杨建利:他们“代表”了什么?

2012-03-13 18:58 作者: 杨建利

手机版 正体 4个留言 打印 特大

两会”作为表面上的重要“民主”程序,无论如何每年总要开上一次,其时,高官、名人、富翁、媒体云集,总会向社会释放出一些平时不容易得到的信息,因此,在政治高度不透明的中国,即使多数时间里“两会”都只是在走乏味的程序,还是会吸引中外各界的关注,关注者试图通过对“两会”信息的解读,形成有关中国政治、政策的判断。

但是,上有党中央的坚强领导,下有代表委员们对媒体的警觉和躲避,十几天的会议期间,我们很难看到高官对焦点事件的认真回应,很难看到代表、委员们对公共政治的辩论,不过,这不表明“两会”没有看点。

我倒是觉得,今年的“两会”,一开始就充满了有趣的看点,尤其是两会的娱乐性之强更胜以往。

首先是浙江女代表、女委员的不务正业可谓举世罕见。这些花着巨额公款到北京“参政议政”的代表、委员们,集体定制旗袍,在京城上演所谓“华装风采”的旗袍秀。穿衣带帽个人所好,代表、委员们穿不穿旗袍,本只是自家事,但三十名代表、委员集体穿旗袍高调亮相北京,并于会议期间到“百年旗袍展”的开幕式上走红毯,这肯定不只是个人小事了。代表、委员们可以辩解说这是会外活动,开会也要有休息的时间,利用业余时间推广旗袍,展示东方美有何不可。我不相信这30位年龄各异的代表、委员穿上旗袍会比服装模特好看,但我相信代表、委员集体亮相的广告效应却不是一般模特可比,那么,这“百年旗袍展”是全国人大、中央政府的决策还是商业运作的结果呢?如果是一种商业性行为,那么,以代表、委员身份为商业性活动站台,可谓荒唐;如果是政府行为,为何只有浙江的女代表、委员参加?但不管怎么说吧,“百年旗袍展”的这一广告策划的确给力,已经成功地吸引了人们的眼球,甚至使人们忘记了这些女代表、委员们所为何来。也许,原本她们就不为什么而来,她们不来议政,不来为民众代言,而只是到人民大会堂来秀一把,露个脸,同样是秀,哪儿秀不是秀呢!如此想来,“百年旗袍展”的地毯走秀可以说正是这些模特代表们的拿手好戏了,仔细想来,帮着卖旗袍比在大会堂里开会睡觉其实还稍有价值些,而且代表、委员们还能赚套量身定做、价格不菲的旗袍穿回家。

两会期间,一个叫李小琳的人,她最为引人注目的身份不是政协委员,而是李鹏之女、中电公司董事长。此女想象力十分惊人,呈交提案要求加强道德建设,具体设想是给每位公民建立一份道德档案,以此来约束大家。如果李委员的提议获得通过,这可谓在道德史上开天辟地的创新之举,只是不知道中电公司是否会赞助这一项目所需的巨额资金。作为六四屠夫李鹏的后代,不知李小琳愿不愿意为李鹏建一份道德档案,愿不愿意为自己、为其官商通吃的兄弟们建一份财产档案并向社会公开!一个靠建立在最不道德的政治屠杀之上形成的特权家族的成员,竟然要求以道德的名义约束大家,是对对道德二字的最大嘲弄。

每年的两会,不能说没有建设性的提案,不能说所有的代表委员都只会作秀、睡大觉、说胡话,但每年的两会,李小琳、申纪兰、倪萍、毛新宇这种一开会就说胡话,甚至根本就不说话的代表、委员们,人数实在太多了。我相信,他们从来都没有认真想过人民代表、政协委员这些概念原本的含义,也不去了解他们所代表的“人民”希望他们在会议上说些什么。因此,人们也不希望他们能够履行什么代表、委员的职责,谁都知道他们的代表、委员是怎么当上的,除了省级人大、橡皮图章之下的“间接选举”举手者之外,没有任何人投过他们的票。

理论上说,中国的人大选举制度是直接选举和间接选举的结合,县级以下人大代表直选,再由被“直选”出的代表选举出上一级代表,这样一级一级选上去,最后产生全国最高权力机关的代表,可是,代表的提名,从最底层开始,主要由政党和人民团体提名,这就决定了代表候选人主要是中国共产党及其八个民主党派“支部”以及完全受中国共产党领导的人民团体的“代表”,虽然十名以上选民或代表提出的候选人人选理论上也可以参加选举,但在实际选举过程中,这些被称作独立的公民,如孙文广、曹天、李承鹏、刘萍等,每每遭受打压,随时有失去人身自由的危险,就连当选最基层人大代表的可能性也几乎不存在。

政协委员的产生则完全排除了民众参与选举的可能,其产生程序是由个党派、人民团体、无党派人士(这是一个具有中国特色的钦定小团体人士,完全不等同于不参加任何党派的一般公民)、各界别协商提出,由中共党委经综合平衡,与推荐方协商形成名单,再经政协主席会议同意后,由政协常委会协商决定。与人大代表的产生过程不同,政协委员的产生不经过选举程序,而主要由中共党委“协商”决定,这使政协委员作为议员的代表性从根本上就不存在了。

权力的来源决定了权力的性质,既然人大代表、政协委员的产生是由党来领导、选择和操控的,那么,代表、委员们在京开会期间,想到的主要就是讨好领导,想到的是走秀、说胡话,说废话、吃吃喝喝睡大觉,而不会想到“选民”。但每一次两会的召开,李小琳、毛新宇、申纪兰、倪萍等完全不具备在这一层次上议政的资格和能力的弱智花瓶的大量存在和表演,还是让人们对中国人大、政协的本质看得更清楚,这些代表、委员不代表任何选民,而只代表自己向领导表示驯服、献媚、品位低下,代表自己的私利,代表其“不代表”的本质属性,而敢说几句真话的代表、委员,反而是其中的少数和异数了。

(文章仅代表作者个人立场和观点)



【诚征荣誉会员】溪流能够汇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爱。我们向全球华人诚意征集万名荣誉会员:每位荣誉会员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订阅费用($68美元/年),成为《看中国》网站的荣誉会员,就可以助力我们突破审查与封锁,向至少10000位中国大陆同胞奉上独立真实的关键资讯,在危难时刻向他们发出预警,救他们于大瘟疫与其它社会危难之中。

欢迎给您喜欢的作者捐助。您的爱心鼓励就是对我们媒体的耕耘。 打赏

看完这篇文章您觉得

评论


退党


神韻晚會

看中国版权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

x
我们和我们的合作伙伴在我们的网站上使用Cookie等技术来个性化内容和广告,提供社交媒体功能并分析我们的流量。 点击下方同意在网络上使用此技术。您要使用我们网站服务就需要接受此条款。 详细隐私条款. 接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