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道無親 生死由命不得含糊(圖)

2022-05-15 08:30 作者: 曉淨
手機版 简体 0個留言 列印 特大

瘟疫是上天的安排,瘟疫中人生死皆有定數
瘟疫是上天的安排,瘟疫中人生死皆有定數。(圖片來源:Adobe stock)

疫情肆虐、天災人禍不斷,再加上亞太局勢緊張,國際間的軍事結盟已成常態,歲月靜好如此遙不可及,太平時光看來也只不過是一種嚮望而已。然而,身處同一世代的我們,與死神的距離都一樣近嗎?

要從中華神傳文化智慧來看,萬事萬物都蘊藏著人眼所不可見的因由,死神名單可真是含糊不得;以下兩則故事中可見,無論顯達貧富,神的揀選分毫不差。

身首異處七日再復活

唐時,武將朱泚作亂時,在長安巷弄裡流傳著這樣一件事,大夥津津熱道。李太尉(軍事最高將領)麾下有一士卒,為亂兵所殺,慘死並身首異處。令人驚異的是,他七日後卻復活了,身體無恙如常,只是稍稍感覺到頭顱骨有些硬、咽喉處也比以往更為硬實,而原來刀傷的部位稍有些癢而已,令人百思不得其解。

該士卒行走也沒受到什麼影響,經旁人攙扶回到家後,妻兒十分驚訝,原本不是說他已經身首異處,如今怎麼就好端端的回到家門口,一點都看不出來呢?他也就娓娓道出來龍去脈。

士卒向家人說道,當他慘死之際,一點都沒有痛楚的知覺,既沒有身首異處的感覺,心中也沒掛念家鄉妻兒;只是清楚知道自己被趕入一座城門,而跟我依樣被趕進城門的還有其他已死的士兵好幾千人。

我們都被帶至城東面後,有一大官署在那,又見一名身著綠衣的長官倚靠在桌邊,並對我們這群士兵依序一一點名。才剛叫到我時,他馬上核對著名錄,以苛責嚴厲的口吻說道:「不合來!」,意思是來錯了,這不是我該來的地方。

綠衣長吏隨即喝斥左右,命他們速速讓我返回到陽間,絕不可耽誤時間;此時,一冥司拿著如同胳膊一樣長的桑木棍,木棍還削的十分光滑,牽著我的頭身斷裂處,就用這支桑木從腦門釘入我咽喉之處。一會不到的時間,我就感覺回到陽間了,又重見日月,絲毫不感覺到痛。

妻兒聽完後實在好奇,就掀看其夫頭頸處,還攏起約有一寸多高,而且隱約可見其皮下的桑木紋路,實在是非比尋常,旁人查看後還說形容這隱約可見的桑木紋路是粉黛色的。多年後,該士卒已分派到守清將軍麾下,多方核實後得知他名為耿皓,這時他已是七十多歲的老夫了,可還是身強體壯,一人可抵多個武夫;守清特別把他叫來面前,為的就是要當面親看其頭頸複合之處。(出自《太平廣記李太尉軍士》)

唐玄宗女婿也難逃死劫

唐開元五年春,專責觀測天象運行的司天監發現目前的天象正預示著將會有一場大災難,並確切得知將會有三十位大人物在同一天內無故身亡,而那年新科進士也正好是三十名,著實引人聯想,不巧其中一名進士正好是公主的夫婿李蒙。

司天監以此悄悄的稟報了唐玄宗,玄宗得知後甚為憂慮,也就悄悄的叮囑了公主,但又不方便說出真正的原委,就只叮囑公主要把駙馬爺好好的留守在家中,任何的宴會、大型活動都不要露面參加。這既已再三叮囑,應該就萬無一失了。

不過,一日公主家附近舉辦了大型的音樂饗宴,江河上樂聲飄飄;一船一船連結在一起,又正逢曲江漲潮大水之際,新科進士們都在江邊,才正準備登上船遊江。而公主家就位在離江邊不遠處的昭國,夫婿李蒙在家中耳聞悠揚樂聲、歡聲笑語不斷,又得知同榜登科的進士們都聚集在江邊正準備乘船遊江呢…實在是耐不住性子,一馬就跳過家院門牆,和新科進士們會面後還真的就一同登上船了。

上船才不一會的時間,船駛向江心,不久連船帶人全都覆沒在江濤之中、不見蹤跡;三十名進士無一生還,樂師、歌女和船工也都罹難。

責任編輯:李雲飛 来源:看中國

本文短网址: 版權所有,任何形式轉載需看中國授權許可。嚴禁建立鏡像網站。



【誠徵榮譽會員】溪流能夠匯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愛。我們向全球華人誠意徵集萬名榮譽會員:每位榮譽會員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訂閱費用,成為《看中國》網站的榮譽會員,就可以助力我們突破審查與封鎖,向至少10000位中國大陸同胞奉上獨立真實的關鍵資訊, 在危難時刻向他們發出預警,救他們於大瘟疫與其它社會危難之中。
榮譽會員


善举如烛《看中国》与您相约(图)

看完這篇文章您覺得

評論



加入看中國會員

神韻晚會
神韻作品
捐助
退党

看中國版權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

x
我們和我們的合作夥伴在我們的網站上使用Cookie等技術來個性化內容和廣告並分析我們的流量。點擊下方同意在網路上使用此技術。您要使用我們網站服務就需要接受此條款。 詳細隱私條款. 同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