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宋紫凤专栏】谭德塞反水 韩正上黑名单 谁还在做梦!(图)

2020-06-19 15:36 作者: 宋紫凤

手机版 正体 4个留言 打印 特大

中共 韩正 谭德塞
中共体制的绞肉机本质决定,即便是体制内的自己人,也向来少有善终。(图片来源:Feng Li/Getty Images)

【看中国2020年6月18日讯】岳飞有句名言“文臣不爱钱,武臣不惜死,天下太平矣。”八百多年后的红朝大员们,却是不论文武,既爱钱又怕死,一朝的官作到这个份上,可谓前无古人。而这个天下乱到什么程度也就可想而知。满朝文武藏绿卡,半壁江山养红颜,是对红朝官场的生动描述,想来多数的官场中人也的确就想这样悠哉的终了一生。但是中共体制的绞肉机本质决定,即便是体制内的自己人,也向来少有善终。所以既爱钱又怕死的体制内官员们却随时面对要钱还是要命的终极决择,而给他出难题的偏偏就是他所为之卖命的党。在要钱还是要命这种大是大非的问题上,相信他们每个人都会毫不犹豫的保命为先。然而对照他们的所为,却发现,虽然多数人心里想的是要命,干的事却是末路狂奔,唯求速死。

所以然者,我想无非出于两种原因。一种是基于过一天算一天的末日心态,更懒得去思考要钱还是要命之类的烧脑问题。另一种则是自作聪明,打着既要钱又要命的算盘,最后人才两空。所以,相对而言,世卫谭德塞倒是更聪明一些。

自从川普(特朗普)宣布停止援助世卫后,世卫被世界晾在了一边。不过,近日谭德塞反水一事让世卫再次被聚焦。相关新闻中说,6月8日,世卫组织召开记者会,《中国日报》(China Daily)记者就中共发布的防疫白皮书,问世卫组织有何评论。按套路,这类问题抛出,就是等着谭德塞高调赞扬,给党媒提供抄作素材,好拿回国高调报道,成为大国战疫受到国际肯定的明证。但这一次,谭德塞的表现出人意外,先是迟疑数秒毫无反应,然后示意旁边的助手来回答问题。助手不咸不淡的说了一堆,总归一句:目前要专注于阻止疫情恶化,而对于中共的防疫白皮书,只字未提。

这是疫情以来,谭德塞第一次没有再为中共唱赞歌。——不知道体制内官员们除了绿卡与红颜外,是否注意到了发生在十万八千里外的这一幕。

众所周知,美国作为世卫最大援助方,仅以去年为例提供给世卫的资金就高达四亿美元。但谭德塞能够坐上世卫总干事的位置,则是借力于中共。《星期日泰晤士报》专栏作家瑞贝卡・梅尔斯(Rebecca Myers)曾撰文说,一些外交官告诉她,2017年谭德塞竞选WHO总干事时,中国(中共)极其卖力地为其助选,还运用灰色资金,以争取更多的发展中国家支持谭德塞当选。——这就是为什么谭德塞作为世卫总干事,对中共言听计从的原因。

然而,自川普4月份宣布终止对世卫的援助后,这迎头一盆冷水让谭德塞的头脑从高烧状态有所降温。又经过两个月的冷却后,才有了6月8号世卫记者会上的这一幕。想来,谭德塞大概是想明白了一个问题。虽然中共能把他扶上世卫第一把交椅,但美国的参与才是世卫组织具有实际意义的关键。简言之,美国退群,会使世卫名存实亡,而中共扶持谭德塞的目的是为了通过他操控世卫,一旦世卫没有了操控利用的价值,他这个世卫总干事也必然成为中共的弃子。到那时,不仅世卫不会从美国那里得到资助,他这个总干事也不会再从中共那里捞到好处。

谭德塞大概是看清了这一点,于是从对中共俯首贴耳,忽然一百八十度转弯,要与中共保持“社交距离”。

所以世卫总干事谭德塞与世卫之间的微妙关系,可以打一个形象的比喻,世卫就好像人的机体,谭德塞就好像是寄生虫。寄生虫在人体内,以损害人体健康为代价实现自我生存。但是,一旦人体真的死亡了,寄生虫也会无处寄生。寄生虫生存的本身就是毁人与自毁。对于寄生虫而言这是一个无法摆脱的命题。

