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武】从重庆女警被“黑打”想起的

2013-01-04 20:44 作者: 文武

手机版 正体 3个留言 打印 特大

最近大陆网络媒体报道,重庆一位女警察自述被“黑打”往事时说:

这几天,我看到媒体对重庆的过去,报道越来越多。作为亲历者,我觉得比较接近真实。以后,我希望媒体的报道多告诉读者,重庆的过去为什么会那样?

90年代初,大学毕业后,我一直在(重庆)公安系统工作。……

我没想到的是,专案组在知道我是警察后,很亢奋,态度立转,要我承认是A的保护伞。……

其间,专案组成员向我透露,领导的意思是,必须查出问题才能放我出去。如果我没有问题,也必须检举出我领导的问题才能出去。

接下来,专案组采用各种手段对我进行折磨。同一个问题他们反复讯问,动不动就训斥、辱骂,让我神思恍惚、生不如死。再就是思想折磨,看守我的武警和民警都视我为敌人,眼里充满了鄙视,讯问之外,不会和我讲半句话,更不许我看书写信。……

接下来,是更大的梦魇。很快,我被刑事拘留,羁押在大竹林打黑基地,漫长而残酷的审讯又开始了。…..
专案组不死心,继续提讯。他们让我坐老虎凳,把我的手脚固定住。我的那个房间是密封的,在里面我没有时间观念,也分不清白天黑夜。老虎凳坐久了,我的腿肿得像水桶,他们还要我戴脚镣。那时天冷,鞋穿不了只有打赤脚。手肿了,也要戴手铐,手铐勒进了我手腕。……

专案组民警给我下最后通牒:“我们最后给你一次机会,你必须检举揭发你们领导!否则,你自己在劫难逃,不管你有罪无罪,你也别想出去了,我们可以定你参加黑社会,检察院不批捕你,我们可以劳教你”。
他这话没说几天,重庆市劳教委员会以参加黑社会性质组织罪处以我劳教两年。当天我被送往重庆市女子劳教所。……

即使到了劳教所,我依然没有换来安宁。

期间,专案组以诈骗罪等各种罪名又来提讯我,……。

在劳教所,专案组提讯我多少次,我记不清了。

大概一个月后,专案组民警又来劳教所提讯我。他说:“今天我们最后一次来找你,你必须配合,尽快说出你向谁行贿,否则按领导的意思你就要政治归零、经济归零、感情归零。”
我问怎么个归零?

他说:“开除党籍,开除公职,离婚。如果你不离婚,我们马上去查你丈夫,不相信他经得起折腾。”……
,另外就算法院宣判你无罪,离开劳教所,我们依旧会采取其他手段让你失去自由,撤不撤诉,你自己要想清楚。

在愤怒、屈辱、无奈中,我撤诉了。同日,专案组为我办理了所外执行,我离开了劳教所。……

后来她的丈夫还是与她离婚了。

以上是这位女警察自述的节选,她现在是回到家里了,好象也正常上班了。可是就是这样她也没有明白,是谁欺负了她,为什么会欺负她,怎么样以后再不被欺负?

这些问题不仅她没有明白,很多的中国人现在也没有搞明白,一个所谓的社会主义国家,一个所谓的人民当家作主的国度,人民怎么会这样容易被欺负,怎么这么容易被迫害呢?

