,中國就是第二個墨西哥。

計畫生育,獨生子女帶來了很多的社會問題。許多人們根本沒有意識到,因為海外自媒體主持人不受這個苦,也就沒有體會。沒有感覺。獨生子女使得家長很難教育孩子。特別是北京的孩子,特別是男孩。我三個外甥,都是初中畢業,考不上高中,只能上技校。而且兩個進了監獄,也不是政治犯,而是經濟犯罪。前兩年我才得知王兵也被判了刑,詐騙犯。出來後老實多了。他老婆圖的就是他的北京市戶口,所以也不會因為他犯罪而離婚。刑滿釋放還能回到北京,還是北京市戶口,這一點,中國共產黨有進步!80年代,白寶山被判刑,在新疆服刑,回來不給上北京市戶口。工作、生活都沒辦法。他就搶瞭解放軍哨兵的自動步槍,殺了很多人。最後費了很大的勁才破案。槍斃了他。他很孝順,抓他的時候,老母親在現場,怕嚇著母親,就沒拿出床底下的槍反抗。

王兵長大後,結婚前就看不上他爸爸,就不在家裡住。後來買了房子,就更不和他爸爸來往了。他爸爸也沒有收入,怎麼活著?三姐是跟著兒子過,或者去廟裡住,她信佛了。

王長路的二居室在北京大學附近,這裡都是高收入人群,是租房子的黃金地段,租金是全市最高的,與市中心差不多,但是市中心主要是平房,樓房少。樓房的租金才會高,平房租金上不去。所以王長路肯定是靠出租房子活著。他的房子能租七八千元。或者全出租,自己搬出去再花點錢租房。或者與租戶合住。

李克強在兩會上說中國多少人月收入不足1000元。像王長路這種情況,沒有一分錢收入,政府統計局最多是按照三姐的退休金,兩個人平均,算1000多元的收入。實際上,三姐不會給他錢,有錢只會幫襯兒子。所以,中國人的生活是非常複雜的,就是李克強總理也搞不懂。也說明房地產是非常複雜的問題,不是僅僅與經濟增長,經濟成分掛鉤。

三個外甥,最終都是和外地人結婚。因為他們還有北京市戶口。因為計畫生育,中國男女比例嚴重失調,男人比女人多幾千萬。而且女人進入更年期後就完全喪失了生育能力,只能是統計學上的一個數字,沒有任何實際意義。所以中國男人與育齡婦女的比例更加懸殊。女人又喜歡往大城市、首都跑,所以中小城市、縣城、廣大的農村就更是光棍遍地。人煙滅絕應該是大趨勢和現狀。

(文章僅代表作者個人立場和觀點)

来源:看中國專欄

本文短网址: 版權所有,任何形式轉載需看中國授權許可。 嚴禁建立鏡像網站。



【誠徵榮譽會員】溪流能夠匯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愛。我們向全球華人誠意徵集萬名榮譽會員:每位榮譽會員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訂閱費用,成為《看中國》網站的榮譽會員,就可以助力我們突破審查與封鎖,向至少10000位中國大陸同胞奉上獨立真實的關鍵資訊, 在危難時刻向他們發出預警,救他們於大瘟疫與其它社會危難之中。
榮譽會員


善举如烛《看中国》与您相约(图)

看完這篇文章您覺得

評論



加入看中國會員

神韻晚會
神韻作品
捐助
退党

看中國版權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

x
我們和我們的合作夥伴在我們的網站上使用Cookie等技術來個性化內容和廣告並分析我們的流量。點擊下方同意在網路上使用此技術。您要使用我們網站服務就需要接受此條款。 詳細隱私條款. 同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