驚爆「鐵鏈女」們的屍體堵塞了河流(組圖)

2022-08-16 08:40 作者: 楊浩
手機版 简体 24個留言 列印 特大

鐵鏈女
小花梅(左)和鐵鏈女被江蘇省當局認定是同一人。(圖片來源:推特圖片)

【看中國2022年8月16日訊】(看中國記者楊浩採訪報導)首發「小花梅舅舅否認鐵鏈女是小花梅」視頻的前媒體人士趙蘭健先生已輾轉來到了美國,他為何去拜訪小花梅舅舅?鐵鏈女現狀如何?中國拐賣婦女為何如此猖狂?為此,《看中國》採訪了趙蘭健。以下是採訪內容。

曾在多家知名雜誌做記者、主編和副總

記者:趙先生好,請你先自我介紹一下嗎?

趙蘭健我叫趙蘭健,在1996年年底的時候就到北京工作,一直是在多家知名的雜誌做記者、主編和副總,一直工作到2014年,我就離開了整個媒體的環節。就一直在國外,做一些自己喜歡做的事,體育運動啊,或者是一些田野調查呀,2019年回國。

決定去雲南怒江 在生活裡踐行自己

記者:是什麼動力使你去雲南採訪小花梅的舅舅?

趙蘭健:有幾個因素吧。其一,像我這個人一直是屬於叛逆心理比較強的人,我從事記者行業10幾年的過程裡,一直都是在思想上,在採訪的題材上,跟整個社會大的環境是有一點衝突的。那麼這些衝突呢,是因為有了微信之後,大家交流的途徑更加便捷了,那更容易通過一句話或者是一個轉發,反映自己內心的想法。我在2022年的中國新年,就和幾個微信群裡的老朋友有了一些價值觀的衝突,比較嚴重,當然都不是個人利益的衝突而是社會觀點的衝突。

我當時也看了很多有關鐵鏈女這樣的視頻,內心觸動比較大。我認為現代公民的最主要的一個動作是在生活裡去踐行自己。那麼我就放棄和其他網友的一些觀念的衝突,就走入到生活當中,決定去雲南的怒江,去尋找小花梅的舅舅以及其他的走私人口家庭,我要去見證這些。

小花梅舅舅
小花梅的舅舅指著「鐵鏈女」的照片不斷搖頭。(視頻截圖)

遭受不同省警察國保的「關照」

記者:你向官方提交視頻舉報後,官方對你都做了什麼?

趙蘭健:我最早的時候是把這個視頻發布在新浪微博上,由於我新浪微博10幾年沒有用,粉絲量非常少,我認識很多大V和社會的一些名人,有文化界的,演藝界的。我把這個視頻轉給他們,私信轉給他們,然後我也給他們打電話,但是呢沒有人轉發。在這個情況下,新浪又把我的視頻刪除了。刪除之後,有一些熱心的網友把這個視頻釋放到海內外,尤其有一些海外的媒體關注的時候,那麼增加了這個視頻的瀏覽量和可信度。

但是在此時,我也遭受了不同省的警察還有國保的「關照」,因為我把這個視頻上傳到新浪網之後,有關國保和警察部門就找到了我,這個視頻被刪除了。警察和國保勒令我不許寫有關方面的文章和發表有關照片。那麼我也遵守了國保和警察部門對我的要求。

在一段時間的沉默之後,我認為這個事情還可以向國保和警察申請,我說我不把這個視頻釋放到民間的網際網路上,我可以把這個視頻傳送給國家有關的執法機關。在他們同意的情況下,我才把它遞送給公安部還有最高檢,江蘇省檢察院,江蘇省公安廳以及徐州市公安局。

大概沒有多久我遞送出去之後,4月中旬的時候,徐州的公安局的三位刑警就到我的駐地特意為此事對我做了一整天的調查,只有徐州的這份警察的調查是給了我一個手續。其他的有5、6次吧,都沒有給我任何手續,也不允許我找律師,也不允許我對外釋放,那麼我接到電話就更多了。我接到有關方面電話的提醒,說你要對你自己的言行負責不要因為發布這個視頻造成誤會。其實就是一種嚴重的警告了。這些電話都是勒令禁止我不許去說,對自己的語言和自己的動作負責,說了很多恐嚇的話。

其實我全部的行為,我認為都是很單純,也是很簡單的、非常透明的。 我對每一個環節所闡述的全部的內容,僅僅是我自己的一個生命體驗,或者是一段真實的描述而已。

我必定不是一個犯罪份子,那個給死刑犯的那種鐵椅子上,這都是我人生以來的第一次,以前從來沒有遇到過這樣的情況,那麼心裏頭當然也是很恐懼了。因為這些恐懼是來自於那個烏衣給鐵鏈女送了一束花,然後就被先後抓起來兩次,第一次還有動手的行為;第二次抓起來之後,沒有任何合法的手續,給她關了8個月。這些傳到我耳朵裡的時候,我肯定是非常緊張了。