参与迫害的人,参与犯罪的人也都是中国人,当他正常生活的时候,他与普通的中国人一样,过着正常人的生活,可是一旦进入人与人之间迫害的怪圈,这些人就不是人,就变成了鬼,变成了禽兽。

中共在发动文化大革命的时候,把不明真相的学生给煽动起来,搞所谓的又红又专的无产阶级文化运动,打倒一切封建的东西、一切资产阶级的东西,以阶级斗争为纲,抡起阶级的大棒,不分青红皂白,只需造反派的一句话,说打倒谁就打倒谁,说批斗谁就批斗谁,说把谁弄死就把谁弄死,视人的生命如草芥,杀个人象踩死一个蚂蚁一样容易。人的生命根本就得到保障,就算当时所谓的国家主席,所谓的十大元帅,只要碰到枪口上,非死即伤,人人自危,人人自保,父母、兄弟可以互相揭发,夫妻可以反目,正常社会人的伦理道德全部丧尽。只剩下听天由命,谁能活下来算谁的命大。

中共这样搞下去,最后发现,再玩下去,中共自己就要玩完了,这个时候,中共又跑出来说,文化大革命是错误的,是一小撮人搞的,把所谓的四人帮给抓起来,然后又弄个打倒四人帮的运动,把中国人迫害了一圈,回过头来,中共自己不下台,不承担迫害中国人的罪责,反而摇身一变,成了中国人民的大救星。象一群强盗,跑到村子里来,把村里的钱财给抢了,还杀了好多人,折腾了一阵子,可是发现没有人种地了,没有粮食了,中共自己也得饿死了,没有办法,又做做样子,让村里的人去种地,目的是种出来的粮食好养活它们。

今天的情况就是这样的,中国人民好不容易,辛辛苦苦做了三十来年的事情,本以为可以太平无事吧,可是中共一看,有得吃、有得喝了,自己没有什么事了,如是,又开始欺负中国人民来了。

因为中共就是流氓,中共是不可能安居乐业的。没过多长时间中共又发动了一场迫害中国信仰群众的运动,大肆抓捕、镇压、迫害修炼法轮功群众的运动。中共为了迫害法轮功修炼者,动用了全国的力量,把人民辛辛苦苦挣来的钱,拿来用到迫害人民的身上。

这其中,中共警察起到了急先锋的作用。

警察本来是人民的警察,本应该保护人民的,可是中共的警察不是这样的,它不是保护人民,而是保护中共,是中共的看家狗。中共叫它咬谁它就咬谁,根本不去管你违法、没违法,有病、还是没病,是老人、还是孩子,只要中共叫它去咬、它就去咬,就这样在中共的指使下,有多少法轮功修炼群众被中共活活迫害致死,甚至有多少法轮功学员被中共活活摘取器官而身亡,如此令人发指的暴行,只有中共及其帮凶才能做得出来了,只有魔鬼才能做得出来。

所有那些冲在前面迫害群众的警察们,其实最后遭罪的却是迫害者本人,却是这些警察自己。

就象当年冲在前面搞文化大革命的所谓四人帮一样,结果被迫害的却是四人帮自己,中共绝对不会保护任何一个中国人,中共只会通过挑起中国人之间的迫害,从而达到害死所有中国人的目地,中共来中国的目地就是来消灭中国人来的。

今天这个重庆女警察的自述,也证明了这一点。

有多少警察,在中共指使迫害中国群众的过程中,当了急先锋,对中国民众大打出手,它们在迫害中国民众的时候,根本就不管什么道德,根本就不管什么良心,根本就不管什么法律,当它在酷刑折磨中国民众的时候,它当时可能也想不起自己来,只是唯中共的话是从,麻木的执行着所谓上级的指示,其结果,是这些警察不断的在犯罪,不断的在断送这些警察们的前途。

时至今日,中共所有的警察,现在该是清醒的时候了,该是猛醒的时候了,该是想一想自己是谁的时候了,该是想想自己还有父母兄弟还有妻子儿女的时候了,当你麻木执行中共指令的时候,你该想想该不该去执行的时候了,该去想想法律是什么的时候了。

更应该想想彻底脱离中共的时候了,更应该知道该是回到人民中来的时候了。

 

文武
2013-1-3

(文章仅代表作者个人立场和观点)

欢迎给您喜欢的作者捐助。您的爱心鼓励就是对我们媒体的耕耘。 打赏

看完这篇文章您觉得

评论



看中国版权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