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义之财不可取!贪财短命,恶报难逃

2017-12-10 09:30 作者: 程实

手机版 正体 0个留言 打印 特大

宋朝,福唐地方有个章思文,家中累代穷困。到了自己这一代,更加窘迫。章思文看到别人过着灯红酒绿、轻裘肥马的生活,心中非常羡慕,整天绞尽脑汁,想方设法要发横财。

后来,章思文在秀州华亭县,谋得一个职务,但是油水不多,生活仍然没有什么起色。当时,有一个叫武士元的人,在华亭县盐场做监官,由于政府实行盐铁官营的政策,不准私人卖盐,因此许多盐贩子,就想办法贿赂盐官,取得经营执照。武士元自然不放过捞钱的机会,他接受盐贩子的巨额贿金,私卖执照,对那些无照贩盐的商人,则派人四处追捕,有钱交来,就准予释放。无钱的人,则被打伤或者关进牢狱。那些贩盐商人,宁愿倾家荡产,也不愿受牢狱之灾,这样一来,武士元的收入,就非常可观了。

章思文见武士元财源滚滚,心里羡慕极了,就通过关系,与武士元结成一伙。而武士元也愿意在县政府中找个助手,遇事有个商量。这样,章思文出谋划策,武士元就派人执行。两个人狼狈为奸,共同搜刮钱财,所得利润四六分成。当时武士元还在任上,不敢把大批金银财宝偷运回家,也不敢把它留在自己住所,因怕强盗来抢劫,他就将钱财寄在章思文那里,准备等卸任后再运回家去。武士元十分相信章思文,把金银放在他那里,觉得很保险。

一年之后,武士元任职期满,要到别处去做官。临行前,武士元到童思文处取金银财宝。

章思文却变了脸,说:“你这个人,也忒好笑,怎么平白无故到我这里拿什么金银?如果你没钱回家,我倒可以看在朋友面上借点给你。”武士元一听,气得暴跳如雷,一定要他交出。章思文说:“你有金银在我这里,请拿出凭据来看。”

武士元一听这话,惊得打跌。当初,他把金银寄存在章思文处时,本想要他开寄存单,但是章思文说:开个单子,易露马脚,不如不开好。况且是朋友,开不开都无所谓。武士元听他说得有点道理,又怕章思文说自己不信任他,就没有坚持开寄存单。现在,章思文要武士元拿凭据出来,他如何拿得出?这是一件你知我知的事情,不能告官,所以,武士元只得忍气吞声,愤愤而归。

武士元回到家中,想到自己几年的积蓄,一下子被别人侵吞,气得病倒在床,没几天,竟吐血而死。

这个贪官,其实也是死有余辜!

章思文听到武士元死了,心花怒放。他把大量的金银财宝,起运回家,广买良田,兴造楼台,蓄养妻妾。不满意的是,他竟没有儿子,想到财产没有人继承,不禁忧心如焚。但是,他老婆的肚子就是不争气,他的小妾也一样,要么不见肚子大起来,要么生下一男半女,往往不满三朝就死了。

这样一年又一年,章思文老了,但生儿子的雄心壮志还没有减退。当他年届六十岁时,还作最后的拼搏,娶了一个年轻姑娘。一年之后,这个姑娘倒也风光,产下一个男孩。章思文高兴坏了,大宴宾客。这个孩子体质虚弱,三天一小病,五天一大病,章思文花钱如流水,为他治病,但没有多大效果。虽然孩子多病,但是缓慢地成长着。章思文为他差不多花光了钱财,看着他长大,心中也着实高兴。

到了六七岁,这孩子仍然是个病根子。章思文虽然号称巨富,经过这样的折腾,家底渐渐空了,生活用度方面,已现窘相。不过,有一个儿子在,他不致于伤心,而是充满希望。不幸的是,他儿子又得了一场大病,这次再没有恢复过来,同以前那些孩子一样,死掉了。章思文悲痛欲绝,恨不得自己代他去死。他备好棺材,用成人之礼,来安葬他这个儿子。

盖棺的时候,章思文还舍不得,一定要再看一看他!但是,这一看非同小可!众人扶着他来到棺材边,他揭开盖面的布,看到的不是他儿子的面孔,而是武士元的面孔!武士元怒目圆睁,头发直立,面孔狰狞,似乎要扑向章思文!章思文大叫一声,立刻惊悸过去,不省人事。众人赶忙扶他离开。

章思文不到一个月,也病死了。到他临死之日,家产差不多全花光了。他的妻妾们,互相争权夺利,谁也顾不得去埋葬章思文……

正是:

天理至公至正,
贪官休得狂混;
神会摆平一切,
小心尔等狗命!

(事据清代《宋稗类钞》)



【诚征荣誉会员】溪流能够汇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爱。我们向全球华人诚意征集万名荣誉会员:每位荣誉会员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订阅费用($68美元/年),成为《看中国》网站的荣誉会员,就可以助力我们突破审查与封锁,向至少10000位中国大陆同胞奉上独立真实的关键资讯,在危难时刻向他们发出预警,救他们于大瘟疫与其它社会危难之中。

欢迎给您喜欢的作者捐助。您的爱心鼓励就是对我们媒体的耕耘。 打赏

看完这篇文章您觉得

评论



退党

看中国版权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

x
我们和我们的合作伙伴在我们的网站上使用Cookie等技术来个性化内容和广告,提供社交媒体功能并分析我们的流量。 点击下方同意在网络上使用此技术。您要使用我们网站服务就需要接受此条款。 详细隐私条款. 接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