警察在審問我的時候,我都是積極配合他們,對我所有的調查,我都是如實去跟他們說的。那麼至於讓我坐鐵凳子啊,那麼沉的一個鐵凳子,還要把腿都卡在裡面,當然警示我的成分非常嚴重。

其實對我影響最大的是這些國保和警察部門,他們搶走了我的手機,然後把我的手機又未經我允許的情況下,拷貝了全部的數據。這個行為呢,侵犯性非常強。因為手機這樣的個人隱私,甚至我的銀行的密碼,股票的密碼,所有的密碼都在裡面。 沒有經過我同意就破解了我手機。這樣的行為太超乎我的意料了,我認為要是拿我手機的話,至少是應該有一個什麼法院,檢察院的一個文件甚至公安局的文件。但是所有的文件都沒有,就把我手機拿走了,然後又不如實告訴我,是欺騙了我,把手機拿走,黑暗的破解了我手機的全部的密碼,考走了我的文件。當然這裡面有一個重要的文件,被國保所發現了,之前記者採訪我的時候,我對這一個環節我只做了保留。

我採訪過某國的競選總統的某位議員,有兩位人士都是國際上知名的人士,我原來是計畫利用我採訪他們的合影照片,通過國際社會的呼籲,然後把西班牙語的媒體和英語的媒體以及華語的媒體都倡導起來共同關注這件事,讓國際的名流去關注和聲討鐵鏈女這樣的一個悲慘的事件。

那麼我的這兩張照片,被國保所發現了,詳細的問了我這兩張照片的背景,後來勒令我,不可以把這個事情和鐵鏈女做關聯,我說我總得要有發聲的途徑啊,這是我人生成長歷程,他們是我的朋友,我相信我跟他們在國際社會中呼籲鐵鏈女這件事情的時候,他們一定會對我做出相應的回應。國保部門他們就非常不同意,說如果你要這麼做,你就會給你自己找麻煩,你很有可能會因為翻牆和境外媒體採訪,違反侵犯了治安管理處罰條例,至少是可以給我拘留。如果要是有出賣國家機密這樣的情況,或者是損害國家政府形象的情況甚至都有可能給我判刑。說如果其它的處置方法不能處理我的情況下,還可以有權利監控我。那麼我就沒有辦法再出國了,(也就沒做)。

小花梅、鐵鏈女或者是李瑩案件不是個案 背景是徐州30多年拐賣人口黑色產業鏈

記者:你認為為什麼官方不承認鐵鏈女是被拐走的四川女孩李瑩?

趙蘭健:因為我想這要是一個個案的話,可能呢官方就不會發布5次公報了。小花梅以及鐵鏈女或者是李瑩這個案件的背景,是中國江蘇徐州在80年代至今都有的大量的拐賣人口。在當地被拐賣,過去它不是一個個案,它是一個普遍的,是當地所具有的一個黑暗的現象。

據官方的一些新聞媒體報導,1986年到1989年,僅僅幾年的時間在徐州就發現了有48,500名被拐賣的婦女,這應該是當時的公安人員,打擊拐賣人口統計出來的數據。是過去新聞發布的數據。

它是一個長達幾十年的,一直都存在的黑色產業鏈。是在90年代,通過一些自媒體,一些零散的這種網際網路的信息,發布出來的一些消息。

當地有好多被拐賣的女人,他們想要逃離江蘇徐州這個黑暗的地方,從村莊往外逃,但是逃不出來。有一段時間,江蘇徐州當地,隔幾天就會有一具女屍出現,隔幾天就會有一個被拐賣的女人送命,甚至有一段時間女屍太多了把當地的一條河都已經給堵塞了。所以這個小花梅也好,鐵鏈女也好,其他失蹤在這裡的女孩子也好,它不是一個個案,而且不是1、2年是持續了差不多30多年。

原來是在網際網路上有零散的這些信息存在,隨著鐵鏈女事件的發酵,那些信息又被網友所統計出來,但是現在在網際網路上也不一定能找到這些信息了。在2022年的二三月份還有。

可能是有一些信息已經被清除掉了,就像唐山的雷霆風暴一樣,最後體現出來的並不是打擊犯罪份子,而是在網上消除一些傳言,或者是一些議論紛紛。那麼據我觀察,網際網路上有關鐵鏈女的一些信息,被刪除的比較多,對徐州一帶,過去發生的那些女人失蹤逃亡的命案,這樣的傳言在網上現在也找不到了。

我曾經是在幾個尋找鐵鏈女和小花梅這樣的網友群裡。在3、4月份差不多有20個這樣的群。有一萬熱衷關心鐵鏈女的網友信息互動,但是這些微信群,在4、5月份的時候,大部分都已經被封殺掉了。現在可能還有幾個吧,大家在裡面也不敢說話,甚至有一些談到什麼李瑩啊,什麼鐵鏈女啊,整個的微信群的賬號就會被封掉了。在2、3月我份,是關注鐵鏈女最高潮的一個時間段,那個時候網際網路的點擊率就達到了幾百億啊,中國才有10億人。那麼之後呢,這些信息在網上就逐漸被清洗掉了。

央視透露視頻信息:鐵鏈女在精神病院呼喊「放我走吧放我走吧」

記者:鐵鏈女現在在哪裡?你有他的最新消息嗎?