同样的比喻也适用于红朝体制内官员。中国社会就好像人的机体,中共体制就好像寄生虫,依靠从社会中吸血,实现自己的生存,并同时腐蚀着社会。但是,一旦这个社会跨掉,体制也就无处寄生,只有同归于尽。

事实上,体制内官员们的处境要比谭德塞被动得多,因为对于谭德塞,中共最多是弃之不用。而对于体制内的人,中共要做的是拉其殉葬。

今天的中国社会,已经被中共糟蹋到自然生态、人文生态大败坏,道德大崩溃,天灾人祸成为日常的程度。而面对这样一个已经被彻底榨干的载体,寄生者们不仅再无好处可捞还将承受自造的恶果。譬如病毒面前,人人平等,雾霾面前,人人呼吸,……这些,都是中共无法帮你买单的。

奇怪的是体制内官员却比谭德塞乐观得多。那种盘算着既要钱又要命,“两手抓,两手都要硬”的人,是大有人在。似乎只要下一个倒下的不是我,就是从一个胜利走向了又一个胜利。然而对这种乐观精神构成挑战的则是不断增压的生存危机。当中国社会被榨干时,体制本身也到了垂死之时,而断尾求生则是其最常用的续命手段,于是体制之内人人危矣。

远的不说,今年的中共病毒疫情中,中共体制内的甩锅大战则是明证。不仅部门间互相甩锅,地方间互相甩锅,各层级间也在甩锅。在与中共病毒直接相关的链条上,上至顶层习近平,下至基层石正丽,都加入甩锅运动,每一个人都怕自己成为替罪羊被推出去。然而危机四伏的当下,并不只有一个疫情危机,在无处不在无时不有的各种危机中,谁能保证你在一次次的角斗中一直幸运到最后?更何况,人不治天治,以让他人先死而换得后死的人,你不入地狱谁入地狱。

当然,还有一些体制内人士已将资产转移海外,亲属也已移民海外,自认为找到退路,上了保险。可是当中共的危害被世界认清,以至全球正义力量都在围剿中共时,这条退路也被堵死。6月10号,美国国会提出的一份制裁议案中,包括政治局常委韩正在内的两名正国级官员,及五名正省部级官员赫然在列,就是一例。议案一旦通过,将依据《全球马格尼茨基人权问责法》对被制裁人予以拒发美国签证,冻结在美海外资产等处罚。

所以,对于既爱财又惜命的人而言,不妨看看谭德塞和韩常委。那边,同样爱钱又惜命的谭德塞却要与中共保持社交距离。这边,红朝正国级大员韩正尚且不免被列入制裁提案。只要想清楚个中原因,应该不难明白,与其在体制内做发财保命两不误之类的空想,不如早日脱离体制保命为先。而在这方面,成功的先例不是没有。

如2005年,前中共官员陈用林出走澳洲,他获得澳洲永居权时感慨立言说“在我的有生之年,我会为中国人民摆脱共产专制制度作出贡献”。还有更多人是以三退(退出中共党团队组织)形式解体中共,选择新生。

可以说,如果你能站出来与中共决裂,将中共的恶行公诸于世,那么你就是英雄。如果你不具这样的勇气,至少可以远离中共,能离多远就离多远。如果你真的无法在形式上完全脱离这个体制,也要在执行上级的命令时,把对准人民的枪口抬高一寸。因为在大审判面前,上级命令,国家政策,组织纪律都不能作为托辞。唯有如此,才能在天灭中共的大势下,免于为中共殉葬的命运。

(文章仅代表作者个人立场和观点)



【诚征荣誉会员】溪流能够汇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爱。我们向全球华人诚意征集万名荣誉会员:每位荣誉会员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订阅费用($68美元/年),成为《看中国》网站的荣誉会员,就可以助力我们突破审查与封锁,向至少10000位中国大陆同胞奉上独立真实的关键资讯,在危难时刻向他们发出预警,救他们于大瘟疫与其它社会危难之中。

欢迎给您喜欢的作者捐助。您的爱心鼓励就是对我们媒体的耕耘。 打赏

看完这篇文章您觉得

评论



退党

看中国版权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

x
我们和我们的合作伙伴在我们的网站上使用Cookie等技术来个性化内容和广告,提供社交媒体功能并分析我们的流量。 点击下方同意在网络上使用此技术。您要使用我们网站服务就需要接受此条款。 详细隐私条款. 接受