趙蘭健:應該在網上沒有最新的消息吧。她被抓進去精神病院,最後的一個信息是中央電視臺給她透露出來的一點視頻信息,當時鐵鏈女在呼喊,「放我走吧放我走吧」,這個網友都有見證。那麼我呢也一直在關心鐵鏈女的近況。我在4月份,徐州的三位刑警在對我調查之後,我特意詢問了鐵鏈女的情況,她究竟現在是有自由的還是沒自由的?她的生命和健康都如何?那3個刑警都以這個保密的原因,說不能給我透露更多。但是我猜想,可能還是在徐州的那個精神病院。但是精神病院它是封閉的,究竟這個鐵鏈女在這個精神病院裡會發生什麼,是全國網友所擔憂的也是關注的。但是我們卻沒有一絲辦法,你想那個女網友去給鐵鏈女去送一束鮮花,都要抓進去關8個月,一點聲音都沒有了,這是一份遺憾吧。

鐵鏈女事件 黑不可測

記者:你認為中共官方會公布與鐵鏈女有關的所有真相嗎?

趙蘭健:我認為很難。如果要是能公布,官方就不會出現5份自相矛盾的結論了。政府公報,那麼如果最終鐵鏈女會有一個真相出來的話,那是大家的一種期盼,但我也不一定看好,因為我設身處地去想,我進入怒江所做的這些行為,去見小花梅的舅舅,經歷了一個月的歷程,拿到了這樣的一點證據,我認為國家的政府部門或者是公安部門,如果要是有一些誠意的話,他們應該給我一些肯定而不是去讓警察或者國保去嚇唬我、恐嚇我、禁止我。

這樣的一個客觀的證據,能被網友所識別,難道就不能被國家的執法機關所識別嗎?

那至於這個事件為什麼還沒有一些進展?那只能去思考背後是不是有更黑暗的東西在裡面。那麼這個黑暗是什麼呢?可以昨天還有一個網友給我發了一個公開信,他是這麼寫的:他說勸江蘇徐州的反人類集團,盡快投降。那麼這也是網友的一個呼聲了,他們認為在鐵鏈女這個事件當中,一定是有一些黑不可測的東西在裡面,至於是一個小區域的腐敗,還是一個中區域的腐敗,還是一個大區域的腐敗,這個只能是等待後期的進展。

如果要通過鐵鏈女這一個點的介入去揭露那種龐大的面,意味著至少是徐州這一帶,在幾十年之內政府還有婦聯,還有公安,公檢法一切環節機制都淪喪了。那麼這些龐大的,恐怖的涉及的面以及縱觀的歷史至少是從86年以後到現在,一些政府相關人員包括政府的形象,政府會認為這是一個非常恐怖的事情,所以就會去打壓這個事情的真相的呈現。鐵鏈女這樣的事情,稍微有一點智商的人都能知道,它背後龐大的陰暗的環節是有多複雜。

全國各地現刺激刑事案件 國家現有管理體製出現了問題

記者:能否談一下造成中國大陸眾多鐵鏈女現象的深層原因?

趙蘭健:這半年在中國有好幾件令人驚心動魄很刺激的刑事案件,包括唐山、徐州包括其它的地方。那麼最後都是以聲音的禁止而收場。再就沒有下一步。那麼,當有一個個案的時候,可能是一個局域的問題,當全國各地出現了若干刑事案件,這些刑事案件又被廣為關注,廣為質疑的時候,我們的確也應該思考一下,這是不是我們國家的現有的管理體製出現了問題。

来源:看中國

本文短网址: 版權所有,任何形式轉載需看中國授權許可。嚴禁建立鏡像網站。



【誠徵榮譽會員】溪流能夠匯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愛。我們向全球華人誠意徵集萬名榮譽會員:每位榮譽會員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訂閱費用,成為《看中國》網站的榮譽會員,就可以助力我們突破審查與封鎖,向至少10000位中國大陸同胞奉上獨立真實的關鍵資訊, 在危難時刻向他們發出預警,救他們於大瘟疫與其它社會危難之中。
榮譽會員


善举如烛《看中国》与您相约(图)

看完這篇文章您覺得

評論



加入看中國會員

神韻作品
捐助
退党

看中國版權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

x
我們和我們的合作夥伴在我們的網站上使用Cookie等技術來個性化內容和廣告並分析我們的流量。點擊下方同意在網路上使用此技術。您要使用我們網站服務就需要接受此條款。 詳細隱私條款. 同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